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怕怕蛇郎君 >

第8章

怕怕蛇郎君-第8章

小说: 怕怕蛇郎君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白胤龙凝视着她,眼神闪过些许复杂的情绪,最终,他还是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表示听见了她的话,转身踏入竹林深处,一下子便消失在浓雾之中。
  每每这种等待的时候,就会让她觉得自己很没用,不仅帮不了他的忙,还得要他费心保护她的安全,虽说目前遇到的妖匮他应付起来都还游刃有余,但如果哪天遇到一个很厉害的妖晓怎么办?她肯定会成为他的绊脚石,就像黑靖说的一样。
  她知道自己若识相一点的话,就该早早离开他,可是她舍不得,她的感情已经变得依赖他了,不过她知道,她绝对不会让自己有机会成为他的绊脚石。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天色似乎渐渐变暗了,她不禁担忧的望向竹林。不知道现在怎样了?
  突然,她看见有两三只野狼在追逐一只小鹿,看着那只小鹿仓皇逃命,身上有多处的伤痕,她于心不忍,想到白胤龙所设的结界也能挡下野兽,而任何生物,除非在结界内的她呼唤,否则绝对进不了结界。
  看着小鹿仓皇失措的样子,她于心不忍。
  “小鹿,快过来!”她朝小鹿喊。
  声音方落,那小鹿瞬间幻化成一只妖兽,咧着尖牙尖声呼啸,朝她直扑而来。
  她上当了!
  她后知后觉的领悟,可已经太迟了,妖兽经她的答应,已然冲入结界内,朝着她的颈项伸出利牙……
  “破邪!闪杀!”一声怒吼,电光石火之间,白胤龙及时出现,将她带离被撕裂的处境,一道白光狠厉的朝妖兽额间射入。
  “啊——”妖兽凄厉的长啸,下一瞬间便化为无形。
  四周突然变得寂静,竹林的雾气渐渐散去,阴暗的天色缓缓散开,露出了阳光。
  “你这个笨蛋!”白胤龙狂怒的抓住她的双肩朝她暴吼,想要狠狠的摇醒她。老天,他的情绪从来没有过这么大的波动,当他看见妖兽的尖牙就在她颈边时,恐惧霎时盈满心口,他艇法想象自己若是再慢一步,看到的将会是什么样的景象!
  “对不起。”聂菁红愧疚的道歉。
  他狠狠的瞪着她,双唇抿成一直线,深吸了口气,拉着她转身就走。
  她不敢出声,他走得好快,她被他拉着,只能小跑步才勉强跟上,鞋掉了,她不敢说,只能仅着白袜踏在碎石地上,
  “痛……”脚底的痛楚让她忍不住呻吟。
  白胤龙闻声猛地转过身来,聂菁红停不住脚步,直接撞进了他的怀里,他的气息窜入她的鼻翼间,心头一阵慌乱,漾起一股异样的感觉,连忙想要离开他的怀抱,却忘了脚底的痛。
  “唔……”软了腿,瘫软下来。
  白胤龙及时揽住她,“你怎么了?”
  “我的脚……”和他在一起,不仅情绪变得鲜明,连痛都变得鲜明了。
  他低头一瞧,看见了她染血的白袜,眉头紧紧蹙起。
  “你的鞋呢?”
  “……掉了。”她嗫嚅着。
  瞪着她小心翼翼的怯怯模样,他叹了口气。
  “掉了为什么不说?”口气软了下来。
  “你在生气,我不想再给你添麻烦。”
  “现在你的脚受伤了,不是更麻烦吗?”
  “送我回去吧!”她低下头,终于下定决心。“我不能再跟着你了,别说这是我的愿望,我并没有许下这个愿望,若你要完成我一个愿望,那就给我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吧!我不要再跟着你吃苦受罪、担惊受怕了!”她故意说,知道这是他对人类的观点。
  白胤龙没有回答她,反而弯身将她抱起,让她坐在一旁的树干上。
  “放我下去!”她惊呼,低头望进他金色的瞳眸,眸底了然的神情让她略显狼狈,他知道她在说谎。“你要做什么?!”见他沉默的扯下她染血的白袜,露出她纤白的小脚,她一阵慌,又羞又急。
  “替你的脚上药。”他握住她纤细的脚踝,轻巧的为她挑去刺进脚底的碎石,并随手变出一壶清水为她洗净伤口。
  “嘶……”聂菁红痛得倒抽一口气,冷汗从额头滴下。为什么这么痛?好像所有的痛觉在遇见他之后全都苏醒了,明明过去被娘亲殴打得奄奄一息时,她也毫无感觉的啊!
