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

第17章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第17章

小说: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啊啊很残酷!”“喂,好好给妹妹看一下!”后面传来摩美严厉的叱训声。
  啪涮!
  “啊喔!饶了我!”“告诉妹妹真相吧!”“呜呜”白帆里含着泪以羞耻得抖震的声音说:“小帆,原谅我吧!我说公司有旅行其实是谎话姐姐是性奴隶,每星期由星期五晚至周日为止都必须以奴隶身份来到这里侍奉狩野主人被鞭打被性具调教还要以狗的四脚爬地姿态,做些能令主人高兴的事”“但是,你是被迫的吧!姐姐并不是被虐狂,对吧!”美帆也同样眼眶含泪,拚命在追问。
  虽然是见到姐姐如此的姿态和说话,但她仍想尽力去为尊敬的姐姐分辩。
  “最初的确是这样,但现在已不同姐姐已被调教至在受鞭打而泣叫的同时其实也感到愉悦了”“!”“真是过瘾的表白哦!”狩野大感兴趣地看着,美帆因为见到姐姐的坠落,在绝望之下自己的反抗心也一定开始动摇吧。
  “这牝犬的被虐狂程度还真不是盖的。所以作为主人也实在不得不虐待她呢!”啪啪!
  “咿钯!”坐在椅上的狩野手执皮鞭一挥,越过在他前面跪拜的白帆里的背部,打在雪白的香臀之顶,令白帆里在妹妹面前发出悦虐的悲鸣。
  “呵呵,明白了吧娃儿,见到何谓被虐的喜悦了吧?”“姐、姐姐!”“怎样了牝犬?还想要多些吗?在妹妹面前要做个模范哦!”“啊啊请赐鞭!主人”“想要鞭的话要怎样做?”“呜!放过我!在小帆面前我做不出来!”“回答主人的问题!想要鞭的奴隶应该怎样做?”狩野低声地质问,阴沉的支配者声音充满了威严,令早已受过大量调教的白帆里知道非屈服不可。
  “是恳愿的舞蹈,像这样”白帆里裸露的粉臀像蛇般扭摆起来,那是卑屈地表示牝犬想受鞭打的象征。
  “呵呵,这牝犬如此做的意思是叫我打她的屁股。”狩野笑着向身旁的美帆残酷地解释。
  “好,如你所愿!”啪啪!
  “咿!很好、主人!”打落双臀中间分割处的斜面,令白帆里再次发出悦虐的叫声。
  意识到自己是在美帆面前被鞭打,极度的羞耻令她的心情更高胀若狂,而在悲哀之外,却也感到一种和平时不同的感觉,一种背德的兴奋感。
  “此家伙,被打后真的很开心呢!”啪啪!
  “啊鮠!很好呀、主人!”“呵呵,但是这并不只是为令你愉快,当奴隶不听话时,又或做了失仪的事,都要惩戒的鞭打,对吗牝犬?”“是”听到“失仪”两字又想起昨晚的事,立时身体也抖震起来。
  “说说看,你昨晚在主人面前做过什么失仪的事?”摩美像看穿了白帆里心中所想,残忍地追问着。
  “是失禁了。在热烫的铁板上接受调教时撤尿了”“!”听到白帆里的自白,美帆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既仰慕又是尊敬的亲姐,竟在男人面前失禁了,但是,她已再无力提出半点质疑了,自从醒来后到现在为止己见到、尝到如此多超乎想像、倒错的事,她想世上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了。
  “呵呵,没错,我也想起惩戒漏下黄金水的牝犬的情形了!”“呜呜请慈悲!我发誓永不会再犯这失禁的事了。摩美大人也严厉地惩戒了我,白帆里至死也会反省的,所以请赐牝犬一点慈悲!”白帆里伏在狩野脚边乞求饶恕。
  虽然在妹妹面前如此反覆说着卑屈的求饶话实在情何以堪,但她想到狩野若在此再次体罚她,必会令她在妹妹面前表露出比一直以来更屈辱的姿态吧。
  想到此令她再无余裕想及其他。
  “但为了令你至死也记得,我还要准备多一种惩罚摩美,预备吧!”狩野的眼中,凶残目光在闪烁不已。
  “是,立刻去预备,请稍候。”调教师摩美回答后立刻走出房外,然后在两分钟后便和另一个女侍回来。
