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寿司女郎 >

第10章

寿司女郎-第10章

小说: 寿司女郎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所以范侃如撇撇嘴角,嘲弄的道:“都快成为昨日黄花了,还敢来这儿丢脸。”

“什么昨日黄花,我们两人还是情夫情妇的关系,虽然他一次也没碰过我。”黎雪渝脱口而出,但一见众女子脸上的错愕,她才惊觉自己好象又说错话。康凌群的黑眸窜起两簇怒火,“你是来这儿宣布自己是个不及格的情妇?”

“我……”

范侃如冷凝的目光在他和黎雪渝之间来回。康凌群包养了她为什么不碰她?这一点太怪异了。

气氛一下子又变得滞闷,许永哲忙着炒热气氛,他指指桌上的菜肴,再将自己几乎没动的鲍鱼粥移到黎雪渝前面,“先吃点东西吧,也许待会儿需要很多力气呢!”

他边说还边伸长脚碰了碰一脸怒火的康凌群,“你说对吧?”

康凌群一声不吭,脸色极难看。

范侃如见他的表情不见和缓,不由得嗤笑道:“凌群都说你不及格了,还不滚?要留在这儿自取其辱吗?”

“你闭嘴!你们最好全走光,让我和我的情夫谈谈。”黎雪渝气呼呼的驳斥。

“情夫?你的地位倒一下子升格了不少嘛,脸皮真厚!”范侃如咬牙切齿的道。

“我脸皮厚不厚关你什么事?又不是你养我。”

“你……简直无耻!”

“你骂我什么?”

“无耻!”

“那你来这儿又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和凌群在一起,那你不是也无耻了?”

“谁跟你一样?被人包养还……”

“够了,侃如。”康凌群不悦的打断她的话。

“可是她……”

“这顿宵夜吃得够久了,快点结束,我们好上楼。”康凌群出人意表的道。

“上楼!”范侃如的眼睛一亮。

“什么?”黎雪渝神情一黯,其它三位美人的脸色也是一样。

许永哲怀疑的目光瞅着好友,“凌群,你……”

“别说了,吃东西吧。”康凌群没好气的夹了一块虾仁松饼放到他的盘子里,要他闭嘴。

黎雪渝眼眶泛红,感觉一阵鼻酸,她扁着嘴,突然拿起汤匙,舀起粥细嚼慢咽起来,“嗯,好吃,我可以吃到天亮。”

这话说得够白了,她存心要在这儿耗,让康凌群没时间和范侃如上床。

其它三位美人原本也一张臭脸,但这会儿倒同仇敌忾,纷纷动筷,存心要拖住等着上床的两人。

许永哲忍不住想对这个清秀佳人举起大拇指,看来她不像好友说的是个豆腐脑。

范侃如气得满脸通红,这群女人竟联合起来对付她!

“凌群,我们上楼去,待会儿叫服务生把账单先搁着就好。”

“这……”这一走,对钟巧玲等人就太过意不去。康凌群凝视着她道:“等她们吃完再走也不迟。”

“可是她们分明……”

“没关系,明天还有一整天的时间。”

言下之意是他明天一整天的时间都给她?范侃如满怀的怒气顿时消失,心情突然大好。“那就没问题了。”她得意扬扬的目光扫过众人,“你们慢慢吃吧!”

黎雪渝觉得口中的粥一下子变得难吃极了。

她气呼呼的夹起一块松饼,但还没到盘子前,松饼突然掉落地板。她心一酸,觉得眼睛有点湿,赶紧弯下腰去捡,“连松饼都欺负我!”

就在她捡起松饼,欲起身坐好时,一道刺耳的笑声响起。

“凌群,不是每只丑小鸭都可以变成天鹅的,寒酸女就是寒酸女,连掉在地上的东西也要捡起来吃。”范侃如极其不屑的讽刺。

其它女人也扬起嘲笑声。

黎雪渝的泪水在眼眶中直打转,半弯的身体僵硬,一动也不动。

康凌群淡漠的声音在她头顶上响起,“不要捡。”

两行泪水应声滴落,她握着松饼的手顿时握紧,咬着下唇,缓缓的坐直身子,泪眼直视着康凌群。

“凌群,既然对她没意思就别包养她了,瞧她在你身旁待了一个多月,行为还像外面捡馊水的乞丐婆,你的面子往哪搁啊!”范侃如故意这么说,希望将黎雪渝彻彻底底的赶出康凌群的生活。

他确实很不高兴,黑眸危险的半玻В拔裁床惶埃 

“不要捡是吗?”黎雪渝咬咬下唇,将那块松饼放在他的盘子上,难过的道:“你是天之骄子,不知道没有东西吃的痛苦……”

“你这一个月都没有东西吃?”康凌群火冒三丈的打断她的话。

“那不同。”她又伤心又生气,“你为什么会认为吃的东西掉在地上就必须扔了?