  “忍着点。”他低声的说,手上的动作变得更加温柔。
  “胤龙……”她掉下泪来,不是因为痛。“对不起,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惹麻烦的。”
  “别说了,我不生气了,你别再说了。”他知道这不能怪她,他也知道她的心结,因为怕麻烦到别人,自从跟着他之后,她变得战战兢兢,完全和初识时的她不一样了,他……心疼她啊!
  他不是真的生她的气,他是在那一瞬间察觉到自己竟然害怕失去地而慌了手脚,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动心,对象还是个人类,这对他的冲击实在太大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在他收服妖魔回来,看见她温暖的笑脸迎接他的时候?
  或是在不知道他根本不食用人类的食物,忙碌的为他准备一桌热腾腾的饭菜等他回来的时候?
  还是在每次他回来时,总会偷偷用着担忧的眼神察看他有无受伤,发现他安然无恙的剎那,眼底盈满灿烂光芒的时候?
  或者是在他还以真身和她见面,为她的受虐而发火时?
  甚至更早,当她明明很害怕,却又毫不犹豫的摸在他身上为他挡下天雷,言行完全颠覆了他对人类的观感时?
  当他的情绪因她而波动,他就知道不对了,只是没想到会深陷到这般地步。
  “胤龙?”
  她温柔的低唤让他心神一荡,抬起头望着她,她清丽的脸庞还残留着两行泪痕。
  她是人类,纵使仙界不似神佛界那般规矩森严,对于仙与人相恋并未禁止,但是她的寿命对拥有永生的他来说,宛如蜉蝣般朝生暮死,这已注定是一段没有结果的痛苦感情,他不该陷入的。
  不该啊!可是……太迟了。
  “红儿,别哭了。”他抬高手用衣袖轻轻的为她拭泪。
  聂菁红讶异的张着嘴,忘了哭泣,这是他第一次唤她的名,而且还是这般亲昵的称呼。
  白胤龙微微一笑,似是对她停止哭泣颇为满意,低头继续为她的脚上药。
  他笑了……
  抚着狂跳的心口,聂菁红忍不住红了脸。老天,他板着一张脸的时候已经够俊美了,这一笑,根本是惊为天人!
  “好了,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几日,等你的脚伤好了我们再继续行程。”将她从树干上抱下来,没有让她落地,直接抱着她消失在这方林中。
  “哎呀!怎么姻缘簿里突然……”
  仙界,月老正为泥偶系红线,发现姻缘簿突然发生异变,惊愕的瞪着那突然多出来的名字。
  “聂菁红?”这名字怎么好像有点耳熟?
  他立即掐指一算,“奇了,这个聂菁红注定七世孤独而终、没有姻缘,可是为何突然出现在姻缘簿上,而另外这个……白胤龙,又是谁呢?”算了又算,就是算不出这白胤龙是何方神圣。
  “奇哉、怪哉,这叫我月老要如何做泥偶系红线呢?”月老颇为伤脑筋,一双白眉皱在一起,这怪事儿,看来得禀告仙帝再做定夺了。
  捧着姻缘簿,月老立即上殿晋见仙帝。
  “哈哈哈!”仙帝看着姻缘簿,突然哈哈一笑,
  “莫非仙帝知道这白胤龙是谁了?”月老忙问。
  “月老,本帝给你一个提示,白胤龙这个名字,就是聂菁红取的。”仙帝卖关子的说。
  月老一楞,思考了一会儿,错愕的张大嘴:
  “仙帝是在开玩笑吗?!”
  “月老觉得本帝像在开玩笑吗?”仙帝笑问。
  “很像。”月老点头。
  “呵呵呵,月老,本帝并未开玩笑喔!”
  “可是……怎么可能呢?仙帝,这是姻缘簿,不是阎王的生死簿,会出现在姻缘簿上头成对的男女,就注定会成为夫妻,照您的说法,这白胤龙和聂菁红的关系,若不是母子,也是长辈和晚辈的关系,怎么会成为夫妻呢?”
  “哈哈哈——”仙帝又是一阵大笑,“好了好了,本帝也不同你玩笑了,其实这白胤龙就是日前受封入仙藉的白蛇郎君。”
  “嗄?白蛇郎君?!”啊,他想起来了,聂菁红就是助白蛇郎君度过天雷大劫的凡人,难怪他觉得个名字有点耳熟,
  “没错,白蛇郎君的俗名便是聂菁红所取的。”
  “可是……他们怎么会变成这样?一个仙、一个人,怎么能……”
  “为什么不能?所谓姻缘天注定,月老不这么认为吗?”仙帝意味深长的说。
  “啊?难不成是仙帝您……”月老恍然大悟。“可是仙帝,您可有考虑过,人类的寿命这么短暂,若白蛇郎君和聂菁红当真日久生情,到时候聂菁红寿终时,白蛇郎君的心情呢?”
