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

第30章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第30章

小说: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啪啪!
  “啊哎唔!”啪啪!
  “咿!”“在舐着阳具时屁股也被鞭打,真是不折不扣的鞭加糖果呢,真是老练的技巧好,我也来一发!”染谷看着狩野鞭打的情形,自己也跟着拿起鞭打向白帆里的粉臀。
  啪啪!
  “啊呀!”“嘻嘻,很好听!连泣叫声也充满了性感!以前你们的妈妈也同样叫得这样诱人,那已是多少个月前的事了呢”“!”“啊啊、妈妈!”听到了染谷提到母亲,两姐妹不禁悲从中来。
  虽说是母亲把淫乱的血遗传了给她们,但到底是骨肉至亲,当听到一些对她不敬的话自然也会感到难受。
  但是,染谷却毫不理会地自顾自地说下去。
  “最初不知道白帆里会是这样淫乱的,若是知道的话我便不会把他交给狩野兄,而会由我自己亲自下手调教了。”“那、那是什么一回事?难道,你一早便已认识主人?”听了染谷的话,白帆里惊讶地抬高头望向他。
  “嘻嘻,那边的主人和我都是某俱乐部的会员,已相识了近十年了。当你毕业后找工作时,便是我托你母亲把这份工作介绍给你的呢!”“!”的确,当时白帆里找工作时曾接到母亲的来电,说有个远房亲戚在日本医疗机器公司工作,很希望她可以去面试看看,结果白帆里果然成功被聘用。
  现在想起来,原来自己成为狩野的奴隶,已是早在她入这间公司之前便已在策划的事。
  想到此,白帆里对染谷的憎恨便更上一层楼,他竟然把自己的养女“转让”给一个和他一样有SM性癖的人“咿嘻嘻”啪啪!
  “啊咿!”白帆里在悲鸣同时眼眶中也在渗着泪。
  她不得不在这个出卖了女儿的义父的脚边,一边被鞭打一边进行屈辱的奴隶奉仕。
  可以的话她真想咬掉那男人的阳具。
  可是,受过充分调教的白帆里却也在鞭的痛下感到了被虐的欢悦,因而继续以奴隶的服从心恭敬地服侍着那丑怪的阳具。
  “咿嘻嘻,真是美妙的享受,一边感受姐姐的奉仕一边欣赏妹妹那裸露的胞鱼。喂,只是十七岁的娃儿却竟如此喜欢被鞭打了?你的浪水已流得大腿内侧都湿湿的了!”“你那边的白帆里也是,肉壁之间的淫水已像开了水喉般直流着了!”“那是不是代表她们很喜欢我们的体罚了?”“呵呵,请随便。”啪啪!
  “哦咿!”啪啪!
  “啊呀!”白帆里和美帆同时被所属的支配者所鞭打而悲鸣着,但是,已经觉醒了被虐的愉悦的奴隶姐妹,在疼痛的同时也更加卖力地继续着口舌奉仕。
  “两匹都是比母亲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被虐狂呢。而她们的母亲也是很淫乱的奴隶,很喜欢狩野兄你所设计的施责用具呢!”“很高兴她喜欢我的设计。最近依然有在用吗?”“嘻嘻,这两个家伙的母亲已过世了。不过不要紧,迟些留给美帆试用便可以了。”“怎、怎么回事?要我用的难道是家中那奇怪的施责台?”“你原来也早见过了?果然是只四处乱搜别人东西的贼猫!嘻嘻,其实狩野兄是专为好此道的人设计特别的奴隶施责具的发明家,除了表面的医疗用具集团,在暗里也为此而设立了另一间公司呢!”“呵呵,不过这间公司却是什么盈利也没有呢!”“但、但是为什么是美帆”白帆里不安地问道。
  “因为她明天便要回家啊!回到札幌的家中的调教室后,我会好好的调教一下她呢!”染谷满面淫笑地道。
  “不、不要!我绝对不会回去!
