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怕怕蛇郎君 >

第13章

怕怕蛇郎君-第13章

小说: 怕怕蛇郎君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呵呵,没错。”九指怪叟呵呵一笑。
  “你确定?”三手老童还是不放心。“那个黑靖呢?”在红娘昏迷的期间,他们已经大略听白公子提过了黑靖为何要找红娘的原因了。
  “放心好了,就在附近逛一逛,不会去碰到黑靖的。”
  “既然如此……好吧!就听你一次。”三手老童点头。“只是对白公子有点过意不去。”
  “呵呵,等咱们游戏顺利完成,白公子会感谢我们的。”
  这到底是……
  红娘呆了,无法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有那么一剎那,她以为自己到了地狱。
  “九指爷爷、三手爷爷,你们说……这叫热闹?”红娘轻声的问。
  “在仙界绝对看不到吧!”九指怪叟说。
  “这么凄惨的景象,你们竟然称之为热闹?!”红娘声音变得冷沉,猛地回过身瞪着两个老人家。“你们还有没有良心啊?竟然说这是热闹,还要我来看热闹、凑热闹?!”难以置信,真的难以置信。
  “哦?”两位老前辈面面相觑,她的发飙倒是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我的天啊!”红娘突然低呼一声,立即冲了出去,及时扶住了一个小女孩。“小妹妹,你没事吧?”
  骨瘦如柴的小女孩虚弱的睁开大大无神的眼睛,“姐姐……求求你……救救我娘……”
  “你娘?她在哪里?”红娘急问。
  “娘……弟弟……”小女孩软软的抬起手指向前方。
  “我带你过去。”红娘将她抱起,瞬间红了眼眶。她好轻啊!
  九指怪叟和三手老童见状也赶紧跟了过去。
  “丫头,你别跑太远,要是又遇上那个黑靖……”
  “遇上就遇上,难道你们要我见死不救?”红娘反问他们。
  两人摸摸鼻子,只好闭上嘴。
  一会儿,他们来到一间破落的小茅草匡,屋里头隐隐约约听见婴孩的哭声,气虚的宛如要断气般的哭声。
  一进门,就看见稻草床上躺着一个妇人和一个婴孩,妇人的手放在婴孩的嘴里,而婴孩的嘴角溢出了一丝血红。
  “娘……”怀中的小女孩虚弱的叫着已经昏迷的娘亲。
  红娘立即将她放在床上,上前察看妇人,发现妇人已经断气,而婴孩哭哭停停,一边吸吮着娘亲的手。
  红娘看着婴孩嘴角的血,哽咽地问:“三手爷爷,难道地……用自己的血喂孩子吗?”
  三手老童上前,察看了一下,点点头。
  “婴儿还能救,这小姑娘也救得回来,只要有水、有食物……”
  “我可以……”红娘立即施法,可是变出来的却只有一小碗水。“可恶!可恶!”她自厌的低吼着,为什么她的法术这么差劲!
  “红丫头,先让小姑娘喝一点。”九指怪叟提醒她。“这碗水对他们来说已是救命的甘露了。”
  红娘端着水,将小女孩扶起。“来,小妹妹,张开嘴喝一点水。”她柔声的低哄。
  小女孩睁开眼,感觉到唇边的湿润,立即饥渴的吞了两口,又突然停住。
  “娘……弟弟……”小女孩小心翼翼的捧着碗,“给娘、给弟弟……”
  “没关系,他们还有,这一碗水是给你的,你安心的喝下吧!”红娘红了眼眶。
  “水……是平儿的?”小女孩似乎非常惊讶。
  “你叫平儿是吗?”红娘温柔地问。
  她点点头,“我叫平儿,弟弟叫安儿,爹爹希望我们能平平安安……”黯然的垂下眼。
  “平儿,对不起……”红娘不禁掉下泪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彷佛这一切是她的责任似的。
  “姐姐,谢谢你的水,我娘……”平儿望向床头,看着娘亲和弟弟。“娘睡着了吗?”
  “她……”红娘说不出口,“她累了。”
  “嗯,娘为了照顾我和弟弟,已经好累好累了。”平儿小心的放下碗,手脚并用的爬过去。
  “平儿,不要……”红娘想要制止她,却被九指怪叟制止了。“九指爷爷……”
  九指怪叟朝她摇头,看出那小姑娘早已知道她娘已经死了。
  看着平儿拉起破旧的棉被帮娘亲盖好,还一边拍着娘亲的被,一边低低的唱着催眠曲,双眼空洞无神。
  红娘捣着唇,压下一声哽咽,“他们姐弟往后怎么办?”
