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寿司女郎 >

第5章

寿司女郎-第5章

小说: 寿司女郎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黎雪渝有些好奇的问:“你要她扮死尸啊?是演戏吗?”

男人顿了一下,目光突然朝她凝聚,从头到脚打量起她来,“嗯,脸蛋不错,皮肤不错,身材比例也不错……”他突然开心的一笑,“太好了,有谱了!”

“有谱了?”黎雪渝一脸困惑。

男人伸出手,彬彬有礼的道:“我叫曾殿文,请问小姐大名?”

“呃,黎雪渝。”她直觉的伸出手握住他的。

曾殿文露出大大的笑容,“我记得你刚刚说,现在能赚钱就该偷笑了是吗?”

黎雪渝点点头。

“那如果我给你一个赚钱的机会,而且一个晚上现赚三万元,你愿意做吗?”曾殿文伸出三根手指头。

“哇!这么好!”黎雪渝睁大眼睛咧嘴笑问,不过随即敛去笑容,“我不出卖肉体的。”拿身体当赚钱工具,她是绝对抵死不从。

“当然不是什么色情勾当。”曾殿文连忙摇头,“我也不当皮条客。”

“那是……”她脑中突地想起刚刚妙龄女郎的话。“你要我扮死尸?”

“呃,那是珊儿的说法,不过不是那么一回事。”他看了手表一眼,“一句话,你愿不愿意?不然我得再去找人。”

一个晚上三万元,又不是色情交易,有这么好赚的事吗?黎雪渝有点犹豫不决。

“保证和※※※易无关。”曾殿文看她很有可能答应,再次保证道。

她依然觉得不妥,可是她再没有收入,也许得到街上当乞丐了。

“好吧。”她点点头。

“太好了!”眉开眼笑的曾殿文拉着她转身朝停车场走去,“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我就在车上跟你解释……”

第四章

黎雪渝真的好后悔。

全身仅着一件蕾丝小裤裤的她,这会儿正平躺在一张红木长桌上,面对着璀璨晶亮的水晶吊灯。

这年头怎么会有这种行业,什么“寿司女郎”?两名日本寿司大厨在她赤裸裸的身上摆满了各式寿司及点缀的鲜花,连她那头最引以为傲的黑发也被当成盘子,梳成扇形摆了好几个龙虾寿司。

天啊!虽然大厨们在摆放时是一点色迷迷的眼光也没有,但在他们将两朵蝴蝶兰缀在她胸前的蓓蕾时,她还是全身一震,差点将全身的寿司抖到桌上去,引来两名大厨的白眼。

接着,他们又在她的小裤裤上摆寿司,她当然又是一阵颤抖,身上几个地方的点缀全移了位,气得日本厨师边调整边用日文骂“把嘎肉”。

可恶!她又不是故意的,她可从来没当过人向盘子呀!

她现在总算明白那个珊儿为什么会说这工作是当死尸,躺在桌上让人东摸西摸的。

大厨是专业人,自然不好吃她豆腐,但来的客人呢?她一个几近全裸的女子躺在桌上,客人正大光明的从她身上拿走寿司,偷摸她一把又怎样?

听大厨说,她这道菜叫“秀色可餐”,还真贴切呢!

但最过分的该数曾殿文,他居然说如果她可以睡的话那就安心的睡,因为这场生日宴会大约会进行三至四小时才会结束,只要她不打鼾就可以了。

那是什么黑色幽默,客人的手在她身上东摸西摸的她会睡得着?

瞪着天花板的水晶吊灯,黎雪渝原想摇头,但又及时忍住不动,她可不想再听到那句“把嘎肉”了。

这是一栋位在阳明山半山腰上的豪宅,但她没有机会细看,因为曾殿文拉着她就往这间宴客厅冲,她还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大人物会玩这种花样。

大厨们摆好寿司后离去,只剩她一个人在宴客厅里。

好慢啊,她得躺多久呢?

终于,门被打开,一些人陆陆续续走进来,不过,一听见他们愉悦的谈论声,黎雪渝选择闭上眼睛。

“怎么样?我的生日礼物够Surprlse吧!”许永哲得意的指着长桌上的人体寿司大餐。

寿星康凌群一见这排场,说不错愕是骗人的,尤其他觉得这个赤裸的女人还有点儿面熟。

带着一副圆框眼镜,像个白面书生的许永哲瞥了愣住的好友一眼,拍拍他的肩膀道:“我说了会让你震惊一整晚的,没错吧!待会儿咱们开始用餐时,你想看哪个部位就拿哪个地方的寿司,到最后,一个身材婀娜的裸女就出现了。”

