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怕怕蛇郎君 >

第12章

怕怕蛇郎君-第12章

小说: 怕怕蛇郎君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要怎么做?”
  “去白蛇圣地取出聚魂丹。”他淡漠地说,下一瞬间,人已消失。
  “唉!当真是宿命吗?”月老一叹,跟着消失在这一处萧凉之地。
  白胤龙将聂菁红的肉体交托给月老之后,才踏入白蛇圣地的结界,呼啸的凄风在结界内肆虐,那是群魔妖邪的骚动,是迫不及待想要到人界兴风作浪、扰乱人界的蠢动。
  似乎已经感受到即将获得的自由。
  是了,前一任的圣地守护者曾留下一则预言给他,那是五千年前将聚魂丹封镇,在此处镇压群魔妖邪的圣者所留下的预言:“五千年后,聚魂丹的封印将会因外力而解除,届时圣地的守护者必须以命为封印,封镇群魔。”
  初时黑靖堕入魔道,对聚魂丹的执着,让他以为黑靖终会找到突破圣地结界的办法,破坏封印取得聚魂丹,万万没想到竟是自己!
  莫非一切皆是定数……
  “白胤龙!”月老在结界外头心焦地大喊。
  他缓缓回身,看见月老被挡在结界外头,
  “白胤龙,别做傻事啊!聚魂丹封印一解,后果将不堪设想啊!”月老力劝,他也同情聂菁红,可是事有轻重啊!
  “月老,任何后果胤龙一肩承担,而且胤龙己加强圣地的结界,要闯出结界并非易事,未来的日子,胤龙已有心理准备。”逃多少出去,他自会一一收回,这其间在人界所造的罪业,他也将会一一偿还。
  “白胤龙,子时将至,正是魔力最强之时,挑这种时候解开封印,根本是自讨苦吃,你别……”月老还想劝说,无奈白胤龙手一挥,挡去了结界外所有的一切干扰。“唉!完了!”他无奈的一叹,
  白胤龙沉静地望着聚魂丹,抬手抚向胸口淡淡的光圈,那是红儿的魂魄,凭借着他的力量暂宿他身,他当然知道此时不是解开封印的最佳时机,但是红儿没有时间了。
  他双手结印,口念咒语,“天地无极,万法如一,风雨雷聚,五行汇集,灵通灵通,窜魂丹收,化入化入,灵魄和合……”
  随着他的咒语,结界内的风势加强了,莹白的聚魂丹渐渐现出了红光,暂宿于他胸口的魂魄随着他的手势,化成一道光箭射入聚魂丹中,紧接着他右手向上一挥,聚魂丹往空中飞起,封印瞬间解除,庞大的妖气从石柱顶端窜出,朝他直扑而来,他不疾不徐的双掌结出定魔印,嘴上念念有词,施行定魔术,霎时,道行较浅的妖魔发出一阵尖啸,尚来不及逃脱便又被定封。
  其余妖晓见状纷纷窜逃,想要离开结界,无奈结界力量太过于强大,无法脱逃,于是众妖魔干脆直接攻击白胤龙,只要他一死,结界自然失效。
  杀气浓重的妖气朝他袭来,白胤龙以食指和中指抹上胸口的血,咒术一变,“以吾之血,封印尔等之灵,欲解封印,以吾之命。”他加强定魔咒的灵力,两相冲击之下,大部分的妖魔是被封印了,不过他也受了内伤,嘴角溢出一丝血红。
  法力一被削弱,结界的力量跟着减弱,几只能力较强的妖魔趁隙逃出结界,但他已无暇顾及。
  “白胤龙!”结界的力量减弱,使得月老得以进入,及时扶助软跪在地上的他。“你真是太傻了,先是受斩仙剑所伤,又紧接着解开聚魂丹的封印,就算你道行高深也承受不了啊!”
  白胤龙无语,抬起手默念咒语,只见聚魂丹缓缓的降下,落在他手中。
  他虚弱的站起身,来到结界外头,强行凝聚法力,将聚魂丹打入聂菁红的心口,抱起她,转向月老。
  “月老,麻烦你……送我们回仙界……”妖魔逃出结界,黑靖一定会察觉聚魂丹的封印已解,他必须赶紧将红儿和聚魂丹送往仙界才行,此刻的他,连回仙界的能力都没有,怎敌得过黑靖!
