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怕怕蛇郎君 >

第10章

怕怕蛇郎君-第10章

小说: 怕怕蛇郎君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大小姐!”守门的家丁一瞧见她们,立即迎了过来。“大小姐可回来了,好消息,夫人已经醒了!”
  秋绮一听,又惊又喜,再也无暇思考为何会突然从山上回到家门前,提起裙襬就往屋子里跑。
  “呼——真是千钧一发呢。”半空中,聂菁红和白胤龙观看着。“那些突来的浓雾到底是怎么回事?害我们差点来不及救人。”
  白胤龙没有回答,视线望向慈安寺所在的方向,那附近围绕着凡胎肉眼所不能见的黑色雾气,让他眉头微微的蹙起。
  “胤龙,那位秋姑娘就是那男孩未来的娘吗?”聂菁红好奇的问。
  他收回视线,压下心头那股沉沉的不安,对着她微微一笑。
  “没错,若无意外,那个男孩会投胎成为秋姑娘的长子。”
  “意外?”聂菁红忽有所悟。“莫非方才那件事,是有人从中作梗?”
  “嗯。”他点头。
  “你知道是谁吗?”
  白胤龙没有回答她,只轻轻摸了一下她的头,道:“咱们走吧!去瞧瞧那男孩未来的爹。”
  随后,他们来到一户人家,正好看见一名年轻人正在屋顶上铺瓦,突然,屋顶上莫名多出一处油渍,年轻人一个不慎,脚下打滑往下哉,而下头,一根削尖的竹子正横凸在他可能的落点上。
  “啊——”苏浩大叫,双手盲目的乱抓,下一瞬间,一切彷佛静止般,他瞠着一双惊吓过度的眼瞪着抵在他眉眼间的竹子尖端。
  怎……怎么回事?
  他惊慌失措之余,感觉自己的脚踝似乎被人抓住,也因此阻止了他向下跌的冲势,疑惑的微微侧过头往上瞧,看见一名穿着长袍的俊美公子,而他……竟是漂浮在半空中?!
  “你你你你……”苏浩瞠目结舌,他是吓傻了,还是疯了?
  白胤龙将他放在地上,便要离开。
  “请留步,在下苏浩,请问恩公尊姓大名?”
  白胤龙望着他,摇摇头,消失在他面前。
  “啊?恩公!”苏浩四处张望喊着,久久,他才喃喃的低语,“莫非我遇到神仙了?”
  肯定是的,那卓尔不凡的气韵,实非凡人能有,肯定是神仙!
  苏浩连忙双膝一跪,朝天磕了三个响头。
  “白胤龙!”一声大喝从他们身后传来,紧接着便是一股冷厉之气袭来。
  白胤龙立即反应,左手一勾,环住尚反应不及的聂菁红的腰,往上旋飞将她带离黑色风刀的势力范围,右手则旋出一股温和的气流,在风刀再次袭来的时候,化开了风刀的力道,变成一股温驯的柔风,飘散开来。
  “黑靖。”白胤龙徐徐低唤,金色双瞳波澜不兴的凝望着傲然立于他们面前的男子。
  “哼!”黑靖不屑的冷哼,怒眼瞪着他,然后望向被他护在怀里的聂菁红。“没想到你到现在还带着她。”
  “原来刚刚是你搞的鬼!”聂菁红恍然大悟,终于知道刚刚的“意外”是谁搞的鬼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和胤龙不是好朋友吗?为什么要破坏他的事?”她不懂,以前他们明明很不错啊,堕入魔道之后,性情也会大转变吗?
  “为什么他很清楚!”黑靖冷眼瞪着白胤龙。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我不可能将聚魂丹交给你,你死心吧!”
  “我不会死心的,聚魂丹我一定要得到。”
  白胤龙默然无语。
  “只有你能从白蛇圣地取出聚魂丹,只要你将它交给我,我就不再纠缠你,也不再破坏那个人的投胎机会,如何?”黑靖继续说,破坏那个人的投胎只是他让白胤龙屈服的手段,那对他毫无意义。
  “不可能,聚魂丹乃是白蛇圣地的镇魂宝丹,取走聚魂丹,圣地的封印将被解除,数千年来镇锁在圣地的妖魔将会倾巢而出,到时候人界会变成怎样,你心里有数,所以我绝对不可能把聚魂丹交给你。”
  “那么,我们就继续纠缠,我会杀光所有与你有关的人,包括她!”阴狠的眼神射向在白乱龙身后探头采脑的聂菁红。
  她闻言浑身一抖,此时终于确定,现在的黑靖已经不是过去的黑靖了,虽然过去的黑靖有些坏,但是直爽开朗,绝对不像现在这般阴狠黑暗。
  白胤龙神情没有多大的变化,只不过若仔细观察,可以看出他的眼神浮现一丝冷意。
  “黑靖,你若要继续伤害无辜,就算天不收你,我也不会任由你作乱!”
