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

第13章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第13章

小说: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被关在肛门内的浣肠液和粪便凶猛地冲击着周围的肉壁,令她有如身在地狱般痛苦。
  啪滋!
  “咿!啊哦!”“这条牝犬,看来脑子中除了拉屎之外已再不顾其他的事了呢。我说的话也已经完全没有在听了!”“没这回事啊、很辛苦!”“只说不做,这失禁的牝犬!”啪滋!
  “咿呀!做了!”白帆里泣叫中再度开始四脚爬行。
  她到现在已差不多围绕了房中两周,但若不能令摩美满意,肛门栓便不会被拔出来。
  她比起之前更加努力地把肉臀猥亵地扭动,虽然是屈辱之极,但在猛烈的便意下她亦再无其他选择。
  “怎样了,想拉屎吗?”“啊啊、请恩准我拉吧女王大人!”对摩美的问题白帆里答得完全无半点犹豫。
  “要在椅子上提高屁股,把大便拉满地上,那样也没有问题吗?”“啊啊,无论怎样也会做,就是在调教师大人观赏下也行,请无论如何都让失禁犬白帆里下贱地拉屎吧!”“嘻嘻,真是没法子的劣犬。跨上椅子上,如你所愿让你可耻地大便吧!”白帆里站起来再度登上椅子上,但是双脚乏力的她要绫子的协助下才可成功坐上去。
  然后,她便把屁股向后伸出,后肢更不住在缓缓痉挛着。
  “膝盖伸高,把屁股高高举起。”对摩美的命令,白帆里便像个无意识的梦游病者般自动依从。
  在椅上成为近乎四脚爬行的姿势,卑猥的啡饴色的肛门口尽露了出来,虽然如此当众大便令白帆里被羞耻和屈辱所燃烧,但比起要从浣肠之苦解放的愿望却仍不算什么。
  “如果要做什么没仪态的事,便一早预先说吧!”“请原谅白帆里以下贱的声音大便拉出牝犬的不洁的粪”“嘻嘻,很老实呢!但是,要准确拉在下面的便盘中明白吗?”“明白了!呀呀求求你快一点”腹部的腹痛已到最大限界,简直要裂腹而出的便意,令白帆里简直想死了还更好过。
  终于,在摩美示意下女佣绫子把肛门塞拔了出来,肛门口在栓子拔出的一瞬,在周围拱起成火山口般模样。
  呠、呠呠呠“啊啊、出来了!”最初先是排出空气浣肠后还剩下的气,接着,粪便就像爆开菊门般地喷射出来。
  泌泌洌“啊啊嗄”连续两、三次的喷射,白帆里的粪便直流落地上的便盘中,液状的粪的臭气随即升起,瀰漫了在室中。
  “喔喔”白帆里以屈辱的姿势把最后的粪便都拉出后,她那沾上污物的肛门部分在不住痉挛着,而屈辱感亦随即在她心中升起。
  “喂,拜托绫子帮你收拾一下残局吧!”“拜托你,绫子小姐,请帮白帆里拭擦一下”白帆里颤着声发出了屈辱的恳愿。
  不但是摩美,她甚至在女佣绫子面前也再抬不起头了。
  在用纸巾拭擦了菊蕾口后,绫子又把包住的手指插入肛门内部擦抹着。
  白帆里在她的手指刺激下,心中因为混入了恐惧和期待的感情而纷乱不已。
  第三节
  “非常感谢女王大人的调教,让白帆里学懂了和牝犬相应的拉屎方法。”
  在绫子拿着便盆走出房间后,白帆里伏在摩美的脚边卑猥地谢礼。
  虽说这名为调教实则是虐待,但奴隶是必须在调教后向支配者行谢礼的。
  “用实际行动表示你的谢意吧!”“啊、是”白帆里连忙把头伏下,把咀唇吻在摩美伸出来的脚趾上。
  白帆里在屈辱感下全身颤抖的同时,也以最大的恭敬态度去进行卑屈的答谢动作。
  但是,坏心的女调教师俯看着她,向她提出更屈从的命令。
  “因为要教你犬步行,我的靴也弄脏了,用你的舌来清洁它吧!”“是”“当然,不只是表面,连靴底也要舐乾净哦!”“是,请接受我的谢意。”白帆里回答完,便即开始在皮制的白色靴子的表面用舌头细心地舔起来。
  除了要把私处暴露和摆出屈辱的姿势,更要把头伏下卑微地去舔摩美穿的靴子,其屈辱简直是对人格的崩坏。
  二人在公司中虽是前辈后辈,但职位上是完全一样的。
  但是一到这屋中二人的身份便立刻差天共地。
  白帆里在如此的奉仕中不禁眼泪莹眶,浸沉在深刻的败北感中。
  “嘻嘻嘻,很好看的情景呢!”充满嗜虐感的笑声在白帆里头上响起。
  坐在沙发上的摩美,俯看着脚下的奴隶在冷笑。
  “好,便让你更加充满服从心吧!”啪滋!
