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怕怕蛇郎君 >

第3章

怕怕蛇郎君-第3章

小说: 怕怕蛇郎君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三手爷爷——”红娘抗议。
  “糟!”三手老童带着她窜身一闪,躲过另一波攻击,往后一瞟,微霉一玻В蝗惶稚涑鍪感〉囊搿
  男子似乎没料到他们会反击,虽然及时闪了开来,却也因此让他们拉开了距离。
  “可恶!”男子怒哼,这两个碍事的凡人,本事竟在他预料之外的高,该死!
  “哇!现在怎么办?!”红娘惊恐的大喊。
  “你的乾坤大挪移呢?”三手老童突然问。
  “可是……要去哪里?”她赶紧在脑袋里寻找乾坤大挪移之术的咒语。
  “随便!”三手老童回身又是射出一大堆的暗器。
  随便?随便……好吧,就随便了。
  “可是咱们不能留九指爷爷自己一个人啊!”红娘想到九指怪叟。
  “那就带他一起走!”三手老童又扯着她躲过一击,在男子接近他们之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身回转,从男子上方与男子飞掠交错而过。
  “啊?!”红娘没料到三手老童会突然旋身往回冲,剎不住往前的冲力,整个人脱离他的箝制,直直朝男子撞去。
  “聂菁红,你终究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男子冷笑,一事击出,意在直取她的心门命脉,好逼出聚魂丹。
  红娘逃命闪躲,却没有完全躲开。
  “啊——”她惨叫一声,肩头受到重重一击,一阵剧痛瞬间传遍全身,整个人无力的往后飞去。
  “红丫头!”
  三手老童大惊,待要回身救人时,一道白影比他更快的闪身出现,在半空中接住受了伤的红娘,旋身缓缓的落在地上,顺手一挥,三手老童和九指怪叟便同时失去意识倒地,周围护起结界以保护两人。
  “红儿……”白胤龙心疼不舍的低唤,痛恨自己为何明明心头骚动不安,却因为犹豫着是否该出现而迟了一步。
  “唔……”红娘痛苦的呻吟。是谁?
  “你还是来了!”男子落地,瞪着半途杀出的程咬金。
  “你为何执迷不悟?”白胤龙淡漠地望着男子,左手将红娘护在怀中,右手成剑指,严阵以待,耳里听见她痛苦的呻吟,心头一阵揪疼。
  “哼!当初我要聚魂丹,你坚持不给,说什么聚魂丹是圣地镇魂宝丹,取走聚魂丹,圣地的封印将被解除,所有镇锁在圣地的妖魔将倾巢而出作乱人间,那么,为何聚魂丹现在却在她的体内?!”
  白胤龙沉默以对,他……无话可说。
  “哼!谅你也找不到借口解释什么,把聂菁红交出来!”男子嘲讽的哼道。
  “我……不是聂菁红,你找……错人了……”红娘断断续续的说,真是无妄之灾啊!她就说嘛!明明就找错人了还不承认,她怎么那么倒楣啊,早知道、早知道就不贪玩,和月老爷爷一起回仙界复命,这种事就不会发生了……
  唔,好痛喔,痛死人了啦!
  “红儿!”白胤龙低唤,看见她死白的脸色,知道自己必须尽快替她疗伤。
  不再恋战,用法术封住男子的攻击之后,右手剑指一转,将九指怪叟和三手老童一并带走。
  “白胤龙——”男子狂喊,愤怒的一掌轰出,大地一阵震动崩裂。“我不会善罢甘休的,白胤龙,你听见没有!”
  第二章
  红娘昏沉沉的,像置身于火炉之中,全身烫热,耳边一直断断续续的听见有人在唤她。
  “红儿。红儿……”
  陌生的声音,却是如此的温柔,这般的令她……怀念。
  好痛……好痛啊……
  她是不是会死?仙会死吗?虽然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小仙女,但好歹也是个仙,会死吗?
  如果她死了,那就见不到……
  见不到什么?
  昏乱的脑袋让神智愈来愈混沌,她究竟想见什么?
  脑中闪过一幕幕景象,明明是陌生的情境,却又让她觉得那么熟悉,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了,她一定是在作梦。
  意识渐渐涣散,脑袋里突然闪过一声叫唤:聂菁红。
  ……谁?聂菁红是谁?