  “哈哈哈!白胤龙,你口气愈来愈大了,别忘了,七个多月前你才败在我的手上,负伤而逃,躲藏了一段时间、”黑靖狂笑。
  “不,是你狂妄的日子过久了,以为自己胜我一筹。”白胤龙淡淡的一笑。
  黑靖不怒反笑,露出一抹邪恶,“白胤龙,你迟早会显现出你的弱点,而你该知道,等我找出你的弱点,我就会不择手段的抓住它,到时候就算你不把聚魂丹交给我也由不得你了!”黑靖说完,留下一阵狂笑,化为一阵黑色的旋风消失。
  白胤龙脸色微凝,他的弱点……
  “胤龙,黑靖他真的成晓了……”聂菁红颇为感叹。
  他俯首望着她,他的弱点啊!
  “是啊,他爱上了魔界的公主,甘心为她入魔道,我们又能说什么呢?”
  爱情啊……聂菁红微微一叹,无法说是黑靖的错,因为如果今日换作胤龙是魔,她也会心甘情愿的为他入魔道,可是她也深信,就算胤龙是魔,也不会是恶魔。
  “黑靖要聚魂丹做什么呢?”
  “不知道。”白胤龙摇头,勾起食指,以指背温柔的划过她略显苍白的脸颊。“怕吗?”
  她老实的点头。“我怕,黑靖变得这么阴险、这么偏激、这么恐怖,我真怕你一不小心又被他所伤,胤龙,请你一定要很小心、很小心,好吗?”急切的望着他,焦急的想要寻求一个承诺。
  望着她,心隐隐的发紧,她不担心自己,却只为他担心,她的心意重重的击中了他的心,让他整颗心被一股暖流所包围:心中激荡不已。
  “你放心,我会很小心的。”他对她承诺。
  聂菁红松了口气,点点头,伸出手紧紧的环抱住他的腰,将脸埋进他的胸怀,不着痕迹的抹去溢出眼眶的泪水。
  轻轻拍着她的背,他知道她在哭,但是并没有揭穿她。
  目前黑靖尚不知到他们两人的感情,如果知道了,肯定会以伤害她来要胁他,然而,他所担心的是,若真有那一天,他会为了红儿将聚魂丹交给黑靖吗?
  虽然动了心,但是他知道他不会这么做,他本就是冷血的……
  “胤龙,你怎么了?”聂菁红担忧的问,被他瞧得有些羞,也有些惊——因为他眼庭那有别于平日温和的一丝冷凉。
  “红儿,黑靖刚刚说了,他会抓住我的弱点,不择手段的利用它,我担心……”他凝望着她,眼底难掩担忧。
  “我?”红儿意会,既觉得欣喜,也觉得心酸,欣喜于自己在他心中是特别的存在,却也因为自己成为他的弱点而心酸。
  “是你,可这不是我担忧的原因,而是——”略一停顿,他幽幽一叹。“红儿,蛇是冷血的,纵使我已成仙亦难脱本性,你确实是我的弱点,而我所担忧的,却是我知道自己不会为了你而将聚魂丹交给黑靖,如此一来,你的处境会更危险啊!”
  聂菁红闻言,反而松了口气。“太好了!”
  “太好了?”他蹙眉。“红儿,你没听清楚吗?我说……”
  “我知道你说什么,胤龙,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自己成为你的绊脚石,如果黑靖拿我来威胁你,那么,我宁愿死!”她坚定的望着他。
  白胤龙的心狠狠一震,他猛地抓住她的双臂,“不许!红儿,绝对不可以伤害自己!”
  聂菁红摇头,“胤龙,我知道聚魂丹的重要性,所以,你必须冷血一点,别让我成为罪人,好吗?”
