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

第18章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第18章

小说: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嘿嘿,那好吧,便依你的。牝犬,还不感谢妹妹的亲情?”“呜小帆,请原谅姐姐吧!因为我的不剂,而令你要遭到这种事”“姐姐!”“呜呜是我不好而且我根本不值得原谅”“不!没这回事,而且你永远也是我惟一的亲姐喔!”“唔很感动的一幕姐妹情深呢不过加上如此淫猥状态的姐姐却滑稽得很呢!”白帆里不禁羞耻地低吟了一声。
  便如狩野所言,白帆里的双脚因被枷棒固定而大幅张开,肛门和性器都无遮无掩地暴露在妹妹眼前。
  而且,那地方更像是在证明着她的淫荡性似的,被淫液浸得水汪汪。
  “免除了烙印之刑,却不代表调教已经完结。摩美,接下来便如何去调教这牝犬好呢?”“是,便教她牝犬正确的小解方法吧。”“是吗,牝犬,想接受小便的方法的调教吗?”“啊、是。请主人教导牝犬白帆里正确的小解方法吧!”“嘿嘿,答得不错。美帆,好好向你姐姐学习吧,包括她服从的态度和奴隶式的说话方法,也要好好地观摩啊!”“是”美帆不得不端正地坐在地上,逐一观摩白帆里接受的SM调教。
  “最初便教她如何用奴隶用语称呼自己的拥有物吧。摩美!”“是!”摩美把手上的九尾狐换了另一支棒状的鞭,而前端则成扁平状,是正好用来撩弄奴隶的性器的恩物。
  摩美便把鞭由双臀之间伸入谷底,再剖开白帆里的大阴唇然后问道:“牝犬,介绍一下你的拥有物吧。这里是什么地方?”“呜呜是、阴阜”“不是说单一地方啊白痴,我是问这整个器官的名称!”“不、不要!不想叫小帆听到”啪啪!
  “咿喔!”“就是为了要叫妹妹听到才叫你说的!忘记了刚才免除烙印刑的恩典了吗?
  快说!
  这里叫什么!
  ““呜呜肉、肉洞”白帆里因为要在妹妹面前说出卑猥的说话,羞得连耳根也通红了。
  (姐姐真可怜一定经常要说这样的话吧。“那么,这里呢?”“是屁眼。”“作为奴隶这里经常要做什么?”“是浣肠洗净来给主人以棒子或主人的宝贝来享用”(啊啊!竟然这样!美帆听得心神大震,也再次感受到姐姐陷入这异常世界的程度之深。
  而且,似乎她将受到同样的对待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一定也会如此的对我会鞭打至令我不得不说出可耻的说话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怎么办?什么肉洞的,怎么说得出口啊!美帆一边如此想着,同时心中却在看着姐姐的性器时生出一股淫靡的感觉。
  白帆里的性器充满了叫同性的人看到也会有反应的淫靡色彩。
  被四脚爬地和双膝大幅分开的缘故,连小阴唇都分开以致内中的果肉也可以清楚见得到。
  三文鱼般粉红色的阴阜中,被爱液浸得水汪汪的样子令见者无不感到一阵淫乱的诱惑。
  而且,美帆也终于发觉姐姐的耻毛已被剃得一根也不剩。
  (原来如此,为了更清楚见到姐姐的阴户形态而把毛全部剃了好美啊姐姐美帆在此时首次感到了一种奇妙的羨慕感受,那是被虐之魔第一次向她作出诱惑。
  “名字说完了,那么便向主人恳愿吧,大声说说想主人对你这里做什么!”摩美用鞭继续撩弄着白帆里的下体道。
  “请求你主人!请玩弄白帆里的肉洞吧,请赐与性具棒和震动器,令白帆里喜悦得涕泣淫叫吧!”“不只是说话,身体行为也要表现出淫性才行!”“是请恩赐!呜呜”白帆里立即以四脚支地姿态,耸起肉臀淫猥地摇着扭着,扭屁股正是表达奴隶的服从心和渴望被主人虐待的身体语言。
  啪!
  “咿!”摩美手中的鞭朝白帆里双臀中间打下,令她响起悲鸣。
  “再摇得好看点啊!这样的表现你想主人会满意吗?
