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怕怕蛇郎君 >

第4章

怕怕蛇郎君-第4章

小说: 怕怕蛇郎君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能度过天雷大劫让他非常惊讶,然而,这全都是因为有她。
  低头望向晕倒的人儿,向来淡漠的金色瞳眸闪过一丝迷惑。
  她为什么这么做呢?
  明明很怕他,却只因为感觉到他“怕雷”,便以身护他,天雷不会击打无辜之人,因此巧合的助他度过天雷大劫。
  看着她浑身湿透的狼狈模样,他眸底闪过一串复杂的思绪,好一会儿之后才抬手施法,先升起火,继而在火堆旁清理出一块平坦的地方,弯身将她抱起,移到火堆旁,蹲在她身旁好一会儿,才抬手抚向她的后脑和掌心,化去她脑后被石头击中的肿块以及掌心的擦伤,接着再往下,手微微一顿,考虑了一会儿之后才撩开她的长裙,纤细白嫩的腿让他微微失神,晃了晃头,抬手治愈她膝上的擦伤。
  他可以带她离开这里,但是他并不知道她的住处,也无法解释他们是如何离开洞口已被土石掩埋的山洞。为了不让她起疑,他也可以把土石给轰开,但是因为雷击,山壁的结构已经遭到破坏,强力轰开那些土石,只会引发更多的坍方。
  所以,眼下就只能留下来,等她醒来再说了。
  好温暖……
  聂菁红迷迷糊糊的从昏睡中醒转,眨眨眼,对视线所及的光亮有丝疑惑。
  光?山洞那么暗,洞口也坍方了,怎么可能有光?
  这么说……她又作梦喽!根本没有什么山洞的大白蛇、坍方、雷击,她也没有被石头击中头部而晕倒,一切都只是梦?
  如果是在作梦,那——
  “啊!”她猛地坐起,她得赶紧上山去采药草,要不然娘会……楞楞的眨眨眼,她错愕的瞪着前方,然后转了转眼珠子,这里是山洞!“原来……不是作梦啊!”她低喃。
  但要不是作梦的话,那光是从哪儿来的?
  她转头望向光源,是火,可那火堆……好诡异。
  没有任何助燃的东西,就只是一堆火,像是从地底冒出来似的,这又是怎么回事?
  接着,她被膝上的东西给吸引住视线,那是一件白色的长袍,似乎是之前盖在她身上,而坐起来的时候滑落到膝上的。
  拿起白袍,心头的狐疑更甚,这是谁的外袍?这个山洞里除了她之外,就只有一尾白蛇,为什么会有这件白袍出现?
  啊!对了,白蛇呢?
  她连忙四下张望,然后她看见了牠。
  金色的眼眸一瞬不瞬的,不知道看着她多久了,眼底有着嘲讽,似乎正在取笑她方才的言行举止。
  察觉自己在想些什么,忍不住摇头失笑,她一定是被打坏脑袋了,否则怎么会以为白蛇在取笑她?真是疯了!
  她起身走到白蛇身边坐下,瞧见牠突然抬起头来“瞪”着她,想到自己目前奇特的处境,又笑了笑。
  她想通了,其实若非白蛇先前救了她,她早就死了,怕、不怕都一样,情势就是这样了,也或许是她天性在情感方面就显得淡然,连恐惧也只是一下,现在她已经不怕牠了。
  “你没事吧?外头似乎放晴了,没听见雨声,也没有雷声了。”
  白蛇当然不会回答她,所以她又继续自言自语。
  “你知道这件白袍是谁的吗?你也觉得很古怪,对不对?这儿平常除了一些猎户之外,几乎没有人烟,就算那些猎户凑巧来到这儿,可洞口都被堵住了,根本进不来,除非是魑魅魍魉或妖魔精怪,对了,神仙也可以,呵呵,你觉得会不会是神仙呢?”
