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寿司女郎 >

第9章

寿司女郎-第9章

小说: 寿司女郎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令她诧异的是二奶还呆坐在餐桌前,一桌的食物早凉了,也没有人动筷的迹象。

满脸无奈的茱蒂和陈倩两人交换了一下目光,由茱蒂开口道:“我们两个老的在这儿都快想破头,还是想不出我们的乖孙为什么会当起柳下惠,就是不动你。”

黎雪渝噘着小嘴在椅子上坐下,“他人呢?”

“早走了,说要到俱乐部去。”陈倩凝视着她,她看起来秀色可餐嘛,孙子为何选择当和尚。

“俱乐部?”她柳眉一皱,“他包养我这段期间哪儿都带我去了,就是没有去那里。”

“那里有我们招收的二十位美人,她们都是为了群儿才入会的,所以群儿怎么会带你这个情妇去那里?你不被她们给生吞活剥了才怪。”茱蒂直觉的回答。

“那他这会儿怎么又去那里?他这段日子晚上都待在家的……”黎雪渝不安的咬着下唇,“会不会我和他大吵,他生气了?”

“生气是当然的,我们就是要他生气嘛,只是情势不妙,尤其在和你吵了之后,他居然选择去那里,这可危险了。”茱蒂频摇头。

“二奶,别吓我!”她开始有些担心。

陈倩赶忙拍拍她的手安抚,“是危险了点,不过,群儿不会太过分的。”

“过分?什么意思?二奶,你们别兜圈子。”黎雪渝心中的不安持续扩大。

“我们群儿是个身心健康的男人,不会没有性欲,他和你在一起这段时间没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可能是他今天到达“满水位”,非要“泄洪”不可……”

“满水位?泄洪?”黎雪渝一脸不解。

“就是久没做爱,精液满载了!”茱蒂受不了的摇摇头,“你是年轻人,怎么比我们两个老的还听不懂这e世代的话?”

“呃,受教了!”黎雪渝有点哭笑不得,“二奶是说他到俱乐部找女人泄洪?”

“那儿诱惑多嘛,你也去过了,不是吗?”

对啊,那里的女人身材脸蛋都是一级棒,尤其那个凶得要命的范侃如……黎雪渝突地从椅子上弹跳起来,急急的往卧室冲,三两下就换好一件连身鹅黄色洋装,拎了一只小皮包便往外跑。

“雪渝,你去哪里?”二奶错愕的问。

“去俱乐部,我不能让别的女人捷足先登!”

二奶莞尔一笑,看来这次她开窍了。

第二次来到俱乐部,黎雪渝没想到自己还得和那两个狗眼看人低的招待小姐过招。

“对不起,不是会员就不准进去,这是规定。”

“除非你有招待券,请见谅。”

两个紫色套装的招待小姐没有认出她就是四个多月前的那个穷酸女,因此脸上挂着抱歉的微笑。

黎雪渝嘲讽的睨着两人,“你们还更是会看人!我今天虽然穿同样鹅黄色的衣服,但因为是香奈儿名牌,所以你们的态度和我拿贵宾券要折现那天根本南辕北辙。”

“折现?”两名招待小姐登时睁大了眼,上下打量起她来。可不是吗?就是那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寒酸女嘛!

“走走走,随便穿件好衣服就想进俱乐部?”

“是啊,这儿可是高级俱乐部,也不是有钱就能进来的。”两个招待小姐又是一脸嫌恶的表情。

黎雪渝笑咪咪的看着两人,一脸笑靥的道:“不知道你们老板的枕边人有没有权利叫你们卷铺盖走路?”

“你?枕边人?”两人对视一眼,发出轻蔑的笑声,“哈哈哈……都晚上了,做什么白日梦?笑死人了!”

黎雪渝想,她已让康凌群带着在许多政商聚会上亮过相,这会儿她应该不再是没没无闻的小人物才是。

“难道你们没有听过“黎雪渝”这个名字?”

闻言,两人的笑容僵在嘴角,这个名字最近在俱乐部可是个禁忌,每个女客一听到都是气得牙痒痒的,因为她是康总公开带着亮相的情妇。

两人同时咽了一下口水,又是弯腰又是抱歉的道:“对不起,原谅我们有眼不识泰山,真的很抱歉……”

没想到当个情妇也能这么,这世界真的不一样了,黎雪渝觉得心中有点酸。

她吐了一口长气,“算了,康总人呢?在里面?”

“不在,刚刚范小姐来了一会儿后,两人就有说有笑的相偕离开了。”

糟糕,晚了一步!她急忙的问:“知道他们去哪里吗?”