  ““我做了!像这样唏嗄主人请欣赏!”在鞭打下白帆里忘我地更卖力扭动,如此的姿态加上全裸的下体和娼妇般的丝袜高跟靴打扮,令见者都感受到淫靡的气氛。
  “好,也请妹妹欣赏吧。”“喔、怎么这样!呜呜小帆,请看看羞耻的姐姐”“看什么?说清楚吧!”“请看姐姐的肉洞!呜呜”“姐、姐姐!”“怎样了,美帆,姐姐很美丽吧?”“是很美非常美”狩野的问题下,美帆惟一可做的便是尽力去赞赏姐姐以保其名誉。
  但是,狩野却借此机会,想以姐姐来引导美帆说出淫猥的说话。
  “那里湿吗?”“是湿湿的”“是少少湿?还是已湿透了?”“啊是很湿,湿得要流下来般”美帆除照实回答外也别无他法。
  “呵呵,真是诚实的好孩子呢!”狩野对美帆的回答甚感满足。
  “一会之后我也会让你体验被虐的喜悦的,但现在便先看看姐姐的演出吧!”狩野说话同时也从椅子旁的小桌上并列着的施责具中,把其中一件东西拿起来,那是一支握柄不粗,但前面却扩展为五个相连的粗大球形的一种性玩具棒。
  “唏!”当头两个瘤状物插入了阴裂之内后,白帆里随即发出了悦虐的低吟。
  每个直径达三公分之大的瘤的表面上更刻有无数鳞状的突起物,更带有SM施责具的刺激气氛。
  白帆里在瘤的突起物压迫者阴道的肉壁下身体也蜷缩的呻吟着。
  “啊咿、呜喔!”狩野更开始操纵着性具棒作出前后抽插的动作。
  “啊喔!被磨坏了!”“呵呵,怎样了,喜欢这东西吗?”“啊啊肉洞、感觉很好!”“这家伙真是纯正的被虐狂呢!好,你想被弄得怎样?”“在小帆前说不出来”“摩美,令她说来听听!”“牝犬!回答啊!”啪哒!
  “咿呜!”受到旁边站着的摩美直打肛门的一鞭,令白帆里高声惨叫了一声。
  “啊啊、我说了!是肉洞是主人弄得肉洞十分舒服!”“哈哈,多么可耻的牝犬!”“嘻嘻,对!真是的!”狩野和摩美都哈哈大笑起来,而白帆里则在努力扭动粉臀,迎合着正在侵犯自己的棒子。
  “咿、很好!啊!
  竟入到那么深!”(姐姐,怎么如此羞耻!美帆在此淫靡光景下心中不断在叫着。
  几个丑恶的毒瘤剖开粉红色的裂缝,在阴阜中塞进拉出,而随着瘤子的进出,白帆里的阴脣便仿如婴儿的口般一开一合在啜着那串丸子。
  美帆多次想低头不再望前,但那个情景在卑猥之余却也像充满着魅惑的魔力般,吸引住她的视线不放。
  不自觉间美帆竟不能移开视线不看姐姐被如此变态地侵犯着的情形。
  “好,接下来是这里。”今次狩野把棒子移向肛门的位置。
  “这里没干过什么失仪事吧?”白帆里恐惧地把目光望向身旁的摩美。
  “用肛门栓塞住,但在房间中环绕了一周便忍不了,更把屎拉得”泌洌、泌洌“地响,真是粗鄙的牝犬呢!”摩美的说明令狩野愉快地大笑起来,更把棒子的前端二、三度的压向白帆里的菊蕾。
  “是吗牝犬,拉屎拉得如此大声吗?”“请、请宽恕!摩美大人没有说错,白帆里确是以粗鄙的声音拉屎了。”白帆里一边拚命收缩肛门口,一边满脸羞红地在认罪。
  想到连这件事也被美帆听到,更令她羞耻得想死。
  “呵呵,那便不得不惩罚一下这卑劣的屁眼了。”狩野说着便向她在拚命收缩的肛门口中心部用力推刺。
  “啊鮠!”终于被圆瘤侵入了禁断的肛门秘所,令白帆里发出悦虐感满载的悲鸣。
  “饶了我!”“这被虐狂,口中在求饶时,屁眼却已在一开一合地啜着我的棒子,就是我不用力你也可以自己把它啜入去呢!”“咿!没、没这回事!”啪哒!
  “啊喔!”“作为奴隶,竟然可质疑主人的说话吗!”“鸣!对不起!
  是白帆里错了!便如主人所说,白帆里的肛门已忍不住要在吸啜着主人的施责棒了!”“真是很想再入一点吧?”“是!请赐予”对狩野挖苦的说话,白帆里只有卑从地迎合。
  作为奴隶不可令主人扫兴,这是白帆里经过无数次残酷虐待后所深切体会到的事。
  “啊啊!
  咕!”“怎么了,还差一个未入去呢?”“请饶了我!已经刺入直肠中了!”白帆里狂乱地叫着。
  现在她的感受已到了极限,若再继续入去的话她害怕会连内脏也可能被刺穿了。
  “这家伙,别在装明白了,你分得出那里是肛门那里是直肠吗?”“呜!不知道!
  对不起但、但是,腹部像要被挤破般了,请慈悲啊啊!
