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怕怕蛇郎君 >

第5章

怕怕蛇郎君-第5章

小说: 怕怕蛇郎君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身后的人好心将她拉回崖边之后才放开她,她有些腿软的跌坐在地上,虽然活着无趣,她也不惧怕死亡,不过这种状况还是有点吓人的。
  “谢……谢谢。”好一会儿,才想起该向救命之人——她不确定该不该称为恩人——道谢,缓缓的抬起头来人眼所及,是一位穿着白色衣裳,外貌俊美的男子。
  她不禁呆楞了。老天,她生平没见过长得这般好看的男子——虽然她见过的男人不多。
  从惊艳中回过神来,发现他也正直望着她,脸颊飞上两朵红晕,从他眼中,她似乎看见了一丝不赞同的神采,难不成他以为她……
  “哦,公子您别误会,奴家绝非意图轻生,只是思考得太入神,对周遭环境一时不察,才险些落崖。”聂菁红赶紧澄清。
  他微微挑眉,她一直带给他意外,就像之前在山洞里一样,明明只是个凡人,竟然能看穿他的心思?
  “姑娘往后要留心些,荒山野岭的,隐藏了很多危险。”他口气温和,面容淡然随和,有别于眼底那股淡漠的神情。
  “奴家知道,谢谢公子的忠告。”她微微一福,聊表谢意。
  “既然姑娘无恙,在下便告辞了。”他微一拱手,转身离开。
  “等等!”聂菁红急忙喊住他。
  “姑娘还有事吗?”他停下脚步,微转头望着她,客气的问。
  看他一身白色装束,身上的白袍和山洞中的白袍非常相似,让她有一种错觉,以为他就是……白蛇。
  蛇精会幻化成人吧!所以……他会是白蛇吗?
  可是白蛇的眼瞳是金色的,这位公子却是黑色的……
  “姑娘?”他眼神微玻В杂谒涣橙粲兴嫉哪Q模睦锞谷徊艘凰克快骋伤遣皇遣伦帕怂纳矸帧
  “哦?”聂菁红回过神来,连忙摇摇头。“不,没事,再次谢谢公子的救命之恩。”白蛇是精怪之事只是她的臆测,如果他不是白蛇,而她贸然询问的话,不只对他失礼,恐怕也会给白蛇带来麻烦吧!毕竟那么大的白蛇应是非常稀有才对,一定会引来一些猎蛇的人。
  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想起之前黑蛇的疑虑,眸中闪过一丝精光。
  “姑娘是山脚下的人家吗?”
  聂菁红点头。
  “那么想必对蛇山挺熟悉的,是吗?”
  “嗯,我几乎天天跑山上,对这附近可以说是了如指掌……”看到他朝断崖的方向瞥去一眼,她微红了脸。“哦,刚刚是因为心不在焉,是意外。”
  “那是当然。”他扬了扬眉,对着她微微一笑,“既然姑娘熟悉这个山头,敢问姑娘可曾见过巨大的蛇?”
  “巨大的……蛇?”聂菁红心头一惊,连忙又恢复恍然神色,“蛇山之所以叫做蛇山,就是因为蛇多,公子随便走应该都能碰得上大蛇才对。”
  “不,在下说的并非普通的蛇类,而是一尾长数丈。粗约一名成年男子环抱的白蛇。”他紧盯着她。
  聂菁红心脏猛然加速跳动,戒心更甚。
  “公子看起来不像是猎户。”
  “我的确不是猎户,而是求药而来。”
  “求药?什么药?”
  他淡淡的一笑。“长生不老药。”
  “嗄?!长生不老药?”她错愕。
  “没错,长生不老药。”他再次强调。“据说那白蛇已经成精,只要剖开牠的心,取得白蛇的内丹吞服,就能长生不老。”
  聂菁红为他眼底冷锐的神情,以及那话中之意而打颤,剖开白蛇的心?夺取白蛇内丹?那白蛇不就死定了?!
  “如何?姑娘,只要你能告知白蛇的藏匿之处,肯定少不了你的好处,荣华富贵一辈子享用不尽。”
  “很抱歉,我并没有见过什么大白蛇,而且我很怀疑你的话,如果这山头真有如你形容般那么大的白蛇,早就被其他猎户发现了。”
  “我不是说了,白蛇已经成精了吗?”
