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

第22章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第22章

小说: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很快她已分不清楚到底是自己在跳扭臀舞来求赐鞭,还是因为要跳舞得更好而受鞭责了。
  “主人,请看美帆羞耻之姿!调教师大人,请赐督促的鞭!”“好!”啪啪!
  “鮠呀!”“应该是牝犬步行的时候了,刚才经过这样的调教后,应该会行得很出色吧!”狩野的声音代表了卑猥的扭臀舞的结束,但同时也是另一个猥亵的调教的开始。
  “仅遵吩咐。好,好孩子,干得不错。”摩美把美帆的双脚由笔座上解放下来,也把系着颈圈的锁炼解开,令美帆终于可由屈辱的蛇舞中解放出来。
  但之后却是到了另一项更屈辱的犬爬行调教。
  “摆成四脚撑;地的姿势,拉直背筋,屁股高高抬起吧。”连休息的余瑕也没有,美帆便被要求摆出四肢着地的形态。
  少女的肉体仍然戴着颈圈和革制手枷,因为这些拘束具是成为牝犬所不可欠缺的物品。
  两手被手枷连系着,戴着颈圈而做出狗的姿势,令被虐的气氛更上一层楼。
  “今次也要做只爬得出色的奴隶犬,以博取主人再次赞赏吧。”“是”“两膝要合上地爬行,那每走一步屁股便自然会扭动起来,要高贵的把股间的东西隐藏在大腿内侧。可是,膝以下则要开成八字,八字顶点的膝盖则要合上,那便是牝犬有仪态的步行方法了。明白了吗?”“是,调教师大人。”“那便开始走吧,围绕房间爬行一周吧!”啪哒!
  摩美把九尾狐鞭放下而换上直棒形的鞭,在美帆的粉臀上轻敲打一下以发出出发的信号。
  “!”美帆咬着下脣开始了屈辱的牝犬步行。
  如摩美的指示双臀高举而后脚成八字形地步行。
  左、右膝盖交互的斜斜地前进,双臀自然随着扭动起来。
  但纵是如此却仍不可能把股间的秘地隐藏起来。
  “喂,再扭得好看点!”啪哒!
  “咿!”刚走了两三步,摩美便从她身后挥着鞭左右飞舞在她无防备的臀丘上。
  “不可低着头!要让主人看得到你的样子!”“是!”“两膝再夹紧些!股间的东西全部见到了!”“喔、是!”“叫了你要隐藏那地方的了!”啪哒!
  “咿呜!请饶了我!”“脚不分开成八字不行喔,喂!”啪哒!
  “喔!我做了请慈悲!”美帆拚命把膝头合上以尝试隐藏大腿间的性器。
  但是高举粉臀的四肢着地姿态下,少女的阴唇仍是无法防备从后面来的视线,那唇片内侧小巧的花瓣甚至粉红的肉壁也可以看得到。
  在完成蛇舞的训练而令她开始自觉对被虐的欢愉后,她在犬爬行调教中也感到一种淫意的兴奋,媚肉的璧也湿濡起来。
  “没有仪态便要处罚!”啪哒!
  “呀唷!请宽恕!”“不对,应该说:”因为失仪了所以请惩罚“。说吧!”“啊啊请惩罚吧,调教师大人!因为美帆不能有仪态,请用鞭罚我吧!”“是什么露出来了?”“那个”啪哒!
  “呀!说了!是肉洞!”悲哀的少女在鞭的打责下,不得不在呜咽声中屈辱地自白。
  “是那处被看光光了吗?”“啊对,美帆的肉洞被看光光了,所以请调教师大人用鞭好好的处罚美帆吧!”“嘿,终于变得老实了呢,便如你所愿吧!”啪哒!
  “啊咿!”啪哒!
  “”呜呀!呜呜请宽恕!
  屁眼已又麻又痺了““不能隐藏你卑下的东西,便更强调那里地爬吧!摇扭得更熟练一点,以令主人感到愉快吧!”“啊啊我做了呜呜!”美帆把屁股以比一直以来更大力的幅度在画圆,爬行时分割的屁股左右摇荡着,谷间的性器和肛门卑猥的反着光,确是极淫乱的画面。
  “走向主人所在,把脸抬高,让主人看清楚被虐狂的表情!”啪哒!
  “啊咿!”在革鞭的打击下美帆发出悦虐的悲鸣。
  正面对着狩野的她,樱唇也在微微发抖着,幼细的眉下的湿润的瞳孔中满是悲哀的感觉。
  “奶子怎样了?是自傲的奶子喔,那里也摇来看看!”“做了唏”“再摇多点!”啪哒!
