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

第29章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第29章

小说: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别打姐姐了!请欣赏、美帆的肉洞吧!”“就只是看那里而已?”“啊啊肛门也请看吧!请看着肉洞和肛门,同时欣赏奴隶的舞蹈吧!”美帆一边继续扭着臀,一边大声叫着卑猥的台词,她的屈服一来是为救姐姐,二来也是由今早以来的奴隶调教,令到倒错的悦虐感已深植其心中的缘故。
  “啊,美帆小姐投入得连浪水也不断摘下来了!”典子看着美帆的下体道。
  “嘻嘻,这方面我这边的牝犬也不弱呢!在敏感处受鞭打后,下面竟也滚滚地淫水直流了,两匹都是极品的淫乱牝犬呢!对吗白帆里?”“啊,对白帆里是在肛门受鞭后下面会流爱液的淫乱牝犬”“那边的娃儿呢?”“美帆也也是卑猥的牝犬,跳着可耻的舞同时,下面也湿起来了”“说得好,那再开始跳,一边跳一边向主人恳愿吧!”啪啪!
  “呜呀!”“啊啊、两位主人,请欣赏美帆淫贱的扭臀舞,如果觉得好看的话还请恩赐少许掌声吧!”铃铃铃铃铃铃“哈哈哈!”“呜呵呵呵”啪啪啪啪看着一个十七岁少女忘我似地扭着臀,同时口中也不断反覆吐出淫猥的说话,沙发上的两个支配者在大笑声中拍起手来。
  “嘻嘻,那样即肯定了你的奴隶表现了。”摩美停止了鞭打,向美帆满足地笑着说。
  “好,两匹也一起上前服侍客人吧。刚才也说过今晚的宾客可说是VIP中的VIP,千万不可有所待慢或失礼哦!”这时在刚才为两个支配者作口舌奉仕的女侍已经退下。
  预备取代她们的白帆里姐妹来到沙发前,遵从奴隶的礼仪五体投地俯伏着。
  “白帆里,先由你自我介绍。”“是我是在这间大屋中服务的牝奴隶白帆里。今晚将真心诚意尽一己绵力服侍贵客,请贵客尽情地享乐吧!”“美帆,到你了。”“我、我名叫美帆是新人奴隶,但一样会尽力地为阁下服务,还请尽情地享乐吧。”“咕嘻嘻嘻”听完两姐妹卑屈的自我介绍后,神秘来客好像难掩高兴的样子,更转头向坐在他旁边的狩野说:“嘻嘻,真是叫人致敬的调教呢,两匹都变成如此出色的奴隶了!”“!”白帆里和美帆一听到男人的声音都心中一栗,那声音肯定是以前曾听过的,虽然现在仍未可断定来客的身份,但可肯定他必是自己所早已认识的人。
  “特别是那妹妹,在一星期前仍是个傲慢的高校生,叫她也不肯理睬的,现在竟自动的像狗般的爬着地和耸起臀,真叫人难以置信呢!”“!是你?
  不、讨厌!呀呀!”美帆整个人立刻如被针刺般弹起,虽仍被典子的狗炼束缚着,但仍不顾一切地想挣扎站起。
  “不行哦,在客人面前不可以失礼,否则后果可会很惨的”典子的手上拿着一支细长的黑色棍棒,她手握的部分是橡胶包住的,而且上面有一颗红色的按钮。
  当她按着掣和把棒的前端金属部按在美帆的粉臀上时,立时一阵可怕的痺痛直流向全身!
  “呀卡呀呀!”“电击棒的滋味怎样?再不守礼貌便会再加强电压喔!”典子手上的是一种称为电鞭的刑具,她早已予想到姐妹当知道来客的身份时的反应,决定用上这种残忍的拷问具来令她们屈服。
  “好,回到刚才五体投地抬起屁股的姿态吧!”“呜呜姐姐啊”“小帆怎办好”“你们还可以怎办!当然是好好服侍主人和宾客吧!”“呵呵呵,如你所见我有很出色的调教师。”狩野看见姐妹俩已屈服在残忍的刑具下而回复跪拜姿后,便向身旁的客人道。
  “奴隶的一切调教可放心完全交给她们,而我自己便只在享受调教的成果已可以了。”“咕嘻嘻,但看来姐姐的奴性更高一筹,真令人又羨又妒呢!”“那也可给你今晚尽情享乐,毕竟得你长年关照了。”“的确是,嘻!”“喂,两匹都把脸抬起!”姐妹两抬起头,赫然见到一只银色的薄型公事包,那正是美帆离家出走时带着的东西之一!
