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寿司女郎 >

第4章

寿司女郎-第4章

小说: 寿司女郎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喂,凌群“先生”,我还需要你的服务呢!”她赶忙喊住他。

康凌群停下脚步,坦白道:“我不会按摩,通常都是女人帮我按摩。”

黎雪渝愣了愣,随即点头道:“我明白了,一到了这间房后,那些女人就会反过来伺候你,难怪你气焰这么高。”

他啼笑皆非,这女人老是曲解他的话,真是被打败了。

“不过,我是不会那样做的,难得有人伺候我,也难得有个帅哥帮我按摩,我觉得不该错失上天给我的这个好机会。”她一边叨念,一边去更衣室换下服装。

康凌群摇摇头,继续举步往外走。

“想落跑?没品喔!”换上浴袍的黎雪渝一眨眼冲到他面前。

他受不了的看着她,“我说了我不会按摩,你要享受,我找其它男侍过来。”

“不行,我就要你服务。”

“那就对不起了。”他想越过她,但黎雪渝可不想放了他。

她伸开双臂挡住他的去路,“你没听懂我的话是不是?我说我就找你!”

“从头到尾你也没消化一些该听懂的话!”康凌群对她的“高智商”感到佩服。

黎雪渝将长发拨到后面,抬头瞪着他,“笑话,你哪一句话我听懂了?”

他嗤之以鼻,“你的脑袋看来是闲置太久,已经生锈。”

“随你怎么嘲讽,反正就是你。”她白他一眼便不客气的拉着他的手走到按摩床旁,“好了,该怎么做,你比我清楚。”

康凌群看着她利落的躺到床上趴下,这算什么!二奶真的会找这样少根筋的人来闹场?

“快点,客人我正等着呢!”对于他的冷嘲热讽,她当然不开心,口气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

康凌群半玻鹧劬Γ凹热豢腿瞬幌悠掖质执纸牛俏揖头窳恕!

语毕,他一把扯下她的浴袍,露出后背的白皙肌肤。

“喂!你干么?”他毫无预警的动作吓了她一大跳,弹跳起来,背贴着墙壁,将浴袍领口捏得紧紧的。

康凌群冷睨着她,“放心,我上回在这里差点被女人强暴,所以若我真要女人,还不需要用强的。”

闻言,黎雪渝的表情柔和下来,语气怜悯,“好可怜啊,男侍这行业真的没啥自尊。”

他仰头翻了翻白眼,真的被她打败了!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强暴你的,我还是处女呢——呃——”她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干么说出这种事啊?

听她这么说,他的火气莫名的消了一大半,嘴角上扬,“那么我是该放心了,因为没经验的处女应该不会有那方面的欲望才是。”

她摸摸鼻子,有点难堪,她真是糗毙了。

“不是要享受吗?那基本的合作也是应该的,你自己把浴袍拉低一点。”康凌群觉得自己的脑袋也出了问题,但她纤柔白皙的裸背真的很美。女人他看得很多,但背部曲线这么诱人的,她算第一个。

而且仅着浴袍的她也变得美丽许多,可见那件褪色的套装有多折腾他人的目光了。

黎雪渝凝睇着他,他看起来的确不像个色魔。她噗哧一笑,“我愿意合作啦,也许你还比我更担心被侵犯呢!毕竟你有不好的经历。”

他抚着发痛的额头,哭笑不得。

她重新趴在床上,并将浴袍拉下。

他的双手抚摸着她如丝缎般的细嫩肌肤,不得不承认这个感觉还不坏。接着,他开始加重手劲按摩。

“好痛,你在杀猪啊!”黎雪渝侧过脸来,龇牙咧嘴的送他一记白眼。

康凌群不以为然的说:“按摩总得使点力——”

“可是你使的力道很重耶!”

“是吗?”

“你到底会不会帮人按摩啊?”

“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他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模样。

她一愣,随即出现害怕的表情,“这句话是说你真的不会按摩?”

