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

第31章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第31章

小说: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但是,染谷却像更要迫她入穷卷般,发出了无情的哄笑:“嘻嘻嘻,难得你开始浮现服从心,我要令你以后也绝不会忘记!”
  第二节
  “请,房间在这一边”染谷在典子的引领下离开飨宴之场,他手上握着锁炼,炼的另一端当然便是连在美帆的颈圈上。
  她现在即将要被带去另一间房间接受染谷的SM调教。
  “啊啊,好害怕!白帆里姐姐!”“小、小帆!”“嘻嘻,又不是要永别,不要磨蹭了,走吧!”啪啪!
  “呜咕!”向姐姐的求救落空,美帆在染谷的鞭打下,以屈辱的四脚爬地姿态开始离开这间房。
  “求、求求主人,无论如何请救一救家妹吧!”当染谷走远后,留下来的白帆里在狩野的脚边恳求着。
  “美帆对继父是发自心底的讨厌,要那孩子以奴隶的身份去服侍继父到底是太勉强了。再加上,继父是一个残忍和执着的人,若他和美帆回到家中,一定会不分日夜地摧残她的吧!”白帆里以悲切的语气诉说着。
  可是,狩野却只是皮肉地笑着说:“呵呵,我倒羨慕那人呢。”“什么?”“是说染谷先生啊。能够任意地支配一个由心底憎恨自己的女儿。”“怎、怎会!”“在看穿伪装的服从心的情形下去调教对方,没有比这更加能增强残忍的欲情,能令憎恨自己的对方含恨地说出屈服的话,没有比这更令人满足的了!不过,那家伙是否有这样的洞察力和感性,那则是另一个问题了。”狩野的说话中含有几分对染谷的轻蔑,看来他们两人对SM性戏的看法彼此间有着微妙的分别。
  “那请主人把美帆收为己有吧。那孩子一定也有这个愿望的。”“美帆吗?她曾如此的说过?”“是,刚才我和她一起时她如此说:是主人你教晓她被虐的欢愉和令她变成真正的女人,她对主人的恩惠永不忘记。”“呵呵,那是我的光荣呢。”狩野不置可否地道。
  “但是,我是重信义的男人,是染谷先生托我带美帆来这里的。如果他也答应便没问题,但看他的样子似乎不会肯对美帆放手呢!”“啊啊,如果主人能完此愿望,美帆一定会诚心诚意做主人忠实的奴隶,无论如何请别把美帆交给那个男人吧!”“呵呵,那真令人难做。无论美帆怎样想也好,那始终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决定的事。”“怎会那孩子太可怜了求求你!”“别太过分了!你还有其他要恳求的事吧!”摩美终于忍耐不住喋喋不休的白帆里,把她手上的锁炼大力拉扯,严厉地道:“调教的恳求呢?你并没时间只顾担心你那遇到惨事的妹妹吧!在美帆被客人调教时,你也要负责去侍奉主人才是!”“啊啊,无论什么调教我也接受!只是家妹”白帆里却似乎仍不肯死心,但狩野的回答却无情地打碎她的愿望:“比起那事,今晚我仍未被你侍奉过呢!我们换个地方去快乐一下吧!”“喂,主人吩咐了,走吧牝犬!一到达便好好地对待你!”啪啪!
  “咿呀!呜呜”摩美挥起九尾狐鞭在白帆里的粉臀的柔肉上炸裂,令她照例以四脚支地的姿势向大门爬去。
  然后狩野便站起来跟在后面。
  一行人沿楼梯走上二楼,到达其中一个调教室旁边的一个小房间。
  狩野在房中的椅子坐定后,对在脚边的白帆里问道:“仍担心着妹妹吗?”“是!一定现在正在被残忍地”“想参观看看吗?”“咦?”“问你想不想看看染谷先生正在如何对待你的妹妹啊!”狩野用鞭头托着白帆里的下颚,令她稍为抬头,然后向摩美打了一个眼色。
  “是。请稍等”摩美走到墙边的一道窗帘前,轻轻拉开了它。
  “啊!”白帆里看到窗帘后的情景立时大吃一惊,那是一道透明的玻璃,可以完全看见隔壁的调教室中的情形。
  她看见美帆在那调教室中,两手被天井降下的锁炼高高吊起来,而染谷则正站在她的身旁。
  “呵呵呵,这是一块特制的魔术镜,在另一边的人不会发觉我们正在看着。现在便让我一边接受你侍奉,一边欣赏一下那兄台怎样去驯服那娃儿吧!