  “呵呵,这种事到时候再说了,也许会有你意想不到的结果啊!”
  月老看着老爱卖关子的仙帝,一头雾水。莫非仙帝已经算出什么了?
  自从竹林事件之后,聂菁红没再见到任何收妖的场面,因为每到一个地方,他总是先将她安顿好,然后才离开办事,快则一两个时辰便回来,慢则两三日。
  不过这一次已经过了十天,他依然没有回来。
  她担忧的在旅店客房里来回不停的走着,这次要收的妖一定很厉害吧!
  他会不会出事了?
  一想到这层,她的心儿不禁狂跳。
  “如果他现在正需要帮助的话……”愈想:心儿愈慌,好似已经看见他倒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奄奄一息。
  不行!她没办法再呆呆的等着,她得去找他。
  才走到门边,门都尚未打开,一道白光突然出现在她与门之间,吓了她一大跳。
  “你要去哪里?”白胤龙问。
  “你终于回来了!”聂菁红松了口气。“你这么久没消息,我担心你是不是出事了,正想去找你……”视线停在他的右边腰部偏后的地方,她惊愕的瞠大眼。“你受伤了!”
  白胤龙脚步微颠,走到床边坐下。“一点小伤罢了。”
  “一点小伤?!”她瞪着那一大片的血迹,流这么多血还能叫小伤吗?
  “红儿,过来,我需要你的帮忙。”
  聂菁红抿唇,走上前去。
  “我要怎么做?”
  他递给她一包药粉,“剪开我的衣裳,把伤口清洗干净,撒上药粉,再把伤口包扎起来就行了。”
  她点头,开始准备东西。
  然而,当她一看见他的伤时,眼眶瞬间泛红,这伤,绝对不是“一点小伤”就能界定的,若非他是仙,怕早就一命呜呼了吧!
  “红儿,我没事,你别担心。”看见她无声的掉着泪,他心头不禁一阵酸疼,她自己遭到亲生母亲施虐的时候,也不见她流一滴泪,为什么此刻却因为他受了伤便为他哭泣?
  “这伤好深……”她哽咽,模糊的视线让她没办法把事做好,抬手抹掉眼泪,也抹上了一脸的血红。
  她一边清洗伤口,一边怕他疼的轻轻为他吹气,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药粉撒在伤口上,再用布条将伤口包扎起来,
  “真的这样就可以了吗?需不需要请大夫来看看?”
  “不用,这样就可以了。”他拿起湿毛巾轻轻为她擦拭脸上沾染的血迹,深邃的瞳眸凝望着她,她哭红的眼让他心疼,她羞红的颊诱惑着他,当他回过神来,发现两人的唇仅离半吋不到,而她闭着眼,眼睫轻颤着。
  他猛地直起身,丢下毛巾。“已经擦干净了。”他低哑的说,起身走到屏风后,仅眨眼间,再出来已经换上另一件衣裳。“把你的东西收拾好,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聂菁红垂下头来,眼底盈满失望与羞愧,可一听到他的话,立即又抬起头来望着他,“要离开?可是你的伤……”
  “我的伤不碍事,你动作快一点。”他催促,方才抱伤打斗,耗费了太多气力,不过送走她和自己还是可以的。
  “难道有人追来吗?是让你受了伤的人?”聂菁红领悟,连忙动作快速的收拾包袱。“我好了,我们要去哪里?”
  “回白蛇圣地,目前只有那里是安全的。”感觉到空气中异常的波动,白胤龙立即扣住她的手臂,“走!”
  而同一时间,旅店房内一道黑色旋风随即出现。
  “咦?那是……”聂菁红讶异,来不及说完,便被白胤龙带离,转眼消失在房内。
  一抵达白蛇圣地,白胤龙便放开她,径自绕过高大的石柱,在一旁坐下,感觉到自己的伤口又裂开了。
  “是黑靖!胤龙,刚刚我看见黑靖了。”聂菁红跟上去。
  “我知道。”他冷淡的说。就因为是黑靖,所以他没提防,才会中了他的暗算,否则以黑靖的功力,怎伤得了他。
  “你知道?那为什么……”她微怔。“是他吗?”
  白胤龙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