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

第28章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第28章

小说: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好,转圈吧!不转得比对手快的话便赢不了哦!”啪啪!
  “啊嗄、咿呜!”啪啪!
  “呜呀!”姐妹在被鞭打的同时,也在拚命转圈追着对方的背后,情形便有如两只狗在追着要咬对方的尾巴般,但是这两匹却是由全裸美女所化为的母狗,这种玩意实在是穷天下的荒唐之最。
  但因为她们两个的性具棒是被锁炼连在一起的,所以当一方要扑前去咬对方的性具棒时,便会受锁炼的反作用力所限制,所以两匹牝犬化的奴隶姐妹便只有一直徒努地在互相追逐,同时身体上淫猥的部位都被支配者的眼睛享受个够。
  “拜托你,调教师大人,请帮一帮我们吧!”终于,白帆里也明白根本凭她们之力便无法令这残酷的游戏结束,于是只好开口向摩美恳求道。
  “哦?你们是正在比赛中喔!若有外人协助不是失去比赛的意义了吗?”“但、但是,这样下去的话可能会没完没了的喔”“住口!不可推舍牝犬的工作!”啪啪!
  “咿!请慈悲啊,调教师大人!”“摩美大人,那样不如我们让她们决定胜负谁属算了,但以输了的一方要受罚为条件,这样好不好?”“唔,拖得太长的话也不是好事”摩美考虑着典子的提议。
  “好,便由你们决定由谁人做拔的一方谁人做被拔的一方吧。但是,被拔的一方依然要受罚。罚什么好呢好,既然是输了肛责游戏,便罚在肛门上鞭打吧!”“!”姐妹俩听到摩美的话不禁一阵恐惧,为了要完结这游戏,必须要有胜方和负方,但负方必须接受可怕的鞭打惩罚,令她们感到难以抉择。
  “好,要拔那一个的棒子好呢?”摩美望着足边的姐妹摧迫她们作出残忍的抉择。
  “便拔白帆里的吧”“不,姐姐,拔美帆的吧!”“不行啊小帆,肛门被鞭责你从未受过,而且那痛苦也不是你可以忍受的哦。”“便如白帆里小姐所说,肛门的痛觉神经是很发达的,对美帆小姐来说可能负荷太重了,想知道肛门被鞭责的滋味便留到以后,今次请先让给白帆里小姐吧。”典子皮肉地说着。
  “而且,美帆小姐的肛门今晚将有肉棒贯通仪式,所以在之前还是别受什么损伤才好。”“那种事,我没有听说过!”美帆近乎悲鸣似的叫着,典子最后一句话令她大出意料之外。
  “呵呵,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主人要奴隶做什么事,难道还要预先通知吗?”“啊啊!”“看来似乎明白了呢。好,位置便决定好了,由白帆里小姐背对主人们,而美帆小姐则面向着主人们。摩美大人。”典子预备好一切后便把主导权交回给摩美,而自己则回到助手的身份。
  “请两位主人欣赏!”摩美朗声向沙发上的两个支配者宣布。
  “奴隶秀终于来到高潮了。现在请欣赏牝奴隶美帆用口把插入姐姐白帆里肛门内的性具棒拔出来。当顺利拔出而令牝犬的菊门的一点展露出来时,请赐与热烈的掌声!”“呵呵”“嘻嘻嘻”沙发上的二男发出了微笑声,显然对这个牝犬调教秀感到十分满意。
  “好,美帆,快点拔出来吧。”“啊、咕!”“喔”在摩美的指示下,美帆呻吟声中把脸孔靠近白帆里的粉臀,同时白帆里也努力把屁股向着美帆的脸以作协助。
  她们都想早一刻由此肛责地狱得到解放,但当二人的头和臀一靠近,性具在锁炼拉扯下再度发挥其破坏力,令肛门又再一阵刺痛。
  “姐姐,要再靠近一点。”“这样吗?啊啊,已经尽力了,咿!”“还差少许啊呜!不行,触不到!”美帆拚命伸长颈想用咀捉住白帆里屁股后的棒子,但在即将接触前的一刹因感到自己肛门一阵刺痛而稍为退缩。
  “喂,再来一次!要做到成功为止!”“啊呜呜咕”“嗄、嗄、啊呀”白帆里和美帆在发出被虐感充盈的呻吟声同时,再度开始充满痛苦的工作。
  而由于刚才是在典子拉动系着二人颈圈的狗炼之下,半强制地令她们进行后退至对方臀部位置的,故此在典子把狗炼放了手后她们便自然稍为回到之前较舒服一点时的位置,所以现在便又要再来一次苦难满载的后退动作。
  “咿、呜小帆,还未到吗?”“还差少许啊啊,不行,已不能再接近多一点了!”“加油!啊呀!又刺进里面来了!”“啊啊,美帆也是!咿!”啪啪!
