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

第16章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第16章

小说: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对于男人的手将要移到的所在,令她大感恐惧,但双手却是无法反抗。
  “呵呵呵”狩野口部浮起残忍的笑意同时,巨掌已握在左胸的乳房之上。
  雪白而丰满的肉丘被一掌包住,更用拇指和食指玩弄那肉玫瑰色的乳晕和粉红的乳尖。
  “啊!讨厌、不要啊!咿嗄!”美帆拚命把身体向后缩以作逃避,但是其乳尖仍不免成为狩野的魔手的饵食,被狎弄得她悲叫连连。
  “为了令你听话点看来非稍为惩罚一下不可了!”狩野的手指像要采摘她的乳尖般用力一挟,两次、三次地拧向左右两边。
  “啊喔、咕饶了我!”敏感地方被虐责令少女不得不屈服,令她以苦楚表情抬头向施虐者求宽恕。
  “呵呵,好孩子,稍为老实点了呢!”狩野看着美帆满足地笑说。
  “说起来还只是17岁,奶子已如此发达了,不是比姐姐更胜一筹吗?”“啊啊”狩野的手搓揉着份量十足的乳房,令美帆发出悲鸣声。
  “是什么尺寸?”“不、不知道。”“什么cup呢?”“啊喔、D”美帆在初中时也曾为乳房的大小烦恼过,因为她既被同龄女同学的嫉妒和奇异的目光看着,在街上走时也多次招惹男人色玻Р'的目光。
  因为膨胀的胸部常受男人的目光沐浴,因而令她既害羞而且嫌恶。
  但当她升上高中后,便多少对自己的肉体有点改观。
  随着性知识的增长,令她明白自己拥有的出众的身材绝非一件坏事。
  而且看着她的同级生的视线,也由好奇而渐转变为羨慕,这更开始令她首次对自己的乳房产生了自傲的心情。
  但是,那自傲而从未被其他人玷污的乳房,此刻却被陌生男人的手肆意地搓圆按扁的玩弄。
  “呜、呜咕”“感度看来也颇不俗呢。”狩野一边交亘搓揉左右乳房和挤弄其乳尖,一边继续欣赏她的反应。
  “乳头也硬起来了喂,有感觉吧!”“咕”“老实回答是为美帆小姐好哦。”“喔、有感觉”美帆眼眶渗着泪地,屈辱地回答。
  她也不想屈服于典子的威胁下,但自己确实感到了一种异常的感觉。
  她在乳头被弄的苦痛中,肉体本身也同时产生一种热烫的亢奋,但在她还未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前,狩野的手已转而向下移。
  “另外,典子在报告中说你仍是处女身”狩野的手终于来到三角地带,那儿如前述般只有一条窄布相连,阴阜周围的草丛也完全展露。
  “真的从未被人插入过这里吗?”“为什么问这种事?”美帆拚命压下羞怯地反问。
  “是处女与否,都和你没有关系吧?”想到自己竟遇上这种事,美帆不禁开始后悔之前在乡下为何未有把自己的处女身献给她的男朋友。
  “没关系?如果是没有价值的贱物的话,那便只有卖给一些卑微的男人了,又或如卖不出,只有成为我的屋中所饲的奴隶犬吧。”“咿、不要!”男人的话令美帆立刻惊恐地大叫。
  性奴用的女犬这种只应存在于小说影画中的东西,令她感到自己现处的是多么异乎寻常的所在。
  “那便答我吧,是处女?不是处女?”“是处女。”美帆终也开始感到眼前的男人总有令人不得不听话的本事。
  “那便好了,在被一些卑微男人侵犯前,我便有责任先为你进行破处的仪式。”(谁说你有这种责任!美帆的心中在如此的大叫。
  但是却未能把这句话说出口,因为她在不为意间已开始对狩野产生了怯意。
  而且,她的肉体本身也在失守的边缘。
  狩野的手指分开美帆阴阜间的毛发,探寻那肉核所在。
  那个地方被两只手指巧妙地挟弄,令她沉浸在淫虐的感受中。
  “咿!咕喔喔!”手指带来的刺激令美帆的咽喉痉挛地产生出呻吟声。
  在下面V字布的底部,狩野的手指全无障碍地侵入她的圣地。
  “很好的呻吟呢。似乎阴核的性反应已很成熟,是被男人搅过了吧。”“怎会有那种事!”“那即是自慰过了?”“!”男人的说话又再令美帆狼狈地满脸通红,便如狩野所说,她确是知道用手指刺激自己阴核的自慰方法。
