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怕怕蛇郎君 >

第9章

怕怕蛇郎君-第9章

小说: 怕怕蛇郎君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知道?那为什么……”她微怔。“是他吗?”
  白胤龙望着她,点头。
  “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好朋友吗?他为什么要伤你?!”
  “因为他堕入魔道了。”没想到黑靖的劫数是情劫,他爱上了魔界的公主,为了她,甘愿堕入魔道。“黑靖以为杀了我,圣地的结界便会解除,他就能得到他要的东西,殊不知若我死了,除非下一任的守护者出世,否则圣地的结界将永远无法解除。”
  “他要什么东西?”
  他眼神往上飘,“聚魂丹。”
  聂菁红跟着往上看,见高大的石柱顶端,一颗莹白的水晶流转着晶透的光芒。
  “好漂亮……”她低声赞叹。
  “那就是黑靖要的东西。”他低缓的说,尖锐的剌痛从伤处蔓延开来,魔界的武器确实不可小觑,他算是领教到了。
  他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徐徐的闭上眼,他……好累……
  他听见她的呼唤,一声声焦急、心切,然后,她又哭了。
  别哭啊,红儿……
  想要开口告诉她他没事,却力不从心……
  他在发烧,全身火红又烫得吓人,身形一会儿回复真身,一会儿又幻成人形,嘶嘶吼声,不安的蠕动。
  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依照人类的方式,想办法替他降温。
  幸好,圣地内有一处泉水,她费力的将他扛到泉水旁,利用泉水擦拭他的身体,感觉到冰凉的泉水似乎让他安静了下来,她才松了口气。
  她担忧地察看他的伤口,讶异的发现伤口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已经有明显的改善。莫非那药粉效果如此神奇?
  赶紧翻找他的衣裳,发现还有一包,她立即将它拆开,小心的撒在伤口上,然后再继续为他擦拭,替他降温,直到他不再变幻,维持住人身时,她才停了下来。
  “胤龙,胤龙,你要快点好起来……”她抱着他的头,让他枕在她的腿上,轻抚着他苍白的脸,低下头将唇轻印在他额上,她真的……好喜欢他,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她知道自己也不会独活了。“别丢下我,我不想再孤独一个人了……”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她的腿上,他有剎那的怔楞,抬眼看见她蛾眉轻蹙,靠着大石睡不安稳,金色的双眸泛出一丝温柔。
  悄悄的起身,察觉自己的伤势已经好了八成,讶异之余,才发现自己就躺在冷泉边,看来她又机缘巧合的用了冷泉加速了他伤势的复原。
  幻变出一床柔软舒适的棉被,他将她抱起送到石板上,正想起身离开,听见她蠕动唇瓣呓语着。
  “胤龙……别丢下我……”两滴清泪滑落。
  为她拭去滑下眼角的泪水,他再也禁不住自己心中的渴望,俯身轻吻了一下她的红唇。
  “红儿,我在这里。”他低喃,离开她的唇,望着她轻颤的眼睫,等待她的苏醒。“我在这里,红儿,张开眼,我就在这里。”
  聂菁红缓缓的张开眼睛,看见近在咫尺的他,有些不敢相信,抬起手,轻抚他的脸颊。
  “你没事了?”她喃喃低问。
  “我没事了。”白胤龙温柔的朝她微微一笑。
  她眨眨眼,他的话,再加上他温柔的笑容,好一会儿才撞进她的大脑里,她开心的起身抱住他,紧紧的环着他的脖子。
  “太好了,你没事了!你没事了!哇——”开心的叫了一会儿,她突然放声大哭,将所有紧张害怕的情绪全都释放出来。
  白胤龙抱紧她,轻轻的摇晃着,没有打扰她,让她尽情的发泄。
  哭了好久好久,当哭声渐歇,聂菁红终于觉得有些儿丢脸,将脸埋在他的怀中不敢抬起头来。
  “我平常是不哭的……”她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否则若他以为她就是这么爱哭的人,会不会厌烦呢?
  他笑了,勾起她的下巴,为她擦干眼泪。
  “我们相处的时间也不算短,我当然知道。”
  “胤龙,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她望着他,有些儿迷惑。
  “什么问题?”
  “你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奇怪?”
  “奇怪?”白胤龙挑眉。
  “对啊,你之前除了冷笑、嘲讽的笑之外,是从来不笑的,而且之前对我好凶,常常摆脸色给我看,不是动不动吼我,就是不理我,现在却对我这么温柔,让我有点担心耶!”虽然她很高兴他对她这般的好。
  “你担心什么?”