“我……”其中一名招待小姐欲言又止。

“快说!”

“我不小心听到的,他们聊到要到凯悦饭店吃宵夜……”

俱乐部里多得是名厨,何必跑到饭店吃宵夜?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黎雪渝赶紧转身冲出去,招了出租车直奔凯悦饭店。

两名招待小姐互视一眼,眸中全是羡慕,真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啊。

第七章

凯悦饭店一楼的餐厅内正播放着柔柔的轻音乐,长桌旁除了康凌群及好友许永哲在座外,范侃如、钟巧玲、罗优兰、沉蔓光等众家二奶曾经挑选的孙媳妇人选也全部出席。

餐桌上已摆放各式精致的餐点,但众人的目光都不在上面,而是在俊美非凡的康凌群身上。

康凌群瞪了一脸得意的好友一眼,这就是他的鬼法子吗?将一竿子以后可能要当他老婆的女人找来吃宵夜,并用他康凌群的名字订好房间,看看他对哪个女人最有感觉,就带到楼上的房间过夜。

范侃如一张脸臭得像粪坑里的石头,睨着许永哲的眼光更是犀利,好端端的他竟带一大票的女人来搅局?

更是破坏了她和康凌群的好事,她都以康凌群的名字订好房间了,而康凌群也没反对,分明是愿意和她共享一个美好的夜晚,却半途杀出这个程咬金!

“许永哲,你真的愈来愈惹人厌!”压抑不了满腔的怒火,范侃如冷冷的瞪视着好整以暇喝着咖啡的许永哲。

他推推鼻梁上的眼镜,笑咪咪的回答,“彼此彼此!”

许永哲瞟了气得咬牙切齿的她一眼,再看向显得意兴阑珊的康凌群,道:“人我全带来了,要行动就行动,别杵在这儿,让大家大眼瞪小眼。”

康凌群抚抚眉心,有点头疼,觉得真是自找罪受。

“许永哲,我老实告诉你,我和凌群刚刚已先订了房,你认为杵在这里的人是谁?

该闪的人又是谁?”气极的范侃如一一扫过那几个天之骄女,再将充满怒火的双眸定在他身上。

许永哲吃了一惊,不解的目光移向好友。

康凌群觉得自己真是吃饱撑着,也不明白干么将自己逼进死胡同里,最不该的就是找这个天才老友帮忙,把问题愈搞愈复杂。

闻言,钟巧玲、罗优兰、沉蔓光满脸妒意的看向一身金黄色洋装的范侃如,虽然她们四人都是出身富家,但范侃如一向强势,所以只要她在场,她们三人通常都被她的气势压着,静默居多。

“我们借一步说话。”许永哲看好友不动声色,干脆起身,拉着他往长廊另一头走,让四大美人先斗斗法。

“怎么回事?你找了范侃如,干么还找我帮忙?”许永哲不明白康凌群为什么这么做。

“那时侃如还没进俱乐部。”康凌群一脸抱歉。

“但你们订了房间。”

康凌群爬爬刘海,“是她主动,而我心情很烦躁也没想到要阻止。”

“那你决定要她了,是不是?我将其它人带走了。”

说完,他转身要回座,但康凌群却一把拉住他,“等等。”

许永哲停下脚步,正视着好友俊脸上的犹豫,“你真的变得很怪,当你十多年的朋友,没见过你这样优柔寡断。”

康凌群喟叹一声,摇摇头。“不知道,觉得这阵子的日子不太好过……”

“是从包养黎雪渝开始吧?”许永哲拍拍他的肩膀,“我真的不懂你,包养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动她,但你却将她养在家里不碰,这算哪门子的包养?”

康凌群有苦难言,他担心碰了她后,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要她,甚至到最后不能没有她……一个念头突然快速的闪过脑海,许永哲跟着大笑。

“干什么?”康凌群抿抿唇,不懂他为何突然的笑起来。

“凌群,我终于明白,你被爱神的箭射中了!”许永哲边说边笑,简直乐不可支。

“胡说!”他想都没想的反驳。

“那怎么解释你为什么养了个情妇却不碰,难不成你是养着好看的啊?”

“这……”他呆愣住了。

“肯定是如此,哈哈哈……还是二奶厉害,随便一抓就抓到了个爱神也射中的女人进了你的卧室,这下你是翻不了身喽!”

“别幸灾乐祸,永哲。”爱上一个小笨蛋?不可能的,他怎么会爱上那个老给他白眼看的女人。

“别说我诅咒你,那四个大美人……”许永哲以下巴指指那四个将眼神投在在他们身上的女人,“就算你全上了她们,你的身体也不会满足的,因为它只渴望一个人,就是你的情妇。”

“胡说八道!”