  那是始于她发现了亲母和继父间的SM游戏秘密的那个秋天,母亲悦虐的悲鸣和泣叫声时常在她脑海中缠绕不去,而当夜深未能入睡时更令她产生了奇怪的感觉,想起在此时母亲可能又在和继父干着那回事,不禁设想着在母亲寝室中发现的性玩具,现在正在如何地被使用,在反感之余却又感到一种莫明的兴奋,更令她本能地把手指伸向自己性器处。
  “不回答,即是默认了。”狩野像一副把她完全看穿的语气般向她道。
  “啊”“你纵然口不说,身体也已经老实回答了!看,这样的湿了!”“啊呜、喔喔、咿!”还未受过别人玩弄的阴核在狩野刺激下已无抗拒地勃起来,那毫无疑问表达了美帆感到的快感。
  包皮剥起直接搓按肉芯,爱液令狩野的手指都湿了。
  美帆一方面痛恨自己的性器如此流着淫水,另一方面也恨自己那听来很淫乱的呻吟声。
  “怎样?高兴吗?”狩野的手继续不停地狎弄,两手被吊向上而失去自由的美帆,对他的手指全无逃避余地。
  无论如何曲着身或向后缩,对方的手指都不离她敏感的肉芽。
  “呜咕啊!”“是好的话便说好吧!”“啊啊喔、不要!”美帆拚命地咬牙忍着。
  她现在的穿着令她看来比全裸更要淫猥,加上两手被锁着高高吊起,然后被男人的手指玩弄着私处,如果她承认自己在这情形下感到兴奋,岂不是间接自认是喜欢被虐的类型?
  但是,她现在正被追迫至令她非要承认不可。
  “呵呵,如果说谎的话一会便要受加倍惩罚哦!”“没有说谎!咿!啊啊!”“没说谎?那解释一下为什么这里会如此湿?而且肉粒也变硬,这相信连你自己也知道是什么回事吧!”“啊啊,不要做这种事啊咿!不可以!”“喂,老实回答!答了便会放过你。
  “啊是是很好、喔喔”男人技巧高超地对处女阴核的刺激,终于令未经人道的美帆不得不屈服。
  但不只是肉体,便是她的精神也被推迫到屈服边缘。
  被挑逗下产生的炽烈的欢愉,令她就是如何压抑也制止不了,那是她首次感觉到这样的快感。


第06章 模范的惩罚囚
  第一节——啪啪!——咿!啊喔——啪啪!—啊喔!哦哦在远处开始传来一阵混入了鞭打声的悲鸣和泣叫声,而且声音更越来越接近,当声音来到房门的正外面,便随即传出两下敲门声。
  “是调教师摩美,并带来了主人的牝奴隶。”敲门后外面传来的女人声音,令美帆感到有点耳熟,随即想起那正是侵入自己家中,然后用计把她拐来的女人的声音。
  “入来吧,主人已在等着了。”“啊放过我!不能被她见到这样子的我!”“!”门外传来那一边哭着一边拚命乞求的女声,令美帆一听了便立时感到心脏有如被冰封凝固。
  姐姐白帆里的声音,她又怎会认不出来?
  “这条牝犬,在这里磨蹭什么!”唰啪!
  “咿喔!”“好,快乾脆点爬入去!”“呜呜请慈悲哦”在鞭打催促下,打开的门缝中终于出现了哭声的来源。
  那是个身穿卑猥的奴隶服饰和鲜红色的皮制高跟鞋,四脚支地的女人。
  她的颈上扣上了黑革制的颈圈,上面扣着一条细炼,炼的另一端则被在她身后站着的另一个女人的手握着,那女人自然是奴隶调教师摩美。
  她也换上了一件全黑的调教师用衣服,而另一只手上则拿着她的爱鞭九尾之狐。
  摩美在不断用鞭打向奴隶女的臀丘和腰际,以催促她尽快爬入房中。
  “把脸抬起!今天有人在观摩,所以你要做个好的模范,抬起脸让她看看你那被调教得良好的牝犬的表情吧!”啪啪!
  “唏哑!啊啊”曲线美妙的腰间,成为九尾狐之鞭的目标,令奴隶女发出了悲哀感满溢的呜咽。
  而且颈圈上的炼也同时被拉向上,令她不得不把脸抬起。
  羞耻和惊恐令她双唇抖震,眼眶也溢满泪水的脸出现在美帆眼前。
  (白帆里姐姐怎会这种模样!美帆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敬爱的姐姐好像狗般的四脚爬地,戴上宠物般的颈圈,暴露出乳房性器而被鞭打,这简直便是一副奴隶的样子。
  从这方向看不到后面,但猜想她的性器和肛门应也是同样的暴露吧。
  而且从她爬行的姿态也可明白她被调教已非一朝一夕的事。
  她的背部尽量向下压,令到粉臀看来更加突出高耸,加上爬行时腰部用力左右大幅的扭摆,更加令就算是同性的人看到也感受到她的媚态。
  但是,后面的摩美却绝对没有对白帆里的爬行姿感到满意。
  她穿上了全黑的紧身体操服味的上衣由颈项包至股间,而穿上网状丝袜的双腿则由膝部以下都由皮靴覆盖。
  这身打扮加上浓烈的化妆,完全酝酿出她作为SM支配者的风范。
  而且更加上她严厉的鞭打,和不断对奴隶女的叱责,九尾狐的尾在不停督促着她的行进。
  啪啪!