  “担心你是不是烧坏脑子了啊!”
  他无奈的失笑。“你放心,我很正常,倒是你,如果你不喜欢我这样,我可以继续对你凶,没问题的。”
  “不不不,我喜欢,我喜欢啊!”聂菁红忙不迭的澄清。
  “喜欢是吗?”白胤龙笑容加深,眼神变得深黝,“那么你以前的承诺还算数吗?”
  “嗄?什么承诺?”
  “你说……我随时都可以吃了你。”
  “可是你说不吃人的啊?”不是反驳,而是疑惑。
  “意思就是这个承诺不算数喽?”他偏头斜睨着她。
  “不是,如果你要吃的话,请吃吧!”她一副慷慨赴义的模样。
  “那我就不客气了。”白胤龙凝望着她,缓缓的低下头,在两人距离仅剩寸许时,抬手遮住了她的眼,温热的唇瓣随即印上她粉嫩的红唇。
  “唔?”聂菁红微微受惊,原来他所谓的“吃”,是这种吃法?!
  清醒的思绪没有维持太久,当他的气息盈满她的唇齿之间时,她沉醉了,所有的思绪瞬间变得模糊,情不自禁的攀上他的肩,羞怯却热情的回应着他。
  白胤龙放开遮住她眼睛的手,改而托住她的后脑将她压向自己,更深入的掬取她口中的甜蜜,直到欲望濒临决堤时,他才猛然抽身,看着她娇艳的脸蛋,差点又要把持不住。
  “别诱惑我,否则我真要把你全部吃掉了。”克制地轻啄着她的红唇。
  聂菁红眨眨眼,显得有些迟钝,待回过神来,听出他的话意,脸上的嫣红更盛。
  “你胡说,我才没有诱惑你!”她不依的娇嗔。
  “是,我是胡说,是我自己把持不住,枉费这两千年的修为,全都败在你这个小女人的手上了。”他叹气,将她揽进怀里。
  聂菁红靠在他胸前,沉默了一会儿,才担忧地问:“胤龙,可以吗?”抬起头来,眉间染上一层轻愁。“我们可以这样吗?”
  “放心,仙界规矩没那么多。”他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
  她叹气,轻轻的靠回他怀中。“对不起。”
  “为什么说对不起?”
  她摇摇头,环紧他的腰。
  他是仙,而她是人,人类的寿命终有结束的一天,说对不起,是因葛他将是被留下来的那一个。
  他们在圣地待到他的伤痊愈之后才离开,之后,又四处寻找乱源,收服作乱的妖魔,就这样,又过了半年。
  “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收妖?”聂菁红问。
  “这次不收妖,我必须去找一个人。”都已成仙,该了结的尘缘是该了结了。
  “找人?”她疑惑。
  “是的,将近两千年前,在我还是一条小蛇的时候,被一只老鹰给抓了,当时是一名男孩射下老鹰,我才得救的,虽然是巧合,可我还是要回报他。”
  “哇,那么久以前的事,你知道那个男孩投胎到哪里了吗?”
  “嗯,已经查到他即将投胎的人家,打算先过去看看。”最近总觉得心头不是很安宁,卜算的结果,竟是大凶,那男孩的爹娘竟平空多出了死劫,所以他得过去关照一下,免得那男孩失去了投胎的机会。
  “走吧!”话方落,两人已经消失。
  第六章
  这里是……
  聂菁红讶异的望着城门,好一会儿才偏头望向白胤龙。
  “你要找的人住在襄城里?”她问。
  “嗯。”白胤龙点头。“离蛇山不远,等事情办妥之后,我们可以回蛇山一趟。”
  “那个……”她扯住他的衣袖。“胤龙,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的家人都住在襄城里?”
  白胤龙一怔,“你没说过。”眼底有一丝风暴形戍,一想到她那些家人——尤其是她娘,他就觉得有杀人的欲望,看来他的修为还不够,也幸好只有与她有关的事,才会让他如此。“你担心碰见他们吗?”
  “嗯,我娘不准我进城。”
  “不用担心,现在有我,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他温柔的保证。“相信我吗?”
