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寿司女郎 >

第6章

寿司女郎-第6章

小说: 寿司女郎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

“我怎样?”黎雪渝气呼呼的送他一记大白眼后背过身,朝那张豪华的双人床走去,“我能辩赢你就代表我有脑子,知道了没有?驴子!”

瞠视着她的背影,他嗤笑一声,难不成他真有自虐倾向,居然老让自己和这个不屑他的女人共处一室?

“哇,好漂亮的卧房啊!”

康凌群看着她好奇地到处看看摸摸,“你有得到主人的允许,可以随便动他的东西?”

正瞪着红木衣柜里的数十套高价西装出神的黎雪渝转身看他,“那你又得到允许可以带我进来这间卧室?”

他举步走近她,俊脸上有着深沉的怒火,他一字一字的道:“我就是这屋子的主人。”

“你是主人?哈哈哈……”她大笑,拍了他的胸膛一下,“别跟我一样老做白日梦好吗?”

这个自以为是的白痴!他伸出手拉直她的耳朵,放声咆哮,“这屋子是我的,今日的生日宴会也是为我举办的,你这个白痴听懂没有?”

“听清楚了啦!”黎雪渝被他的怒吼震得眼冒金星。

康凌群这才放开手。

她揉着耳朵,嘀嘀咕咕的念着,“有钱就可以大声了?你的钱还不是我们女人给的……”

“你说什么?”康凌群气得想杀人。

她瞪他一眼,“好嘛,你是主人,但这里只能说是范小姐“金屋藏娇”的地点罢了。

你啊,最好保持现在又帅又棒的体格,免得到时候被打入冷宫,你搞不好就跟我一样,要去当寿司男郎呢!”

“这女人……”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

黎雪渝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表情严肃。“有件事我实在不能理解。你刚刚急着拉我走,我又只盯着你,都没注意到其它人……”她顿了一下,“我听到你喊“二奶”,你连包的二奶也带出场是不是?你不怕范小姐……”

“那是我的两个老奶奶,OK。”这样总该懂了吧!

“两个老奶奶现在昵称为二奶?”她的脑筋还是转不过来。

“天,你真不是普通的白痴!”康凌群简直要举手投降。

黎雪渝怒气冲冲的道:“我警告你,别再喊我白痴,男侍!”

“我不是男侍,我是这儿的主人!”康凌群忍不住再强调一次。

她抿抿嘴,喟叹一声,“我们不要这样互相攻击好不好?我觉得我们其实挺有缘的。”

康凌群也有这种感觉,但这实在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

他摇摇头,“你变脸真的挺快的。”

黎雪渝耸耸肩,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西装,“其实你刚刚比我还紧张,才会快速的脱下外套给我,是不是?”

他瞟她一眼,转过身,走到沙发椅上坐下,逃避这个问题。

她跟着走过来,再次瞧瞧这间豪华的卧室后,在他的身旁坐下来。“说真的,那个女人对你还真好,其实这年头还是有钱比较重要。”

他瞪她一眼,决定让她自言自语。

“对了!”她突然开心的拍手,然后紧紧的盯着他深邃的黑眸,“你需不需要一个小跟班,或是帮你打扫这栋豪宅的清洁妇?”

他浓眉一皱,“你需要这份工作?”

她点点头,“我再找不到工作,就要沿街乞讨了。”

“不做寿司女郎了?”

黎雪渝仰头翻翻白眼,“我一开始也不知道这工作是拿身体当盘子啊!”

“但你知道后还是做了。”他凝视着她,“我记得你说过你是个处女,难道这三个月内你已经失去清白了?”

“这什么话!”她怒气冲冲的站起身,指着他的鼻子道:“你的意思是我这三个月是靠肉体赚钱。”

“不然你怎么会这么大方的赤裸躺在长桌上?”

“这……”她语塞。

“没话说了?”

“才怪!这根本是两回事,而且我不偷不抢,只是当盘子就能赚三万块,我干么不赚?”

“还是为了钱。”

“废话,你当男侍不是为了钱?”

“你……算了,再跟你讨论这话题,我可能会气得吐血。”康凌群摇头叹息。

黎雪渝气呼呼的坐下,“说来我们两个都是苦命人,苦命人何苦为难苦命人呢?”