  “咿!啊啊”美帆在鞭的洗礼下,两手交叉支地,尝试用力摇晃自己的乳房。
  她的一双有份量的乳房在保持着美丽姿态下,像波浪般大力晃动着。
  “再踏前一步。”摩美用鞭引导美帆走向狩野的座位,直到男人的椅子前约一米的位置,正在为狩野奉仕着的白帆里的身旁。
  “呵呵,首先好好观摩姐姐的奴隶奉仕吧。”狩野低头望向美帆轻松地道。
  他的巨大的男人宝贝正朝天纥立。
  足旁的是戴上颈圈和露出重要部位的白帆里,正在努力地舔着赤黑的怒张肉棒,如此淫偎至极的画面带给美帆极大的冲击。
  “这家伙,在妹妹走来时舌头动得更努力了呢。”“不不想小帆见到这样子啊咕”奉仕男人肉棒的奴隶行为被妹妹看着,令白帆里感到想死般羞耻。
  但作为奴隶的白帆里深入骨髓地瞭解到不可不迎合主人的意思,所以她只想在可能情况下尽量不看到美帆的视线而努力地工作着。
  “呵呵,含得很热心呢,好味吗?”“啊唔”“回答啊!要让美帆也听到!”啪哒!
  “呜!啊啊好味道、主人的肉棒很好味!”“呵呵,后面的娃儿,看清楚了。”狩野抓住白帆里的发令她向后望,让她和颤抖地看着的美帆面对面。
  “这便是你姐姐的被虐狂脸孔,看看那表情多么淫贱!”(姐姐!“小、小帆啊啊羞死了!”白帆里淒苦地呻吟着。
  一直含着狩野的肉棒,令她现在的咀边也有几丝口涎牵引了出来,令下颚和咽喉也弄污了。
  而她的咀和狩野的肉棒间更被一条粘液的桥相连接着。
  “感觉如何?好好教导一下可爱的妹妹吧!”旁边的典子皮肉地说着。
  在她的劝喻下白帆里不得不向美帆说出猥亵的自白。
  “小帆姐姐正舐着主人的阳具,味道十分好”“!”“喜欢舔我的东西吧?”狩野追着不放地问。
  “啊啊、十分喜欢。白帆里是喜欢用口服侍主人的阳具的牝犬。”白帆里一边说,一边再把头伸前,再度用舌头爱抚在那高举的阳根上。
  “啊啊十分好味道”“呵呵,看清楚了女孩,一会便轮到你呢!”“!”美帆连回答也不能,被眼前景像所震慑她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亲眼看见成年男人的阳具。
  浮现着一条条青色血管的巨竿向天井怒峙,前端的龟头大大的隆起,对她来说可说是可怕之极的武器。
  本来绝不想直视着它,但很快她便无法抗拒支配者的命令。
  看着姐姐充满感情地细心服侍这支巨物,不知何故她竟也感到一阵倒错的兴奋感在摇撼自己的心灵,而自觉地升起一种背德的感受。
  “叫妹妹好好学习吧。”“喔说不出来请宽恕”啪啪!
  “喔!说了!拜托你小帆,好好看着姐姐的动作,为了要令主人喜悦必须好好用舌和唇来奉仕肉棒好好看清楚和记住吧”“看、看到了,姐姐”美帆努力挤出回答的话。
  姐姐正在进行的屈辱行为稍后便必定会轮到自己,到时若不想因做得差而受虐罚,现在便必须好好学习奉仕的方法。
  “呵呵,为妹妹做个出色的模范吧!”“明、明白了!”“怎样了,女孩,很想快点轮到你吧?”便如狩野所说,美帆充分感受到这倒错的性戏令她的心中燃起了妖异的淫意,恐怖的同时却也像恋爱般令她充满了期待感。
  现在已被奉仕的愿望所支配的十七岁少女,双额如火般红地恳愿道。
  “是!请主人让美帆像姐姐般服侍主人的阳具吧!”
  第三节
  便如美帆所愿,现在终于轮到她为狩野作出口舌奉仕了。
  “头太高了!像个奴隶般把额头贴在地上!”啪哒!