  “这是什么?”摩美严厉地问美帆。
  “是珠宝袋”“当然,而且里面的东西的价值可十分惊人呢!”摩美打开了公事包,把里面的东西展示给狩野。
  正如她所说,里面有一堆不知多少卡的钻石、珠宝、红宝石等物事。
  “哦!”狩野也不其然露出惊讶的表情。
  “这些东西是由何处偷来的?”“甚、什么偷来”美帆感到事态正朝最坏的方向发展,不禁全身颤抖,语音也带有怯意。
  “那些东西是由自己的家中取出来”“虽然是你家中的东西,但也不代表那即是你的东西吧?而且它们真正的拥有人已在你的面前了!”“啊啊,果然!”美帆陷入一片绝望中,而旁边的白帆里也全身颤抖,拚命咬着下唇。
  “嘻嘻,这面具是为迎合主人的趣向,但已热得满头汗了,可以脱下来了吧?”“当然,而且牝犬们也一早说想知道阁下的身份了。”沙发上的两个支配者同时把脸上的蒙头巾脱下。
  当然,两姐妹的视线都集中在客人的面上。
  她们都希望自己猜错。
  可是,结果头巾下露出的一张头发半秃、脸部红润饱满的面容,果然如她们所猜的一样。
  是她们的继父染谷的面容。
  (啊啊,怎会这样!姐妹俩都感到全身的血液因惊讶和恐惧而倒流,但是,几乎在一瞬间她们已被压倒性的羞耻和屈辱感所支配,想到自己在继父面前做尽多少耻辱不堪的丑态,实在令她们想立刻找个洞钻下去。
  “两匹都满脸通红了,为什么呢是因为连屁眼也露出地摆出汪汪狗的姿态来向我行礼吧?”染谷玻ё叛劭醋沤疟叩呐ソ忝茫韵铝鞯挠锏魉底牛骸暗牵械叫叩牟恢皇悄忝悄兀√滴伊礁隹砂呐裉煸缟显谖裢淼难莩鼋醒盗肥保谡獗叩闹魅嗣媲白隽瞬簧俪笫履兀 薄澳恰⒛侵质乱巡恢匾椅也⒉皇悄闩 卑追锪⒖坦钠鹩缕乜挂椤
  “美帆也是!”一旁的少女乘着姐姐的语气强硬地说。
  “我又怎会是那样卑劣的男人的女儿!”“嘻嘻,真是不知感恩图报为何物的娃儿啊,白帆里,你母亲应该有告诉过你,你的学费是谁付的吧!”“”白帆里难以答话。
  的确她在大学期间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有赖此人的照应的。
  “而至于你,美帆,本来我以为养的是可爱的小猫,结果竟是只小偷猫儿,实在不能不好好管教一下你呢!”染谷由典子手上拿回珠宝包后,立刻如涂了胶水般紧抱着不放,显出了他爱财的性格,另外他望向美帆的眼神中也充满着极端的异样欲情。
  “好,另外还有一件东西呢?”“还有一件东西?”“别装傻了,除了珠宝之外你还带走了一些文件吧?”狩野受到染谷所托,命摩美在弄晕了美帆后搜查她的家,但却只找到珠宝而找不到有染谷的文件。
  “放了在什么地方?”“那、那个我可不知道,大概是被老鼠之类的咬了去吧!”美帆拚命地虚张着声势。
  虽然是在这样羞耻的奴隶姿之下,但无论如何她也不想向她在世上最憎恨的这个继父屈服。
  “这个顽劣的女儿!一定是以前被母亲太过溺爱了,但是今晚我可不会饶了你,一定要令你帖帖服服才行!”听到美帆无礼的回答,染谷气炸了肺般道,而且看来她所带走的账簿一定十分重要,所以他才会如此着紧。
  “狩野兄,这个偷了我的重要东西的小偷,一定要交给我好好发落!”“不、讨厌哦!”“那、那个我知道那文件在那里”白帆里在此时突然插话,她明知美帆再这样强硬下去必会遭恶劣对待,所以不得不出声去为她解围。
  “不行!姐姐,别说出来!”刚才在地下囚室中美帆曾告诉过姐姐那本账簿是在她带来大屋的行李中,可是美帆却绝不想向染谷屈服。
  “小帆,看来还是老实说的好,否则你会受到可怕的惩罚喔!”“嘻嘻,果然还是姐姐明白事理!好,那究竟在什么地方?”“不行哦!别说!”“是在札幌火车站的一个出租行李柜中。”“?”听到白帆里的谎话,头脑精明的美帆几乎立刻明白了姐姐的意图,当下立刻装作很悲哀和不愤地说:“啊啊,为什么要说出来?那是假的,别要相信!”“嘻嘻,盗贼小猫快住口!若是假的我可不饶你哦!”“是真的。美帆一离开家门便立刻打电话给我,是我教她这样做的。”“但是,出租行李柜不是每次只可用一星期吗?”“是美帆叫她的同校好友定时去帮她续租的。”白帆里尽量冷静地说。
  从染谷的态度可肯定那文件一定十分重要,所以她更要尽力令文件不会落入染谷手中,以作为日后可能有利的条件。
  “你曾把一笔钱交给你朋友,拜托她帮你一直续租着,对吧美帆?”“”“你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染谷转而问美帆。
  “”“快说!”啪啪!