  “啊!”九尾狐再度越过白帆里背部而挥舞,向双臀传递着淫靡的刺激。
  啪滋!
  “呜咕!”“怎样?更有服从心了吧!”“是!白帆里心中己充满了对摩美大人滔滔不绝的服从感情了!”“嘻嘻,那便以这种服从心继续好好享受吧!”“是!”摩美在白帆里侍奉途中,继续间歇地挥舞着鞭,在白的臀丘左右之顶、纤细的腰、修长的大腿和谷间地带反覆地击落。
  她以巧妙的手法,让鞭的缓急强弱有节奏地飞舞,令白帆里一再发出苦痛中带悦乐的叫声。
  她又提示性地用九尾狐的鞭穗在奴隶女无抵抗的谷间轻扫了几下后,随即向同一地方残忍地挥落。
  啪啪!
  “啊鮠!”九尾狐在无防备的肛门口周围炸裂,强烈的痛得白帆里滴下泪来。
  “啊啊女王大人、请饶命”“喂,工作怎样了?有时间在撤娇,不如更努力地做你的清洁工作吧!”“是!明白了,所以请慈悲!”伏在地上的白帆里,努力伸出软舌在摩美的靴子上舔着。
  由于皮靴是放在地上,为维持姿势白帆里必须用手肘为全身的重心,再尽量把头伏下。
  当然,这个姿势更是猥亵之绝。
  白帆里把脚大开成八字型,性器和肛门都完全暴露,湿濡的秘地暴露同时进行屈辱的奴隶奉侍,加上摇撼着肌肤的皮鞭之痛,令白帆里全身在被虐之炎下燃烧。
  “好,今次到下面了。”终于把靴子侧面由脚尖舔到脚跟,然后白帆里的舌便要移动向靴底了。
  摩美交叉着腿来坐,把悬空那只脚的靴底移到白帆里鼻子前。
  “”白帆里沉默地舔着靴底,由进入这间大屋起,白帆里便一直反覆接受各种以服从心为主调的调教,为的便是摧毁她的自尊,把奴隶的绝对服从心和悦虐心深殖在她的脑海中。
  白帆里以败北感充盈的姿态,依次用舌由靴底的前部舔到高跟的鞋齧。“老实起来了,做得还算不错。”摩美俯看着白帆里满足地说。
  但是,始终是本性残忍的她,随即又浮起坏心肠的阴笑,故意说着:“好,为了奖励一下你,告诉你一件好消息吧!为了预备今晚的晚宴,主人一会后便会来调教你,同时更有一个新人来观摩和学习,你身为前辈一定要做个好榜样哦!”“!”一定是紘子来了!
  白帆里心中在暗暗叫苦。
  “新、新来的人,难道是”“是一个和你很有关系的人哦!她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美少女,面孔可爱,但身段也很出色,胸脯既大而形状又好。你猜会是谁?”“是石野紘子?”“嘻嘻原来你知道昨晚我和她有约?是她告诉你的吧!”“那,果然是她”“别那么快下结论哦,虽然我有和她见面,但很快便分别了。她虽然也是不错的美人,但我所说的那个新人,是和你关系很亲近的一个美少女,这样说你应该知道了吧!”“怎、怎么”白帆里一阵愕然,虽然因为知道了不是紘子而消除了一个忧虑,但她却预感到另一件更可怕的事正在酝酿。
  如果摩美没说谎,那人会是一想到这里,她便感到一阵刺骨的恐惧,心脏也如失控地乱跳。不!
  不会的!
  她拚命叫自己冷静下来。
  “啊,典子来了,你如果还不知道,不妨问问她吧!”正好典子敲门走了进来,她的手上拿着一件衣物,恭敬地递上给摩美。
  “看看,记得这件衣服吗?”摩美把手上的白色衬衣拿起,向白帆里展示。
  “啊!”白帆里一看,全身立时如有一股电流流过。
  当然知道了,因为这件正是她所有的睡衣,可是在妹妹美帆来了后白帆里便暂借了给她穿着。
  “怎会!是小帆?美帆在这里?”惊愕很快便变成恐怖,一想到要在这里和美帆见面,白帆里便感到如要世界末日。
  但是,妹妹究竟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女孩的情况怎样?”见到白帆里呆若木鸡的样子,摩美转头对典子问。
  “是。因为药力未过,她仍是在沉睡中。她醒了后我应怎样做?”“为了要带她见主人,先要对她作出最基本的调教。交给你了!”“领命。”典子恭敬地回答。
  奴隶调教师摩美是这间大屋中只在狩野一人之下的第二号人物,虽然典子也有担任调教工作,但对着摩美时却也是下属身份。
  “听到了吗白帆里,你要在妹妹面前好好表现自己爱虐的一面哦!”摩美向白帆里残酷地道。
  “啊!求求你!这种事,万万不可以”白帆里悲痛地叫出来,在妹妹前面展露自己性奴牝犬的姿态,单是想想也叫她的心胆俱裂。
  啪涮!