  “哈!这更可笑了,我一点也不相信什么精怪之说。”她故意嘲笑他,一颗心紧张得几乎要跳出喉咙,掌心冒汗,缩在背后紧握成拳。
  “你不相信精怪之说?”他有些儿讶异。
  “我当然不相信,虽然众人说的沸沸扬扬,可是请问有谁真正遇到过?没有,全都是子虚乌有,要不就是吹牛皮而已!”聂菁红说得非常肯定。
  “姑娘当真不知道蛇穴在何处吗?聘请在下寻找内丹者乃是当朝权贵,若得姑娘金口猎得白蛇,那人肯定会好好报答姑娘,姑娘有什么要求,那人都能满足姑娘的,这种好处是可遇不可求,姑娘应该好好把握才是。”他再次游说。
  “这还用你说,有好处我当然会把握,问题是我真没看过什么大白蛇啊!好了,我还有工作要做,劝公子还是赶紧下山,不用再浪费时间了。”她摆摆手转身就走,迫不及待的想要摆脱他。
  他立于原地,用着一种难解的眼光目送着她的背影,瞧她疾步而行的样子,好像背后有恶鬼追着似的。
  人性不都是贪婪,自私,唯利是图的吗?饶是同类,他们亦不放过,烧杀掳掠毫不手软,更遑论只为了一尾蛇!她为什么和别人不同?
  玻ё挪唤獾难郏靡换岫判硐А
  这时,聂菁红急走了一段路之后,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望了一眼,已然不见那白衣公子的身影。
  蹙眉凝思,她不会天真的以为他让自己几句话就劝退,尤其扯上了人人梦寐以求的“长生不老”,更是不可能这么简单欣弃,她必须想办法警告白蛇才行!
  可是她要到哪儿去找牠?
  蛇穴……那山洞会是白蛇的巢穴吗?
  啊!槽了,那个白衣公子该不会往那个方向去吧?
  她又在干么?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跟着她,在入仙籍之前,他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耗在这里。
  只是看着她又回头狂奔,他忍不住跟了上去。
  是后悔了吧!
  嘲讽的一笑,她一定后悔方才没有把握机会,所以现在才回头追他。
  对人性,他向来不会错估,终究她也只是一个“人”罢了。
  他并未察觉自己的思绪有那么一丁点失望,只是静静的观察着她,看她到底想怎样。
  聂菁红紧张的四下张望寻找,确定没见着那个白衣公子之后,大大的松了口气,可是她该到哪儿找白蛇呢?
  对着已被掩埋的山洞口发呆良久,才试着开口低唤,“白蛇?白蛇?你在不在?”
  她在找……“牠”?
  他微愕,他以为她找的是“他”,虽然两者皆是他。
  他知道了,她是来确定“牠”是不是在这里,好通知“他”来抓“牠”!
  “白蛇?你在不在啊?”聂菁红继续低唤,甚至贴在土石上,尽可能的压低声音,生怕被那白衣公子给听见了。
  唤了好久,没有任何回应,她失望的叹了口气。
  “白蛇,有一个穿白衣的男子要杀你,你千万千万要小心,别让他给找到了,你听见没有?”她不知道牠是因为不在,还是不想回应她,不过她还是要告诉牠,如果牠只是不想理她,那至少听见了。
  “那个人说你已经成精了,你的内丹可以让人长生不老,那些有钱有势的人类最怕死了,知道有长生不老的办法,就算得无所不用其极,他们也会去尝试的,所以你现在很危险,一定要很小心,不要到处乱跑,也不要那么笨……哦,我的意思是单纯,你不要那么单纯,以为人类都是好人喔,人类是最奸诈残忍的,你不要太善良了,知不知道?”
  停了良久,她又叹了口气。“我不知道你听见没有,不过我还是会继续找你,直到确定你已经得知有危险才行……吓!”她猛地倒抽了一口冷息,被突然出现的一抹白吓了一跳,待看清楚后,她漾开笑,是白蛇。“你吓死我了,我以为是那个白衣公子。”
  牠瞪着她。她到底在想些什么?竟然说他笨,说他善良不知人类险恶?愚蠢的是她吧,正常人会说那些话、会有这种行为吗?她为什么一而再的颠覆他对人性的观感?
  “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对不对?幸好,我还担心不知道要去哪儿找你,如果让那个人先找到你——”一顿,突然想到暗藏的危险,聂菁红惊慌的四下张望,双手推着白蛇:“啊!不行不行,你不能出来,快躲起来,那个人……那个坏蛋可能就在附近,你被他发现就糟了!”