  啊鮠!”狩野无情地再全力推刺一下,令白帆里发出淒惨的惨叫。
  全长达十五、六公分的五个连串的瘤子已全部吞噬入肛门之内,那种痛苦和挤压力,令她眼前一黑几乎要晕厥。
  “呵呵,难得今天有参观者在,便来玩一个她也可以参加的游戏吧!”狩野望向美帆,诡异地笑着提议。
  “?”白帆里和美帆都浮起疑惑和不安的表情。
  特别是深知狩野残忍本性的白帆里,就是猜也猜得出那绝不会是什么好玩的游戏。
  “留意你的肛门的感觉,这代表”零“。”说着,狩野便用手一转手中那支棒子,当然塞入了肛门内的五个瘤子也跟着转了一圈,瘤子表面的突起物磨擦着肛门壁,令白帆里不禁又是悲叫连连。
  “那边的娃儿也明白了吗?”“?”“而,这便代表”一“。”“啊!”今次到美帆吃惊地叫道,因为她看到狩野用手一拉,把棒子的头一个瘤拉出了肛门之外。
  “数字是代表了拉出来的瘤的数目!”“说得对,不愧是名校生,脑筋果然不错明白了吧牝犬,我拉出来后,你便猜一猜我拉了多少个瘤出来,错了的话便要受罚哦。”“啊啊,很残忍喔”要自己猜着进出自己肛门的瘤子数目,可说是人间屈辱之极,但狩野却无视白帆里悲苦的呻吟,开始把施责棒前后活动。
  “啊喔呜”“别只挂着高兴地呻吟,要收窄肛门好好数清楚哦!”“啊啊别这样说”“这是二!”“咿唷!”“今次是四!”“呜噢”“好,停下来了,现在是你总动员肛门的感觉细胞的时候了。告诉我,现在有多少个瘤拉出了体外?”“是两个?”“美帆,你告诉她对不对。”“姐姐,是三个哦”美帆焦虑地说。
  她实在很想白帆里可以尽快答对,以完成这恶魔般的游戏。
  “呵呵,太可惜了,那便要受罚了。”啪啪!
  “啊鮠!”狩野说话一完,摩美随即挥鞭用力向白帆里的臀丘击下。
  “啊啊,求求你,别再虐待姐姐了!”美帆眼眨泪光地恳求道。
  “那可不行,游戏中输了的一方自然要受罚。”“便正如主人所言牝犬,再来一鞭!”啪啪!
  “啊咿!”“那么,答得中的话又如何!”美帆负气地反问,她虽然害怕狩野,但无论如何都想能减轻姐姐的痛苦。
  “呵呵,那当然便要奖赏她吧。”狩野像早料她有此一问般轻松地回答。
  “可以得到什么奖赏?”“小帆!”白帆里连忙出声阻止。
  和美帆不同,接受狩野调教已久的白帆里对他的狡滑和残忍早已明白非常,自然感觉到狩野口中的奖赏,其实是隐藏着多少的危险。
  “这只牝犬别看她一脸痛苦,其实她对如何从鞭打中感觉到悦乐是很有心得的呢你是被鞭后下体会兴奋得流口水的牝犬,对吧?”“如、如主人所说,白帆里是受鞭后下体会湿濡的卑下牝犬。”狩野的话令白帆里不得不回答,但同时也对自己在美帆前说出如此屈辱的说话而感到悲哀不已。
  “呵呵,这便是爱被虐的本性了,其实你姐姐是如此爱受鞭,你还在多言岂不令姐姐更烦恼吗?”“!”“怎样,美帆你蔑视她吗?”“不、不会!”美帆拚命地否认,始终是至亲,无论如何都要站在一线。
  “真是明白事理,看来你也开始对性虐有兴趣了呢?”“不、不对!”美帆立刻狼狈地叫道。
  的确她曾答应狩野做他的奴隶,但那完全是为救姐姐免受烙印之刑,事实上她在心理上仍完全未向这男人屈服。
  “说得决绝,但看看你的身体便知你是否老实了!”“!”美帆心中一栗,因为她自己知道自己的下体的确是变湿了。
  而若果被狩野见到,说她是因为见到姐姐的残忍调教而变湿,她也无法否认了。
  “呵呵,是真是假一会后才查看,现在是看看姐妹间美丽的亲情的时候呢!”狩野冷笑着把话锋一改。
  “你是想把姐姐从苦痛中拯救出来吧?”“?”“还是,你是因为姐姐的被虐而感到欢愉,所以更想看到她被鞭打吗?”“我不想看姐姐被鞭打!”美帆大声的叫嚷,一半却是为了她自己,对看到残忍的鞭打和肛责后而下体湿了的自己,她感到了一股难受的罪恶感。
  “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