唉!他真是彻底被她打败了!康凌群不禁苦笑。

“凌群先生,咱们说正经的,我刚刚将这道佳肴给搞砸了,甭说要赚三万块,这下不知要倒赔多少,你可不可以……”

“恭喜你,你的脑子总算开始运转了。”康凌群不由得叹气。

要拜托人姿态就要低一点,黎雪渝心中咕哝,放柔声音道:“你可不可以跟你那个老相好……”

“什么?”他的俊脸一冷。

“就是养你这小白脸的范小姐啊,上回我和她在俱乐部结了梁子,这回又砸了她为你办的生日派对,她一定不会对我善罢甘休,你可不可以……喂,你去哪里?”黎雪渝赶忙起身拉住转身就要离开的康凌群。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他想甩开手,但她却紧抓着不放,“放手!”

“不要嘛!”她一脸谦卑,“大人不记小人过,好吗?”

“真的够了!”他摇摇头,“被你气得我都忘了拉你进来要说什么。”

“那我来说好了。”她可怜兮兮的拉着他坐下,“给我一份工作好不好?否则这下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真的那么惨?”

“你不知道,没人要呢!”黎雪渝一脸哀怨。

康凌群凝视着楚楚可怜的她,听了她一大堆白痴似的话,他也不确定她是否真是二奶派来整他的人了。

只是她第一次是出现在他的私人俱乐部,第二次就进了他家,说二奶没嫌疑,他不太相信。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黎雪渝一脸糟糕的样子,拉拉他的白衬衫袖子,“一定是那个凶巴巴的女人来找她的男人了。”

“咱”一声,他用力的拍了她的额头一记,气冲冲的走去开门。

“很痛耶!”黎雪渝抚着额头,追他几步后,又自动的退回去,等会儿还得靠他帮她解围呢,总不能回送他一下吧!

她现在屈居弱势,还是委屈点好。

曾殿文胆战心惊的看着紧闭的卧室大门。真是出师不利啊,那两个日本大厨在被通知他们的精心杰作在客人尚未开动前,便被人向盘子毁了的乌龙事后,对着他“把嘎肉”

的骂个不停,这下往后合作的可能没了,他的钱也飞了……思绪正紊乱时,门突地被打开来,曾殿文看到开门的正是康凌群这个大金主,连忙行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礼,“康总,真抱歉。”

“你是谁?”康凌群冷冷的睨着他。

他咽了一下口水,“我是负责寿司女郎的曾殿文,黎雪渝是头一回做这个工作,所以……”

康凌群以眼角瞄瞄身后走过来的人,“你叫黎雪渝?”

“是啊,你不知道吗?”黎雪渝走到门口,一看到曾殿文便吐吐舌头,忙不迭的道歉,“对不起,我搞砸了。”

“你真是的,不是说好了躺着不动?这下子你叫我怎么跟康总解释?”曾殿文还想捧这个饭碗,希望这么说后,康凌群能大人不记小人过。

“康总?”黎雪渝皱起柳眉,看看曾殿文,再看看康凌群,“康总是你?”

“别那么没礼貌!”曾殿文大声斥责。

黎雪渝完全没把他的话听进耳里,噗哧一声,哈哈大笑起来。

康凌群一看她这举动,就知道她一定又想歪了。

曾殿文瞅着她,两道浓眉紧皱,“笑什么?”

黎雪渝以手肘碰了碰康凌群。

他瞪着她的手,猜想她将出口的肯定没啥好话。

她朝他眨眨眼,语调暧昧的道:“羡慕ㄋㄟ!”

果然没错。康凌群不想理会她,因此一声不吭。

“当小白脸的待遇不错嘛,有豪宅,还有总经理可以做。”黎雪渝简直羡慕得快流口水了。

“什么小白脸,你在胡说什么?”曾殿文脸色一变。

“当然是他喽!”黎雪渝以眼角瞄瞄俊脸上神色平静的康凌群。

“我们可不可以也来凑一脚?”走廊另一边,茱蒂和陈倩笑容可掬、脚步轻快的走了过来。

康凌群仰头翻了翻白眼,这个生日餐会真是愈来愈热闹了。

曾殿文一见是商场上人人尊称的二奶,连忙哈腰,“两位老奶奶好。”

两位老奶奶?看着这一个外国老奶奶和中国老奶奶,黎雪渝突然一阵感到昏玄。

“好、好,你先离开可以吗?”陈倩点点头。

茱蒂性子较急,她瞥了眼曾殿文道:“回去、回去,该付的酬劳直接找陈管家拿,就说是我说的。”

曾殿文喜出望外的频点头,“谢谢两位老奶奶!”

“那还不快走!”茱蒂抿嘴道。

“是!”曾殿文笑嘻嘻的拉着黎雪渝就要离开。

“等等,她留下!”二奶异口同声的喝止。

康凌群早料到这情形,所以没开口留人。

“可是她是我的人……”

康凌群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你是他的人?”