对一个曾经饿了数天、无助的在街道上游荡的人来说,这块松饼可以让他撑个四、五天,你知不知道?”

“别笑掉人家大牙了,这块松饼能撑个四、五天?”范侃如满脸不屑。

“你的命太好,不知道饿肚子是什么滋味。”黎雪渝脸色苍白的说。

康凌群冷冷的看着她,“别将话题扯远,我只是要知道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一个情妇就该对她的男人言听计从。”

“或许是,但我不知道不暴珍天物也在这个范围之内。”

“别要嘴皮子!”

她凝睇着他不自觉散发出的尊贵气质,再瞥向在座每一个身份高贵的人,喃喃的道:“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别妄想攀权附贵,那只会让自己更难堪而已。”

“你这什么意思!”康凌群难以置信的瞪着她,“分明是你自己自取其辱,现在却说得像我们每个人都很市侩。”

“那是你说的。你顾的是面子,而一个没有显赫家世的孤女是无法顾及你的面子的,因为她从小耳濡目染的便是要珍惜食物。”语毕,她忿忿的起身,大步转身离开。

许永哲满脸赞赏的看着她的背影,“好样的!凌群,你不想包养她,那换我来包养好了,我对她挺有兴趣的。”

“我有说不包养她吗?”他给好友一个凌厉的白眼后,便跟着起身。

“凌群,我们要上楼了?”范侃如忙着起身。

“不,我累了,想回家去。抱歉了,各位。”丝毫不理会花容失色的范侃如,他向众人二点头便转身离开,留下错愕的众人。

黎雪渝和康凌群一前一后,相差不到五分钟的时间qi书+奇书…齐书回到阳明山的豪宅。

听陈总管说,二奶都已入睡,两人便放轻脚步走进卧室。

黎雪渝不得不承认在看到他“迷途知返”后,心情好了大半。

她润润唇,看着他脱掉衬衫往浴室走,虽想跟上前,但他那张俊美的脸蛋冷冰冰的,有点吓人,只好作罢。

她吐了一口长气,将睡衣换好后便爬上床去,眼睛紧盯着浴室的门。

他回来了,又是“满水位”的状态,今天应该会发生那档子事了吧!

不久后,浴室门打开,康凌群头发微湿,一身黑色丝质睡衣走了出来。

她玩弄着丝被,心头小鹿乱撞。

康凌群绕到床的另一边后,上了床便拉起丝被,背对着她躺下。

“凌群,你要睡了?”黎雪渝鼓起勇气轻拍他的背。

“这么晚了不睡干么!”他火冒三丈的回答。

“可是你不是需要发泄吗?”她好心提醒。

他咬咬牙,转过身来,瞪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丽颜,“你想太多了,女人。”

“怎么会?”她一脸尴尬,“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太过禁欲不是有碍健康?”

“哈!”康凌群嗤之以鼻,“我怎么碰一个不听话的情妇?我又怎么碰一个大声批评我们不爱惜食物的女人?她太清高,我能和她睡在一起就是上天的恩赐了。”

“别话中带刺!”她眼眸也迸出两簇怒火。

“是吗?”他干脆坐起身,嘲讽道:“我不知道你变得这么识时务,为什么还回来这里?不是自取其辱吗?”

“我……”她的粉脸瞬间有些苍白。

“黎雪渝,这间房子是我的,我回来这里是天经地义的事,但你回来这儿不会言不正名不顺吗?”

一股鼻酸涌上,她尝到酸涩的滋味,“我没有地方去……”

“既然明白这点,那就该管好自己的行为,免得言多必失!”他怒气腾腾的睨着她。

泪水在她的眼眶里打转,她眨眨眼,硬是将泪水给压回去,“难道当了你的情妇后,我就该变得奢侈浪费,就该改变我的价值观?如果我变成那样的女人,你还会喜欢我吗?”

“喜欢?”好友那句“他被爱神的箭射中”突地出现在脑海,他脸色忽然一变。

“虽然我当了你的情妇,但我早说我希望有天我们能变成有情的夫妇,我并不是肤浅的只要同居的性关系,你明白吗?”

