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寿司女郎 >

第8章

寿司女郎-第8章

小说: 寿司女郎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说过他爱你,还是你们两人上过床了?”

“这……”她语塞。

范宏纬的表情和缓下来,虽然对感情不忠,但他还是疼爱这个独生女。“听爸的劝,男人不喜欢咄咄逼人的女强人,温柔、单纯才能撼动男人的心。”

“我做不来!”范侃如气愤的大叫,眼眶却泛红了。

范宏纬拍拍她的肩膀,“女人碰到爱情时别逞强,爸是为你好,放低姿态,好好跟凌群谈谈,如果他对你真的无意,那就别在他身上耗时间了。”

“我不甘心。”两行泪无声无息的滴落双颊,她已经付出所有的感情,他为什幺不肯要她呢?

范宏纬看着和妻子个性几乎无异的女儿,语重心长的道:“婚姻和爱情都有进出口,有的人进去后,发现不适合自己,却不肯出来,将自己困死在里面,一生的黄金岁月就此耗尽,值得吗?”语毕,他转身走入屋内。

一阵微凉的秋风袭入她单薄的秋装,但她觉得内心的寒霜更冷,父亲指的是坚持不肯和他离婚,却拋夫弃女一人独居在加拿大二十年的母亲吗?

爱情的出口?要她一人走出出口?

不,她是个天之骄女,她要的东西就一定要到手,她不相信自己会输给一个什幺都不是的寒酸女!

第六章

康凌群自从被半逼迫的包养个情妇后,他的豪宅也变得热闹无比,因为三个女人在一起就像个菜市场,简宜要吵死人了。

陈倩、茱蒂一看到孙子下班回来,全笑咪咪的给他一个亲吻,黎雪渝本想上前依样画葫芦,但这一个多月来足足被拒绝了三十次,因此她很认份的只提走他手上的公文包。

二奶看了俊逸非凡的孙子一眼,再看了看清秀小佳人黎雪渝。这两个人是让她们摆在一室了,可是怎么老激不起欲火啊?

康凌群的眼光不由自主的瞥向黎雪渝,不得不承认一身雪纺米白洋装的她愈来愈吸引人了。

也许是这阵子过得安逸,衣食无虞,她丰腴些,雪白的肌肤更显粉嫩,婀娜的曲线在名牌服饰的衬托下十分动人,还有那老是占住半边脸的直发也在名设计师的巧手下,成为一头波浪长发,美丽细致的脸蛋闪动着瑰丽的光彩,而这种种的改变,自然是二奶精心帮忙打造的。

“吃饭吧!”移开目光,康凌群左右手各揽着二奶,身边自然没有情妇的容身之地。

黎雪渝仰头翻翻白眼,耸耸肩。算了,普天之下,能白吃白住又不必出卖肉体的情妇大概也只有她一人吧!

四人走进餐厅,水晶餐具已摆放在桌上,六道山珍海味也色香味俱全。

“二奶,今天过得如何?”这是康凌群习惯的问候。

陈倩睨他一眼,接着笑咪咪的拍拍已开始进餐的黎雪渝,“今天我们带雪渝去采购一些衣服,准备几天后我们举家到夏威夷玩时,她能漂漂亮亮的。”

“她也去?”康凌群放下手中的刀叉。

“不然“情妇”是干么的?”茱蒂觉得孙子很死脑筋。

他抿抿唇,淡淡的道:“我以为带她到公司亮相,出席各式宴会,向世人宣布我康凌群包养个女人就够了。”

二奶同时向黎雪渝使眼色,她们已向她下了最后通牒,要她努力的和康凌群大大的吵上一架,看能不能激出点火花,也好过两人这样静悄悄的状况。

黎雪渝自然接到暗号了。其实她也满腹怒火好一阵子,但吃人手软,不得不忍下来,不然被踢出门怎么办?

还好二奶这会儿使出撒手间,明白的对她说,如果她不和康凌群吵,那就换她们将她踢出大门,她正好趁此机会发泄一下。

她吐了一口长气,凝视着他道:“其实我不懂你在不高兴什么,是我当你的情妇,又不是你当我的情夫,你非得表现得像个怨夫吗?”

二奶的眼睛开始出现一小簇光芒。

“情妇只适合在床上叫床吧,该安静时最好闭嘴。”康凌群一张俊脸冷峻得吓人。

“我想叫啊,但我的男人不合作,天天像个殭尸躺在我身边动也不动。”黎雪渝气呼呼的瞪他一眼。

二奶的眼神开始变得灿烂,静静的看好戏。

“我不知道你这么需要男人。”康凌群鄙夷的看着她。

“我也不知道你这么不像个男人!”黎雪渝不甘示弱的反唇相稽。

“你……”

赞!二奶眼睛愈来愈亮。

“我一个水当当的女人穿著性感睡衣躺在你身边,你一点感觉也没有?”说起来她还真感哀怨呢!她那么没有吸引力吗?

