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

第23章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第23章

小说: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白帆里,告诉妹妹如何把被蜡弄污的肌肤清理吧!”“!请慈悲,主人!”白帆里立刻悲声恳求。
  根据她以往的经验,她立刻便明白到狩野残忍的意图。
  “为令主人愉快,家妹一定会尽全力奉仕主人的,还请主人饶了她别作出残忍的惩罚!”“呵呵,那可不行哦。蜡和鞭是一套的。别多说,快告诉美帆应怎样做吧!”“小帆请向主人恳愿,叫他把贴附在你皮肤上的蜡用鞭打落吧。”白帆里一边说一边声也震了,被热蜡刺激至敏感状态后再被鞭打是如何的痛,她自己在以前也曾深刻地尝过了。
  “怎、怎么这样”“听到姐姐的话了吧,快说吧!”“啊啊请主人用鞭清理美帆身上的蜡吧!”美帆不得不向狩野作出悲哀的恳求。
  她慢慢已明白不可逆狩野的意愿。
  “呵呵,如你所愿看招!”啪啪!
  “啊哎;!”狩野的鞭呈弧线越过美帆的头,在其中一边被蜡铺满的臀丘上炸裂。
  随着一声激响,蜡的碎片四散飞于空中。
  “跟着到这一边!”啪啪!
  “咿!死了!”狩野的鞭再打落另一臀丘上,悲哀的少女的悲鸣响彻室中。
  然后再在每边再各打多一鞭,而同时美帆的口舌奉仕也不可停下来。
  “唔咕(啪啪!咿!唔唔”“呵呵,可爱的女孩,在受鞭同时仍努力地含着肉棒。”狩野残忍地笑着望向下面的奴隶少女。
  “渐渐领略到性虐的味道了。摩美,再滴多一点吧!”“明白了!好,打开双脚,今次要滴另一个地方了。”“请饶了我!已经炙得像快要熟了!”“嘻嘻,口中是这样说,但下面看起来却是被爱液湿透了。老实点把脚打开,我把最好的热汤给你下面喝喝吧!”“啊啊、神啊”美帆绝望地呻吟着,同时以四脚支地的姿态把后脚打开至约三十公分大,双臀分割而中间的肛门和性器都无防备地浮现出来。
  “嘻嘻”“哎;呀!死了!”恶魔般的笑声后摩美把蜡烛倾侧,让热蜡向美帆的谷间滴下,令她立刻发出淒绝的惨叫。
  同时也把屁股狂扭欲逃避继续在滴下的蜡液。
  “热热热!肛门要灼熟了!”“喂,别躲吧!”看着在拚命扭臀逃避的美帆,摩美满足地笑着。
  引发奴隶的苦恼和狼狈,令她的嗜虐欲也日益俱增。
  而美帆的逃避终也落空,飞泻的热液仍在直达谷间,刺激着肛门、会阴等地的敏感幼嫩的皮肤。
  “呀!姐姐,救我!”“小帆!求求你,调教师大人、求求你主人!
  请饶了小帆吧!便让白帆里去代她受这热蜡之刑吧!”“不行!那便变成不是调教美帆了!”摩美冷酷地道。
  “现在她的服从心还只是很薄弱。你自己不也是受了无数的调教和处罚后,才真正杷奴隶性深深刻在心中吗!”“”“好,便像刚才般,恳求主人用鞭清洁你的屁眼吧!”摩美再残忍地指导着美帆。
  说出卑屈的恳愿,正是令奴隶心深植的适当调教方法,多次反覆地说这种话后,不知不觉间便会变质成真正对悦虐的期待和兴奋。
  现在的美帆也正是在这样的调教途中。
  “请、请主人用鞭,清理美帆被蜡玷污的屁眼。”“在那之前你的工作如何?”“我做了!”“白帆里,指等一下妹妹如何含X吧!”“小帆,把主人的龟头完全含入口中,用舌头灵活地抚动着,但牙齿绝不可咬下。”“是,唔唔”“记住了,无论如何痛也不可忘了工作!”啪啪!
  “唔呀!呒咕!”狩野的鞭越过奴隶奉仕中的美帆,打在尾龙骨至肛门的位置,那种近乎被火灼般般强烈痛楚在菊门发生,令美帆痛得眼泪也标了出来。
  但是,无论如何痛也不容许停止工作,她拚命地用舌头卷住口中的龟头,死忍着痛继续在服侍着。
  啪啪!
  “呒哎;!