  讨厌哦!”美帆知道染谷的意图后,像疯了般地泣叫。
  但是她的颈圈被狩野的手捉住,因而无法作出任何挣扎。
  “狩野兄,你当然会把这小偷交给我吧?”“呵呵,不论是奴隶还是珠宝,都应该交还给原来的拥有者才对。当然,珠宝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奴隶建一方的所有权便有点考虑余地了。看,她服侍得多么投入!”说着,狩野操纵着美帆的颈圈令她再度开始奉仕。
  少女像在向狩野求救般,把服从心占满了胸口地努力含着龟头。
  “那、那不是和最初说的不同吗!”染谷听到狩野的话后,气得面也红了地道。
  “不,请别误会,我没有说过不把她交给你。”狩野欲舒缓气氛地说。
  “但是,这是两匹世间稀有的极上品,我只是说不能固定她们那一个是属于谁人所有而已。”“那即是?”“举例说,姐妹可以交替地每个月分别在这里和札幌居住。”“嗯,即是说由我们共同拥有她们两个那也有你的道理。”听到狩野的解释,染谷的语气开始平静下来。
  “还可定期地来共聚一堂,一起享用她们和让她们竞争一下被虐的情欲。”“嘻嘻,便像刚才的秀般?那的确很有趣!可是我们大家都很忙,要找适合的时间也不是易事呢!”“所以今晚便要两个都尽情地试一下,看看她们谁更合自己意呢!”狩野用说话令对方安心下来,不过,他的心中其实已开始有想把两姐妹都独占的欲望,但是他暂时按下这心情,改而提出对两姐妹进行另一种调教。
  “比较她们的被虐狂程度,我有一个好主意。”狩野别有深意地笑说,又向身旁的摩美低语了一会,然后摩美便拿出另一种施责具,站在两姐妹中间。
  “这是主人所赐的礼物哦,令你们在奉仕中自己也可得到快感,快衷心地感谢主人吧!”摩美手中的是在两端大大膨胀的双头性具。
  全长约四十公分而形状则像日本刀般微弯,树脂制的乌黑色表面上突出卑猥的花纹,而且内藏有马达,可以在无线控制器的控制下淫猥地活动起来。
  摩美把双头棒放在两姐妹之间,令棒的两端分别插入了两姐妹的性器内。
  “好,现在再开始奉任吧!”“哦啊!”“呜咕!”两姐妹的口中都发出了淫猥的悦虐喘息,四脚支地而头部向下的缘故令屁股更向后突出,因而令性具的龟头更深入地埋入肉壁之中。
  “呵呵呵,那样的话她们便不可后退,”狩野向染谷解说着。
  “若下面感到痛苦的话便只可向前进,但是前面有什么呢”狩野一边说着,一边用两只手指大力挟着美帆笔直而形状优美的鼻子,那是支配者独有的残忍指示去命令她张开口。
  “啊!呒咕呒、唔呀!”阳具朝美帆大大张开的口的咽喉深处顶入,令她产生一阵强烈的空呕吐感。
  但后面又有性具棒顶住,令她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能地发出苦闷的声音。
  “嘻嘻嘻,真是施责的高手呢!好,我也不输给你!”染谷好色地淫笑后,也模仿着狩野般把赤黑的阳具塞入白帆里的口腔深处。
  “啊呒、呒咿、呜咕!”继美帆之后白帆里口中也发出了苦问的呻吟,她也被男人的性具塞入至差不多到根部,令她由胃中冒起一阵有如地狱般淒苦的空呕吐感。
  “这牝犬,只顾在吟叫而舌没有动呢。喂,再努力点舔!”“嘿,等一等”狩野由摩美手上取过那如打火机大小的遥控器,向着白帆里的屁股按下了按掣。
  胡胡“呜呀!咿呀!
  呜咕!”深深押入了花弁的肉壁之内的性具棒发出了马达响声,白帆里也同时发出如狂般的悲鸣,在遥控器控制下性具在白帆里体内作出淫猥的蠕动和震动。
  “咿呀!喔呜”“呵呵呵,怎样了?想继续努力奉仕了吗?”狩野把阳具由美帆的口中抽出来,然后另一边的染谷也同样地做,那是为了暂时令她们能够说话。
  “喔做、做了,会用由心中发出的服从心去奉仕,请慈悲!”白帆里被虐感满载地转头对着狩野在哭泣似地恳愿。
  事实上阳具顶至咽喉的痛苦,而且那更是染谷的东西,令她的双眼不禁真的渗出泪来。
  “那便用行动来证明,好好用你的舌去服侍客人吧!”“是、是!啊呒、呒咕!”染谷不待白帆里说完便拉着白帆里的头,把巨大的性具朝口中塞入,同时另一边的美帆也被狩野的东西深入咽喉深处,令她咽喉在痉挛中再度开始屈辱的奉仕。
  胡“呒咕!唔呒唔”狩野和染谷分别把阳具深入各自的奴隶咽喉深处,同时手部也操控着遥控器,令深入对方奴隶的性器中的性具棒活动起来。