  “唉!”月老又是一叹,扶着他,佛尘一挥,消失在白蛇圣地。
  仙界
  “本帝可以答应你的请求,不过以黑靖对聚魂丹的执着,最后结果还是会一样。”仙帝望着白胤龙。
  白胤龙一顿,无语,黑靖对聚魂丹的执着,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这样吧,本帝给你两个选择,以本帝的再生术修复她的肉体,三日即可完成,但是她将承续过去的一切,依续着她的宿命继续轮回,你知道她的命吧?注定七世孤独而终,这一世,是她的第一世。”仙帝故意道。
  白胤龙心口狠狠的揪紧,七世孤独而终……
  “第二个选择呢?”他低哑的问。
  “第二个选择,就是将她送到王母的莲池孕育,吸取仙界灵气,五百年后完成的将是仙体,她将忘了过去的一切,脱离既定的运轨,留在仙界,获得永生,如何?你做何选择?”
  白胤龙苦涩的一笑,能有选择吗?他怎能在知道她内心最深处的希望之后,还让她饱尝七世孤独而终的命运呢?
  “胤龙选择后者,就让她……忘了一切吧!”脱离她的宿命,她会更无忧、更快乐,他又有何求呢?只是五百年呵!这漫长的岁月,他的相思……
  “你确定?”
  “是的,胤龙确定。”
  “也罢,本帝就成全你。”
  “谢仙帝成全。”
  “不用谢得太早,别忘了,她会忘了一切,包括和你的感情,最后你可能会怨怪本帝。”
  白胤龙一顿,随即露出一抹淡淡、哀伤的笑容。
  “不会的,这是胤龙的选择。”
  第八章
  “啊——”红娘尖叫一声,猛地挺身坐起,冷汗从额头滴下,泪水在脸上狂奔,眼神没有焦距,尚陷在梦境中无法清醒。“不要!不要不要啊——”
  “红丫头!”三手老童抓住她的肩,大喝一声,将她的神智唤回。
  “三……三手爷爷?”红娘眨眨眼,一时之间还无法分辨现实或梦境,直到肩头的痛传进大脑,她才呻吟一声,真正清醒过来。“痛啊!三手爷爷,你怎么可以用这么大的力!”皱着眉、苦着脸,红娘哀哀地抱怨。
  “你啊!都说要回头救怪老头了,反应还那么迟钝,活该挨痛!”三手老童放开她,“你刚刚是怎么了?怎么哭得这么凄惨?”
  红娘楞了楞,抹去脸上的泪水。“我……作了一个梦,梦见……”一顿,闭上嘴。
  “梦见什么?”
  “我忘了。”红娘茫然的眨眨眼,好奇怪,那种痛得心都碎了的感觉明明还这么鲜明,为什么会忘了梦的内容?
  “忘了?不是才哭着,怎么这会儿又说忘了?”
  红娘敲敲脑袋,“对啊,好奇怪喔,怎么回事咧?”
  “你记得自己被追杀的事吧?”不会也以为是在作梦吧!
  “三手爷爷,这种事怎么可能忘记咧?”红娘白了他一眼,然后望着四周,卧房只有简单实用的摆设,看起来非常朴实,“三手爷爷,我们在哪里啊?”
  “恒州行唐县,这儿应是白公子师徒的临时住所。”三手老童摇头,“你啊,若非那白公子及时出现救了你,你哪还有命在!”
  “白公子?”红娘疑问,一边转了转臂膀,觉得好像没那么痛了,真神奇。
  “叫做白尘居,年纪轻轻的,好像也是个大夫,又像个算命的,还收了一个年纪看起来和他差不多的徒弟……”三手老童一顿,耸耸肩。“我也不知道他的来历,不过怪老头很感兴趣,直拉着人家不放,真丢脸。”
  “是他救了我?”
  “其实应该说是他救了我们三个。”三手老头替她把脉,眼底兴奋的光芒更炙。
  “可是怎么可能呢?对方是魔耶!而且看起来法术高强,他怎么可能打得过人家?”
  “谁知道,也许他也是仙啊!”太神奇了,没想到红丫头受这么重的伤,那白尘居只稍稍“推拿”了一下,竟然已经痊愈了五成!
  “他也不是人?”红娘讶异。
  “先是遇到你这个三脚仙,又碰到一个魔,再来一个非人类也不奇怪了,而且依照他能顺利从那只魔手中救定我们三个来看,肯定是比你高级太多喽!”三手老童调侃。
  “三手爷爷!”红娘不满的抗议。
  “好啦!不同你废话了,这是白公子交代,你醒了之后给你吃的丹药。”他递了一颗丹药给她,转手再替她倒了杯茶水。
  “月华香莲?!”熟悉的香味让她错愕,难道救她的人真是仙界人,否则怎会有月华香莲?