  啊啊,要死了!”再一鞭打下同一位置,令美帆痛得几乎晕厥。
  鞭由肛门稍上处直扫落会阴,令那一带都像焚烧般的痛,令她的筋肉也全失去气力,恐怕自己快要失禁了。
  “嘿嘿,舔得越来越热情了呢!”狩野皮肉地说着,拚命用唇和舌包着阳具,敏感的肛门被打下,被虐心更为倍加,令性奴的服从心更深刻的植根在她心中。
  “还想再滴多点吗?”“”美帆已无法回答,只在含着阳具同时把眼泪莹莹的美瞳向上望,面上浓烈地交织着对热和痛的恐惧和对被虐的淫靡期待。
  “看这样子似乎仍想要呢!想要的话便向摩美扭扭屁股吧!”美帆在口中含着阳具同时把粉臀用力摇着,那是牝少女在经过今日的一轮调教下,所记得的被虐奴隶适用的淫猥恳愿法。


第08章 献给征服者的供品
  第一节
  “也到了适当时候了,由现在开始便教你成为真正女人的欢愉吧。”
  终于见到时机成熟,狩野严正地宣布着。
  随即现场便开始应男人的说话而作出准备,刚才在调教美帆时起了重要作用的笔座被拆走,取而代之是一个新的台被搬到房间的中央。
  那是高约四、五十公分,由粗大支柱支撑;着,直径约一米的星型的台。
  “好,把膝和双手着地成四脚爬地姿势。”旁边的典子协助把美帆带往台上,星形台的大小刚好适合一个人伏上去,而后肢因为跨在星形的其中两侧而大大分开。
  典子又把美帆的脚部带上足枷,再扣在星翼尖端的金属勾子上,令她的双脚连一公分也移动不了;双手的手枷之间的短短的锁炼则被扣上了前面的金属具,令她成为四脚固定的状态爬伏在星型台上。
  “呵呵,真是和奴隶身份相应的处女贯通姿势呢!”后面站着的狩野,唇端泛起皮肉的笑容低头望着美帆。
  如他所说般,卑猥而无防备的她以俯伏姿来迎接破瓜,真是和性奴身份相符。
  浑圆的粉臀在台上大大开着,裂缝谷底的肛门和性器都一览无遗,由琥珀色合着的肛门起,经过会阴,到左右分开的肥美阴脣,至绽放出的粉红花肉,美帆的所有女性私隐地都在狩野眼前。
  狩野伸手搓摸着富弹性的屁股,用手掌心摸着同时手指也抓住中间的裂缝处在揉弄着。
  “啊啊啊”美帆吐出热烫的气息,被束缚着的肉体在微微抖震着,粉臀也在微扭,那自然是对男人的动作的自然反应。
  啪!
  “啊呀!”今次狩野以自己的手掌来代替皮鞭,平手打在臀丘的柔肌上,令美帆发出悦虐的叫声。
  和皮鞭相异的肉的感触,深深唤起她的被虐愿望。
  啪!
  “呀!主人!”狩野交错进行着谷底的爱抚和臀丘的掌刮,手指撩弄肛门和阴脣唤起她的情欲同时,而震动着臀丘的掌打,尤其是手掌打落时五只手指由斜面直扫至谷底的敏感地,令少女充满了被虐的感觉。
  啪!
  “喔!姐姐、屁股好烫!”“小、小帆!”对妹妹的求援,白帆里除了叫嚷外却什么也做不到。
  “这个小淫娃,年纪小小的,但却被掌刮得如此兴奋了!”狩野大声地说着:“典子,把药膏涂在屁眼上,看看涂了药是否会更兴奋!”狩野所说的是那曾在昨晚折磨了白帆里好一会的含有媚药的膏,对于初次接触的美帆来说,自然一涂上后便立即感到在肛门升起一阵猛烈的刺激。
  “啊、不要!呀!好痒!”“不可逃避哦,这是主人的礼物呢!”涂完肛门内壁,典子再涂了一大堆在肛门周围的位置。
  “痒死了啊啊,好热!”“呵呵,自己在扭起屁股来了!”“嘻嘻,一定是在说想要这个吧!”摩美的手中拿着一支假阳具棒。
  狩野从摩美手中接过性玩具,然后转望向白帆里。
  “是前辈奴隶出场的时候了,教教她如何止痒吧!”“啊啊、竟要说那种事,这”白帆里在背德的罪恶感下颤抖着肩低吟道,但作为奴隶她无法拒绝主人,所以结果还是要望向美帆道:“小帆,恳求主人用性具棒吧,性具棒侵犯肛门便可止痒了。”“很、很可怕哦,姐姐”看着那丑恶的阳具状棒子,处女的美帆语带哭音地说。
  “不要紧的,很快便会变得舒服呢!”今次是典子在劝喻着。
  “你姐姐也很喜欢肛门被棒子插,下面的口也在流着涎而在浪叫呢,对吗,白帆里小姐?”“”“回答啊,牝犬!”见到白帆里在沉默着,摩美立刻叱喝她。
  啪哒!
