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

第32章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第32章

小说: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感度也是拔群呢。而且泣叫声也很美。”男人继续用色情的语气低语,同时手指也移向秘裂的内部。
  “真令人惊奇,不是已湿濡一片了吗?”染谷大声地说着,少女的阴道分泌出的爱液,现在已经快到要满泻而溢出来的状态。
  美帆在听到染谷的话后面色羞得通红,喘息声也加大了点。
  “想不到你竟会淫乱到此地步,是在被鞭打时令你感到兴奋吧。”“嗄、啊啊”“怎样?回答啊淫乱娘。你是会被鞭打得兴奋的被虐狂,对不对?”“啊啊,被虐美帆是被虐狂”挖苦的追问下少女只有以惊慌的声音回答。
  虽然也想否认,但由阴阜中潺潺流出的爱液却是她兴奋的铁证。
  “嘻嘻,终于变成老实的孩子了呢。那便令你乐一下吧,这里”听到少女羞耻的自白,染谷满面含笑满意地说着,同时把手绕过她的腰部,在形态美好的粉臀上慢慢地抚摸起来。
  “嘻嘻,年轻女孩的屁股真好,弹手得像橡胶球一样。心情怎样?”“很、很羞”“嘻嘻,慢慢来、慢慢来吧在羞耻之下兴奋感也会逐渐上升呢。”在拚命地忍耐下,屈辱感依然令双唇在不停颤抖。
  染谷的手指扒开了双臀,在谷间的肛门口上慢慢地抚弄起来。
  “啊啊,放过我请饶了别触摸那个地方!”继父的手指坏心地在菊蕾上不停搔弄,令美帆泣声中抗议着。
  不洁的排泄器官被男人玩弄的羞耻和屈辱感,对少女来说真是难以形容,令她差点想要咬舌自尽。
  但是男人巧妙的指技却也适切地燃起美帆的被虐之炎,令她慢慢坠落入异常的背德欢愉中。
  “唏嗄啊呜!”“嘻嘻,再伸展身体把屁股向后突出多一点吧。”“饶恕请放过我”美帆用很快已紧记了的奴隶语言来求饶着。
  但和她的说话相违背,她的身体郭俊男人之言地挺起腰把裸露的双臀突出,自己摆出方便男人的手指攻击的体位。
  “屁眼似乎仍未被阳具贯通过呢。即是所谓的”肛门处女“吧。那是大屋的主人留给我的呢。至于前面的处女身,是什么时候失去的?”“去年夏天,给了札幌的男朋友”美帆说的当然是谎话。
  她始终仍是在本能地做出和染谷作对的事。
  “真是愚昧的淫乱娘呢。去年夏天,即只是高中一年级?十六岁便和男人交合,真是不知耻的女儿”染谷露骨地说着。
  “那么,便要连这个也计算在刑罚之内了。擅自离家出走、偷了我重要的财物、再加上和男人做着淫事的罪,总共三条大罪呢!”“怎、怎么这样!之前说过听你的话便不会再折磨我的”“我没作过那样的答应,我只说过要好好和你乐一下而已!”染谷不变地仍用那炙热的气息在美帆的耳边低语着,以老练的狡狯口调道:“怎样,你想乐一下吧?还是想被折磨?”“咿!”“不回答的话我便会用两只手指插你屁眼哦!”“请、请让我乐一下”染谷凑近她说话时吹着她耳际的吐息,令美帆不其然全身竖起鸡皮,喘息中回答道。
  她自然知道“乐一下”是代表了什么,可是在受到了连串奴隶调教后的少女,仍不得不对她的主人作出屈从的恳愿:“请、请尽情地和美帆一起乐一下吧。”
  第三节
  “哦?看来染谷先生对排泄玩意有兴趣呢。”
  在隔邻的房间中正在进行着对美帆的下一个调教环节的准备。
  狩野对那边的情形感兴趣地和脚边的白帆里说着。
  “啊啊,小帆”白帆里仍一如较早前般用手指爱抚着狩野的阳具,同时咽喉深处发出了悲哀的呻吟。
  就是狩野不说,她也可以亲眼看到妹妹受到怎样的折磨。
  透过魔术镜,她可以看得到邻房的每一个角落的情形。