  虽然贯连着姐妹的是一根双头性具,但两端的活动则分别由两个遥控器所控制。
  二人都操作着遥控器令棒子的振动忽强忽弱,然后愉快地欣赏两姐妹苦闷的样子。
  每次增强震动下棒子的前端都像可怕的妗栋愦碳ぷ抛庸诤鸵醯赖哪诒冢闭鸲跞跏彼淙豢稍菔彼梢豢谄忠问笨荚僭銮空鸲P摹
  “嘻嘻嘻,真是至高的快乐。一边感受姐姐的舌好像要把我的东西吸下般舐着,一边看着妹妹的肉洞如何被性玩具蹂躏!”染谷平然地说着下流的说话,以充满满足感的视线交互地望向姐妹二人。
  特别是因为只要自己控制手上的遥控器便可更加重美帆的苦难,令他终于可一尝已经酝酿了很久的,他心中对美帆的支配欲。
  但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会就此便满足。
  “咿呜,呒!”染谷的龟头顶撞到白帆里的咽喉最深处,令她本能地欲后退,但这样便令性器中的棒子更加深入,令子官也感到一阵苦痛。
  “咿、呀!饶了我!”然后那苦痛也同时袭向在双头性具另一端的美帆。
  向后退的白帆里令棒子残忍地突入美帆的秘地,令她感到激烈的压迫感。
  “啊喔!咿哎呒!”“呵呵呵,要令到客人更满意才行!”狩野扯着美帆的头发向下压,残忍地笑着说。
  “求求你,那!”胡胡胡“呀哎!死了!”染谷这时把遥控器较至最大,令棒子在美帆的阴道中狂飓起来。
  比之前一切性具棒调教都强上不知多少倍的苦痛和被虐感下的美帆,在狩野捉住她下,她连挣扎也不能,只有在如狂乱般地大叫着。
  那其实只维持了五、六秒,染谷便把遥控器关掉,令美帆的肉体回复平稳,但刚才令她几乎发疯的恐怖,更加深了勾起她的屈服感。
  胡“咿呀!呜咕!”遥控器再被开动,美帆立刻发出悲淒的泣叫。
  感受到电动性具的滋味后,令她的肉体对肆虐的刺激更加敏感。
  开动然后又停止。
  “呜呜!”沉溺在被虐之湖中的美帆,双眼含着泪地,在把狩野的阳具含入至咽喉下发出被虐的喘息。
  震抖着的唇边,牵引出一条口涎的透明之桥直通到肉竿,然后流落在地上,像在描述在美帆如今正逐渐崩溃的理性。
  胡胡“咿呀!已快要死了!救救我,主人!”性具棒再度开始蠢动,美帆终于忍受不了地把狩野的阳具吐出,然后把脸伏在他的腹部,一边哭泣一边在恳求着拯救。
  “呵呵,你应该向对面那一位求饶才对吧?”狩野捉住她的颈圈把她拉起往后看,然后冷笑着说:“你的性具是由染谷兄控制的喔!”“要、要对那种男人屈服的话咿呀!又来了!”一时停下了的棒子,在染谷的手上操纵下再度开始捣乱。
  “啊呀!快要疯掉了!哎呀!”“嘻嘻嘻,那便快来求我吧!”“你这种人!咿呀!”“就看你可以倔强到何时!喂,你给我后退!”染谷关上遥控,然后令膝间的白帆里向后退,那样便令双头性具更加加强了对美帆的子宫的压迫。
  “好,如果我现在开掣的话会怎样呢”染谷的脸上混合了残忍和狡滑的表情,把手中的遥控器举起。
  “咿,停手请停手,我听你的话便是!”美帆脸上满是惊恐地,慌彀t;作出乞求饶恕。
  要向有如蛇蠍毒虫般的染谷屈服自然难受,但她也知道自己的肉体已不能再承受那电动性具的刺激了。
  “那即是肯听我话吧?”“听、听了”“你亲口说,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能逆我意。”“无、无论说什么都不会逆,会好好听话的”“听谁的?是谁?”染谷仍对美帆咬住不放。
  “美、美帆对继父的话决不会违逆了”被狩野的手捉住头令她望向染谷,美帆像只战败的小猫般,向染谷许下了屈辱的服从之誓。
  “嘻嘻嘻,狩野兄,便如你所见,不听话的女儿终于肯服从了。”“那便真是可喜可贺了!”狩野口中虽在说着恭贺,但其实在他的唇端却泛起一丝轻蔑和嫉妒的冷笑,不过染谷并没有发觉这一点。
  “那么便彼此交换牝犬然后回房各自享受吧!”“不错,而且也可看看女儿的誓言是真是假呢!”“咿,怎么这样!呜呜”
  当美帆明白她将要单独和染谷独处一室接受他调教,立时害怕得连心脏也几乎冻结了。
  她的四肢不住震抖,一边大力喘息一边肩膊也在不住痉挛着。
  但是,染谷却像更要迫她入穷卷般,发出了无情的哄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