  他沉痛无语的望着她,明白她说这些话,是想要解除他心中对她的愧疚感,他知道。
  “红儿,黑靖非常危险,我可以送你到圣地去,在那儿你会很安全的。”
  “不!我不离开。”她坚定的说。
  他心头又是一阵揪疼。“会有危险的。”
  “我不怕。”她保证。
  微微一叹。“走吧。”他会竭尽全力保她周全的。
  也许是另有计画,所以黑靖自从那日之后,便失去了踪影,不再到处找白胤龙的麻烦。
  不过秋、苏两人的死劫并未结束,也就是说,两人随时都有可能一命呜呼。
  因此,为了预防万一,白胤龙与聂菁红还是在襄城租了一间屋暂时住下,以便就近守护秋、苏两人,避免黑靖心血来潮又寻他们两人晦气,破坏他们成亲生子的机会。
  意料之外的,一个月之后,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聂菁红竟与秋绮相识,进而结成闺中密友,两人无话不谈,相处得非常融洽。
  这一日,秋绮在婢女的陪同下,匆匆的来到他们的住处。
  “菁红?你们在吗?”她焦急的敲着门。
  门马上被打开,聂菁红和白胤龙站在门内,“秋姑娘?今天怎么这么早?我们不是约在辰时末……”
  “红儿,先让秋姑娘进屋吧!”白胤龙若有所思,不着痕迹的审视着秋绮苍白的脸色和婢女慌张的神情。
  “不行啊,小姐,咱们得赶紧回府,免得——”
  “住口,到一旁等着。”秋绮一反常态,生气的喝令。
  “是。”婢女垂下头,站到一旁不敢再出声了。
  “发生什么事了?”聂菁红拉着秋绮在桌旁坐下,关心的问。
  “菁红,你一定要帮帮我,我不要嫁给那个人啊!”秋绮拉着她的手哭诉着。
  “嫁?”聂菁红错愕地望向白胤龙。怎么?三天前好不容易才让她和苏公子相遇,要成亲应该还早,那——“秋姑娘,你说的那个人是谁?”
  “聂子忠!”
  “咦?!”聂菁红一惊,“秋姑娘说的是……聂家药铺的聂子忠?”
  “对!那个人根本是个急色鬼,昨天我和婢女上街替娘亲挑选生辰礼物,不幸遇到他,没想到他色瞻包天,竟然当街调戏我,幸好……”秋绮脸儿微红。“幸好苏公子及时相救,赶走了聂子忠,护送我回家。”
  喔喔!有谱了。聂菁红扬眉望向白胤龙。
  他朝她努努下巴,示意秋姑娘的问题还没说完。
  “秋姑娘,既然苏公子护送你回家了,应该没事了,不是吗?成亲一事又是怎么回事?”
  经她一提,秋绮怒容又起,“那个聂子忠太可恶了,昨日调戏不成,今日竟然有脸差媒人上门向我爹提亲!”
  “耶?!”聂菁红惊呼在口中一噎,“怎么会?!你爹答应了吗?”
  “我爹说他会考虑考虑,三天后会给聂家回复。”秋绮摇头。“可是我爹却对我说,聂家在襄城勉强也算大户人家,聂子忠也长得一表人才,加上我年纪也不小了,他应该会答应这门亲事。”
  “不行!”聂菁红大力反对。“秋姑娘,聂子忠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他绝对不适合你,你爹被他的外表给骗了!”
  “菁红,你认识聂子忠吗?”秋绮疑惑的望着她。“啊,你也姓聂……”
  她叹了口气,无奈的承认,“没错,我是聂家人,那个聂子忠就是我大哥,不过我已经和聂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对了,我听说过聂家有个女儿被大蛇给吞了,难道……就是你?”
  “应该是我吧,不过诚如你看见的,我还活得好好的。”
  “可是他们为什么这么说?”
  于是聂菁红把她与聂家的关系简单的解释一遍,以及为何会有她被大蛇吞了的传言。
  “太过分了,怎么会有这么残忍、可恶的母亲?!”秋绮难以置信,震惊得直发抖,不知是气是惊。
  “都过去了,秋姑娘,我现在过得很好啊!”聂菁红微笑。“现在重要的是,你绝对不能嫁进聂家。”
  “我当然不会答应,可是我爹他……”
  “你爹也是疼你的,只要你让他知道你的坚持,他应该不会勉强你吧?”
  “原本是不会,可是这一次……”秋绮叹气。“我已经二十岁了,秋家的长辈们这两年来一直对我爹娘说教,责怪我娘生病拖累了我,让我年纪这么大还没有婆家,所以这一次爹也是铁了心,要尽快把我嫁出去。”
  “那……那……”聂菁红急了,这下该怎么办呢?
  “秋姑娘可有意中人?”一直沉默的坐在一旁的白胤龙突然开口。
  秋绮一楞,摇摇头,“我怎么可能会有……”一顿,心头闪过一张俊秀的脸庞,脸颊瞬间飞上两朵红晕。
  “咦?脸红了!”聂菁红调侃。“快说,你的意中人是谁?”
  “我没有啦!”秋绮娇俏的脸蛋更红了,羞涩的低下头。
  “秋姑娘,令尊迫于长辈的压力希望尽早为你找到婆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