  现在,典子正在把排泄玩意用的各种用具,排列在房中间一角的桌子上。
  浣肠用注射器、药用浣肠液、陶制水瓶、附有深沟刻纹的肛门栓、白色珐琅制的盆、还有一些白帆里也未见过的器具。
  另外,在房间中央也设置好拘束用的调教台,那是外形拟似有手靠的椅子的木制的台,看起来令人感到很厚重和坚固。
  “啊、咿”被染谷拉着颈圈而带上台上的美帆,两膝乘上左右的靠手,把屁股高高的举起向后,无防备的分割下的谷间也完全可让后面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嘻嘻,便这样地固定吧。”染谷肥肿的脸上浮起下流的笑容,把美帆的左右边脚跟戴上黑革制的枷,然后再将革枷上附有的扣子扣上台的两边前脚上设有的金环。
  那一来,便令美帆打开双股骑跨在靠手上,两脚像抱着台的支柱般的姿态,下半身完全被拘束着。
  另一方面,在本来是椅背的部分却只是一个方形的框架,比靠手的位置还要再高一米左右。
  美帆的双手被戴上和之前的脚枷同类型的革枷,然后扣上锁炼吊上椅背顶的横木上。
  由于双手被高高吊起而令乳房以更强调的姿态隆起来,在那前端的可怜的粉红色乳头尖尖地突出。
  而两脚打开下秘部无遮掩地曝光,耻丘的肉隆起,三角地带的肉裂等也完全能够一览无遗。
  但最能满足嗜虐者的情欲的,肯定是由肛门至会阴为止完全展望的少女的后庭姿态。
  两膝乘上靠手,令少女的裸臀高高举起在空中,更大开双股令到菊蕾也完全暴露出来。
  无论她是如何羞耻,也无法凭自己的力量去令那地方有任何遮挡了,令她不得不在羞耻和屈辱的折磨下,静待着将会进行的施责。
  “”染谷的胖脸泛着油光,舔着舌地在后面欣赏着美帆的后庭。
  然后再伸出双手,慢慢地压在像饼般又白又滑的肉臀上搓揉起来。
  那手指的狎弄方式充满着中年汉的下流感觉,令美帆感到毛孔直竖。
  “嘻嘻,向后耸出可爱的小屁股,真是大胆的姿势呢而屁眼也窄窄的紧合着,也很有魅力呢。”“”染谷挖苦的说话令美帆咬着下唇全身也绷硬起来。
  肉体上最羞耻的排泄器官,其底部的肉璧的每一片也在染谷的视线范围之内。
  “嘻嘻嘻,这样”“咿!咕喔!”染谷的手指开始慢慢地玩弄菊蕾。
  揉着的同时两只手指也稍为沉入了秘门中心,然后两只手指一分,令被左右分开的屁眼也暴露在空气中。
  “啊啊饶了我请饶恕我吧,继父大人咿咕!”染谷的手指狎弄下,美帆在倒错的悦虐感下呻吟着。
  她只经过一日的肛门调教便已经开始能够在肛虐中寻觅到快感,肉体上也自然地对染谷的手指产生反应。
  “嘻嘻,首先,要惩罚一下小偷猫儿”染谷一边继续玩弄她的肛门一边道:“你乘我不在家时入我的房间中偷走我的东西。你知道什么叫空的巢吧?”“喔喔、是!啊咿”不容她的沉默,见到她对自己的质问稍为有一点犹豫,立刻把手指用力一抓肛门的肉璧,提醒着她奴隶必须有的服从心。
  “你是空的巢的小偷猫儿哦!”“”“你在空的巢中做了什么?”“对不起,以后都不会再做了。”“先答我,你在那里做了什么?”“呜呜在找钱和宝石”“嘻嘻,你作为小偷猫儿,知道入到空巢应该先做什么吗?”染谷满面卑俗地笑着,对一直泛着不安表情的美帆道。
  “不、不知道”“想我教教你如何做只出色的贼猫吧?”“饶了我!再不会做了”“答我!贼猫!”“呀喔!想!请教我!”手指残忍地捏着肛门的内壁,令美帆不得不屈服地回答,在此时她抵抗力被剥夺而重要部位也在不设防的状态下,除了屈服之外便再无其他路可走。
  “嘻嘻嘻,告诉你吧。盗贼走入空巢中,首先要拉一点屎,而且不是拉在厕所,而是在房间正中的床上呢!”“说、说谎!”“并不是说谎,那是为了在行事前壮壮胆,拉完屎后便开始在房间中搜寻了。这方法你也要学一下吧,对吗?