  “狩野在浴袍前淌开的股间中露出男人的性具,叫白帆里用手掌握住,然后自己悠然地深深躺在华丽的椅子上,享受全裸奴隶为他进行手指奉侍。“工作最重要,若果你能服侍得我满意,便准许你参观隔邻吧。”“啊,是”白帆里伸直两掌夹住狩野的肉竿,慢慢开始刺激起来。
  但是,不用说也知道她对隔邻的关心远超对主人的奉仕之心。
  她一边细心地抚揉主人的阳具同时,视线也斜望向墙上的玻璃。
  “嘻嘻嘻!”突然响起的,是染谷那狡滑的笑声。
  在隔邻的室中原来还隐秘地装有收音设备,在摩美操纵下可以立刻在这边直接听到那边的声音。
  在这情况下,更可有如身历其境地感受那一边的情形。
  “嘻嘻,这个景象真好看呢!今晚第一次见到你的裸体,和我预想中的一样美妙呢。
  怎样?在我眼前被看清光的你又感觉如何?”染谷荒淫的视线在美帆的裸体上打转,同时向对方说着下流的说话。
  可怜的少女由头顶到脚指,都完全在被剥夺了自由下被对方看个透彻。
  她并不是全裸,由胸之下到肚脐之上穿有黑色束身服,腿部也有全黑的丝袜,但是乳房和性器等重要部位却是无防备地裸露,令黑色的束身衣反而像在加强着淫靡的气氛。
  “好了,你还记得刚才起的誓吗,你说过会做一个听从我的任何吩咐的奴隶。”“甚、什么奴隶我没说过这样的事!”“你说会从顺地听从我的!而且,你不是正在这间大屋中进行着奴隶调教吗?”“”“嘻嘻,回答啊,你已接受了这间屋的主人的调教吧?”“受、受到了”“那你便应该知道,奴隶的工作是什么?”“不、不知道,这样的事”“口硬是没用的,不是在只受了一次奴隶调教后,你的被虐之血便被唤醒了吗?嘻嘻,这也难怪,因为你体内正流着和你母亲一样的淫乱血液呢!”染谷用手指挟着少女的乳尖,然后慢慢地搓揉着。
  “但是,本来我是想亲自的由头开始调教你,但你却竟离家出走了”“呜咕!”美帆由口中发出近乎悲鸣的叫声,那是因男人的手指正在残忍地扭扯起少女乳头前端的樱红突出。
  “嘻嘻,但也因为这样才让我享受到这样好的宴会,若是在札幌的家中便未必会如此顺利呢!怎样,想起了被虐奴隶的义务了吗?”“不、不知道!咿!”“这家伙,才刚让你好过点,便立刻忘记了刚才是在如何求我了。”美帆的反抗性态度,令染谷的态度也强硬起来。
  他的手离开了美帆身体,然后从旁边协助着的典子手中接过了皮鞭。
  “好吧,今晚便彻底地整治你,令你那顽劣的性格完全改正过来!”男人发出了憎怒的宣言后,手中的鞭开始挥击向被吊起双手的美帆。
  啪啪!
  “咿!”啪啪!
  “啊呀!”皮鞭扁平的前端正确地击在腰际、鼠蹊和大腿等暴露的肌肤上,令美帆痛得惨叫连连。
  她想稍为逃避着鞭打,而把身体向后缩,但对于被拘束着双手下的她却起不了多大作用。
  啪啪!
  “啊哎!”“嘻嘻,叫得很有精神呢!”对于被鞭打下少女的被虐反应,令染谷立刻高兴起来。
  “只有这样年轻的肉体,才会这样的有弹力,令鞭打时的手感也妙得很看招!”啪啪!
  “咿唔!”鞭的前端来势凶猛地弹在大腿的上部,令美帆发出好像母马般的嘶鸣声。
  邻近敏感地带的部分,便是稍为打责也会发出灼着肌肤的痛楚,而且更令她对狩野那靠近敏感地的鞭打萌生了惊惶的感觉。
  啪啪!
  “咿唷!不要!”美帆在悲鸣下身体也在拚命的扭转。
  为了防备残忍的鞭打向三角地带,便唯有背对着染谷这一个方法。
  但是,手拿着鞭的男人却轻易看清了她身体的转动轨迹,把鞭准确地打在鼠蹊和仍留有剃毛痕迹的三角地带上。
  “嘻嘻,转回来转回来,玩弄正在挣扎着的牲口便只会更加有趣呢!”啪啪!
  “呀哎!要死了!”美帆到底并没有逃得了的方法,她无论怎样快速回转,染谷的鞭都能以更快的速度追击着她。
  更加上若她一直往一个方向转,缚着手的锁炼便会卷在一起而变短,因而令她变成用脚尖来站立的状态。
  “好,跟着终于要到小豆子了,预备发出更好的叫声吧!”追击着猎物般的染谷,浮起了混合残忍和好色的笑容坏心眼地预告着。
  “啊啊啊!不要哦!不要打那个地方!”“咕嘻嘻,这是敢逆我意的后果看招!”啪啪!