康凌群气炸的怒视着她。他是正常的男人啊!见面才两次就欲火焚身,不碰她还不是因为不想被二奶设计,到时候只怕两人真的会从现在的包养走进礼堂。

“群儿,雪渝在暗指你不是个男人呢,你怎么说?”茱蒂一见孙子陷入思绪,急忙将他唤醒。

他抿抿唇,口是心非的道:“我对她没感觉。”

“什么?!”三个女人哗然。

黎雪渝眼眶有点泛红,声音哽咽,“没感觉干么包养我!”

“我被你们三个女人搞得思绪混乱,没多想便答应了。”康凌群不明白自己干么解释,而且这个理由还不怎么样。

“那后来你还带我四处亮相!”黎雪渝扁扁小嘴,一脸委屈。

“还不是二奶逼……”他倏地住了口,因为二奶噘高的嘴可以吊五斤猪肉了,逼得他不得不改口,“算将错就错吧!”

“那在床上就不能继续将错就错吗?”黎雪渝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大声,丽颜也涌起怒火。

闻言,二奶噗哧一笑,招来孙子的一记白眼。

“你这个女人没有男人活不下去吗?”康凌群的火气也上来。

“我到现在还是处女,你说我没有男人活不活得下去?”

“那你现在是在抗议什么?”

“我……”她愣了愣,目光突地溜向二奶,“她们要我跟你吵,我总得找点东西来吵,不然我在这里白吃白喝,还不用伺候你,日子多逍遥,我抗议什么?”

康凌群的目光扫向她们,“二奶,有这个必要吗?”

“我们也不想,谁叫你不动雪渝。”茱蒂抿抿唇。

“是啊,两人睡在同一间房里,却连一点声音也没有,累死我们两个老的了。”陈倩觉得这些日子她的皱纹愈来愈多。

“你们还偷听?”康凌群难以置信的瞪着她们。

茱蒂耸耸肩,“这又没什么,好奇之心人皆有之。”

“二奶是不相信我跟她们说,这一个多月来你碰都没碰我才附耳偷听的。”黎雪渝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再喝了一口茶。

“你向她们说我没上了你?”康凌群不可置信的瞪着她。

“她们是关心。”

“那你就老实说了?”

“你要我撒谎?”

“谁要你撒谎,但这是我们两人间的私事。”她更是没大脑!

黎雪渝喟叹一声,“是你自己做不好,再说,你的二奶也算我的衣食父母,我想不出不能谈论的理由。”

“这一个多月来你变得安静,原来是偷偷的在练口才?”康凌群话中满是嘲讽。

瞪着一桌好菜,她的食欲全没了,站起身没好气的道:“我不仅偷练口才,还偷练耐心,小心有人半夜会被我打醒。”

“坐下。”他阴沉着俊脸道。

“不要。”

“我叫你坐下!”

“凭什么?”

“凭你是我的情妇。”

“情妇只有在床上叫床的份吧,我这会儿就先到床上躺着,等你来时大声叫床!”

黎雪渝气呼呼的朝他扮了个大鬼脸。

“黎雪渝,你……”康凌群简直气疯了。

她对二奶笑—笑,眨眨眼道:“你们慢慢吃,我先回床上等男人。”

看着她故意扭腰摆臀的身影,二奶的嘴巴笑得差点没有咧到耳后去。这个小女娃真有潜力,够呛!

康凌群怒气腾腾的瞪视着她的背影,强抑住追上前和她继续唇枪舌剑的冲动,他拿起桌上的茶,仰头一口饮尽。

“群儿,雪渝等着你让她叫床呢。”陈倩瞪他一眼。

“别吃了,先去嘛,趁还有“火”的时候。”茱蒂拉着他要站起来。

康凌群面色铁青,咬牙迸出话,“我这会儿是一肚子怒火不是欲火!”他烦躁的爬爬刘海,“二奶,我该拿你们如何?”