  “呀呜!”“喂,屁股扭得更好看点!”“呜呜”“这硬邦邦的腰是怎么回事?”啪啪!
  “唏呜!请宽恕!”“任何时候也要走得令主人满意,对吧?”“啊啊好羞喔!在小帆面前”“在妹妹面前更不用紧张!便好好告诉她你是如何卑猥的牝犬吧!喂,再扭多一点!”啪啪!
  “啊咿!”摩美严苛的鞭打令白帆里禁不住悲鸣。
  而后粉臀便比刚才更大幅度地扭动起来。
  而站在房中央的美帆,正在被坐在椅子上的狩野不住上下其手,因而两人都不想和对方的视线接触而各自别开了头。
  尤其白帆里在妹妹面前展现如此可耻至极的姿态,令她简直想找个地洞藏下去,或甚至想死了更好。
  “喂,快走去主人面前吧!”摩美引着手上的狗炼继续令白帆里向前走。
  “好,向主人请安吧!”“求、求你放过我,只是今天”啪啪!
  “啊喔!饶了我!”“就像平时般,说吧!”“呜呜主、主人!牝犬白帆里幸获主人接见作为被虐的牝奴隶任何指示都会喜悦地听从,还请尽情地玩,希、希望主人尽兴!”白帆里四肢着地手肘撑地,以额头也伏地的跪拜姿势下,向主人说出极尽卑猥的奴隶请安说话。
  但是当想到这句话正进入美帆耳中,便令白帆里在说话途中多番迟豫,几乎说不下去。
  “呵呵,你自己又如何?你也会很尽兴吧!”狩野坏心肠地质问。
  “请、请令白帆里也得到愉悦。”“要怎样做?”“那个用鞭和性具不要!我说不出口!不能向小帆说这样的话!”“这贱犬!对主人的查问竟敢不答?”啪啪!
  “啊啊!求你饶恕我!”摩美叱责同时,九尾狐也在双臀的谷间轰炸。
  “妹妹面前想扮高贵,那又为何展露出如此卑下的东西?”摩美从一旁的典子处换过一支细长的棒鞭,然后用前面的扁平处从暴露的股间伸入去。
  “喂,后面的妹妹完全见到了,想办法遮掩一下吧!”“啊啊做、做不到喔!”白帆里拚命合上双膝想隐藏谷底的性器,但以她爬在地上双臀向后耸的姿势,始终是不能防备从身后射来的视线。
  而加上鞭端剖开了花唇,更令那部分残忍地分割外露。
  “喂,不是完全遮掩不到吗!算了,这牝犬无论如何遮隐,看起来都是一样的淫贱吧!”啪啪!
  “呜喔!不、不对!放过我”“怎样了,能做得高雅点吗?”“啊啊不行请饶了我吧!白帆里是不高雅的牝犬!”“嘻嘻嘻,终于肯自己承认了呢。喂,那便面向着主人好好恳愿,祈求主人赐与各种虐待,令你得享牝犬的快乐吧!”“主、主人,请恩赐鞭和性具给奴隶白帆里,请令白帆里像只卑下牝犬般快乐得呜咽吠叫吧。”“呵呵美帆,你现在知道你姐姐是喜欢被虐待的奴隶犬了吧?”狩野俯望屈从的白帆里满意地笑着,然后再转身向美帆说。
  “姐姐竟会这样我不信!”美帆喘息着呻吟似的说。
  但是,这禁断的光景却又实在很刺激,令她双颊红如火烧,心脏也“噗噗”地乱跳。
  “典子,把她带来我旁边,让她观摩一下!”狩野的命令下典子把美帆的手枷由勾子解下,再带她到狩野旁边的椅。
  肉体被拘束的麻痺感、加上眼前姐姐的被虐姿带来的冲击,令她茫然而没反抗的一屁股坐下。
  “怎样了牝犬,能够和妹妹相见一定很开心吧!”狩野残忍地对白帆里道。
  “啊啊很残酷!”“喂,好好给妹妹看一下!”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