“真是Sufnrlse,没想到人体也能当餐盘。”康凌群转身看着这个多年死党,又点头又摇头的,“真不知该称赞你独具匠心,还是该说你惊世骇俗。”

这声音好耳熟啊!黎雪渝一听到这个低沉的男中音,微玻鹧劬ο胪得橐幌拢捎谒教勺牛虼酥豢吹胶眉父鋈说难俊

“哇塞,这真是有趣,我不知道还有这种新鲜玩意儿呢!”康宸一兴致勃勃的坐下来,就想取走裸女胸部上的两朵花。

“宸一,寿星都还没开动呢!”茱蒂的斥责声响起。

头发花白的她年纪已七旬,是美国籍的台湾媳妇。刚嫁给康凌群的祖父时,可是连一句国语都不会说,但自从跟着丈夫移居到台湾后,现在国台语都“轮转”得很。

康宸一闷闷的缩回手,“是,遵命。”

康凌群的阿妈陈倩同样也是七十多岁的年纪,有别于茱蒂一身的香奈儿格子套装,她是一身红色的旗袍,长发在头后梳成一个髻,上面簪了一支玉钗。娇小的她虽已满脸皱纹,身子依然硬朗。

康凌群双手拥着这两个长辈,看她们不怎么震惊的模样,可见早获得消息。

他分别低头给她们两人一吻,“二奶,你们也有份吧,对不对?”

两个老人呵呵大笑,一点也不在意被“抓包”。

二奶?怎么现在的男人流行包二奶吗?平躺在桌上的黎雪渝心中的疑窦愈来愈深,但苦于自前的姿势,她要看清这一桌子的人似乎不可能。

站在一旁的康伟隆和邓晶怡也跟着笑了出来,两人凝视着人中之龙的儿子,感到无比欣慰。

一身银灰色西服的康凌群看来俊帅无比,对他口中的“二奶”,夫妻俩更是心存感激,因为这个孩子可说是她们两人带大的。他们夫妻长年忙于国外业务的拓展,今天是特别排出时间回台湾为儿子过生日,明儿一早又要回美国了。

至于长桌上的超级大礼,其实他们夫妻俩早已习惯两位老人家爱尝鲜的行事作风,因此也不怎么意外,反正老人家高兴就好。

康凌群笑着摇头,目光分别移向父母及那几名盛装争妍的女人,包括范侃如、钟巧玲、罗优兰、沉蔓光等等,看来这几名就是他二奶心中合宜的孙媳妇人选了。

他朝众人一一点头。“各位请坐,一起享受这份特殊的生日大礼。”

一群人分别在长桌四周入座。

几个年轻女子觉得桌上的裸女十分碍眼。

范侃如白了坐在她身旁的许永哲一眼,压低声音道:“这是什么鬼礼物,无聊极了。”

许永哲推推鼻梁上的眼镜,无所谓的道:“寿星的感觉比较重要吧。”

他和她也可说是相看两厌,但二奶却觉得强势的她比较适合当康凌群的老婆,让他百思不解。

“堂哥,你快动手吧,我肚子饿死了,又不能抢第一。”康宸一朝康凌群扬扬眉。

“是啊,奶奶很好奇你会先动哪个地方呢!”茱蒂笑咪咪的看着孙子。

康凌群颇感尴尬,他不是没碰过女人,但这情形还真让人不自在。

“群儿,快点啊,你不动,侃如她们怎么好意思动手呢?”雍容华贵的邓晶怡也开口了。

康凌群吁口气,笑了笑,伸出手在裸女的腰际拿了一块寿司,但随即引来嘘声。

“拜托,拿那里做啥?”茱蒂头一个不满意。

“就是嘛,我也想欣赏一下年轻女孩的曲线美,你怎么拿那里呢!”陈倩也直摇头。

许永哲更是不留情,“若要你拿那里的寿司,我何必找寿司女郎来。”

范侃如忍不住搭话,“你又何必勉强凌群?”

凌群?听到这名字,黎雪渝的脑子轰地一响,心脏急速狂跳,压根忘了自己身上摆满了大约近百个寿司,她猛地坐起身来,身上的鲜花、寿司一下子纷纷滚落,整张长桌变得乱七八糟。

“搞什么?”

“天!这在干什么啊?”

“怎么回事?”

“你怎么起来了?”

随着黎雪渝突如其来的举动,众人忙着逃离座位以免被寿司弄脏衣服外,错愕的惊叫声此起彼落。

“真的是你!”黎雪渝诧异的指着眼前西装笔挺的康凌群,忘了自己的工作,更忘了自己几乎一丝不挂。

康凌群的震撼也不小,但他先回过神来,快速的脱下西装外套扔给她,“穿上!”