  “原来这丹药叫月华香莲丹啊!香味真是特殊。”三手老童抚须。“是你们仙界的东西?”
  “嗯。”红娘吞下,点点头。
  “这么说,那白公子确实是仙界人喽!”
  “八成是。”而且还是个道行高深、法术高强的仙人,因为比起她三脚猫的功力,实在强太多太多了。
  等等,先前她忙着处理那三对天错之合的时候,这种情形好像也发生过,而用月华香莲帮乔守银他们疗伤的仙人,就是白……郎君!
  “三。三手爷爷……”红娘抖着嗓,抓着三手老童的衣领。
  “红丫头,你怎么了?”三手老童讶异的挑起眉。
  “三手爷爷,你说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她好像听见他姓白,那白……郎君也姓白啊,难道……
  “叫白尘居,你不认得吗?”
  白尘居……
  红娘松了好大一口气,原来叫白尘居,而不是白胤龙啊!幸好幸好。
  “印象中没有白尘居这个名字。”她思索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放弃。“他们呢?我是说白公子和九指爷爷。”
  “红丫头,你知道我们现在在哪里吗?”三手老童不答反问。
  红娘摇头。“你又没告诉我:”
  “就在我们打算让你『开眼界』的地方,恒州。真巧,白公子他们师徒的目的地也是这里,所以就一起来了,只花了……”他微偏头算了下,“不到半刻的时间。”快是很快啦,不过少了许多乐趣。
  “真的吗?”她兴奋得亮了眼。
  “骗你我有好处吗?”三手老童哼了哼。“他们现在就在外头『凑热闹』。”
  “我也要去!”红娘迫不及待的掀被下床。
  “等等,你的伤——I
  “好了好了,这种伤小意思啦!”她挥挥手,敷衍地说。
  小意思?是喔,有热闹可凑,这种差点让她一命呜呼的伤也叫小意思了。
  “不行!”三手老童硬是将她押回床上,“白公子交代过,你必须再卧床三日,三日后,你才可以下床!”
  “三手爷爷,你是神医耶!怎么可以听任一个毛头小子摆布呢?我没事了,对不对?”
  “毛头小子?呵呵,红丫头,因为白公子技高一筹,老小子我甘拜下风,所以你就乖乖的躺三天吧!”
  红娘噘唇,好不甘心喔!
  “三手爷爷,我知道你武功高强,要挡下我易如反掌,可是你可别忘了,我是仙喔,我要离开这里可是很简单的晴!”
  “你可以试试看啊!”三手老童不疾不徐的说。
  红娘瞧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心生狐疑,抬手施法打算离开屋子,却发现……法术失灵了!
  “怎么会这样?!”她错愕地张着嘴。“我的法术怎么不灵了?!”
  “因为你的伤还没好,为了预防你不安分,所以白公子在这屋子四周布了结界,你是出不去的。”
  “哪有这样的啦!”她哭丧着脸。
  “你认命吧!丫头!”
  “谁要认命啊?”九指怪叟走了进来,笑嘻嘻的问。
  “九指爷爷!”红娘像是见到了救兵,高兴的喊着。
  “唷!红丫头这么高兴见到我啊?”九指怪叟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怎么?是不是老小子伺候不周,让我们红奶奶委屈了?”
  “怪老头,你可不要唯恐天下不乱啊!”三手老童警告,
  “呵呵呵,我说老小子喂,你明明知道我天生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九指爷爷,咱们别理三手爷爷,你快告诉我,外头怎样了?是不是热闹极了?”红娘迫不及待的问。
  “热闹,真是热闹极了,红丫头要不要出去瞧?”
  “要要要,当然要,可是三手爷爷不让人家出去啊!”红娘委屈的说。
  “你等等,我来说服老小子。”九指怪叟于是拉着三手老童到一旁。
  “怪老头?”三手老童皱眉,询问的望着他。
  “老小子,你别担心,有咱们看着,红丫头又能惹出什么事来呢?咱们专程带她来开眼界,总不能将她给关在屋子里吧!更何况……”他斜睨了她一眼,才对三手老童眨眨眼继续道:“该面对的就让她去面对,咱们来玩一次『越俎代庖』的游戏也不错啊!”
  “越俎代庖?”三手老童挑眉,也回头瞄了她一眼,压低声音,“你的意思是……那个吗?”
  “呵呵,没错。”九指怪叟呵呵一笑。
  “你确定?”三手老童还是不放心。“那个黑靖呢?”在红娘昏迷的期间,他们已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