  是谁在叫……
  是谁在叫……我……
  终于,她陷入了昏迷。
  “聂菁红!”一声尖锐的吼声,将躺在床上的人给惊醒。
  “啊——”
  “啊——”
  “啊——”
  尖叫接连响起,第一声是出自聂菁红之口,第二声则是出自被她的尖叫声吓一大跳的聂母之口,而第三声则是聂菁红又被聂母吓到的结果。
  “死丫头!叫什么叫,想要吓死我啊!”聂母双手扠腰,瞪着这个不得她缘的女儿,明明一样是自己肚皮生出来的,可是每每一看见她,她就是一阵厌恶,就忍不住想骂一骂她,甚至是揍她一顿!
  聂菁红从床上猛地坐起,眨着疑惑的眼望着四周,根本没注意到自家娘亲难看的脸色和尖锐的叫骂。
  “死丫头!发什么楞啊!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我不是说了今天会来拿药草,你竟然偷懒,睡到现在还没起床,你是什么意思,存心想气死我是不是?!”聂母没好气的抬手用力朝她的后脑打下。
  “唔……”后脑的疼痛让她忍不住低吟一声,终于从似梦非梦的梦境中清醒过来。她刚刚是在作梦吗?
  “干么呀!叫什么叫,不过是轻轻的打你一下,你以为你是什么金枝玉叶打不得啊!”聂母没好气的怒骂,又顺手朝地脑袋狠狠的打下去。“死丫头,你给我起来,马上上山去给我把药草找回来,要是敢再偷懒,看我怎么冶你!”聂母一边骂,一边毫不留情的捏她。
  聂菁红没有任何反驳,默默的下床,在娘亲的责骂声中背上竹篓上山去。
  她已经习惯了,她的出生是一种错误,她是惹人厌的东西,生下她是三生不幸、倒了八辈子的楣,所以当她的兄弟姐妹都在享乐游玩的时候,她得负责做完家中的一切大小杂事,还得忍受娘亲刻薄恶毒的言语和随兴而起的责打,之后,就要上蛇山寻找药草。
  他们聂家算是小康之家吧,在襄城里拥有两家药铺子,娘为了节省成本,药铺子里有很多药草从以前就都是叫她到蛇山去找回来,爹娘和她的四个兄弟姐妹都住在城里,而这间小屋位于蛇山山脚下,是两年前家里终于买了两个奴仆之后,娘亲请人搭建,然后将她赶到这儿来住,没有费事编造什么借口,直接叫她滚出去,别再留在家里惹人生厌。
  是啊,家里不再需要她当奴才,她甚至觉得,是因为娘再也无法忍受天天看到她,所以才忍痛花钱的买了奴仆回来。
  在这里,她是孤单的,附近没有人烟,也不会有人来串门子,只有药铺子需要药草的时候,才会有人来,大部分是聂家两个奴仆轮流来,只有偶尔一两次,娘亲会亲自过来,那种时候,就是她皮肉痛的时候了。
  其实,她一个人住在这里也好,没有挨不完的打骂,没有做不完的家事,日子过得轻松自在,她反而变得快乐。
  很奇怪的是,对于自己不得娘亲疼爱这件事,她并不会太在意,也从来不会为了争取疼爱而努力证明什么,更不会因为莫名其妙的被打被骂,或是做着永远做不完的劳务而心生怨怼,彷佛这一切都与她无关似的,有时候娘拚命打她的时候,她甚至感觉不到痛,为什么呢?
  “呀!”太过于心不在焉,脚下一个不留神,被石头一绊,整个人趴跌在地上,一阵痛从膝盖和掌心传来,她也只是顿了下,便缓缓的爬起来,对掌心和膝盖的擦伤视若无睹,拍拍身上的尘土,继续往山上定。
  脑袋里回想着这次所需采撷的药草,愈想一双柳眉便愈紧蹙。有点不妙,近一年多以来,娘要的药草愈来愈稀有,今天开的这张单子里,有大半的药草她怀疑这个山头会有吗?
  斗大的雨滴突然滴落,她有点错愕的抬起头。下雨了?
  然而仅眨眼间,雨势忽然加大,她在瞬间被淋成落汤鸡。
  “哇!怎么突然下这么大的雨啊!”聂菁红抱头猛冲,幸好这山头她熟,在杂草淹漫下隐隐约约还看得出有条小径,顺着小径直冲,拐了几个弯,在山壁的地方有个山洞,可以让她暂时避避雨。
  直到冲进阴暗的山洞里,她才松了口气,赶紧拿出打火石,准备生火烤干湿衣,可惜,没有树枝。
  无奈的放弃,将打火石收好,全身因寒意而颤抖,忍不住嘀咕,“这天气真古怪,往常冬季是从不下雨的,怎么今儿个这般奇怪,不仅雨势又大又急,还打雷呢!”