  “呀咿!”啪啪!
  “呀卡!死了哦!”向着三角地带中隐约露出的肉芽,染谷残忍地接连击出两、三鞭。
  当然他有丰富的SM经验,知道何谓恰当的力度,但全身最敏感的地方被鞭直击的痛仍足以叫美帆叫得死去活来。
  “怎样了?还逃不逃?”“啊啊啊”已经回转至限界,美帆惟有拚命合上大腿希望能保护性器,但是在回转后锁炼己更高地吊起,令她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是怎样的不设防,因而害怕得不停抖震着。
  抖震的程度令锁炼也“卡卡”作响,一脸更如受惊小免般可怜啪啪!
  “呀哎唷!饶命啊!”“这娃儿,仍未明白说话的方法吗?”“喔,对不起请赐予宽恕!”美帆不得已向着染谷慌张地以奴隶语言乞求饶恕,虽然是最憎恨的对方,但在身体如灼熟、裂开般的痛下,始终仍是不能再口硬下去。
  “记起了奴隶的义务了吗?”“记、记起了,为了令主人愉悦,必须一生尽力奉仕”“你的主人是谁?”“是继父。”美帆的唇在颤抖中惊恐地回答。
  “嘻嘻,终于肯老实点了呢如你所说,身为奴隶的你便要尽力去取悦我。”染谷满脸通红,像在享受着征服的快感。
  但他对于美帆口中说的屈服仍未完全满足,仍再继续地追问着她:“我是喜欢虐待奴隶的嗜虐狂,所以若你要取悦我,便应该要怎样做呢?”“是要被虐待”少女用蚊般小的声音回答。
  在狡滑的引导性问题下她虽然也明白这是染谷令她完全屈服的意图,但美帆已再不能说出逆他意的说话。
  只有卑屈地向主人的染谷恳愿着:“请虐待美帆吧”“要怎样地虐待?”“便、便任由继父喜欢尽量的虐待令美帆发出淫叫吧!”“嘻嘻嘻,这句说话我不知已等待了多久了。”听到美帆屈从的说话,染谷的脸上不禁现出狂喜的表情。
  “在你母亲律子仍在生时起,我已对你十分在意。当然,我也知道你是彻底地不喜欢我,因为你对我的态度永远是充满了反抗性,和你说话也绝无半点反应的。但是,那反而令你除了”美貌“这个吸引力之外,还加上了一种引诱我去征服你的魅力,嘻嘻,美丽而又充满反抗心的女人,没有比这更能令嗜虐狂动心的了”染谷得意地自顾自说着。
  猎物已经被他掌握在掌心,令他毫无防备地自我剖白起来。
  “每次见到你那充满敌意的眼神,我都在心中起誓终有日要把你变成比你母亲更淫乱的被虐奴隶,这个长年的梦想今天终于要实现了,嘻嘻,人生还有什么比这更愉快的事?喂,浪叫两声来听听!”染谷的眼中并射着变质的欲情,要他今天放过把美帆完全征服是绝无可能的事。
  啪啪!
  “咿呀!饶了我、求你饶了我吧!”裸露的三角地带再度成为鞭的目标,令美帆高声悲鸣和反覆地说着求饶的说话。
  而好像忍耐不了敏感部位的激痛般,双脚也在地上乱踏了几下。
  “嘻嘻嘻,那样具反抗性的女儿今天却这样的在合着手向我求饶。是不是我说什么你也会肯听从?”“会、会听徒的,便如继父所说!”少女以哭泣般的声音起下服从之誓。
  “可以随我喜欢地虐待你吧?”“喔,对啊啊”“嘻嘻,那便如你所愿的好好玩弄你吧!”染谷肥肿的脸迅速靠近美帆,在她耳边低声说着:“便好像是这样”他的手伸向美帆无防备的下腹部,在光脱脱的耻丘和在那之下的阴唇分割处慢慢地揉弄起来。
  “呵,在手的触摸下很有反应呢,刚才好像打得你那里很痛,现在便帮你按摩一下吧!”“嗄、嗄”包皮被剥开的美帆,被染谷的手指搓揉着阴蒂,不禁发出被虐的悲鸣。
  受到不知多少发的鞭责下,那部位已充血肿起,对于外来的刺激便变得更加敏感。
  “感度也是拔群呢。而且泣叫声也很美。”男人继续用色情的语气低语,同时手指也移向秘裂的内部。
  “真令人惊奇,不是已湿濡一片了吗?”染谷大声地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