  女侍来回在房内外往返,不断把各种物事搬入房中:手推车乘着的烙铁、结冰的冰水、放入木炭的桶、还有长一米以上的足枷棒等等。
  足枷棒是一支细长铁棒,在两端装有可自由拉动设定位置的革制枷扣。
  摩美拿起这支棒子,首先把它扣上正在四脚着地屁股向后的白帆里的脚腕。
  “啊?喔、救我!”脚部完全固定同时白帆里也响起惊恐的叫声。
  摩美把脚锁位置设至她所能张开的最大限度。
  四脚支地同时,也大开双股的姿态令她看起来像只青蛙。
  (姐姐!美帆在心中悲叫。
  白帆里的这种姿态令美帆简直不忍正视:犬般爬地、两脚左右分开至极限,中间的肛门至腿根的性器都毫无半点保留地暴露在室内明亮的光线中。
  黏濡的菊蕾在拚命地收缩着,由肛门而开始的一条小径直通向下,直至分成两块看上很柔软的大阴唇。
  张大了的口中见到三文鱼般颜色的小阴唇和深暗的洞穴,全都在美帆前尽现。
  她以前从未如此近的观看女性的私处。
  不,甚至可说她是第一次见到女性性器的“全相”
  而眼前的私地更是亲姐所有物,令她更无法冷静地直视。
  “嘿嘿,这家伙还在说已经受够惩罚了?可是那流着浪水的穴不正是在催促着想快点再受罚吗?”狩野一边肆意欣赏白帆里暴露的下体,一边皮肉般地冷笑着。
  正如他所说,在阴户中溢满而漏出的淫液把阴唇也沾得湿濡濡,反映着淫靡的光辉。
  “啊啊不是!流着浪水是受到主人鞭打的缘故!主人恩赐的爱鞭令白帆里淫水直流了。”白帆里连忙解释,但话一出口才想到美帆也在听着,令她羞耻得心脏也像要停止跳动般。
  “因被鞭责而湿了,即是喜欢受体罚吧,果然是等不及了呢!”“不、不对!咿!”白帆里拚命否认同时,也因狩野拿着的鞭头反覆地撩弄着阴唇而发出娇吟。
  男人由自己的座位站起来向前踏一步而鞭也向前伸,在等待受罚之前首先用鞭来挑逗她敏感的肉壁。
  而此时那手推车己推到狩野的座位旁,在那旁边放着的桶中,猛火把炭烧成通红。
  摩美把手推车上的几支烙铁放到炭火之上,直到一支烙铁被炭火烧成赤红后,她便把那支烙铁拿起来向白帆里说:“好,张开眼看清楚了,这便是你要受到的惩罚!”“?不!不要!”一看到眼前的物体白帆里便立刻尖声高叫起来。
  摩美手拿着烙铁的木制的柄,在那之前是像火棒般的细长铁棒,直到最前端成圆形状的横切面上刻有一些倒转的字体。
  “这你明白了吧,你要受的是烙印之刑。”“呜!饶命啊!
  调教师大人!
  主人!
  啊啊,请慈悲啊!
  无论叫我做甚么也可以的,但、呜、请饶了别对我身上刻印!
  呜呜!”“呀呀的乱叫真吵死人了!听话点,只是押落去一下便可以了,很快的!”摩美用手抓住在地上五体投地在求饶的白帆里的头发,粗暴地把她拉起,然后把烧得通红的烙铁的前端向白帆里靠近。
  “呀呀!饶命呀!”“昨晚令主人面目无光了,失礼的牝犬一定要刻下些什么令你终生不忘才行!”“饶了我、主人!我绝不会再犯的了,所以请对忠实的牝犬稍发慈悲吧!”白帆里转头向狩野拚命乞饶。
  “呵呵,犯了罪自然是要以身体偿还的,既然是下面犯了罪,便把烙印刻在屁眼上吧!”狩野却仍是一脸笑意的道。
  “咿!印在那地方的话会没命的啊!”白帆里想,就算是印也宁印在手臂、肩膊等地方好了。
  “那地方是最好的了,印在脸上的话便一生也不可见人了,印在乳房或臀丘上也有损美感,肛门的话平将是不会见到,同时本身也已是个卑贱的部位了!”旁边的摩美以得意洋洋的脸说着。
  “真的会没命的啊!无论如何,请饶命!”“死或不死我可不知道,不过会是苦痛如地狱之刑那倒是不会错。肛门的痛楚感觉是很发达的,在之后两星期会痛得屎也拉不出呢!”“呜!”“摩美,选选那一个字好吧”“是。”摩美回答后在手推车上取出一块白色木板,再把被炭火烧红的烙铁一支接一支的压在板上,“焦”的声音过后随即升起一股烧焦木块般的气味,气氛可说极尽淒惨,令两姐妹都看得心惊胆跳。
  “因为主人的慈悲,所以便给你自己去选一个自己喜欢的字吧!”“?”摩美把手中白帆里的头发一扯,令她正面对着那块被刻上了字的白木板,上面分别印了“禁”、“尿”、“漏”、“犬”、“奴”、“隶”六个字。