  “咿!说了!是、是叫真锅恭子,和我读同一班的”“电话号码呢?”“记不起来。”“别在说谎!”“是真的!我把电话号码全都存入了在携;带电话中,但我的携;带电话却留了在姐姐家中,你不信的话便自己去查查看吧!”“哼!真是爱顶咀的小娃!
  好,狩野兄,你可以帮我查一查吗?你一定有不少手下在东京吧?”“这个”“不,因为我在离开时锁上了门,而门匙则在我这里或白帆里身上,所以无论怎样也要由这里叫人拿去。”旁边的摩美连忙道。
  狩野立刻接着说:“那便唯有明天早上才叫人去吧不用担心,既然她们两姐妹都已在这里,便不会再有谁可以从中作梗了。”“”染谷虽仍是有点不快,但也只好依从狩野的提议,毕竟他作为客人也不可以勉强狩野派人通宵去帮他办事。
  而另一方面白帆里和美帆都稍为松了一口气既然明天才去找账簿,那今晚应不会受到太残酷的拷问了。
  不过当然,她们今晚仍要继续奉仕这两个男人。
  “呵呵,既然问题已解决了,你们两个便用咀来服侍一下我们,给我们享受一下吧!”在狩野的提议后,他和染谷改为相对面而坐。
  “好,便让客人选择想谁服侍他吧!”“不、讨厌,绝对不要!”“请安分点吧美帆小姐,若不听话便又要再尝电鞭的滋;味哦!”“呜呜”在典子的威吓下美帆还是只有屈服,因为刚才的一下电击已令她的惧意深印于心。
  然而,她估计染谷一定会选自己却是错误的。
  染谷慎重地把视线交互望向两姐妹的脸上,然后狡滑地说:“嘻嘻嘻,既然仍有很多时间,现在便先享受一下姐姐的奉仕技术,之后才好好的调教妹妹吧!”那样,便决定了由白帆里服侍染谷,美帆则服侍狩野。
  两姐妹便四脚爬地各自爬到要服侍的人的双腿间,把唇贴近向怒峙中的男人性具。


第10章 嗜虐的本性
  第一节
  “唔呒呒”
  “呒咕”房间内充满了淫靡的声音,白帆里和美帆姐妹分别在为支配者进行着悲哀而又充满屈辱感的奴隶奉任。
  四脚爬地的姿势下,带着颈圈的头拚命伸向前,就像饲犬般尽力伸出舌头去舔着主人的宝贝。
  因为两个男人坐的位置是互相面对的,所以在享受着一个奴隶的服侍外,也同时可欣赏另一个奴隶所暴露着的秘部,充分满足到两个男人的嗜虐欲。
  “怎样呢,这只牝犬的技术可不赖吧?就是刚经过了女侍一小时的奉仕,但她仍可舔得令人更兴奋吧?”狩野对正在享受着白帆里服侍的染谷客气地交谈,同时也把膝间的少女的颈圈拉向前,令她的舌更有力地舔在他的龟头上。
  “嘻嘻,正如你所说她确是令人兴奋,外表看来虽是一脸害羞,但舌头舐弄的方式却像是只非常淫乱的母犬呢!”染谷赤色的脸变得更红,好像非常满意的样子。
  虽然身形上他已是个中年发福的胖子,但那阳具却仍能保持着巨大和充满压迫力。
  “如果不听话的话便会这样做!”啪啪!
  “啊呜!”狩野的鞭越过正在服侍着她的美帆的背部,击在那臀丘之顶。
  “如何?痛苦吗?”“啊啊很痛,屁股的皮肤像要裂开了”“刚才的是惩罚的鞭,现在你想要些会令你快乐的鞭吗?”“呜呜想要”“那便用舌头来舐得我更高兴吧,那样的话便会赏你快乐的鞭了!”“是呜呒”美帆以牝犬的姿势,拚命伸出舌头舐着阳具的表面,狩野望着她一脸的努力样子感到十分有趣,同时手上的鞭也连续向她无防备的臀丘打下。
  啪啪!
  “啊哎唔!”啪啪!
  “咿!”“在舐着阳具时屁股也被鞭打,真是不折不扣的鞭加糖果呢,真是老练的技巧好,我也来一发!”染谷看着狩野鞭打的情形,自己也跟着拿起鞭打向白帆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