“不要多想,让身体说话。”

“是啊、是啊!”她们为了抱曾孙,十分努力的劝道。

“二奶,”康凌群的神情变得严肃,深邃的黑眸充满不悦,“我爱你们,但那并不代表你们可以任意设计我去做什么。”

“我们哪有设计你。”二奶异口同声的否认,但脸上有心虚的神色。

“我承认我对雪渝有不同的感觉,但那究竟是什么,我自己都还理不出头绪,或许她两次的出现都很令人错愕,所以我对她有特别的感觉也是正常的。”“意思是你对她真的没有那么点欲火?”茱蒂以拇指和食指比出不到两公分的距离。

他耸耸肩,不想答话。因为一旦承认对黎雪渝有满腔欲火,他实在不敢想象这对天才二奶会再搞什么诡计来凑合两人。

康凌群站起身,“我去俱乐部,今晚也许不回来了。”

“可是雪渝她……”

“看来她不喜欢和殭尸睡觉,那我就将整张床全让给她。”

“这……”

二奶看着孙子的背影,不知该怎么办,事情好象愈来愈糟糕,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康凌群到日升OLYMPUS健身俱乐部时已经八点,不过里面的美女仍旧不少,但更令他讶异的是康宸一居然也在。

这样也好,有些事是该跟他谈谈。

仅着泳裤的康宸一没想到堂哥会在这个时候来俱乐部。就他所知,堂哥只有在早上和下午各来一趟,所以他才会放心的在晚上来这儿绕绕,想象自己就是堂哥,享受在这儿和众多女人相处的美妙,这两年多来,他一直是如此。

“我不知道你也来这里,我以为二奶只让女人进来。”康凌群在他的面前坐下。

康宸一尴尬一笑,“刚好路过就进来了,堂哥不介意吧?”

康凌群摇摇头,“其实这儿做主的人不是我,二奶还有这些女会员介不介意比较重要。”

闻言,康宸一心中颇不是滋味。哼!他只是运气比较好罢了,连包养女人也有二奶撑腰,政商界的人更不会说他花心,还称赞他好心照顾一个孤女。

康凌群看出他眸中的不悦,抿抿唇,改变话题道:“我听永哲说,这一个月来你乖了许多?”

康宸一皱眉,神情上有了防备,堂哥发现什么了吗?

康凌群微微一笑,“听说这一个月来你没和女人厮混,这不太像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

他一直把宸一当成自己的亲弟弟,但他最近的行为愈来愈匪夷所思;服饰店帮他送来几套新款的秋冬服饰时,老板一脸不解的跟他说,宸一也要求一模一样的服饰送到他的办公室去。

至于他定期去修剪头发的理容院,上回设计师也微笑的跟他说,宸一说他的发型好看,要她帮忙剪一个和他一样的发型,连以往挑染的金黄也洗掉,恢复成原来的黑发。

“怎么会发生什么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康宸一低头看看自己,再抬起头来回应一个淡淡的笑容。

康凌群的视线扫向他略微湿意的黑发,他的发型和自己的确实相同,再扫向他的泳裤,同样是黑色,也是同样的品牌。

他神情转为严肃,“看来是不错,不过外表变了不少,就连发型……”

康宸一脸色丕变,“堂哥介意吗?我想改变造型,但想不到怎么改比较恰当,而我们都是到同一家理发的,造型师就建议我可以试试看你的发型。”

他说谎,但为什么?康凌群神情复杂。

凝视着堂哥深思的表情,康宸一胆战心惊的起身,“我得去冲澡换衣服了,待会儿还有约会呢。”

他逃也似的离开康凌群的视线,但内心的不满与愤懑却更加剧。他想接收堂哥的一切,也想变得和他一样,所以在改变外观后,他开始像堂哥一样排拒其它女人。而他正等堂哥一脚踢开那个清秀动人的寒酸女,他准备接收她,同样包养她。

不知为何,只要一想到能拥有堂哥的东西或女人,他就有一股莫名的兴奋感……康凌群注视着他僵硬的背影,再看向几名靠过来的美女,脑海竟不由自主的闪过家中那个闲置不用的情妇脸孔。

他急于逃开那瑰丽的容颜,却莫名其妙的愈陷愈深。

多日来强抑的欲火埋在心里,而眼前几名身材妖娆的女子却又将它更撩拨而起,他该如何释放这股狂野的感觉?

深深的吸口气后,他突地起身走至柜台,打电话给他的好友许永哲,也许这个诸葛亮有什么好点子,可以解决他问题。

窗外满天星斗,月儿明亮,但躺在柔软舒服床上的黎雪渝却只是瞪着星月发呆,因为她躺了一个多小时,她的男人还没进房来。

咬咬牙,她终于还是起身,在丝质睡衣上披了件薄衣后,离开房间。

令她诧异的是二奶还呆坐在餐桌前,一桌的食物早凉了,也没有人动筷的迹象。

满脸无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