  “呜咕!”在调教的鞭下,美帆在狩野的脚旁如摩美所言地把额头贴地,相对地屁股便更显得高高抬起。
  “对了,到我叫停之前一直要保持身体的姿势哦!”“是”“好,现在抬起头向主人打招呼!说明自己的名字和身份,然后恳求主人让你服侍他!”“主人,我是奴隶的美帆还请主人赐予阳具让美帆服侍。”“呵呵呵”狩野抓着美帆被优雅地卷起的头发,引导她来到自己的膝间。
  他的肉棒仍是高高朝天,上面泛着白帆里的奉侍时留下的口水的湿濡痕迹。
  那压倒性的质量和淫靡感令美帆的心跳得像裂开一样。
  “会像姐姐般去满足我吧?”狩野抓着发让她贴近至脸额可触碰到阳具。
  “一、一定会努力,像白帆里姐姐般令主人满意。”美帆屈辱地回答。
  青筋暴突的阳具贴在脸上的肉的触感,令她感到一阵战栗的倒错感。
  “回答是很好,但身体却在颤抖着呢。要含含看吗?”狩野冷笑着把阳具在她的颊和唇之间抚动,美帆努力伸出舌头想触碰阳具,狩野却在玩弄着她的把阳具挪开至她的舌伸不到的位置。
  “恳求吧,继续的衷心恳求我的肉棒。”“请让美帆为主人作奴隶奉仕。为了令主人愉快,请主人把肉棒交给美帆服侍。”“那么的想要这东西吗?”狩野的手拿着肉棒的根部,把肉棒轻轻在美帆的脸上拍打着。
  “很想要请让美帆用舌头来侍奉”被肉棒打着脸,美帆的心中升起淫乱的被虐感。
  “呵呵,好吧!”终于在多番亲口恳求下,狩野让美帆开始用舌头舔舐自己的肉竿。
  但初次口舌奉仕的美帆,舌头却动得十分生硬。
  “白帆里,你来做老师,教教新人奴隶口舌奉仕的技巧吧!”“是小帆,最初先吻一下,以表达自己对主人的服从心,对了,在竿子上反覆地舔动,伸出头保持仪态然后向下至袋子”白帆里在美帆的旁边一直指导着美帆奉仕的方法。
  “就是肉棒最下面的袋,里面有一颗蛋子的。小帆,把其中一颗用口含着,然后舌头在上面转动着。”“唔唔咕”“好,另一颗。”“唔唔”美帆跟从着姐姐的指示,拚命地把口中的袋子舐着。
  圆形的袋子在她的口中占据着,而且周围的毛发亦刺激着她的唇和鼻,令她的被虐和服从心越加畅旺。
  “好,又到了竿子了,今次由下舔向上,在奉仕的同时,也要向主人说出感动的说话。”“?”“说很好味,又或是好大,等等的类似说话。”旁边的摩美也出声道。
  “好好味”“说:很好味道,小帆。”“很、很好味道,主人的阳具非常好味”卑屈之极的说说出口同时,她也把头打横含住狩野的肉棒,服从心满载地去吻着和用舌舐弄着。
  “呵呵,这家伙,之前的调教真已有些成效了呢。”狩野满足地笑着,然后转望向白帆里。
  “白帆里,继续教妹妹现在应该舔往那个地方吧!”“啊小帆,舔主人的龟头的内侧吧!”“?”“前端膨胀得如伞子的部分便是龟头,用舌头舐着那把伞子底部的内侧,来令主人更愉快吧。”“是、姐姐。”美帆老实地回答,便即通红着脸,伸出了鲜红而润泽的丁香小舌,舌尖如蛇般在龟头的内侧舐动着。
  在技巧上虽然仍未成熟,但那青春美少女的嫩舌仍对龟头产生很大的刺激,令肉棒怒张得更加厉害。
  ““对了。唔,初次奉侍的表现不错呢。”“能对主人奉仕感到十分荣幸。”白帆里代美帆答道。
  “真好呢小帆,被主人赞赏了。加倍努力令主人更愉快吧!”“是,姐姐。啊啊,真是好大啊,主人的肉棒”“悬龟头舔一周吧,小帆。”“明白了。”美帆保持着四脚支地的牝犬姿态,伸出头来用舌头向肉棒送出淫靡的刺激。
  在姐姐的勉励和指导下她努力在暴涨的龟头周围舔着。
  但姐妹间和谐的口舌奉仕教习很快便要完结,因为这时摩美已经在手中拿起了另一件施责具。
  “咦?啊呀!”美帆突然感到双臀顶上近尾龙骨的位置有些炙热的东西滴下来,令她本能地惊叫起来。
  “咿!很热!”“嘻嘻,这是主人给你的礼物呢,快感谢吧!”摩美的手上正拿着一支燃点着的红色蜡烛,滴下来的便是因热力而溶掉的蜡液。
  滴到美帆的皮肤上后便立刻凝固,并传递出可怕的热力。
  “喔!好热!放过我!”“怎么停下来了?告诉我牝犬的工作是什么?”“喔、是服侍主人的阳具”“无论任何时候都要继续工作!”“啊啊咿!好热!”美帆努力再开始口舌奉仕,同时在每一滴热蜡滴下时便悲鸣一声。
  雪白的肉臀上装饰着像血泪般的红蜡,酝酿出一股淒艳的SM气氛。
  “白帆里,告诉妹妹如何把被蜡弄污的肌肤清理吧!”“!请慈悲,主人!”白帆里立刻悲声恳求。
  根据她以往的经验,她立刻便明白到狩野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