望着她眸中乍现的柔情,康凌群竟有想逃的冲动,他尚未准备好接受一段爱情。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以鄙夷的神情掩饰内心的惶恐。”你想太多了,我们的关系里没有“喜欢”这一层因素存在。”

“没有?”她的脸完全失去血色,老天爷送给她他这个大礼,不是代表着她将情归于他?

凝睇着黎雪渝苍白如纸的脸蛋,他心软了下来,“睡吧,只要你日后乖乖的,我们还是可以维持目前这个关系,我继续包养你……”

“何必呢?”她难过的打断他的话。

他注视着她脸上由哀转怒的变化。

“你既然不喜欢我,也不愿意碰我,何必花冤枉钱来包养我?那不是太委屈你了?”

她愈说愈生气。

“包养女人不必太多的理由。”

“但让我白吃白喝白住的,却什么也不必付出……”

“你如果高兴,你也可以打扫屋子。”他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

“那我来当你家的清洁妇不更好?”

康凌群脸色冷峻,“那随便你怎么做好了,要流浪街头也行。”

她的心情跌落谷底。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但她就是可以白吃白喝,该满足了,她还争什么?

争一段爱情最美的回忆,争着要他成为她人生中第一个也是惟一的男人,有了这些后,她应该就会甘心自动滚蛋……爱情的苦涩还真是难尝!

思绪百转的她口气一缓,“你知道什么是“使用者付费”吗?”

他皱起两道浓眉摇头。

“你既然包养我,就是付了费用,那至少“使用一次”可以吗?别一开始就束之高阁。”她的口气有点哀怨。

康凌群凝睇着她。

他不是不明白自己真正的感觉,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吶喊着要她,但理智却告诉他要远离她,不想让自己跌入爱情的陷阱……“睡吧!”他突地躺回床上,并继续背对着她。

泪水滑落脸颊,黎雪渝知道自己得作个决定了。

第八章

隔天一早,康凌群就发现身旁的床铺是冷的,不过,他一点都不意外,因为有人一整个晚上翻箱倒柜,乒乒乓乓的,就怕他不知道她在整理行李,准备走人。

这样也好,有种危机解除的感觉。可是她一个弱女子能去哪里!难不成……他倏地翻身下床,一把脱掉睡衣,随便从衣柜里抓了件衬衫和长裤套上后,爬爬头发便急忙的夺门而出。

她要是敢再去当什么寿司女郎,他就……他突然止步,“该死的!”他低低的诅咒一声,不想再被她左右情绪,否则他会发疯!

“群儿,你起来了。”在客厅的茱蒂注意到长廊上的孙子,连忙起身走近他。

“二奶,早。”他勉强露出一笑,也朝在沙发上起身的陈倩点头。

陈倩又摇头又好笑的向他招招手,“过来,咱们把话谈开。”

“谈开!”康凌群走了过去,这才发现黎雪渝也在座。她刚好背对着他,整个人蜷曲在沙发上,被沙发的高度遮住,所以他才没看到她。

他瞥了放在她身旁的绿色小背包一眼,闷闷的问:“那就是你收了一整晚的行李?”

她抬起头来瞟他,“你没睡死嘛!”

“哼!”康凌群轻撇嘴角,在右边的沙发坐下来,“一夜没睡,你的精神倒也不错。”

“女人当自强,尤其在二奶的一番开导下。”黎雪渝抬起下颚,一副大无畏的模样。

“好在我们两个老的睡得早也起得早,不然雪渝早走掉了。”茱蒂仍是一身丝质睡袍,可见得拦下黎雪渝后,她们就一直谈论到现在。

陈倩也是一身纯棉白色睡衣。“没错,她说要提这个小背包去浪迹天涯呢。群儿,这到底怎么回事?”

“哪有什么事,有人觉得日子过得太安逸了,想再去街头流浪。”他没好气的回答。

瞧二奶的表情,好象错的一定是他。

“才怪!我只是不想再让某人花冤枉钱。”黎雪渝意有所指的瞪回去。

“好了,你们小俩口的事我们很清楚……”

“二奶,我们不是小俩口!”康凌群不开心的打断茱蒂的话。

“是!孤男寡女处在一个房间一个多月后,女的还是处女,男的像个和尚,当然当不成小俩口了。”茱蒂各送给两个年轻人一记白眼。

“二奶,是他有问题耶!”黎雪渝赶忙申诉。

“我知道,你从天泛鱼肚白说到这会儿都日上三竿了。”茱蒂忙拍拍她的手,“是我孙儿的错。”

“二奶——”康凌群难以置信的瞪着最疼爱他的奶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