“我没有。这世上有一种男人,什么女人他都可以和她上床,惟独他真正爱的女人,他不会动她分毫,除非给了她永恒的承诺,洞房花烛夜才会上床。”许永哲再次用力的拍拍他的肩膀,“我看你就是这种人。”

“她们四人我也没碰过,你别胡扯!”

“但你没包养她们吧?所以黎雪渝存在意义大大的不同,你想清楚。”他语重心长的道。

是吗?他真的困惑了……

黎雪渝在凯悦饭店大门下车后,便匆匆的踏进气派豪华的大厅。

她大步跑向柜台,“请问一下,华升集团的总裁康凌群有没有来这里?”

“呃,有。”康凌群是饭店的常客,加上外貌俊美,因此柜台小姐对他印象深刻。

“那他订了房间吗?”她一脸惊惶。

“是的。”

“真的?”她的脸色立刻刷白。

柜台小姐被她苍白的脸色吓了一跳,连忙问:“请问有什么事需要我为你服务?”

黎雪渝愣了一下,连忙说:“请告诉我房间号码。”

“是八○二跟——”柜台小姐边说边敲计算机查询。

“不止一间房吗?”她简直快晕倒了。

柜台小姐点点头,“他订了两间房。”

两间?二奶真的说对了!她一张小脸马上皱得像苦瓜,喃喃道:“完了,真的满水位了,竟还需要两间来泄洪……”

“另一间是二○六……喂,小姐、小姐——”柜台小姐忙着叫唤突然冲向电梯的黎雪渝,但她已很快的跨入电梯内。

“我还没说康总人还在餐厅用餐,根本没进房啊。”柜台小姐一脸莫名其妙。

餐厅内,康凌群面对四大美人却有点不知所措,尤其许永哲刚刚说了那一大堆的鬼话,更让他的心忐忑不安,生怕自己真的爱上黎雪渝。

沉闷的低气压继续笼罩着,每人面前各放着一碗精致的鲍鱼粥,但众人皆食不知味。

不过,康凌群倒是几口就将粥吃光,他看着四名美女,纳闷她们为何那样小口小口的吃,早早吃完,他好买单走人。

毕竟是他找她们出来,付顿宵夜的钱也是应该的,至于发泄欲望的事,拜许永哲那席话所赐,他现在是一点欲火也没了。

范侃如一肚子火,自光不住的扫向三个不识时务的女人,她都说了她和凌群已经订了房间,她们还杵着不走。

但对其他三名美女来说,只要康凌群没指定跟谁过夜就人人有机会,自然不会自动弃权离开。

啜着黑咖啡的许永哲则觉得棘手极了,如果康凌群还要继续闷下去……突然他的眼睛一亮,嘴角微扬,哇哈哈,真是个热闹的夜晚呢!

许永哲以手肘碰碰好友,“你的情妇也来了,有好戏可看喽。”

闻言,康凌群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正好对上黎雪渝那双忧心忡忡的美瞳,“她怎么也来了?”

正牌情妇的出现,对在座的四大美人并不是好消息,个个脸色极臭,怕自己没戏唱了。

黎雪渝在连闯了两个房间后,差点被服务生给请出去,因为她拚命的敲门、踹门,服务生说里面没人她也不信,直到柜台小姐上来告诉她,康凌群还在餐厅用餐,才结束一场闹剧。

康凌群注意到她眼眶泛红,好象刚刚哭过,“你怎么了?”

她摸摸鼻涕,从一旁拖来一张椅子,硬是卡进他和范侃如的座位之间,坐下后语带控诉的道:“你太狠心了!”

康凌群浓眉一皱,“你没头没脑的在说什么?”

黎雪渝看着众美人对她投来的白眼,闷闷的道:“有“需要”也不找我,我是你的情妇耶,找这些女人干么?”

“你在干涉我的举动?”他有点不悦,身为情妇就该当个没有声音的女人。

“满水位就找我啊,找四个女人开两间房,你真的很差劲!”黎雪渝忍不住抱怨。

许永哲听出她的话中意,连忙憋住笑,因为好友的脸色愈来愈难看。

范侃如虽然不知道康凌群和这个情妇的床上运动做得好不好,但单从他会舍她出来找别的女人,就证明她没有魅力。

所以范侃如撇撇嘴角,嘲弄的道:“都快成为昨日黄花了,还敢来这儿丢脸。”

“什么昨日黄花,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