康凌群耸耸肩,决定让她自己去想。

“喔,我懂了,你希望我像那些女人反过来伺候你,是吧?”黎雪渝杏眼圆睁的瞪着他,“不好意思,本人是不会帮你服务的。”

“是吗?”他挑挑眉。

“那当然,天下红雨也不可能!”她再瞪他一眼,“好好做,我虽然没法子给你小费,但我毕竟是客人,你必须尽力满足我的需求。”

他撇撇嘴角,“如果你不再碎碎念,我会尽力的。”

“好吧,我安静就是。”

两人达成协议后,康凌群继续就记忆中别人为他按摩的顺序,依序在她的身上推拿着,但他的手劲太大了,黎雪渝痛得浑身紧绷。

“舒服吧?”笑笑的问。奇怪,他居然开始享受帮她按摩的感觉,看着自己古铜色的大手在她赤裸的背上来回,一股莫名的欲火竟也席卷而上……“嗯,舒服。”她眼眶含泪的回答。

好痛呢!他简直在“拆”她的身体。

康凌群挑起浓眉,没想到自己也能为人按摩。

“这简直是自虐……”她受不了的咕哝一声。

“你说什么?”他没听清楚。

“没什么。”她摇摇头。那些有钱人肯定是有钱无处花才自讨苦吃。

康凌群继续按摩着他生平的第一个女客,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黎雪渝不知是神经痛到麻痹,还是累了,已经沉沉的睡去。

在意识到她沉睡后,他的双手移到她被长发半掩住的脸颊。其实她是个美人胚子,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挺俏的小鼻子,还有微翘的红唇,配上一张鹅蛋形的脸,充满灵秀之气。

他露齿一笑,她确实是个耐人寻味的小女娃,但他清楚,他们往后不会再有交集,两人的相遇只是人生的一个小插曲。

他修长的手指停在她柔嫩的唇瓣上许久,才转身离开。

三个月后康宸一晃进堂哥康凌群的办公室。

二十八岁的他风流倜傥,虽然表面上很尊敬这个堂哥,但内心却对他不满极了。

原因很简单,他们辈分相同,亲戚总爱拿他们两人做比较,更加突显出他游手好闲、老是不正经的痞子行为。

反观堂哥,他在商场上叱吃风云,在女人堆里更是吃香,倒追他的美女一大堆,让他恨得牙痒痒的。

坐在气派非凡的桧木办公桌后的康凌群,凝睇着一身开襟亮丝衬衫、紧身黑色皮裤的堂弟。这个好追流行的堂弟打扮的确入时,但看起来更像纨子弟。

“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

“今天你生日,不过听二奶说,你好象婉拒了所有女人的约会?”

“那又如何?”康凌群淡淡一笑,起身走到一旁的沙发椅坐下。

康宸一也跟着坐下,“我是来告密的。”

“告密?”

“叩叩叩!”康凌群的机要秘书推门进来,送来两杯热腾腾的咖啡。

康宸一朝她眨眨眼,她红着脸赶紧走人。

“怎么了?对我的秘书也有兴趣?”康凌群瞟他一眼。

康宸一耸耸肩,“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味道,表哥不会介意吧?”

“我是不介意,不过,如果你可以等她下班后再向她眨眼睛,我会比较高兴。”

他有些不悦,不过,他硬是将那股不悦压抑下来,“我下次会记得的。”

他上下打量起康凌群身上的银灰色西装。他看起来俊逸洗练,器宇不凡,待会儿他也到他常去的专柜买套穿穿。

“喜欢这套衣服?”善于察言观色的康凌群对堂弟的心思其实很清楚,好几次让他撞到他同他作相同的装扮。

他虽然不是很清楚堂弟的心态,但他十分清楚亲戚间的比较,他领导企业集团的能力,让这个原本就拙于商场交易的堂弟承受很大的压力。

康宸一俊美但稍嫌稚气的脸庞闪过一丝难堪,口是心非的道:“没有。”

康凌群大他五岁,其实也将他视为自己的弟弟,只是他平时只跟他话家常,两人并没有交心。“要告什么密,是二奶帮我准备的Sumrlse私人餐宴?”

康宸一浓眉一皱,“你知道了?”

康凌群点点头,“两位老人家忙进忙出的,想不知道也难。”

康宸一抿抿唇,“那就没什么好说了。”

“我只希望她们别找几个候选孙媳妇来,我一想到就头疼。”

“她们当然找了,不过,还是范侃如那几个。”康宸一瞅他一眼,“你真的一点也不喜欢她们?”

“你喜欢?”

康宸一吐了一口长气,“范侃如那个女强人我一看就倒胃口,虽然她外表和身材都一级棒,但老是斜眼看人,让人很受不了。”

康凌群一脸苦笑。的确,范侃如对他这个只会泡美眉的堂弟很不屑,因此从不正眼看他。

他低头看了手表一眼,“快下班了,你要跟我一道回去吗?”