  然而,巨大的白蛇不动,她也不可能推得动,良久之后,她终于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微恼的瞪着牠。
  “你到底有没有听懂我的话啊?有坏蛋要杀你耶,你还不赶快躲起来!”
  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模样,他突然觉得这种情势很可笑,更奇怪的是,他的心情竟也感觉到一丝愉悦。
  “你还笑!现在都……”聂菁红一楞。笑?她听见的确实是笑声,短短的、低低的,但确实是笑声。
  他笑了?以真身之形体在人类面前笑出声音来了?这还不是最让他惊讶的,而是……他竟然笑了?!
  一人一蛇大眼瞪小眼,黑瞳对金眸,一会儿之后,牠甩头转身滑开。
  “啊?”聂菁红微怔,回过神来。“你要去哪里?”
  她当然得不到回应,连忙跟了上去。
  “喂!你慢点,我跟不上你啊!”白蛇滑得好快,只见距离愈拉愈远,最后终于消失在她的视线之外了。
  “呼呼……怎么这样嘛!”一手扶着树干,弯着腰剧烈喘息着,好一会儿,当她听见窸窸窣窣响时,微抬起头,讶异的发现牠又回来了。
  牠高高的昂着头,带着嘲弄的眼神,像是在取笑她。
  “我愈来愈肯定你真的成精了。”她喃喃地说,看见白蛇又瞪她,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好啦好啦!你如果不想承认,我也就当作没听见你那声笑,哎呀,你别这样瞪我啊,我会怕呢!”
  会怕?才怪!
  两千多年以来,虽然见过他真身的人类并不少,但是每个人看见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尖叫,再来便吓得逃之夭夭,要不然就是吓到之后决定猎杀他,等他施展法术或者幻化成人形对付他们时,他们便会恐惧的大喊妖怪,最后不是吓死了,就是吓疯了,胆子大一点的还能逃,但不管是什么反应,皆没有一个是像这个女人一样。
  他已经非常肯定这个女人根本是少根筋!甚至他敢打包票,如果他在她面前幻化成人,她不仅不会像过去那些人类一样恐惧的大喊妖怪,反而会鼓掌叫好……
  一想到那种情形,他发誓绝对不会在她面前变身!
  “对了,我该怎么称呼你呢?老是叫你白蛇白蛇的,若不小心让别人听到了,会有麻烦的,所以我干脆帮你取个名字好了。”
  说的好像她会常常来找他似的!
  甩开头,在心里冷哼,他们根本不需要名字,修练成仙之后,也只有仙号。
  “你是白蛇,那就姓白好了,名字呢……”她微偏着头,细细的打量着牠。“蛇的别称叫小龙,就叫你白龙……嗯,不太好。”摇摇头,否决掉这个简单的姓名,“啊,我想到了,叫胤龙,白胤龙,好不好?”
  牠睨她一眼,没有其他反应。
  “所谓胤,代表子子孙孙相承继,我希望你能平平安安、长命百岁……唔,你一定不只百岁了,反正就是希望你能平安,别被不肖人类给抓去炼长生不老药,能够子孙绵延,懂吗?”微笑的倾身和牠眼对眼。
  瞪着她,她的笑容看起来很温暖,不过显得傻呼呼的!他恶意的想。
  “白胤龙,胤龙。胤龙……”她抬手轻抚着牠的头,嘴里低唤着这个名字。“记住了吗?你叫做胤龙喔,以后如果听见我叫这个名字,就是在叫你喔!还有,我叫聂菁红。”
  白胤龙……
  他叫做白胤龙……
  她是聂菁红……
  这又是怎么回事?
  他以真身盘在小屋外的大树上,透过树叶缝隙观察着正在院子里收拾药草的聂菁红。
  那天跟在她后头回到这里,得知她的住处之后,他便上仙界受封为白蛇郎君,人界时间不过短短七日,而这七日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为何她伤痕累累,而且走起路来还一拐一拐的?
  还有,她的神情不太对,几乎要让他怀疑,眼前的聂菁红并非那个在山上和他相处过的聂菁红,在山上的她显得快乐多了,有时天真、有时傻楞楞的、有时活蹦乱跳,那时她的表情丰富极了,不像眼前这个聂菁红,只有……一片空白。
  “咳咳……”聂菁红咳了几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有点发热,人也昏沉沉的,她知道自己染了风寒,不过她并不在意,从以前就是这样,病久了自然会痊愈,若无法痊愈,死了也无妨,反正生无欢,死何惧?她死了的话,大家都高兴,包括她自己。
  她没有休息的打算,也容不得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