  她凝望着他,一会儿之后,微微的笑了点点头,“嗯,我相信你。”
  “那咱们走吧!”轻抚一下她的发,揽住她的腰,隐身消失。
  他们来到慈安寺的半空中,观看尘世善男信女虔诚礼佛祝祷。
  “就是她。”白胤龙指着一位在婢女的搀扶下,从轿子里走出来的姑娘。
  “她?”聂菁红有些疑惑,那位姑娘怎样了吗?“我们要做什么?。”
  “什么也不做,看着就好。”他带着她,隐身跟在那对主仆身后,看着秋绮踏入慈安寺,跪在佛前为她生病的娘亲祈福,直至黄昏,不曾稍歇。
  “她好孝顺……”聂菁红低喃,脸色有些黯然,她与娘亲之间,是不是因为她太过冷情,所以才会……
  白胤龙若有所思的望着她,“你的处境和她不同,别胡思乱想,你一点错也没有。”
  聂菁红一怔,讶异的看着他,“你偷窥我的心吗?”否则怎会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呢?
  “你的心思就那么一点,我何须偷窥?”太瞧不起他了吧,好歹她也是他心爱的人,他怎会不懂她的心思呢?
  “你的口气好像在说我太笨了,是吗?”她怀疑的睨着他。
  “不是好像。”白胤龙笑着偷了她一个吻。
  “你讨厌啦!佛门之地,怎么可以这般不敬,你就不担心天谴啊?”娇嗔的瞪他一眼。
  天谴?他下意识的望向天王殿上的大佛,彷佛看见大佛的眼中现出一丝严厉却隐含悲悯的神情,心头突然一刺,多日的不安宁,在此时升到最高点。
  “胤龙,她们好像要离开了。”聂菁红拉着突然出神的他说。
  “我们跟着就好。”白胤龙及时回神,甩去心头的不安,牵着她的手跟在秋绮主仆身后。
  “小姐,天色有些暗了,先前您又将轿子这回,奴婢请人回府吩咐他们来接小姐可好?”婢女有些不安的建议。
  “不了,这一来一往的,又得多花好些时间,我想快点回家陪娘亲。”秋绮摇头拒绝。
  “可是……”婢女惊慌的四下张望,不知道是她太过害怕,所以心理作用,才会觉得昏暗中似乎有什么盯着她们。
  “别怕,这一路上都很平静,没听过有什么匪徒拦路,而且慈安寺香火鼎盛,善男信女不少,咱们就跟着其他人一起走就行了。”秋绮安抚胆小的婢女。
  “好、好吧!那咱们就赶紧跟上吧,免得落了单……”婢女话尚未说完,四周突然笼上一层迷雾,遮掩了她们的视线。
  “小……小姐,这……怎么会突然起雾了?”婢女紧揪着自家小姐的袖子,吓得频打哆嗦。
  “别怕,咱们顺着路慢慢走,不会有错的。”路就这么一条,顺着路就行了。
  秋绮心中虽然也有点慌,可是并末表现出来,和婢女手牵着手,慢慢的往前行。
  两人走着走着,没多久,迷雾消散了。
  “你瞧,雾不就散了,咱们赶紧加快脚步吧!”秋绮笑着对婢女说。
  “可是小姐……这儿、这儿是哪里啊?”婢女恐惧的望着四周。
  秋绮一怔,扫了四周一眼。怎么回事?她们什么时候走到这一大片树林里来了?明明顺着路走的,怎么会……
  “小姐,你、你看,那树林间一闪一闪的绿光,该不会是……”婢女颤抖着,没等她说完,狼群缓缓的现形。“啊——是狼!”婢女尖叫。
  “快上树!”秋绮惊恐的大喊,转身俐落的爬上树,
  “小姐,小姐,我不会爬树啊!”婢女哭喊着。
  秋绮见状,立即伸出手,想要将婢女拉上树,无奈力气不够。
  “救我,小姐,救命啊——”婢女尖声哭喊。
  眼看狼群已经缩小包围的范围,秋绮当机立断的跳下树来,从下头将婢女撑上。
  “手脚并用的撑住树干,往上爬,快!”秋绮喊。
  婢女好不容易终于爬了上去,可秋绮已经来不及了。
  狼群直扑而来,在婢女的尖叫声中,秋绮闭上眼睛,等待锐牙撕裂自己……
  久久,等不到剧痛袭身,她讶异的缓缓睁开眼睛,随即错愕的瞠大眼。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回到家了?!
  “小姐,咱们……咱们是不是在作梦啊?”婢女跌坐在地上,仰头望着秋府的大门。“咱们是不是死了?然后魂魄回到府里啊?”
  “大小姐!”守门的家丁一瞧见她们,立即迎了过来。“大小姐可回来了,好消息,夫人已经醒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