康宸一露齿一笑,“那当然,不过,我先透露一点,这次的家庭餐宴我也有一个大大的贡献,保证你一定会惊讶不已。”

“是脱衣舞娘吗?”康凌群笑问。

康宸一皱起浓眉,“堂哥,不要总是料事如神,那样一点惊奇也没有。”

“取消吧,我没兴趣。”

他耸耸肩,“都被你猜到,那也没什么好玩的,我打电话取消了。”他随即起身,拿起电话取消脱衣舞娘秀。

康凌群抿嘴而笑,要猜到堂弟的花样实在不难,只要往那种比较疯狂的方向去想便成了。

不过,他比较好奇的是他的多年好友许永哲送的生日礼物。听他先前的来电,他的礼物绝对会让人跌破眼镜,而且震惊一整个晚上。

究竟是什么呢?他还颇期待的。

上天还是不怎么怜惜我嘛!走在台北街头的黎雪渝仰头望天,心中直犯嘀咕。

想到三个月前的美妙遭遇,她依然念念不忘。

不过,最可惜的是她居然睡着了,而且睡到俱乐部打烊才被人唤醒。那个康凌群早不见了,是强尼提了一大堆打包的菜站在她旁边。

灰姑娘的梦醒了,她自然得将自己的背包及打包的菜“款款”好赶紧走人。

当晚,她还是选择了公园的长椅当床,但或许是在健身俱乐部睡得太饱,一整晚都没睡意,睁眼到天亮。

至于她打包的菜肴,由于时值夏天,到第二天中午,一些食物都发出怪味,为了自己的肚子好,她也只好扔弃。

而后她厚着脸皮到以前的孤儿院去。这一年来,孤儿院又重新开始经营,她请求暂时的收容,但新的院长强调她还是得外出找工作,因为孤儿院实在没法子再多养她一人。

唉,好可怜啊,她现在真的像是被这个社会踢来踢去的皮球,就是没人要。

吐了好长的一口怨气,黎雪渝摇摇头。这三个月来,康凌群的脸孔时常萦绕心头,没办法,她是个正常的女孩,看到大帅哥会心动也很正常,虽然他是一个男侍。

由于太过想念他,她这几天还异想天开,如果让她中统一发票或彩券特奖,她一定要包他个几天,就算来个※※※易也没啥关系。

常听人云性爱挺美的,她也向往啊,而她并非刻意保有处女之身,只是一直没有碰到适合的对象。

不过要包养他的前提是她得先荷包满满,否则那个见钱眼开的男侍绝不会甩她的。

想到这儿,黎雪渝不由得敲敲自己的脑袋,“醒醒吧!大白天做什么春秋大梦。”

“老娘不干了,你另请高明吧!”一道怒气冲冲的声音突然尖锐的响起,而一个打扮入时的妙龄女郎蹬着高跟鞋快步走过她的眼前。

另一个男人气呼呼的追上来,“你竟然真的说走就走,太过分了吧?”

妙龄女郎回过头来怒视着他,“我这是非人的工作,要求涨个一、两万有什么不对?”

“大小姐,经济不景气,我有工作给你你就该偷笑了。”一身西装的男子火冒三'奇''书''网'丈的指着她的鼻子。

“偷笑?我得躺在桌上三个多小时,有时甚至五个小时,才给我三万块,你还真抠!”

“我抠?我们一直是平分……”

“躺的人是我,你凭什么跟我平分?”

“是我去接洽生意的,没有我,你连躺的份都没有,更甭提拿钱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唇枪舌剑。

黎雪渝随着两人的对辩,小脸也跟着转来转去,而且还听出一点心得。

就在两人怒目对峙时,她真的忍不住开口道:“其实你们两人说得都有道理,平心静气的谈嘛,现在景气真的不佳,有钱赚是该偷笑了。”

“看吧,连她也这么说了!”男人很高兴有人站在他这一边。

妙龄女郎瞪了她一眼,“你算什么东西?”

这句话好熟啊!黎雪渝想了一下,是上回那个范小姐骂她的话嘛,现在流行这样骂人吗?

“好了,跟我回去,待会儿得上工了。”男人拉住妙龄女郎的手。

“不去,除非你给我五万。”妙龄女郎十分坚持。

“你真的要这样?我可不怕找不到别的女人合作。”男人脸色丕变。

“行,看看有哪个女人会愿意像个死尸一样躺在桌上让人东摸西摸的!”妙龄女郎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去。

男人烦躁的爬爬刘海,喃喃的道:“这下可好了,只剩短短一个小时,我要去哪儿找人?”

黎雪渝有些好奇的问:“你要她扮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