  “咿!便、便如典子所说。”“向妹妹说清楚点!”摩美对屈服的白帆里追着不放地问。
  令奴隶女不得不向妹妹作出耻辱的自白。
  “小、小帆,姐姐常常也在涂上药后,被性器具调教屁眼,那么痕痒便会变成快感,而下面也会湿了起来”“姐姐!”“所以你便很羨慕妹妹吧?”摩美挖苦地问。
  “很、很羨慕能被主人挖屁眼的美帆。”“嘻嘻,这牝犬真是的!”“哈哈”“呵呵呵”室中三个调教者同时笑了起来,当中尤以狩野笑得最大声。
  “呵呵,想挖屁眼?这家伙还真有趣!好吧,待会便轮到你吧,牝犬。”“”“新人奴隶也明白了吧?那便恳求来听听吧!”“啊啊、求求你,请挖美帆的屁眼吧!”美帆模仿着姐姐屈辱地道,一方面是想众人的嘲笑不会集中于白帆里一个人身上,但另一方面却也是由于肛门的痕痒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想用什么来挖?”“啊、请主人用性具棒来挖美帆的屁眼。”“呵呵,学习得不错,似乎渐变得从顺了。”男人在残忍地笑着同时,手握的性具也渐迫近菊门位置。
  朱红色细身而长约十七、八公分,前端模仿着龟头般膨胀成瘤状。
  “!咿!”性具棒接触到菊蕾时,少女的口中发出了低声的悲鸣。
  有生以来初尝肛门凌辱的恐惧,和实际被侵犯时的被虐感令她呻吟起来。
  “看来药的效用不错,很顺利进入去了!”狩野在坏心眼地描述着同时,手上的性具前端已沉没入屁眼之内。
  便如他所言,被润滑后的肛门,已毫无抵抗力的任由丑恶性具攻入秘地之内。
  “咿咕!啊呀!”狩野操作着性具的活动,令美帆错觉好像有什么活物正在自己肛门内进出般,肉壁更传递着卑猥的淫之感触。
  “喔啊咿!”美帆被束缚的身体不自由地扭曲、低吟着,肛门中性具的感触非常的倒错,足令她的理性也混乱起来。
  “啊哎;呀!那、那样的咿!”“怎样了,看你似乎感到快感了?”“嘻嘻,和姐姐一样淫乱呢!”摩美紧接狩野的话而挖苦着。
  美帆虽想拚命压抑叫声,但残忍地挖着肛门的内璧,然后直刺入直肠的性具仍令她不得不呻吟起来。
  “啊咿!饶了我!”“喂,别只顾在浪叫,也要令主人兴奋哦!”“?”“回头向后令主人看看你的脸吧!”“啊啊!好羞!”说着,美帆把由于被虐兴奋而变得通红的脸转头望向狩野。
  “这家伙,口中在求饶但却一脸浪意的!好,便再进入一点!”“啊咿、呀屁眼被割开了!好大的棒子呀呀!”回头望向狩野的美帆在高声诉说着她的惨况。
  本来是清纯无瑕的美少女的脸,也因被苛酷的虐责而歪斜,泪珠满颊地抽搐着。
  “呵呵,感想如何?好吗?不好吗?”“很、很好,啊啊!屁眼被刺得穿了!”“那这又如何?”狩野把棒子自转着同时也在进行活塞抽插运动,验烈刺激令美帆的双臀痉挛地泣叫着。
  “啊哎;!很好!啊像要死了,主人呀!”“那便对了,令主人更兴奋,向主人诉说你的感觉吧!”“啊呀、杀了我吧!”“呵呵”狩野在充分虐责美帆的屁眼后,终于稍停了下来。
  “这家伙好像被玩屁眼玩得着迷了!”“啊”美帆咬着唇,想到自己刚才一脸忘形的样子,令她羞得把头俯下不敢面对着狩野。
  “而证据便是你下面已湿透了呢!”“啊、饶了我”美帆狼狈地答,便如狩野所言她的性器现在已是洪水状态。
  “真的很喜欢被侵犯肛门吧?”“啊啊”美帆苦恼地呻吟,虽然她心知自己不能不同意,但对于肛门责时的苦痛和压迫,加上那种腐蚀着理性的被虐感,对于她这未熟的少女来说始终还是太难于完全承受。
  “喂,不回答的话可不行喔!”“呵呵,等一等典子,再拿一支来,今次是电动棒子了。”狩野制止摩美,同时叫典子拿来另一支东西。
  湖湖刚才的性具还继续留在肛门内,之后这支在振动着的电动性具棒则被狩野拿着,碰触在美帆阴阜中隆起的阴蒂。
  “咿、呀呀”电动性具把震动传递,刺激着敏感的阴核,令美帆发出悦虐的呻吟。
  她也曾尝过自慰,对阴核的快感早已不陌生。
  “怎样了,娃儿,这处比以前更有感觉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