  “把他们送到义和堂吧!那里专门收容失去父母的孤儿。”
  “可那里的食物和水充足吗?有人手可以照料吗?”
  “放心好了,那里的一切白公子都处理得很完善,有充足的人力和食物。”
  “白公子?是他!”红娘讶异。“他都在那里吗?”
  “不,他不在那里,他和他的徒弟在县衙门口赈灾,发放食物和水,以及为百姓义诊,并免费提供药材,要过去看看吗?”
  “好,我们先送他们姐弟到义和堂安顿好,然后再到县衙。”
  红娘施法让平儿睡着之后,才将她抱起。“三手爷爷,麻烦你抱安儿。请九指爷爷带路。”
  沿路,她看见了更多的惨状,一颗心痛得像要撕裂般,安顿好平安姐弟俩之后,她望着街上的景况,忍不住握紧拳。
  “为什么?上天为什么要降下这种灾难?当今皇上英明仁德、仁民爱物,现今世局国泰民安、政治清廉,为什么还会发生这种大灾难?这说不通啊!”红娘难过不解。
  “因为这并非天降之灾劫,而是妖魔所为。”九指怪叟拍拍她的肩。
  “妖魔?”她一怔。“难道是那个叫黑靖的恶魔?”
  “这我就不清楚了,白公子并没有说那么多。”九指怪叟摇头,指指前方。“到了,他在那里。”
  红娘望过去,就见县衙大门外排成两条长龙,一边是义诊。一边是发粮,还有十来位仆从打扮的人提着水桶在排列的队伍里先发送饮水,免得百姓撑不下去。
  一张简单的桌、两张椅,一身纯白的白尘居端坐着,为看病的百姓诊脉。
  他表情温和亲切、轻声细语,给人一种安定神经的力量,诊出病情后,便将药单交给候在一旁的仆从,而仆从动作俐落的从由马车改装的药柜抓药包装,很快的就将一大包的药送到病人手中,然后换下一位。
  很多百姓都是身体溃烂,恶疮散发着恶臭发炎流浓,但他没有一丝嫌恶,甚至亲口吸吮浓疮,面色丝毫未变,依然是那样温柔圣洁……
  她知道为什么灾民那么多,却没有一丝混乱了,那是因为每个人都震慑于他的所作所为,她看见那些被他医治过的百姓都留着泪,对着他深深的鞠躬……
  看完病,再去排队领水和食物,一个接着一个,每个人脸上都有着对他的万分感激,可是她却发现,白尘居的眼中除了对这些百姓的悲怜之外,还有深深的愧疚。
  为什么?
  是她的错觉吗?就像她也有那种认为自己对这种惨况有责任的错觉?
  “看来我们是帮不上忙了。”师徒、主仆都配合得非常好,他们这些生手一插进去,反而会造成混乱吧!
  是帮不上忙。
  “我们先回去吧!”红娘转身离开,她要好好的想一想,好好的厘清心里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才踏进房门,红娘便讶异的瞠大眼,“月老爷爷!”
  月老看了红着眼的她一眼,无奈的摇头。
  “后悔留在人界贪玩了吗?”
  她摇头,“不,我很高兴自己留下来,若非如此,我到现在还只是个不知天高地厚、人间疾苦的小笨仙,只会到处闯祸,只会想着贪玩……”红娘哽咽。“对不起,月老爷爷,红娘给您添了好多麻烦。”
  “傻丫头,这样一点也不像你了,”月老心儿有些酸,赶紧转移话题,免得自己掉下老泪丢脸。“那两个家伙呢?”
  “月老爷爷是说九指爷爷和三手爷爷吗?”她指了指外头,“他们就在大厅,因为我说想要一个人静一静……”她一顿,凝眉深思的望着月老。
  “怎么了?”他被她看得心里有些发毛。
  “月老爷爷,您怎么突然下凡来了?”
  “奉仙帝之命,来抓你这个小逃仙回仙界受罚!”月老没好气的说。
  “受罚?为什么?我又做错什么了?”红娘讶异的问。
  “私自留在人界,是不是错?”他斜睨着她。
  “嗄?可,可是仙帝又没规定完成任务就要回仙界,我只是晚一点回去而以。”
  “还狡辩?不知道刚刚是谁哭着向我道歉,说给我添了好多麻烦的?”
  红娘红了脸,对这件事她无话可说,可她还是不能回去,至少现在不能!
