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

第21章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第21章

小说: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戴着颈圈四脚爬地的白帆里,又能帮得了她什么?
  “怎样?回答吧!”“说吧,说请让我戴上颈圈!”摩美也接着催促着,在如此孤立无援的状态下,美帆便只有满心惊恐,以颤抖的声音屈辱地说:“请让美帆戴上颈圈,四脚爬地的步行”“呵呵,只要你在这间大屋中便要那样做,可以吗?”典子把奴隶用的颈圈向狩野递上,那是和白帆里所用的类似的大型黑革制颈圈,看起来充满了SM调教用具的气氛。
  狩野于是命摩美把颈圈扣在美帆颈上。
  “!”少女的身体也僵硬起来,在身体被束缚下,调教者把她的精神上的抵抗力消磨净尽,然后摩美把黑色带子围着美帆雪白幼细的咽喉,再在后面扣上扣子。
  “好,那样你便成为奴隶牝犬了。”“啊啊”颈圈不松也不紧地扣在颈上,、美帆被戴上了像狗用的颈圈,而皮革给予颈项的感触令她的心中被被虐的败北感紧紧地俘虏。
  但是给予美帆的考验并非到此为止,她还要摆出另一个屈辱的姿态去迎接下一个调教。
  首先,摩美把美帆下体的布条解开,令她的三角地带、柔软耻毛覆盖着的阴阜完全暴露出来。
  然后,手肘的枷棒被解下,取而代之的是用两个手撩把美帆双手扣着,两手撩之间被一段很短的锁炼连结着系在颈圈上的扣子上,令美帆的背后的双手不得不举起来。
  最后,更由地板的暗格中拉出另一段锁炼,扣在颈圈侧的另一个扣子上。
  “呵呵,似乎已准备完成呢!”狩野残忍地笑着,同时用手操纵手上的遥控器。
  胡胡“啊?”马达声音下,扣着颈圈的锁炼开始向下卷入地板中,因而美帆的身体也无可抗拒地被拉扯得向前屈。
  这时狩野按下另一个按钮,开动了地板下另一个马达。
  胡胡胡胡胡““啊呀?讨厌!这样子”美帆的口中发出惊恐和狼狈的叫声。
  由开始一直便扣着美帆双脚的“笔座”开始向相反方向移动,令美帆双腿也随之分开近四十公分。
  最后她脚下的圆盘也自转起来,令她刚好背对着狩野的位置为止。
  “啊啊这样的羞耻!”美帆口中发出了绝望的呻吟。
  她双脚被分开成四十度下站立着,被狩野看着其背后。
  因为颈圈被锁炼拉扯向下,令她上半身屈向前,因而双臀为了平衡而更向后突出着。
  小鄢被脱下而全裸的臀丘,在不住的震抖着。
  “呵呵,真是壮观的景色呢!”狩野放下手上的遥控器而再拿起鞭,眼睛则欣赏着美帆的双臀和谷底。
  “中间完全分开而一览无遗了,你自己也知道吧?”狩野以鞭尾伸入谷底,在被淫液弄湿了的媚肉上前后轻扫着。
  “不、不要!别碰那种地方!”“这家伙,才刚刚教完的奴隶用语转瞬便已忘记了!”啪啪!
  “啊咿!”由股间抽出的鞭在空中一翻,便打在卑屈地耸向后的肉臀上。
  “怎样?不想被打便用奴隶的语言来求饶听听!”“主、主人,求你饶了我啊啊、请饶恕我吧!”摩美严厉地叱责下,美帆向狩野卑屈地求饶。
  她已渐渐明白不可以逆狩野和摩美的意思。
  “呵呵,那先回答我:你的什么被完全看光光了?”“性、性器的分割处”啪啪!
  美帆还未说完便又被从相反方向打了一鞭,今次轮到了摩美出手,作为调教师她必须也负上调教美帆的责任。
  “说了要用奴隶语言吧?牧犬的那地方并不是叫做性器哦!”“呜、那种羞耻的话,说不出口”啪啪!
  “喔!饶了我!”“说与不说是我们决定的!快说吧!”“呵呵,等一等,这里便且让前辈来教一教她。”狩野露齿笑着介入。
  “白帆里,教一教新人奴隶,要叫自己的下体做什么?”“!”突然被狩野点名的白帆里一怔,但她随即知道不可不服从命令:“肉、肉洞”“向妹妹详细地教一次!”“小帆说肉洞吧,不说的话会遭到处罚,拜托你说吧。”“姐姐!”“求求你说吧!姐姐也已说了!”“呜呜是肉洞,主人。”美帆终屈服地道,她的声音因为屈辱而震抖着。
  “再说一遍,大声一点,你那个地方现在是什么模样?”“啊啊、美帆的肉洞,分割处被完全看清了!”“呵呵,而且是湿濡的,对吧?”“”啪啪!