  ““咿、不要!”美帆发出惶恐的悲鸣。
  染谷恶魔般的意图单看他下流的表情便不难明白。
  他继续双眼发光般说着:“难得女儿变得老实点,我也想疼你一下的,但是身为父亲却又不得不好好管教一下你,尤其是你之前曾做过的事”“饶恕我,求你饶了我吧绝不会再犯的了!”美帆摆动着不自由的身体,拚命扭头向后面的染谷求饶。
  “好吧,为了证明你的诚意,现在便在这里在没有外人帮助下,自己拉一点屎出来,那我便饶了你吧。”“喔?怎、怎么这样!”“但是,拉不了的话惩罚便是浣肠哦!而且不是一次便可了事哦!”“咿、不要!”“最初还是混着粪便的,但在两次、三次反覆由肛门清洗至整条直肠后,最后便只会喷出浣肠液,那种由屁眼喷射出来的情景是世上最壮观的事呢!”“饶、饶命!”“在这个姿势下,会好好训练你喷射液体的位置,要重覆特训至令你可准确地射到指定地方为止呢!”“喔!做这种事的话会死的!什么我也会做,惟独这件事请放过我!”“嘻嘻,说了只要你自己拉得出便会饶了你,没什么好怕的!”染谷拔出刚才玩弄着少女的肛门的手指,拿起了皮鞭退后了两、三步。
  “好了,开始做吧,让我看看你的屁眼的开合情形。”“啊啊我做不到!”美帆拚命收窄着肛门并发出绝望的声音,大开双腿后庭被男人看着之下拉屎,这种人间最耻辱的行为实在超出她的负荷。
  “嘻嘻,做不了也可以,现在便立刻开始浣肠的特训吧!”“咿!不要!
  我做了!你等等,等一等!”美帆屈服地叫着,同时腹部用力,尝试开始屈辱的排泄行为。
  “唔唔啊啊!”美帆的口中发出绝望和羞耻满溢的叹息,始终是太勉强了。
  而在她的用力下肛门的媚肉被谷得像要开花的蓓蕾般隆起,那种单用卑猥或猥亵等字词也难以形容的光景,也完全尽收后面的染谷的眼底。
  “嘻嘻嘻,屁眼在像婴儿的口般一开一合的呢。”染谷在后面发出连牙根也露出的卑猥笑声。
  “便再多给你五分钟,若五分钟内仍不能自己拉出来的话,嘻嘻,你也明白会有什么后果吧!”“”听到染谷可怕的宣告后,美帆惟有继续拚命尝试着卑下的排便动作。
  虽然说无论是用自己的力还是用浣肠液,终归还是一样要排便的,而自己自尊粉碎的排便之姿要展现在染谷眼前这一点也是无论选那一方法都不会变。
  但是对于浣肠自然反应的抗拒和恐惧,令她决定选择自力排便一途。
  但是,悲哀的是结果她无论多少次尝试,那代表要排便的直肠蠕动感觉始终还是没有出现。
  她在昨日以来便没大过便,故此肠内确实是有东西的。
  但是,“被人看着”这意识却在微妙地影响着她的神经中枢,令她无论怎样努力始终还是催不起便意。
  “嘻嘻,怎么了?还是拉不出来吗?”“啊呜呜”“喂,把屁眼再张开点震动一下吧!”啪啪!
  “咿!咕”坏心眼的指令加上皮鞭在全裸的臀丘上轰炸,强迫美帆作出下流的行为。
  “屁股抬高,尽量地耸向后面干吧!”啪啪!
  “啊呜!”少女除了服从以外便别无他法,她在作为支撑作用的足枷支持下腰部拚命挺起,向着染谷伸出不设防的粉臀。
  左右分开的双臀谷底,菊蕾的啡色肉壁在少女的努力下乍合乍分,她自感到自己淫猥至极的意识,全身羞得火烧般红。
  啪啪!
  “咿呀!呜咕”“咬紧牙关用力把屎拉出来吧!”染谷一直间歇地鞭打着美帆的臀丘一边挖苦道。
  “嘻嘻,真是很好看的屁眼呢。成圆形而紧窄地含着,颜色也很美。喂,快一点拉出来让我看得愉快一下吧!”“咕!啊啊!”啪啪!
  “咿呜!
  饶了我!”扁平的鞭头拍中肛门下方的会阴部,令少女不禁高声惨叫。
  同时性器在经过一个接一个无间断的异常调教下,已经在反映着湿濡的光泽。
  “这家伙,看来怎样也无法自己拉出来呢”“咿、不要快行了!请再等一等!”美帆立刻拚命恳求着,男人的判决便好像是判她死刑一样。
  美帆绝望地尽最后努力绞动着下腹忍着呼吸,用力令菊蕾张开,可是呈放射线状向周围扩散的菊蕾便只有放出一阵阵空气,要命的粪便却还是不肯出来。
  “那么,让我帮一帮你吧?怎样?”染谷装作亲切地说完,便由桌上拿起一件器具。
  “知道这是什么吗?”“?”映入美帆眼帘的东西,看来一个像发卷般的圆筒状物,直径约三公分而长约六、七公分,由四个圆环连接着所组成。
  美帆见到那不是浣肠器后便正想安心地舒一口气,但染谷跟着的话却令她立刻跌入恐怖深渊。
  “用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