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怕怕蛇郎君 >

第11章

怕怕蛇郎君-第11章

小说: 怕怕蛇郎君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没有啦!”秋绮娇俏的脸蛋更红了,羞涩的低下头。
  “秋姑娘,令尊迫于长辈的压力希望尽早为你找到婆家,如果秋姑娘已有意中人,这是最好不过了,不是吗?”白胤龙温和的说,他的声音有股令人信服的魔力。
  “可是我并不知道他是不是也……”秋绮羞涩的低喃。
  “秋姑娘,是……”聂菁红凑进她耳边。“是苏公子吗?”
  嫣红的脸颊瞬间涨得通红,不用回答,聂菁红已经知道答案了。
  “太好了,苏公子正好是胤龙的朋友,听说苏公子自从那日与你相遇之后,对你念念不忘呢!”
  “真、真的吗?”秋绮高兴得忘了矜持。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问他。”聂菁红一手指向白胤龙。
  “没错。”他点头。“既然是两情相悦,若秋姑娘不嫌弃苏家只是普通人家,我会转告苏浩,要他立刻上你家提亲,可好?”
  秋绮红着脸,好一会儿,才看见她微微的点了头。
  “太棒了!”聂菁红高兴得直欢呼。
  第七章
  白胤龙略施小计,让秋老爷看清聂子忠的为人,也让他知道女儿嫁入那种婆家,一定会受苦,因此当苏浩前往秋家提亲时,秋老爷既已知道女儿中意人家,于是很干脆的答应了这门亲事,成亲的日子就订在一个月后。
  “砰砰砰……”一大清早,敲门声用力的响着,聂菁红揉揉眼,走出房门,看见也刚好出房门的白胤龙。
  “一大早的,不知道是谁?”聂菁红狐疑的走到大厅准备开门。
  “小心一点。”白胤龙站在她身后,显然知道来者何人。
  “喔!”她不在意的点头,上前拉开门栓,将门打开。“嗄?”
  “好啊!果然是你!”聂母一瞧见她,立即用力的将她推进屋去。
  “啊!”聂菁红低呼一声,向后跌进白胤龙的怀里,“娘?!大哥?”
  “你这个惹人厌的东西,你为什么还活着?!”聂母生气的指着她。
  白胤龙蹙眉,将她拉到身后护着,“两位有事?”
  聂母抬高头,有一瞬间的失神,见眼前男子长得还真是俊美!不过只一下,便被他眼底的冷意给吓到。
  “你是谁?”她质问。
  “两位到底有何贵事?”白胤龙没有回答她。
  “娘,我们今天是来找那个讨厌鬼算帐的,其他无关紧要的人我们别管了。”聂子忠怒瞪着聂菁红。“你!竟敢破坏我和秋家的婚事,存心让我难堪吗?!”
  终于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了。
  聂菁红望了白胤龙一眼,暗中拍拍他的手,安抚他的怒气,一遇上她的事,他的情绪起伏似乎就挺大的。
  “秋姑娘和苏公子是两情相悦的。”她淡淡的说。
  “放屁!”聂子忠恼怒的吼。“聂菁红,凭苏浩那个穷光蛋哪比得上我?秋姑娘哪有可能看上他!一定是你从中作梗,蒙骗了秋姑娘什么,对不对?”
  “你一定是想报复我们,所以才破坏子忠的婚事,亏我把你养这么大,你竟然这般恩将仇报,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啊你!”聂母怒骂着,习惯性的上前两步,就想开打。
  “你敢!”白胤龙冷喝一声,抬手攫住了她的手腕。
  “啊——哎唷!痛啊!”聂母鬼哭神号的惨叫着,骨头像要断掉似的。“杀人啦!救命啊——”
  “放开她!”聂子忠一拳挥了过去,却被白胤龙轻易的闪过,整个人直接撞上大厅的桌子,先趴跌在桌上,再滚到一旁跌到地上。
  白胤龙一抬脚,便将聂乎忠给踩在脚下动弹不得。
  “你……你这个恶人!土匪!江洋大盗!”聂母痛呼,咒骂着。
  “我干脆直接杀了你们!”手、脚的力道瞬间加强,痛得两个人大呼小叫。
  “杀人啦!救命啊!”
  “胤龙……”聂菁红轻唤,仰头乞求地望着他。“别弄脏你的手,他们不值得的。”
  “哼!”白胤龙一前一后,直接将聂家母子丢出门外。“滚!”
  “你、你们……”聂母又气又惧,抖着手指着他们,最后对着聂菁红咆哮,“你这个贱女人,走着瞧,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狠话撂完,抓着儿子的手走了。
  “娘!你不是说要……”聂子忠焦急的喊,他想要秋绮啊!
