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怕怕蛇郎君 >

第14章

怕怕蛇郎君-第14章

小说: 怕怕蛇郎君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第九章
  忙了一天,在黄昏时刻,白尘居和上官凌终于回到住处,随行的十数名仆从,在白尘居的几句咒语下,幻化成枯枝落在他手上。
  他将枯枝交给徒弟,“凌儿,将它们摆在案上。”
  “是,师父。”上官凌恭敬的接过,转身将几根枯枝摆于案上。
  一回身,看见师父站在窗前,凝望着窗外的夜色,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师父的背影,纵使一肚子疑问,他还是不敢打扰师父,静静的回到自己的卧房,沐浴更衣之后,再到厨房做了一顿简单的晚膳,端到厅里放置妥当,一抬眼,师父依然站在哪儿。
  上官凌望着师父的背影出神,他从小就跟着师父,如今二十个年头过去,师父容貌依旧,岁月痕迹不曾停留,他知道师父不是凡人,所以对任何奇迹或是诡异之事他部不会太过讶异,可是师父已站在那儿将近一个时辰了,彷佛生根似的动也不动,到底在想些什么事呢?
  是为了恒州这场大旱而烦恼吗?
  唉,这几年来,黄河F游一带真的是灾难频频,先是狂下了三个多月的大雨,致使河堤溃决,大水淹没数州,造成了数不清的生命财产损失。
  紧接着大水之后的灾难是瘟疫,为了防止瘟疫扩散,朝廷下令封闭了数个城镇,准进不准出,这下又死了数十万的百姓,最后甚至下令烧城,那种惨烈的状况,他可是亲眼目睹,当时若非师父,烧城的命令是不可能停止的,只不过他一直觉得疑惑,仅一夜之隔,师父是怎么拿到圣旨的?
  好不容易在师父的努力下,瘟疫结束了,可灾难尚未结束。
  恒州已经连续两年没下一滴雨了,干枯龟裂的土地连杂草都长不出来,更遑论农作物了,能挖的草根、树根等等不可能吃的东西都已经吃光了,饿死、渴死,热死的百姓不计其数,整个恒州几乎看不到一个有活力的人,路旁发臭的尸体愈来愈多,甚至已经有人开始割尸体的肉裹腹,这里简直是人间地狱。
  而这些种种的灾难并非天惩,而是几只妖魔所造成的。
  水灾,是诊魔所致;瘟疫是疫鬼搞的;而大旱则是炼煞和炽煞两兄弟的杰作。
  诊魔和疫鬼已让师父收服,可炼煞和炽煞却狡猾至极,而且似乎有其他法力高深的妖魔暗中相助,才让师父每每算出他们的踪迹之后,却又功亏一篑,让他们逃走。
  “师父。”上官凌轻唤。“您累了一天,先用膳吧,免得累坏了自己。”就算不是凡人,还是会肚子饿吧。
  白尘居转过身,在桌旁坐下,端起碗,又停了下来,望向在他左侧落坐的上官凌,终于开口。
  “凌儿,你跟着师父多久了?”在人间已经待了好久好久,久到时间已经不具任何意义了。
  “二十年,师父。”
  白尘居点头。二十年吗?还不够,可是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
  黑靖近日的动作频频,破坏他收服炼煞和炽煞的行动,他知道他的目的是要让他无暇顾及其他,好趁机找上红儿夺取聚魂丹。
  五百多年来,黑靖的魔力增强不少,他的结界最多只能阻挡黑靖三日,他必须在三日内收服炼煞和炽煞才行,只是……每每感应到他们的气息,一赶到,就会遇到黑靖出面阻扰,而炽炼双煞也早已不见踪影。
  他只知道黑靖与他们勾结,利用他们作乱人界,并掩护他们逃离,但是一定还有什么环节被他忽略了才对!
  今日,他感应到双煞渐渐往南移动的气息,他们是打算另起炉灶了吗?
  不行!他不能再让双煞涂炭他方,这一次不管如何他都必须收服他们才行!
  “凌儿,师父会离开三日,这里就交给你发落,你办得到吗?
  “徒儿办得到,请师父放心。”
  白尘居点头,掏出两张符纸交与他。
  “凌儿,这两张你收着,等师父离开第二日,清晨寅卯交替的时辰,摆香案祭天,将这张『大雩符』烧了。”
  上官凌微讶,“大雩符,师父要徒儿求雨?”