“呃,是!”仍处于呆滞状态的她不假思索的接过外套,很快的将那件仍留有他体温的外套穿上。

“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你会在这里?”范侃如不悦的瞪着她。

“你也在这里!”看到上回凶巴巴的女人也在,黎雪渝也很讶异。

“这是什么状况?”许永哲皱着眉头。

康凌群抿抿唇,扶黎雪渝下了桌子后,拍拍好友的肩膀,“我的确会震撼一整个晚上了,谢谢你。”

“你们认识!”康伟隆看出儿子和这寿司女郎之间似乎有些不寻常。

“我想先和她私下谈谈。”康凌群拉着黎雪渝的手就往外走。

“群儿,你和她……”茱蒂是个急惊风,她急着想知道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康凌群回头瞅她一眼,再看向也是一脸困惑的陈倩,“我上回曾跟你们说过,你们找个女人到俱乐部整我,你们都说没有,那她为什么会再次出现在这里?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

“啊?”两个老人家看了看黎雪渝,同时摇头,表示真的不认识她。

康凌群实在不想和这两个爱他的长辈生气,可是他最讨厌被别人欺骗。他不悦的道:“我先和她谈,待会儿再回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茱蒂和陈倩一脸茫然。

在场的人均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惟一的例外是范侃如。

她对黎雪渝可不陌生,因此当她连珠炮似的说起那个寒酸女在俱乐部耀武扬威的事,众人听得津津有味,尤其是二奶,双眼闪闪发光,兴奋异常。

她们终于发现超人气的“新目标”了!

康凌群对这个敢在俱乐部对他颐指气使的女人自然印象深刻,虽然他不太想承认,但对这个老喊他男侍的女人,其实还真有点想念。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她的第二次出现竟也是这么震撼。

而最令人感到不解的是,在瞥见她光洁雪白的胴体时,他竟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太不可思议了,他该不会真的想要她吧?

不可能的!他又不是自虐狂,会要一个非要他帮她按摩的女人。

但是他又怎么解释自己要她立刻穿上外套的举动,还有现在高张的怒火?

“放开我!你抓得我的手好痛!”黎雪渝的面容早从惊喜转为愤怒,因为她发现眼前俊俏的男侍此时又是一脸鄙夷。

康凌群沉默的将她拉进自己的卧室后,才将她甩开。

她踉跄几步才止住步伐,揉着发痛的手腕,“干什么嘛!”

他火冒三丈的瞪着她,“我才想问你在干什么。”

黎雪渝不高兴的瞪了回去,“我身上都摆满寿司了,你还看不出来?”

“这是你的工作,还是二奶又找你来闹事?”

“我不知道什么二奶,但这是我的工作。”

“这是你惟一找得到的工作?”他不自觉的勃然大怒。

“奇怪,你这么生气干么?”她撇撇嘴角。

康凌群咬牙瞠视,“回答我的问题。”

“是惟一,怎么样?”黎雪渝双手叉腰的睨着他,“我知道你不屑我,但是我也不屑你啊!”

“你凭什么不屑我?”他愤怒的直瞪着她。

“你充其量也只不过是那个凶巴巴的范小姐的男侍而已,来这儿不也是要伺候她?”

黎雪渝回给他一记白眼。

“看来你的脑袋三个月来还是继续闲置不用。”对依然搞不清楚状况的她,康凌群忍不住回讽。

“我知道现在的社会是笑贫不笑娼,但我们两个比起来,我还是高你一等。”她不悦的扯开喉咙大叫。

“你哪里高我一等?”

“至少我这个寿司女郎让人看得到摸不到。”

“摸不到?”康凌群半玻鹧劬Γ锏魃涎铩

“呃……算摸得到。”黎雪渝吐吐舌头,接着又鄙夷的说:“但吃不到吧!哪像你还要让客人销魂呢!”

凝睇着她丽颜上的浓浓鄙视,康凌群摇摇头,“我想你的脑袋里面装的真的只是豆腐,你难道看不出来今日的寿星是我?”

“是你?”黎雪渝瞪大了眼睛,侧头想了一下,“那又怎样?你是那个范小姐的小白脸啊,她帮你过生日很正常。”

他咬牙切齿的瞪着她,“你智商过低吗?”

她脸色丕变,气冲冲的顶回去,“你肌肉发达吗?”

“你……”

“我怎样?”黎雪渝气呼呼的送他一记大白眼后背过身,朝那张豪华的双人床走去,“我能辩赢你就代表我有脑子,知道了没有?驴子!”

瞠视着她的背影,他嗤笑一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