  “咿!说了!美帆的肉洞已经湿了!”美帆受着鞭责下反覆说出低贱的说话,这不用说也知道,自然是一种让奴隶明白到自己的卑贱的调教手段。
  事实上,她自己也深刻感受到自己的屈辱姿态。
  穿着高跟鞋而分开四十度背对着狩野,腰部前屈至几乎九十度,有份量的双臀向后耸突,紧身的裙子极端地短,反而强调着她的身体。
  而莹白香嫩的粉臀大大的分开,谷底的肛门至性器都无防备的暴露出来。
  而由于“笔座”紧锁着她的脚令她保持站立状态,故此无论她怎样向前倾也不可能伏跌在地上。
  “那里湿了的话即是一种失仪,明白吗?”“喔”“白帆里,失仪的牝犬会被怎样处置?”狩野回头向白帆里不怀好意地问,这样的对姐妹交叉地作出言语上的施虐,对嗜虐者来说是能带来快感的事。
  “啊会被施予处罚”白帆里像要哭似的回答,想到自己的话似乎也在催迫着美帆,便令她的心感到了一阵酸痛。
  “呵呵,听到了吗?失仪态的牝犬要受罚哦!”“拜、拜托主人,请对美帆宽大地赐与慈悲吧,这孩子还是刚刚成为奴隶,对礼仪仍未熟悉”白帆里拚命为妹妹求情,但却立刻被身旁的典子一把拧住乳房。
  “喔!”“不行哦白帆里小姐,奴隶要在主人询问时才可回答呢。”“啊啊小帆!”“好了,女孩,现在你应怎样做?”“快申告罪状和求取惩罚吧!”一旁的摩美在美帆耳边劝告着,她的语气既可怕又充满魅惑,简直便像是恶魔的诱惑。
  “请、请惩罚我吧!”终于,美帆在卑猥的姿态下自己开口求取惩罚。
  “美帆的肉洞湿濡了,犯下卑贱的失仪的牝犬,请主人好好惩罚一顿吧!”
  第二节
  “惩罚要加上调教要素,便让她跳跳求鞭之舞吧。”狩野向摩美指示后,便再坐回椅子上,命令白帆里来到他两腿之间,然后把男人的宝物掏出来。
  “用口服侍我。”“开始奉仕了,主人。”白帆里保持着姿势优美的四脚爬地状态,把头伸前开始舔向狩野的阳具。
  另一方面摩美亦同时开始对美帆的残忍调教。
  她小心地在不妨碍狩野的视线下站在美帆旁,手上再次拿起了“九尾狐”之鞭。
  “由现在起我代替主人来施以刑罚给你,虽然你应该已早知道,但我还是再介绍多一次吧,我是奴隶调教师香摩美。”“是拜托你。”美帆的视线溜过摩美手上的鞭,怯懦的对女调教师从顺地说。
  “我要对主人完全负上奴隶调教之责,你若失仪的话也会令我蒙羞,你若调教失败我便面目无光,所以我的调教会严厉而绝不容情的,明白吗!”“明、明白了。”“好,现在便开始跳求鞭舞,以搏主人一笑吧!”“?”“把你的羞耻部位展露同时,屁股向着主人耸高和扭动,白帆里不是已示范了很多次了吗?好,开始吧!”啪啪!
  “咿!”九尾狐向无防备的臀丘袭下,令充满弹性的屁股肉震动了一下,被这冲击和痛楚所触发,美帆向狩野突出臀丘左右摇动起来。
  “这调教的关键字句是”请赐鞭“和”请随意欣赏“。这两句话加上扭动屁股便是和牝犬相配合的恳求表现了!”摩美再举起了鞭向美帆调教着。
  啪啪!
  “咿!”“喂,快说恳求的说话!”“调教师大人请赐鞭!”美帆屈从地说。
  自己求取鞭打的倒错说话给予她被虐的刺激。
  “想要的话便透过行动来表示,把屁股大力扭动,以发自内心的被虐狂心情表现求鞭的渴望吧!”“呜啊啊”啪啪!
  “啊、痛!”“喂!说话!”“调教师大人,请赐鞭,请用鞭来惩罚美帆吧!”“对主人的说话呢?”“啊啊主人,请随意欣赏美帆可耻的东西吧”啪啪!
  “呀!饶了我!”“奴隶用语呢?又忘记了吗?”啪啪!
  “呀鮠!请宽恕、调教师大人!主人,请欣赏美帆的肉洞!”美帆把猥亵的奴隶式语句连珠发出,屈辱和羞耻令她全身热如火烧。
  但是,那些淫乱的说话响彻之下却也令她产生了异样的兴奋,美帆知道了原来在亲自喊出淫乱说话时的极限的羞耻、坠落下,会令自己感到如此的兴奋。
  “把屁股摇得再好看点!”啪啪!