  啊啊!她又看见白蛇眼里的嘲讽了,她凑进白蛇眼前,认真的审视着牠,白蛇也回瞪着她。
  “你真的是在取笑我。”她突然问。
  然后,她看见嘲讽消失,变成惊讶。
  “哈!你真的听得懂我说的话,对不对!”她这辈子第一次这么兴奋。
  白蛇瞪着她好一会儿,才撇开头,继续蜷缩,不再理会她。
  她也不在意,“你不认为是神仙吗?我倒觉得是神仙,因为他好心的生火,烤干了我的湿衣裳,又替我盖上这件白袍,避免我染上风寒,还有啊,你瞧——”她抬起手将掌心凑到牠眼前。“之前因为跌倒,所以手掌心都擦伤了,还有膝盖……”她当场拉高裙襬。“看到没有,全都好了耶!这么好心又慈悲,不是神仙是什么?当然啦,我也不是说魑魅魍魉或妖魔精怪就全都不安好心,如果是他们的话,对我来说,他们也算是神仙了,所以就是神仙啦!”反正,总而言之就是这样就对了。
  “咱们不知道要被困在这里多久,如果你肚子饿了,可以把我吃了没关系。”发现牠又盯着她瞧,她遂又露出一抹笑。
  她轻触白蛇的身躯,见牠动也不动的,只是盯着她,她放下心来,轻轻的抚着。
  “在山头跑久了,看过的蛇就多了,可是都没你这般好看,大概是因为他们都不是白色的吧!”她低喃着。“你有毒吗?你是雄性还是雌性呢?”大胆的在牠身上搜寻了一下,在白蛇愤怒的甩动身体时,她笑了笑。“原来是蛇大爷,抱歉抱歉,冒犯您了。”
  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敢……
  突然,她微徽一怔,讶异的望着牠。
  “你竟然是温热的?蛇不都是冰凉凉的吗?山洞塌了那时接触到你,也觉得你凉凉的啊,为什么现在感觉是温热的呢?”她惊讶的低呼,手脚并用的爬到白蛇正前方,认真的端详着牠。
  “你真的好奇怪好奇怪,你不是普通的蛇吧?”普通的蛇类怎么可能这般的有灵性呢?现今世道,妖魔精怪之说时有耳闻,若她真遇上一只精怪,她也不会太过讶异的。
  然而,白蛇的反应就是不屑的撇开头,又恢复之前蜷缩的姿势。
  她也不在意,跟着在牠身旁躺了下来,还大胆的把头枕在牠身上。
  “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蛇精,对不对?蛇山是你的地盘吧,之所以叫蛇山,也是因为你吗?”蛇山之名的由来已不可考,她的猜测不是不可能。
  一会儿,她突然打了个呵欠。“好奇怪,怎么突然好想睡觉……”她的眼皮不由自主的往下掉。“唔……好困,我睡一下就好,你可以趁我睡着的时候……吃了我……没……关系……”断断续续的,话没说完便睡着了。
  待她一熟睡,白蛇又幻化成人身,瞪着躺在他胸前的女人。
  “若不施法让你睡着,还不知道耳根子要多久才能清静。”
  将她移开,兀自起身,坐在她旁边瞪着她,仔细看着,才发现这个女人长得……还不错——他勉强的下了一个评语。
  好一会儿,他才猛地站起身。他干么对一个人类品头论足?既然她对精怪之说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那么他便毋需顾虑什么了。
  上前将她抱起,轻启唇瓣喃念咒语,下一瞬间,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山洞内。
  “吓!”低呼一声,聂菁红惊醒过来,刺眼的阳光让她反射性的闭上眼睛。
  咦!阳光?
  微微玻ё叛郏视α斯庀咧螅纫斓念笱邸
  “我离开山洞了?”眨了眨眼,不敢置信的扫视四周,真的是在山洞外了。
  白蛇呢?
  四处没见到牠的影子,莫非……她真遇到蛇精了?
  “就说牠一定是蛇精,牠还不承认呢。”她低喃,爬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真可惜,没被他吃掉。”她非常惋惜的叹了口气,抬头望向天空。算了,既然没被吃掉,难得冬天阳光这般灿爝,她得趁着好天气赶紧把药草给采齐,
  待聂菁红一离去,这方空地突然平空出现一白一黑两道身影,虽然已幻化成人形,但他们的真身正是一白一黑的两尾大蛇。
  “我刚刚没听错吧?她是真的说了那句话,是吗?”黑蛇非常疑惑的问,那个人类觉得没被吃掉很可惜?
  白蛇淡漠的耸肩,对她的言行举止已经不会大惊小怪了。
  “你就这样放她走?”黑蛇又问。
  白蛇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否则呢?”
  “可是……你不知道人界现在沉迷于什么吗?”黑蛇讶然。
  “我有必要知道吗?”他向来不关心红尘俗事。
  “当然有必要!”黑蛇大声的说,似乎很替他不在乎的态度担心。“你听着,现在人界流传着食得精怪内丹,便可长生不老之说,让很多凡人不怕死的到处猎杀精怪,你就不担心她将你的存在说了出去,引来麻烦吗?”黑蛇蹙眉问。
  白蛇收回视线,转身踱离,“难不成你要我将她杀了吗?”