  缓步走向山洞口,侧弯腰往外头灰暗的天空瞧,却冷不防被突如其来打下的雷给吓了一大跳。
  “吓!这雷打得好近。”她几乎要怀疑适才那道雷根本已经打在山洞上方了。
  打了个哆嗦,她决定还是进到里头比较安全一点。
  退了两步,才转身往山洞里头走,一道闪电打来,照亮了阴暗的山洞,虽然只是一瞬间,但足够了。
  她猛地停下脚步,瞪着方才惊鸿一瞥的地方。那里……那里……就在那颗大石后头,正蜷缩着一尾极大的白蛇,牠、牠在冬眠吗?!
  正当地犹豫着是不是该选择淋雨离开山洞时,外头又是一阵雷声轰隆,这回不再是她的错觉了,那雷真的打在山洞上,甚至整个山洞都感觉得到那一阵震动。
  天啊!这种天气绝对不能出去,否则肯定会活活被雷给劈死,可是留在这里会不会被那尾大白蛇给吞了?
  外头的天好黑,连带的让原本就阴暗的山洞变得更加昏暗,这场雨恐怕短时间内不会停,那……
  连续的闪电,断断续续照亮了山洞,接着一阵轰隆雷响,山洞又是一阵震动,突然,她惊愕的瞠大眼,在闪电的照明下,她看见那黾白蛇突然窜出,朝她直扑而来,因为速度太过迅速,她根本无法及时反应,便被那尾大白蛇给卷住,送往他的大口——
  她死定了!
  一阵剧烈的震动过后,眼前突然陷入一片黑暗,她眨了眨眼,有点怔楞。她被吞进蛇腹了吗?否则为何一片黑暗?可是……她感觉自己身处的地方一点也不像任何动物的肚子里,而且她一点痛觉也没有,只感觉身体皮肤接触到一阵凉意,以及腰间仍被圈锁着的感觉。
  “咳咳……”黑暗中,她被不知哪来的烟尘给呛咳了起来,然后她才发现,原本是洞口的地方,现在只隐隐约约透出一丝丝昏暗的光线,难道……山洞塌了?!
  如果她依然站在原来的地方,肯定已经被活埋了,这表示这尾大蛇直扑向她,不是要吃她,而是……救她?!
  白蛇救了她呢!不管是为了保有“食物”,或真有灵性救了她,都让她对牠恐惧的心渐渐平缓了下来。
  带点怯意的缓缓抬头,黑暗中,两点金光一瞬不瞬的对着她,她忍不住微微一抖,虽然她平日就爱动物胜过于人,可是面对这种“大型”且极有可能吞掉她的动物,恐惧是减缓了,可说完全不怕是骗人的。
  不知是她的错觉,或是真有其事,大蛇似乎感觉到她的颤抖,松开了圈锁住她腰间的尾巴,两点金光也转移开来,依照高度判断,牠应该又恢复之前蜷缩的姿势了。
  牠似乎并没那么可怕嘛!
  得到了自由,她尚来不及退开,外头又是一阵轰隆,她感觉到大白蛇的身躯随着雷声而微微僵硬。
  “你怕雷吗?”她直觉开口问。她知道和动物说话很傻气,可她平时就有这种习惯,喜欢对动物、花草树木说话,不过,当她看见那两点金光又朝她望了过来,她突然有种错觉——难道牠当真听懂她的话了?
  雷声更近了,而且这回声音之大,几乎要让她以为雷就打在山洞里面。
  纯粹是反射动作,牠救了她,而牠怕雷,所以当她听到雷声爆响时,没有多做考虑的便倾身抱住了大白蛇。
  阵阵雷声愈来愈近,抱着白蛇,她清楚的感觉到随着雷声,白蛇的身躯愈趋僵直。
  “别怕,不会有事的。”她低低的说,不过心头总觉得这雷很古怪,似乎就一直绕着这山洞方圆打转,好几次甚至离奇的打进了山洞里,其中有三次离他们所在的位置大概只有一两尺的距离,她几乎感觉到地面因雷击而爆裂的飞沙走石击中她的身躯,真是太恐怖也太奇怪了!
  来不及深想,一块爆飞的石头倏地击中她的后脑勺,接着便直接昏倒在大蛇的身上了。
  雷声远了,大雨停了,坍方的洞口从缝隙间射进一束束金光,阳光出来了。
  白蛇从她身下探出头来,望着倒在牠身上的人类,一眨眼的工夫,牠的周身突然幻出一阵云雾,当云雾散去之后,白蛇已然幻化成一名俊美的白衣男子。
  能度过天雷大劫让他非常惊讶,然而,这全都是因为有她。
  低头望向晕倒的人儿,向来淡漠的金色瞳眸闪过一丝迷惑。
  她为什么这么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