  “咿!”“牝犬竟敢说出违命的话?”“不!不敢对女王大人违逆!但是,只不过”“还敢说?”啪涮!
  “啊呀!”看着脚下在拚命哀诉的白帆里,摩美无情地挥舞着九尾狐之鞭。
  “回答吧!对主人的调教,是接受还是不接受?”“接受不、是衷心领受。”肛门上强烈的鞭痛,令白帆里泪声中屈服下来。
  在这间大屋中,始终奴隶是绝不可能对支配者抗命的,这是她深刻的体会。
  “为了成为妹妹的模范,会尽力表演牝犬之行为吧!”“是、是”“嘻嘻,我最喜欢奴隶回答得如此老实的了。”“对啊白帆里小姐,对奴隶来说老实服从是第一要务呢!”在旁边看着的典子也出声说。
  她昨夜代替摩美成为奴隶调教师时,对白帆里也是残忍不已,而现在回复屋中女侍的身份,她的说话方式也变回恭敬,但白帆里知道她的殷勤只是表面,实际内心中仍无减对自己的贱视。
  “老实的话主人和摩美大人对你都会更好呢,而妹妹见到你在鞭打时愉快地叫着,她自己也必会心为所动哦!”“啊啊!”白帆里无奈地低叹。
  看来她非要在妹妹面前表露自己下贱、淫乱无比的牝犬身份不可了。
  可是,妹妹对这种事是如此讨厌,离家出走的原因也是为了对喜欢SM玩意的继父的厌恶,自己竟要在妹妹面前做这种事,恐怖和绝望令白帆里感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另外,姐妹二人虽然都是不相伯仲的美人,但性格上可大有分别呢!”“?”“你简直是个喊包,但你妹妹却很倔强坚强呢!”“便如你所说,小帆她自小便有不肯认输的个性,绝不会做她不喜欢做的事,所以”“所以?”“我想她绝不会是能接受SM的人”“嘻嘻嘻,你真是蠢材呢。把这样自尊心重的人施以虐责折磨,不正是SM调教的最高真髓吗!看着这样硬性子的人屈服地淫叫和求饶的姿态,真是没什么可相提并论的最高快感呢。”“”“更何况越有自尊心的人,一旦坠入被虐之火后其欢愉也会越大,因为她会对羞耻和屈辱特别敏感,你也应知道的吧!”摩美的说话令白帆里脸上一红。
  的确,自己也曾在被虐的屈辱和苦痛下,多次产生出淫靡的快慰感觉来。
  对于“被虐狂”来说其中心要旨便是在精神的境界,肉体的痛楚是一种提升精神上的被虐感的催化剂,在受到鞭打时她发出的悦虐的呻吟为的并不是“鞭的痛楚”本身,而是为了由鞭的痛楚而令精神上意识到自己的状况。
  露出羞耻的器官而被鞭打,摆出屈辱的姿势而沐浴在鞭雨下,这些都令她意识到被虐的感情,而摩美所说的被虐欢愉便是像白帆里般能感受这种兴奋的人。
  “再加上,那女孩真是纯正的美少女,而且肉体虽在发育途中但屁股和乳房都已傲然挺立,施责起来这些器官都一定会给她高胀的官能感觉吧!”“但是,为什么会知道我有个妹妹”白帆里提出了她怎也想不明的问题。
  “石野告诉我的哦!”白帆里恍然大悟,她立即记起了自己确是在昨天午休时,告诉了紘子她的妹妹离家出走来了她家的事。
  “但是那也没所谓,我们也早已知道你妹妹离家出走,本来并未知道她去了那里,但除了你之外她已没有什么至亲,所以就算石野不知道也可直接问你呢!”“什么?怎么会”“主人是无所不知的呢,他早知你有个可爱的妹妹,甚至连她已经离家出走的事也逃不过他的眼哦!”“”白帆里现时还不明白狩野为什么会早知道美帆的存在,但起码她现在已瞭解对于把美帆带来这间大屋的行动,并不是偶然发生的事件,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