  笔划数虽有多有少,但她心知一旦印下任何一个,她都必会背负上一生不会磨灭的烙印。
  “快选一个吧,再不说的话便我便会随便选一个了!”“”“便选隶字吧。本来对于撒尿的你是应该选”禁尿“两字的,不过想到要在屁眼上刻两个字既勉强又太滑稽,所以还是刻上表示你身份的单字算了吧。”“喂,向主人谢恩吧,他为了给你慈悲而不用你刻上两个字呢!”“啊啊”白帆里从喉咙中发出绝望的呻吟。
  到底如何她也不可能说出感谢的话吧。
  但摩美已不再等待,她把白帆里的双手屈到背后再用手枷锁起,然后再用黑布紧密地蒙住她的眼,跟着再让她跪在地上向前俯伏,额头着地。
  现在她便有如在刑场行刑前的死囚的模样。
  “拜、拜托你放了姐姐!”美帆不住地叫着,却被身旁的典子用手捂着她的咀。
  摩美命女侍上前帮忙把白帆里的双臀向左右分开,令饴色的肛门完全暴露眼前,而且肛门口像欲开欲合之间卑猥地展现。
  但白帆里已再发不出半点声音来。
  等待着可怕的烙印之刑,令她的四肢也像石化了般完全硬直。
  狩野亲自拿起了烙铁棒,缓缓向前伸,而美帆也立时害怕得闭上了眼。
  狩野的手对准了肛门后稍一停顿,然后再快速地向前一伸,烙铁前端终于压到肛门之上。
  “龀鮠鮠!!
  死了!”白帆里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淒厉惨叫,同时身体也弓起向上,但烙铁仍持续压在肛门上,她感到巨大的压力直顶在肛门上,但却因过度害怕而感不到是热是冷。
  而巨大的恐怖令她一阵晕眩,随即失去了知觉。
  而在昏倒前的一瞬她感到自己的下体又有液体漏出,只是她已无法区别那究竟是尿液还是爱液了。
  第二节
  “!”当数分钟后白帆里回复知觉时,她发觉自己双手的束缚已被解除了,而且蒙着眼的布也已被解开。
  “感觉如何?肛门有在痛吗?”摩美凑近她的脸,诡异地笑着说。
  “喔啊?”“真受不了,那样便昏倒了你自己摸摸看吧。”双脚仍然被枷棒所分开,白帆里诚惶诚恐地伸手探向自己的肛门。
  “!这究竟”她吃惊的是那地方不但不热,反而一阵冰凉,而且似乎也没有刻上什么烙印。
  “还不明白吗?刚才我是换了支用冰冷冻着的烙铁来压向你喔!”“哦?”“极热和极冷的感觉其实很是相似,更加上在恐怖气氛下被蒙住双眼,一瞬间令你以为真的在被热烙呢!”(原来如此,所以刚才见到女侍也拿来了一只装着冰的桶子。啊啊太好了!白帆里刚才还完全相信自己已被烙下残酷的刻印,所以现在的她便感到有如从死里逃生般的喜悦。
  但是摩美接着的话却教白帆里立刻从天堂跌回地狱去。
  “那么,予习完了后,今次是来真的了!”“怎、怎么?不会吧!”白帆里狼狈地叫道。
  刚想及自己从烙印之刑得到解放,白帆里还以为这只是摩美的一个恶作剧。
  “是真是假你问主人好了。”“对啊,牝犬,今次是来真的,不是只是威吓了。”“啊啊!不要!”白帆里只感眼前一黑,要再试一次之前曾尝过的地狱滋味,个中可怕比第一次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求、求求你们,饶了姐姐吧!”美帆也立刻高叫。
  之前她一直都想求饶,但被典子捂住了口,但今次典子却再不阻止。
  “无论如何也请饶了姐姐,我会什么也听从你们!”“哦?你会?”狩野装作意外地说,但其实,他一开始做出这一切便全是为了以白帆里的安危来令美帆屈服,结果事情发展也一如他所料。
  “会什么也听你的”“小帆!不要”“你住口!”啪啪!
  “喔!”白帆里想向妹妹说些什么,却被摩美的鞭所打断。
  然后狩野再问道:“那即是可以成为我的奴隶了?”“可、可以所以请免了姐姐的烙印之刑!”美帆勉力地说出服从之誓言。
  “嘿嘿,那好吧,便依你的。牝犬,还不感谢妹妹的亲情?”“呜小帆,请原谅姐姐吧!因为我的不剂,而令你要遭到这种事”“姐姐!”“呜呜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