  白尘居点头,“趁着炽炼双煞不在恒州境内,求雨才有用,烧了大雩符之后,静待一个时辰,再将第二张符烧了,若无意外,当日晚上应该就能下雨了。”
  上官凌看着第二张符,“沾霈大神?为何不是雨神?”疑惑地问。
  “恒州这场大旱,已经不是雨神能力所及的了,雨神所降的雨救不了恒州,必须由沾霈大神带着上天恩泽广披的雨泽下降,才能解除双煞所造成的大旱。”
  “原来如此。”上官凌恍然大悟,“那师父方才所说『若无意外』是指……”心头突然涌起一股不安。
  白尘居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地说:“沾霈大神欠我一次人情,所以答应助我一次,不过……若是师父『不在』了,这个人情自然一笔勾消。”
  上官凌的心陡然一沉,“师父,所谓不在了难道是指……”他说不出口,担忧的表情尽显眼里。
  “凌儿,你别担心,那只是当时的约定,并不代表师父真会出什么事。”白尘居对徒弟温和的一笑,拍拍他的肩,“你不会有问题的。”
  上官凌点头,小心的将两张符纸收好,这是恒州百姓的希望。
  “至于那三位客人……”白尘居沉默了一会儿,才又道:“两位老前辈应不至于有什么问题,而且赈灾的工作有他们帮忙,能收事半功倍之效,只有红儿……”想起她,他的眼神变得有些遥远,沉默了下来。
  红儿?上官凌讶异的望向师父。难道师父与那位红姑娘是旧识?
  发觉徒弟讶异的眼光,白尘居收敛思绪。
  “红姑娘天真烂漫,虽然为师的吩咐要她卧床三日,可师父知道她一定静不下来,师父会扎两个草人充当她的婢女照顾她,你在赈灾之余若得空,就去探探她,这三日不管她说什么或做什么,绝对不可以让她离开那间屋子,知道吗?”结界只能阻挡妖魔入侵,以及让红儿法术失灵,并不能阻止她从里面出来,他只希望这三日她都不会发现这一点。
  “是,徒儿知道了,请师父放心。”
  看来他还是低估了她。
  白尘居在心底暗自叹息,凝望着挡在他面前的红娘,眼底的激动一闪而逝,余下淡淡的温柔,将所有思念与苦涩深埋在心底。
  “红姑娘?”他语调温和,望着她,一股浅浅的哀伤萦绕在心口。
  红娘望着他,心头盈满了复杂的情绪,既酸疼又甜蜜,是他啊……
  可是他却这般陌生的唤着她。
  “你就是白尘居?”她收敛激动的情绪,带点生气的瞪着他。
  “在下正是白尘居。”他温文尔雅的朝她拱手。“红姑娘昨夜睡得可好?”
  “一点也不好!”红娘摇头,想起自己半路拦人的目的了。
  “是因为受伤未愈,或者是寒舍招待不周?”
  他这么温文有礼客气,反倒让红娘更心酸了,想到他为了自己背负了这么大的责任,她的眼泪就不听使唤掉了下来。
  “红姑娘!”见到她的眼泪,他像被烫着了般,既震惊又心疼。“发生什么事了?伤势疼吗?还是……”
  “不是。”红娘打断他,他明明还这么在意她,怎能把她当成陌生人?怎能认为他这么做是“为她好”?她好气他啊!
  气他的自以为是,气他的一意孤行,气他不懂得对自己妤,气他只会委屈自己,气他让她这般心疼……
  “红姑娘?”白尘居凝望着她,她的眼神让他以为……她记得他。
  不可能的!
  他在心里苦笑,他怎能有期待的心情呢?忘了一切对她才是最好的。
  是因为与她有所接触,所以心里又有了希冀吧!幸好,他就要离开了。
  “别叫我红姑娘,我不姓红。”红娘止住了不争气的泪水,定定凝视着他。“请叫我红儿就好了。”他不想“认”她没关系,她也已经不是过去的聂菁红了,他必须认识现在的红娘。但是首先,她要改变他对她的称呼,“红姑娘”听起来实在很刺耳。
  白尘居的眼神变得深黝,眼底闪过一丝挣扎,眉宇问也染上一层隐隐的哀愁。
  红娘见他久久开不了口,一副她在为难他的样子,忍不住斜睨着他。
  “『红儿』两个字应该不会很难叫吧?”