  “闭嘴!”聂母痛斥,眉头皱得老紧,她一直以为聂菁红已经被大白蛇给吞了,毕竟那种情况下她不可能还活着啊!为什么地还活蹦乱跳的站在她眼前,甚至坏了他们聂家的大事?
  还有那个穿了一身白的男人,非常不好惹,到底是什么来历?和那个惹人讨厌的东西又是什么关系?
  “夫人、公子请留步。”突然,路旁有个仙风道骨的老道士叫住了他们,他手执铁口直断的布条,对着聂家母子上下打量着。
  “干什么?”聂母不耐烦的说。“我们不要算命。”
  “不,老夫在你们身上看到了妖气。”
  “妖气?!你是什么意思,竟然敢说我们是妖怪!”
  “不!夫人误会了,你们身上的妖气是沾染上去的,这妖气是蛇妖的妖气,你们一定是不久前才和蛇妖相处过。”
  “蛇妖?!”聂家母子同时惊呼。
  突然,聂母脑袋闪过一丝诡异的念头,难道——
  “道长,你确定是蛇妖吗?”
  “非常确定,这蛇妖道行不浅,已能幻化成人形,若不尽早除去,后果将不堪设想。”
  莫非那个白衣男子就是大白蛇……
  这就能解释那个惹人厌的东西为什么没被大白蛇给吞了,反而和一个白衣男人生活在一起,她一定是来报复的!
  “道长,你可要帮帮我们啊!多少钱都没关系,请帮帮我们除去妖怪啊!”
  “降妖除晓乃是贫道的本分,银两是不必了,只不过这蛇妖狡猾多端,要降服他并非易事,除非……有牺牲者。”道长眼底闪过一丝邪佞的光芒,抚着长须,遮掩住嘴角勾起的一抹狡犹浅笑。
  “牺牲者?”聂母疑惑。
  “就像钓鱼必须要有鱼饵一样,只要那个牺牲者的几根头发,我就有办法收服蛇妖。”
  “那那个牺牲的后果呢?”聂母疑问。
  “鱼饵的下场是什么?”道长淡漠的说。“所以说牺牲者必须是自愿的。”
  聂母眼睛一亮,她已经知道该找谁当牺牲者了。
  今夜的月,清白中带着淡淡的红光。
  她表情痛苦,手持利刃与他相向,而他,白色的衣裳已经染血。
  “对不起……胤龙,对不起……”聂菁红痛苦的说着。
  “不,红儿,不是你的错,别责怪自己,好吗?”白胤龙柔声安慰:心头忐忑,想起她以前所说的话,不祥的预感漫天席卷而来。
  “是我的错!”红儿哽咽,痛恨自己。“我竟然、竟然拿剑伤你……”
  白胤龙摇头,转向夜空中喊道:“黑靖,放了她!”他万万没料到,黑靖竟会利用幻术藉以控制红儿,杀害了今日才成亲的苏浩夫妇,并且与他对峙。
  “交出聚魂丹,我就放了她!”黑靖冷酷的声音响起,他十指缠着丝丝黑线,那些黑线是聂菁红的发,另一端,缠绕在聂菁红的四肢,藉以控制她的行动,这是魔界特有的法术,称为“人偶术”。
  “聚魂丹一离圣地,妖邪便会倾巢而出作乱人界,到时将会造成人界生灵涂炭,我万不可能将它交给你。”
  “那就休怪我无情!”黑靖沉声怒道,朝被他所控制的红儿下令,“杀了他!”
  “不!我不要!”聂菁红大喊,可是手脚却不听她的控制。
  “黑靖,你明知道杀不了我!”
  “但是她会痛苦。”黑靖沉沉一笑,表情有丝诡谲,似乎还保留着什么更恶毒的诡计,“而她的痛苦,就是你的痛苦!”
  白胤龙深邃的瞳眸一玻В醋藕於纯嗟谋砬椋崴辉孕绕湓谒肆怂螅凵窈苊靼妆硐殖觥杆馈
  心,紧紧的一揪,痛得他蹙了眉头。
  “红儿……”他温柔的低唤。该如何让她脱离黑靖的幻术呢?
  “没用的,除非她死,否则永远无法脱离我的人偶术!”黑靖张狂的说,举起手,牵动聂菁红。“现在,把你手中的剑送进他的胸口吧!”
  “不——不要!我不要!”聂菁红尖叫,可她的身体却听命的扬起利刀,往白胤龙杀去。“不要啊——”
  白胤龙眼神闪过一丝心疼,不移不动,就这么等着她,当利刃迫近他胸口时,突然停了下来,持刀的手颤抖着,泪水狂泄,痛苦交错。
  “不……不行!”聂菁红痛苦的低喃着。
  “红儿,别强迫自己,你放心,就算你把刀刺进我的胸口,我也不会死的。”他知道人偶术的厉害,若稍有反抗,就会有如万箭穿心之痛加诸于己身,他着实不忍啊!