  “月老爷爷,我一定会回仙界甘心受罚的,可是不是现在,我想留在这里帮忙。”
  “你能帮什么忙?”
  “尽我所能。”她坚定的说。“月老爷爷,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有种莫名的感觉,好像这一切都是我的责任似的,为什么会这样呢?”
  “你——”月老闻言震惊,不会吧?
  “我不知道,月老爷爷,只是一种感觉,很奇怪对不对。”
  “是很奇怪……”月老喃喃地说。太奇怪了,难不成仙帝的法术失灵了?不太可能,可是为什么她会……
  啊!莫非仙帝不仅没有将聂菁红的记忆消除,反而将聂菁红死后,白胤龙为她所做的事灌入她的记忆之中,再一起将之封印,所以红娘才会有这些灾难是她的责任的感觉?是这样吗?
  这么说……
  月老连忙从怀中拿出一个锦囊,这是仙帝交代要交予红娘的,难道这一切都在仙帝的算计之内?。
  “月老爷爷,您怎么了?那是什么?”她疑问。
  “红丫头,你确定要留下来?”月老突然问。
  “嗯,至少要等到这些灾难结束……”红娘叹气。“月老爷爷,听说这是妖魔所为,但为什么天界没有派人来收妖伏魔,而任由人间生灵涂炭?”
  “有的,红丫头,白尘居就是负责收妖伏魔的,这五百多年来他已经收伏了无数妖魔,如今只剩下炽炼双煞了,等他将此地安排妥当,便会开始寻找双煞。”
  “原来是他啊!”红娘脑中浮现他为百姓们义诊的情形,心头有丝鼓动。
  “红丫头?”月老摇摇她。“发什么呆?”
  “哦?没什么啦!”她微红了颊。
  “红丫头,你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有那种感觉吗?”月老问。
  红娘一凛。“月老爷爷的意思难道是,我对这一切真的有责任?”
  “你想知道?”
  “想!”
  他望着她,希望自己这步棋走得没错。
  “五百五十年前,你还是一个凡人……”
  月老娓娓道来,红娘静静凝听,时间缓缓流逝,随着月老的叙述,那场梦境浮现在她脑海中,泪水缓缓滴落,没于衣襟之中消失,犹如她的记忆,虽看不见,却存在着。
  “你还好吧?”看她哭得无法自抑,月老担忧地问。
  “我梦见过……却又……忘了……”她哽咽,无法原谅自己。“我竟然忘了他。”
  “这不是你的错,是他希望你重新开始,脱离你既定的宿命轮回……”月老一顿,狐疑的望着她,“我说红娘,你不怕了吗?”
  红娘微微一笑,“不怕了……不,应该说,我怕的不是『蛇』,而是因为聂菁红最后的记忆太过痛心、太过懊悔,那种早知道会亲手伤他,她宁愿不曾与他相遇的心情太过深刻了,因此,虽然记忆被封印了,可为了不想再次伤害到他,潜意识还是反射性的想要离『蛇』远一点,这种情绪对已经不复记忆的我来说,是非常莫名其妙的,因此便曲解成害怕,久而久之就变成了根深蒂固的恐惧了。”
  “原来如此啊!”月老恍然大悟,看来这一切真的都在仙帝的算计之中,他服了。“红丫头,这个给你,”他将锦囊交给她。
  “这是什么?”红娘疑惑的接过,就想打开,
  “不可!”月老制止她。“这是仙帝交代要我交给你的,只有遇到你认为无法解决的难题时,才可以将它打开,否则你和白胤龙之间将会重蹈覆辙,重演五百多年前的一切,懂吗?”
  红娘微凛,赶紧将锦囊收好,“我懂了,谢谢您,月老爷爷。”
  “记住,仙帝说的是你,你认为无法解决的难题,而不是白蛇郎君。”
  有什么差别吗?红娘有些疑惑,不过还是乖乖的记住。
  “我会记住的,月老爷爷。”她可不想再让历史重演。
  “既然事情都交代清楚了,我也该回去复命了。”月老起身,眨眼问便消失不见,可只一会儿,他又咻地一声现身。“对了,红丫头,我一直想问问,你当初的愿望到底是什么呢?”这点至今无人搞懂啊!
  “这……”红娘楞了楞,“我也不知道。”
  第九章
  忙了一天,在黄昏时刻,白尘居和上官凌终于回到住处,随行的十数名仆从,在白尘居的几句咒语下,幻化成枯枝落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