  不难叫,五百多年来,他在心里已经叫过千千万万遍,可是这个名字,只能存在他心里。
  见他还是不开口,红娘有点生气了,不过她并末表现出来。
  “反正往后若『有人』叫我『红姑娘』,我会当作没听到。”在心里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往后啊……温柔的凝望着她的背影。
  他等会儿就要离开这里了,往后也会尽量避开她,才与她接触不久,他就几乎要把持不住自己,他已经无法信任自己能再与她相处了,为了她好,能避多远是多远吧!
  “啊,对了,忘了告诉你。”红娘突然转过身,直接逮到了他深情的目光:心头暖暖的、酸酸的,又开始生他的气了。“我要跟你一起去。”
  白尘居诧异的扬眉,“抱歉,在下不懂你的意思,”
  “我下午有出去看过了。”红娘一想到那地狱般的景象,就忍不住一阵心酸,又想到一切都是因她而起,眼眶不禁再次泛红。
  他微惊,但随即领悟,原来自己不只低估了她,还低估了那两位老人家的玩兴。
  “九指爷爷说,现在恒州大旱是因为两只魔煞的关系,而你正打算要去收服他们,所以我要跟你一起去。”刻意略过月老不提,免得他和月老有所接触,得知她已经知道所有事情。
  “不行!”他沉下脸,声音严厉的断然拒绝。果然还是只有她能激出他的情绪……
  红娘没有被吓到,她知道向来就只有为了她,他的脾气才会爆发。
  “你是仙,我也是仙,为什么你可以,我就不行?”
  “因为收服他们是我的职责,而你的职责不在这里,你若想帮忙,就尽早回仙界去。”
  “不!”她斩钉截铁的拒绝,“你要让我一起去,咱们同行可以互相有个照应;你不让我一起去也没关系,我会自己去!”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他眼微玻В械隳找狻
  “不是,我只是陈述事实。”红娘坚定的望着他。
  两人就这样互瞪了好一会儿,白尘居才霉微叹了口气。
  “为什么执意要去?”为什么他就是拿她没辙呢?
  听到他叹气,她知道他软化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莫名的就有一种感觉,好像我有责任似的。”她说完,审视着他的表情。很好很好,他吓了一跳!
  白尘居心口沉沉的一跳,难道……
  不可能,仙帝说过她会忘了一切,她不可能想起什么的,而就算想起什么,当初聚魂丹封印解除时,她早已经……
  所以她不可能知道的!
  “会有危险的。”
  “我不怕!”红娘坚定的说。
  白尘居心头一紧,同样的对话,五百多年前也发生过,而最后的结果是她牺牲了自己,现在呢?
  “可是我怕……”他低喃,凝望着她,眼神哀伤。
  红娘微微一震,被他的哀伤所感染,心头泛酸,在察觉到自己做什么之前,已经伸出手将他揽进怀里。
  “别怕,已经没事了、没事了……”她低喃着。
  “红儿……”白尘居微怔,曲着身子靠着她,熟悉的馨香让他忍不住闭上眼,强压下几乎脱口的哽咽。
  不,他不能沉溺下去,否则一定会乱了她新的命盘。
  他只希望她能无忧快乐的在仙界生活,别再让他扯入危险之中。
  拉下她环着他颈项的手,他直起身子,定定的望着她。
  红娘回过神来。糟了,他发现了吗?
  现在绝对不能让他发现,否则她相信他一定会逃之夭夭,以他的法力,若要躲她,是易如反掌啊!不管怎样,绝对不能让他察觉。
  她佯装出震惊的表情瞪着自己的手,下一瞬间,一张俏脸涨得通红。
  “天啊!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没有……”刻意表现得又羞又急的样子,最后,匆匆丢下一句对不起,她转身逃了。
  目送着她匆匆逃离的背影,其实他真的被吓到了,那一瞬间他还以为他的行为让红儿想起了什么,幸好没有……
  压下心口怅然若失的感觉,这样也好,这样……最好……
  “你就这样跑了?”九指怪叟口气非常不屑,斜睨着她的眼神也有着刻意表现出来的轻视。
  “要不然你们要我怎样啊?告诉他我已经知道真相了?我告诉你们,现在让他知道的话,我保证下一瞬间他就不见踪影了!所以在我还没有十足把握之前,我绝对不会让他知道的。”
  “你要怎样才会有十足的把握?让他重新爱上你?”三手老童轻笑。“我不认为他有停止爱过你。”
  “就是说嘛!事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