  “啊,我忘了告诉你们,那把利刃的作用,和斩仙剑是相同的。”黑靖突然说。
  他当然知道那把短刀与斩仙剑相同,否则他就不会受伤了,可是红儿不知道。
  白胤龙一凛,担心的望向她,果然看见她痛苦加剧,全身颤抖着。
  “红儿,相信我,我不会……唔!”短刀猛地朝他刺入,但仅入寸许,便又停止。
  “啊——”聂菁红看着自己将利刃送进他的身体,哀恸的狂嚎。不!她发过誓,绝不会成为他的绊脚石,她宁愿死!
  用尽所有的意志,忍受着万箭穿心之痛,她拔出插进他体内的利刃,回转刀锋,往自己胸口送入。
  “可恶!”黑靖恼斥,意外于她强烈的意志。“人偶”生命将尽,手中的黑丝瞬间断裂,让他失去了控制权。
  不再受牵制,聂菁红软软的往后跌。
  “红儿——”白胤龙一个箭步上前,及时抱住软倒的她。“红儿!”
  缓缓的张开眼睛,她痛苦的眼神带着温柔的深情。
  “对不起……”她低喃着,抬手轻轻的碰触他胸口的伤,这是她亲手所伤,但伤在他身,痛在她心啊!
  白胤龙摇头,温柔的为她拭去溢出嘴角的血。“别说话。”
  泪水没有停过,她愧疚的望着他染血的白衣。
  “伤了你……我好抱歉……”嘴角溢出更多鲜血,咳了几声,说下出话来,抬起手,轻抚着他俊美的脸庞,感觉一手的湿热。他……哭了?
  他并不像自己说的冷血,她一直是知道的,就因为这样,黑靖才会利用她来伤他,她痛恨自己成了被利用的对象!
  “早知道……我会伤了你,那我……我宁愿……一开始就远离你,宁愿……不曾与你相遇……咳咳……”鲜血不停的溢出,阻断了她的呼吸,轻抚着他脸庞的手无力垂了下来,睁着的双眸渐渐失了神采,他染血的画面成了她最后的记忆,懊悔,是她最后的心情。
  “红儿!”白胤龙悲痛的喊,抱紧已然气绝的身躯,哀痛的闭紧眼,他说会保她周全,没想到,是她保他周全,为了不伤他,她宁愿自戕,这样的深情,他如何偿还……
  “真可怜!没想到这个笨女人对你这般情深义重。”黑靖嘲讽的说。
  “黑靖!”白胤龙冷冷的低喊,金眸变得赤红,瞪向黑夜中那抹几乎与黑溶为一体的身影。
  “白胤龙,聚魂丹不交出来一天,我便会纠缠你一天,今天是她,往后,每一个你在乎的人,我都会一一照办,你自己考虑清楚吧!”黑靖撂下最后一句,消失在黑夜之中。
  聚魂丹……
  白胤龙一顿,低头望着怀中的人儿,凡人遭斩仙剑所弒,必魂飞魄散,连投胎的机会都不会有,他不会让她……
  “唉,还是迟了一步。”苍老的声音倏地响起。
  “月老?”来者让白胤龙有丝讶异。
  “我发现这丫头的泥偶心口迸裂,所以想来警告你们一声,可惜……”月老叹息,看着插在聂菁红胸口的利刃,那露在外头的一节刀刃隐隐泛着森寒青光,让他眉头蹙得更紧。“天啊!那把利刃该不会和斩仙剑一样吧?”
  “我不会让她就这样魂飞魄散的。”白胤龙间接回答了月老的疑问。他双手结印,暂时凝聚镇压了红儿的魂魄,可是这并非长久之计,依他的法力,最多只能维持一个时辰,届时她依然得魂飞魄散。
  “白胤龙,你想做什么?”月老似乎察觉不对,担心地问。
  “聚魂丹。”白胤龙低低的说,他原本以为自己不可能为了她而取出聚魂丹,可是现在,他知道自己低估了她在自己心中的分量,就算往后将会是一连串的灾难,他也会无怨无悔的扛起所有的责任。
  “就算有聚魂丹凝聚她的元神魂魄,可是她的肉体遭斩仙剑所伤,元神若要重回肉体,除非……”
  “我知道,只有仙帝有能力这么做。”白吼龙轻吟,抱起聂菁红的身躯。
  “你要怎么做?”
  “去白蛇圣地取出聚魂丹。”他淡漠地说,下一瞬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