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

第14章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第14章

小说: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且辉缫丫写思苹
  “我妹妹现在怎样了?”“嘿,那便典子才最清楚了。”“是,美帆小姐现正收容在地下室中。白帆里小姐也知道的,那间铁格子的房间。”典子以不变的殷勤口调解说着。
  “仍然是在床上,不过已是像初生婴儿般赤裸的了。”“小帆、真可怜”“嘻嘻嘻,请安心吧,仍然未对她做什么事,在用膳后便会为迎接主人而准备,但如果她用暴力抵抗的话,便不免要受鞭了。”“啊啊,为什么那样细心的她会”“因为我告诉她我是你公司的同事呢,而且因为见我也是女人,所以警戒心也减低不少吧。”摩美对着苦恼的白帆里道。
  “入去你家中之后,便趁机会让她吃了迷药了。”“”“但你已经要庆幸自己不用亲自落手,因为我们甚至可命令你亲身把她带来呢!”“!”“那样的话被亲姐出卖的她一定会恨你一世了!”“喔!”“不过,现在仍然末迟,可以让她认为是你害了她呢!”“不、不要!什么事我也会听从,请别令美帆误解!”“那便看你是否肯在妹妹面前好好作你的牝犬演出了!”“啊啊好残酷”“嘻嘻嘻,似乎会是愉快的一日呢!喂,工作怎样了?只是做了一半而已啊!”摩美一边高兴地笑着,一边再把皮靴伸到白帆里咀前。
  “便当予行演习,如果这样的姿态被妹妹看到会如何呢?”啪滋!
  “啊咿!”越过了慌张地再开始侍奉工作的白帆里,督促的鞭痛打在高耸的粉臀上。
  白帆里抑压着想哭出来的痛楚,继续她用舌头来清洁摩美的靴底。