  黑蛇立即跟上。“若要无后顾之忧,是要杀了她,若你下不了手,我可以帮你。”
  “你是要我恩将仇报,像那些卑鄙无耻的凡人一样?”白蛇冷淡的眼神瞥向他,冷漠的问。
  黑蛇一顿,无语,“像凡人一样”是对他们最大的羞辱,可是……
  “我并非要你像那些凡人一样,但至少要防患未然,而且我觉得你的举动一点也不像过去那般冷漠处世、独善其身了,如果是因为成了仙,心中有了慈悲之心的话,那就算了,可如果是因为那个女人,我觉得……”
  “够了,不用再说下去了。”白蛇冷淡的打断他。不,他没有慈悲之心,蛇是冷血的动物,他不认为自己有那种东西,他只是按照规矩罢了。“她助我度过天雷大劫修练成仙,不说让她离开这种小事,为了报答这个大恩,我还必须完成她一个心愿,这是规矩,你忘了吗?”
  “我没有忘,但如果是过去的你,你会直接在山洞里就让她说出她的愿望,而她最有可能的就是希望离开山洞,如此一来你可以毫不费力的就解决掉这件事,并化去她的记忆,从此毫不相干,结果你不但没有,反而……”
  “也许她只希望我吃掉她。”白蛇低声地说。
  “什么?”黑蛇没听清楚。
  “我说,不要说得好像很了解我似的,我和你并没有很熟。”白蛇口吻冷漠。
  黑蛇不禁微恼。可恶,他是在关心他耶!他竟然这般不领情,算了,如果白蛇不打算动那个人类,他可以暗中……
  像是看穿他的想法,白蛇眼神冷冽的望向他道:“不许动她,懂吗?”
  黑蛇一窒,还想狡辩。“我又没有——”
  “懂吗?”白蛇沉声打断他。
  可恶!
  “算了算了,我懂了、我知道了,行了吧!反正你自己都不在意了,我又何必替你操心?”撇撇唇,黑蛇不是很快意的说。
  “的确,我也不懂你干么操心。”白蛇淡漠的说。
  “吼!你真的是很讨厌耶!”黑蛇不禁恼怒。这才是正常白蛇会有的反应,所以他对那个人类的异常,他才担心啊!
  “我的事别提了,你关心自己吧!”白蛇转移话题,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费口舌。“你历劫的时机也快到了,长老不是要你到他那儿去,为何还在这里逗留?”
  黑蛇白他一眼,没好气的说:“因为我以为你无法躲过天雷,所以打算来见你最后一面,送你一程,顺便替你收尸啊!”
  “感谢你的费心,既然我已经没事了,你可以去见长老了。”拿他当借口,以为他不知道吗?
  “去了又怎样?还不就是谈历劫之事,知道历什么劫又如何?反正躲不躲得过自有定数,我一点也不在乎成不成得了仙!”像白蛇,长老不是说度过天雷大劫的机会微乎其微,就算勉强度过,大概也奄奄一息了,结果呢,根本毫发未伤。
  “既然你不在乎,身为旁人的我也不好多舌,自己保重。”白蛇无所谓的说,径自隐身离去。
  “咦?喂——”黑蛇对着空荡的前方徒劳无功的喊。“说走就走,一点同族之情都没有……”抱怨的嘀咕,烦躁的抓着头后,也跟着消失在这方树林中。
  第三章
  随着黑蛇消失之后,白蛇重新现身,漠然的凝视黑蛇消失的方向一会儿,才转身往聂菁红方才离去的方向飞身而去。
  她不是要下山回家,而是更往山上去,到底要做什么?
  只一会儿,他便追上她,隐身悬浮于半空中,蹙眉跟在她的身后。
  看着她心不在焉的这边晃晃、那边晃晃,愈走愈接近断崖边,他忍不住眉头愈蹙愈紧。
  她到底在干什么?!就不怕掉下万丈深渊吗?或者是她想不开,没被蛇精吃掉,所以打算自寻短见?
  他才刚这么想着,冷不防那个女人竟然真的一脚往断崖踏去。
  “当心!”只不过他冷淡的声音没有唤醒沉思中的聂菁红。
  没有多想的直接出手救人,如果在他尚未替她完成一个心愿之前,她便一命呜呼的话,他就得等到她再次投胎转世,太麻烦了。
  他飞身而至,环住了她纤细的柳腰,她才从沉思中回神。
  “啊?”聂菁红瞪着自己悬空晃动的脚,几颗碎石喀啦啦的掉下万丈深渊。她怎么会……
  身后的人好心将她拉回崖边之后才放开她,她有些腿软的跌坐在地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