  “咿!呜呜”摩美在不断指导着美帆跳扭臀舞的方法,要把她由清纯少女调教成把屁股扭得能令男人看得双眼冒火的性玩具。
  啪啪!
  “咿呀!肛门好痛!”九尾狐击在臀顶时,幼细的鞭尾直扫至谷底的肛门处,那部位的敏感度可是其他地方的十倍以上,令白帆里不得不悲叫中眼泪直流。
  “若还跳得不好的话,便只有继续打屁眼了!”“呜、饶命!调教师大人,我一定会好好干,去令主人得到满足的,所以便请饶了我那个地方!”美帆哭泣着乞求宽恕,同时双臀也拚命扭动以取悦对方。
  她因为极度害怕肛门被鞭打,而不得不尽力做出奴隶的行为。
  摩美作为调教师实在非常擅于把少女的怯意作最大限的利用,把它变成发自内心的服从心。
  “快恳求要打肛门吧,不说的话便要打多两倍喔!”啪啪!
  “呀鮠!肛门灼熟了!”“快恳愿吧!”“啊啊,请打美帆的屁眼吧,调教师大人”“嘻嘻,很好!”啪啪!
  “啊咿!”“再恳愿吧!”“那个刚才才刚说完”“只是一次谁会满足?至少也五次甚至十次吧。如果不说的话,你要有所觉悟惩罚会被加倍哦!”“喔很残酷”美帆发出绝望的呻吟。
  奴隶和支配者间的契约其实是完全没有实则意义,只要摩美喜欢的话她要打美帆多少次也可以。
  但是,摩美仍要和美帆约定鞭打次数是因为这是令美帆彻底屈服的必要手段,看她能否亲口说出要求鞭打肛门,正是计算奴隶的服从心高低的一个指标。
  “呜、请赐鞭调教师大人,请赐鞭给美帆的屁眼,为了令美帆的扭臀舞跳得更好,请严厉地惩罚我吧!咿、呀呀!”美帆不断在扭着粉臀的同时说出乞求赐鞭的说话,便如她所愿,九尾狐的鞭尾扫击在肛门上,强烈的痛楚令她泣叫着呼痛。
  可是,她仍非得要继续着悲屈的恳愿和扭臀舞不可。
  “啊啊,请再来!请再赐惩罚美帆的屁眼的鞭!”啪啪!
  “啊鮠!屁眼烧焦了!”“呵呵,摩美女王果真有一手呢,只是第一次被调教的美帆便已经能发出不差于其姐姐的被虐悦叫了!”坐在椅上欣赏着的狩野皮肉地笑道。
  他又拉着颈圈把正在奉仕着他的白帆里的头拉转,令她向后望向美帆的位置。
  “喂,看吧。你妹妹也做着被虐狂的行为了,虽然扭屁股的姿态仍是生硬,但作为高中生来说已是极有性感味道了,你说对吧?”“对正如主人所说”白帆里以低得差点听不到的声音回答,说出贬低妹妹尊严的话。
  那是绝不可逆主人心意的奴隶的悲哀。
  “谢谢摩美调教你妹妹之恩吧!”“这个!”白帆里犹豫了,虽然明知不可违逆主人的话,但要这样的贬低妹妹的话却到底很难说得出口。
  “不说的话便代表你认为摩美对新人奴隶的调教还未足够,那么我便叫摩美更严厉地调教她吧!”“不!我说了!调教师大人,非常感谢你对家妹的奴隶调教。”“嘻嘻,还远不及你这被虐狂呢!”摩美挖苦地回答。
  “唔你怎么停了下来?扭臀舞和恳求说话呢?”啪啪!
  “咿!我做了!像这样主人,请随意欣赏美帆的肉洞吧!”“好,继续教你扭臀的舞姿吧,今次是一文字舞姿,左、右、左、右的画成一字吧!”啪啪!
  “喔!我干了!”这舞姿和刚才的画圆时速度均勺不同,是成一直线的急速由左扭到右,然后在到达最右端的一瞬完全停止下来。
  那种左、右、左的移动构成一种淫靡的节奏感,增强了这个演出的挑逗性。
  “喂,再快一点!”“唏嗄”“有气势地摇扭!一、二、一、二”“嗄啊咿!”在反覆的卑猥行为进行中摩美也不时用鞭督促着。
  被缚着双手在后面而把粉臀无防备突出的奴隶少女,在鞭的痛加上自己羞辱的行为的刺激下,被虐的兴奋在旺盛地燃烧。
  很快她已分不清楚到底是自己在跳扭臀舞来求赐鞭,还是因为要跳舞得更好而受鞭责了。
  “主人,请看美帆羞耻之姿!调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