  啪啪!
  “贱犬,刚才还自信满满,但到做时却仍是做不来!”“喔,我做了,请慈悲!”“咿呀!只、只差少许”残忍的鞭在二人的臀丘上交错飞舞,迫令二匹性奴继续悲苦的工作,姐妹两人都搾尽浑身之力向后退,令美帆的头到达白帆里的臀部的位置。
  “好,今次一定要!”白帆里拚命屈体把屁股向着美帆,然后为了尽快结束游戏而叫她出手。
  虽然在完结后也代表她要接受残忍的惩罚,但现在已无余瑕再想将来的事。
  而对美帆来说也是一样,现在要尽快完结这个残酷的游戏才是第一要务。
  “啊唔呒!”终于,在有如过了一世纪般长的苦痛后,美帆的口成功含住白帆里屁股后的性具棒的根部了。
  她拚命忍受着肛门快要穿的裂痛,用力把假阳具棒向外拔。
  “咕呀呜!”白帆里随即发出高声的悲鸣,当假阳具由肛门深处拔出的时候,棒子磨擦着表面的感觉,特别是膨大的前端部分由直肠一口气拔出至菊门的刺激令白帆里脑海中一阵发白。
  但那其实只是一瞬间的事,很快美帆便把整支假阳具棒抽出,那丑恶的性具的全貌便在室中的照明下尽现出来。
  “啊啊”白帆里轻舒了一口气,因为终于也从肛门地狱中解放出来了。
  之后又轮到她把妹妹的性具拔出来,因为今次已没有锁炼;在中间作崇,所以很容易便完成了这工作。
  “啊啊姐姐”“小帆辛苦你了”羞耻和痛苦满载的游戏终于完结,姐妹俩在再度面对面下,不禁感到如劫后重生般的感觉,很想相拥在一起。
  “好,两匹一起并排,把肛门给主人和来宾欣赏吧!”在摩美的命令下,二人只得立刻四脚支地把臀部向后,暴露在支配者们的欣赏中。
  “两位,牝犬的表演看得愉快吗?在精彩的拔肛门棒游戏之后,现在奴隶姐妹的菊蕾正展现出来供两位任意欣赏。两位如果对两匹奴隶刚才卖力的表现和她们的菊蕾的魅力感到满意的话,请务必赏赐盛大的掌声!”啪啪啪啪啪啪两个支配者立刻热烈地鼓掌。
  “你们怎么了,别忘了继续扭着屁股!”“是,我做了”“喂,旁边的娃儿呢?”啪啪!
  “咿、我做了!”摩美严厉地催促下,白帆里和美帆不得不再开始屈从的扭臀舞。
  她们暴露着性器和肛门,以四脚支地的姿态做出卑猥的动作,白帆里和美帆都感到注目在自己私处的炙热的视线,因而在充满羞耻和被虐感下继续努力地扭动屁股。
  第四节
  在一轮蛇舞表演后,便轮到刚才的游戏的负方接受惩罚。
  白帆里被摩美命令两膝要打开至相距约二十公分,脚胫至鞋子开成八字形,令到双臀自然地分开而鞭子便可更容易击中谷底的肛门。
  白帆里照着吩咐摆出了这姿势,大开的双臀的中央由浅至深,媚肉的中心薄茶色的菊蕾便完全露出,再加上刚经过了一轮性具棒的摧残,令肛门口到现在依然维持在半开状态,更添上一份淫猥的感觉。
  “你自己告诉主人,为什么你要受罚?”奴隶调教师摩美确是残酷,要奴隶在受罚之前先亲自说出受罚的理由,是她一贯用来磨灭奴隶的意志的方法。
  “这两位主人,白帆里在刚才因屁眼不够紧窄而在游戏中输了,所以现在便要接受鞭打屁眼的惩罚。”“没、没有这回事!只是姐姐让我而已,并不是她屁眼不够紧窄!”美帆拚命出声想维护姐姐,虽然直到昨日仍是处女身,但美帆也曾听闻有男人把女性性器官的紧窄度来作为评判女性的肉体价值的标准。
  所以,她并不想为自己而牺牲的姐姐再受到不名誉的贬低。
  “住口!没有人在询问你的意见!”啪啪!