黎雪渝一张粉脸顿时涨成猪肝色,“我是他“雇用”的人。”

“是,康总,我话说得太快了,不是你想象……”曾殿文倏地住了口,突然发现康凌群的表现像极了一个吃醋的丈夫。

二奶显然也听出这点,因此双眼都闪着光芒。

“曾殿文,别在这儿凑热闹,我们刚刚才制止了一大群人来这儿。”茱蒂瞪他一眼,“再不走就别拿钱了,改付十万元赔偿扫了大伙儿兴致的损失。”

“是,我马上走、马上走!”曾殿文赶忙离开。

黎雪渝瞪着眼前这张气呼呼的俊脸,又不由自主的看向那两个眉飞'奇''书''网'色舞的慈祥老奶奶,终于还是忍不住的问:“我为什么必须留下来?”

二奶没有回答,但眸中的笑意愈来愈浓。

康凌群吐了一口长气,瞅着二奶道:“你们承认她是你们找来的人了?”

两人相视一眼,终于笑出声。

茱蒂连忙摇头,“进去里面谈吧,站在门口多奇怪。”

“是啊!”陈倩接着说,再指指长廊尽头的宴客厅,“那儿有一大群人想来这儿凑热闹呢,咱们还是先聊聊,免得你爸妈镇不住那些人,到时候恐怕有人要被逼供了。”

她的目光意有所指的在他和黎雪渝身上来回。

康凌群浓眉一皱,他承认自己的反应是奇怪了些,不过,他可不打算被逼供。

“其实没什么,我只是……”他摊摊手想解释,却看着二奶主动拉着黎雪渝走进他的卧房。他仰头吐了一口长气,乖乖的跟着走进房间。

第五章

四人在沙发上坐下后,二奶的眼神就没有离开过黎雪渝的身上。

黎雪渝觉得浑身不自在,连忙起身道:“应该没我的事吧,我先走了。”

“等等,你可是捡到我的招待券到俱乐部去的,怎幺会没你的事。”茱蒂愈看她愈顺眼,只是她怎幺也没想到,原来孙子喜欢的是这种清汤挂面的清纯百合,而不是范侃如那类的艳丽蔷薇。

“你的招待券?”黎雪渝乖乖的坐回沙发椅。这下可惨了,一万元的招待券她用了,又砸了这场宴席……康凌群瞪着二奶,“真是你们……”

“不,这是巧合。”陈倩忙摇头,但随即笑道:“还不都怪你!送了二十个美人到俱乐部让你挑老婆,都几个月了,什幺消息也没有。我们两个老的在东区喝下午茶时,顺便四处帮你猎艳,送几张招待券给不错的美眉,到最后手中只剩一张干脆随手扔了,没想到居然有人捡到跑了去呢!”

她虽然说了一大串,但只担心自己可能会欠一屁股债的黎雪渝根本没仔细听,不过,她倒是听到“随手扔了”这四个字,于是急忙的道:“是你们扔的?那就是不要了,我不用赔钱,对不对?”

康凌群冷睨她一眼,再看着二奶。难怪那天之后,连着好几天都有陌生女子拿招待券来俱乐部,还真是二奶搞的鬼。

他润润唇,“就算那天是个意外,但今天她又出现在这里……”

茱蒂扬唇一笑,“这就表示你们真的有缘呀!”

“是吗?”康凌群苦着脸,觉得这应该是祸不单行。

陈倩点点头,“永哲只说要找寿司女郎,怎幺知道请来的会是捡到招待券的她,更没想到还是让你破例当男侍的女人呢!”

那个多嘴的范侃如!康凌群的脸色愈来愈难看。

黎雪渝来回的看着三人,突然没头没脑的迸出一句话,“你们两位老奶奶就是他包的二奶?”

陈倩和茱蒂两人互视一眼,指着孙子道:“他包二奶?”

黎雪渝突然挨近他的身旁,压低音量说:“你专找年纪大的?”

康凌群倒抽了一口凉气,“你……”

她摇摇头,“危险啊,你这样有点变态耶!”

他强压下怒火,握紧拳头。

看见他铁青的俊脸,黎雪渝却还不懂得住口,继续道:“难怪我觉得你怪里怪气的。”

再和她坐在一起,恐怕会吐血!康凌群怒不可遏的起身,走到另一边坐下,双手环胸的瞪着她,“你才是变态、怪里怪气的女人!”

黎雪渝咬着下唇,再瞥了一脸困惑的陈倩和茱蒂一眼,跟着又挨近他的身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