  “咿呀!”“请饶恕家妹,调教师大人!小帆,好好忍耐点,好吗?”“但是姐姐要受那样的惩罚不如美帆也一起受罚吧!”“不行哦,小帆!”“刚才典子也说了,你的屁眼今晚将被粗大的肉棒进行贯通仪式,如果在肛门皱鞭打肿后再受肉棒冲击,会痛得一星期内也不能拉屎喔!”“怎么这样!很残酷”“不用担心啊小帆,我可以忍得住的。”白帆里努力平静地说。
  “咕嘻嘻嘻”这时沙发上那谜之来宾发出了古怪的笑声,想来是对不久之后将可侵犯那十七岁的幼嫩美少女的肛门而忍不住兴奋。
  “不如这样,便由美帆小姐来决定白帆里小姐被鞭打的数目吧?”今次轮到典子出口,在有礼的语气下提出了一个残忍至极的提议。
  “在白帆里小姐受鞭同时美帆小姐便在其旁边跳扭臀舞,直到能令主人和来宾看得满意为止,那时便请两位发出指示叫我们停止鞭打吧。”“怎、怎么这样!”“呵呵,goodidea!再加上这些铃便更好看了。”摩美在接受了典子的提议同时,也叫她为美帆戴上铃当。
  美帆穿着的是性奴用的束身衣,而在胸前和下方的前后左右都有用来扣上其他东西的小扣子。
  典子在其中一个扣子背后正中线以下近尾龙骨位置,绑上一条系着铃当的链子,而长度则调节至只约垂下一英寸,令吊下的铃当刚好不会遮住其下方的菊蕾。
  然后,摩美再面向沙发的方向宣布:“两位,牝奴隶白帆里因为屁眼不够紧窄而在刚才的肛门拔棒游戏中输了,因此肛门要受鞭打的惩罚。本来是会打至少数十鞭以上的,但和姐姐感情深厚的奴隶美帆决定以扭臀舞来乞求为其姐减刑。
  但单是扭臀舞便太枯燥了,所以便在妹妹可爱的屁眼上方吊上铃当,所以在扭动时使会伴随着清彻的铃声,令大家的眼、耳都能得到享受!
  如果她淫魅的扭臀能令两位满意,而铃声也能令两位听得舒服的话,便请赐与掌声,而那将同时代表白帆里的鞭责刑的完结。
  “摩美对沙发上的男人解释完后,便低头望向伏在地上的两匹牝奴隶。“好了,美帆,你姐姐要承受的鞭打数目便由你的扭臀舞表现来决定了。为了令主人和宾客给与掌声,好好努力地做吧!”“!”铃铃铃铃摩美的话一说完,美帆便立刻把屁股摇得好像疯了般,以自己淫猥的舞踏来令男人看得满意,是现在惟一可救到其姐姐的方法。
  “好,开始了。”啪啪!
  “啊哎;!”“啊、姐姐!”九尾狐之鞭无情地直击在无防备的肛门上,令白帆里发出尖声高叫。
  “嘻,跳得更出色的话便不会得到掌声哦!”摩美向旁边的美帆挖苦地说道,同时也转面向支配者们打了个眼色叫他们暂时别要拍掌。
  当然,男人们对此也早有默契,只是在笑着欣赏这残酷的演出。
  “!”铃、铃、铃铃啪啪!
  “哎;呀!死了!”“啊啊,白帆里姐姐!”“跳舞怎样了?再不继续跳只有增加鞭打数目喔!”“跳、跳了!所以请放过姐姐”铃铃铃铃铃美帆拚命地挺立裸露的粉臀,大幅度地画着圆,性器和肛门暴露在男人眼前下再跳着如此卑猥的舞,其屈辱感可说是笔墨所难以形容。
  但是想到姐姐正在一旁受着酷刑鞭打,令她再顾不得羞耻,只是一心一意地把屁股扭得上面挂着的铃当不断作响,希望可尽快令残忍的鞭责得以完结。
  啪啪!
  “啊呀呜!”另一方面,白帆里则被鞭得如杀猪般地惨叫。
  她以无防备的姿态两脚大幅打开,令卑猥的饴色肛门无保留地展露,摩美的每鞭都准确地扫中菊蕾的柔肉,令她痛得几乎死去活来。
  啪啪!
  “啊呜、请留情喔!”“拜托你,请饶恕姐姐吧!”“嘿嘿,但你的蛇舞似乎仍未令人满意呢!”“为什么?我已拚命在跳的了”“美帆小姐,向两位主人恳愿,一边扭着臀一边请求他们欣赏你那可耻的地方吧!”“两位主、主人请你们”十七岁的少女的脸红得像苹果般,向着后方的支配者屈辱的恳愿。
  为了救姐姐,她不得不对两个男人露骨地献媚。
  “请欣赏美帆的扭臀舞吧。美帆全心全力地把屁股尽量地扭摆,如跳得好的话恳请赐与少许掌声吧!”铃铃铃铃铃“具体点,说说要欣赏你的什么地方?”“啊啊,那样羞的说话”啪啪!
  “啊!屁眼!痺了!”“嘻嘻,因为妹妹不肯说她应该说的话呢!好,再来一发”“呀,说了说了!说了所以别打姐姐了!请欣赏、美帆的肉洞吧!”“就只是看那里而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