第05章 无垢的牺牲者
  第一节
  向井美帆在照明微弱的空间中醒过来,感到好像刚睡了好甜的一觉,一时间她暂时忘却了睡觉前发生的事。
  (现在是什么时间这里是?但是,当她正想从床上起来,立刻便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不妥了。
  她的双手双脚上都被戴上了黑革制的枷,而一双手枷和一双脚枷间分别都有一条短短的链子连着。
  而且,她的肌肤上现在更是完全一丝不挂。
  美帆一发觉这一点,立刻既愕然又感到恐惧。
  (怎会这样?对了,我似乎是被拐带了终于她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在昨晚约九时有电话打来家中,有一把年轻女人的声音自称是白帆里的同事,说因为有事要拜托白帆里而会在五分钟内来到住所。
  最初美帆本是打算只在玄关应对便算,但见到对方是女性,语气上似乎和白帆里很友好,加上又拿着糕点要送给她们,所以便开了门让她进入屋中。
  那是个叫香摩美的美丽有礼的丽人,那时美帆怎也没想到她会是另有企图。
  摩美拿出了糕点,和美帆坐下来一起喝茶和谈天。
  因为美帆也想知道多一点姐姐在公司的事,所以在不知不觉间便谈了数十分钟。
  然后美帆记得自己入了厨房中冲了茶,然后回到座位后便一口气地把杯中剩下的茶喝完,接着随即感到一阵强烈的睡意,然后便立刻挨在椅上失去了知觉。
  (那杯红茶中一定被下了迷药吧。可是,为什么我会在这种地方?她由床上坐起,集中目力看着自己所在的环境。
  这个昏暗的空间似乎很大,但在美帆面前却关上了一道铁格子栏栅,令她感到自己似乎被关在类似牢狱的一个所在。
  而在她所置空间的左边和右边,也是相同间隔的、里面置有床子的牢狱。
  但是,更令她感到恐惧的是在铁格子之外的一个广阔空间。
  运凝土墙壁构成的这地方布置成活像拷问室的样子,墙壁上挂上了几支形状大小不同的鞭,又装有手枷、脚枷和颈圈等拘束用具,室中央有着调教用的椅子,地上放着用途诡异的便器,天井上更吊下几条尾部连着勾子的铁炼。
  (啊,一定要想办法逃走!美帆心知一定要趁未有人来前而做点什么,但想来想去也想不到自也可以怎样,因为双手双脚都戴上了枷锁,令她行动十分不便,而且牢房中当然是上了锁,更加上自己现在是全裸状态,就算开了门也难走得出去。
  (啊!就在她努力思量途中,空间中突然光亮起来,原来是天井上的灯开着了,同一时间不远处传来开门声。
  卡察(讨厌怎办好?龀龀龀她听到了一些高跟鞋的声音,正向这边接近,不久她所在的牢房栏栅的锁上传出一下声响,然后栅门便被打开。
  有两人随即踏入了牢房中,美帆害怕得闭上双眼拚命缩在一团,但其裸体仍在灯光下映照出目眩的艳光。
  “不要!你们干什么?”来人抱住了她的两腕拉了她出房外,这时美帆才知道来人是两个女人。
  “早安、小姐。昨晚睡得还好吗?”在牢房外还有第三个女人在等着。
  她有礼地道:“我是这里的女侍,名叫典子,是为照料小姐而来,请小姐多多关照。”典子身穿全黑的皮衣,脚上穿上吊带袜裤,戴上了长至手肘的长手套的手上拿着长条状的皮鞭,其打扮令美帆不由得看得一阵震栗。
  “究、究竟你想对我做什么?”美帆意识到自己全裸的姿态,而耳根通红地颤声说。
  同时她也大力扭动身体挣扎,令一对丰满的乳房也在胸间一跳一跳的弹动,可是两女侍的力量却出乎意料地强,令她始终无法挣开二人的拑制。
  “啊,不可以如此兴奋哦。小姐你是重要的贵宾,所以如果如此乱暴地挣扎而令身体有所损伤,主人怪罪下来我们可担当不起呢!果然是很美妙的奶子!
  份量十足,而白色的幼嫩肉质也实在一流呢!
  ““贵宾?那是什么回事?
  而且你们对客人是如此粗暴的吗?而关着客人在牢房也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性格倔强而不认输的美帆连珠炮般接连问着。
  “呀呀,如果你肯老实听话,便会把你送去另一间更好的房间了呢。”“别说笑了,现在便立刻放我回家!否则我便要报警了!”“呵呵,那便不是可以商量的事了。小姐是叫美帆小姐吧?美帆小姐这两天非要留在这里不可。”典子对于美帆的说话先冷笑两声,然后决绝地回答。
  “为、为什么!对了,叫那个人出来,那个叫香的人!”“摩美大人迟些你便会见到,因为她是担任小姐你的教育工作呢!”“?”“正式来说她是你的调教师,作为奴隶调教专家她一定会把美帆小姐培养成至高的奴隶,便像你的姐姐白帆里小姐般!”“姐姐?姐姐她也在这里?”美帆睁大了满着惊讶的双眼。
  “说谎!白帆里姐姐现在应该在公司的旅行中!”“嘻嘻嘻,那不是公司的慰劳旅行,是修习旅行才对!当然她在修习的便是如何成为奴隶的学问了。”“那、那是什么一回事?”“昨晚白帆里小姐已经光临了大屋,接受主人的调教了。那真是非常精彩的调教,而白帆里小姐也在主人的鞭和性具棒下多次兴奋呼叫,和流下喜悦之泪,而达到高潮的次数我计过至少有五次以上呢!”“!”“但也发生了一件困惑的事,那便是白帆里小姐因为在调教中兴奋忘形,而竟然随地失禁了呢!”“说谎!那样荒唐的事”“是真是假待会你亲自问她本人吧”“可以和姐姐见面?”“如果你能听从我们的说话,便可让你们见面了。”典子接着说。
  “话说回来,刚才说到白帆里小姐失禁的事,令主人愤怒极了,那不是可稍为处罚便可以的,而是可能会杀死她或令她受到永久创伤的刑罚呢!”典子一边说一边留意对方的表情,见到她吞了吞口水花注意地听着,眼中既是惊惶又强装冷静。
  “我们多番苦劝仍难令主人息怒,幸好那时摩美大人刚好来电,说已经把美帆小姐得到手了,我们也力劝主人为了你们姐妹可见面请对白帆里小姐留情,主人听后才稍为平息怒气呢!”“怎么这样”美帆狼狈地说着。
  头脑不错的她很快便明白对方说话的重点,是以姐姐的失仪而令自己也必须听从那不知名的“主人”的说话。
  而且,从眼前的典子的服装和谈话内容中,肯定她们这伙人是和美帆由骨子里讨厌的继父一样是SM的爱好者,如要听从她们吩咐,美帆宁愿死了更好。
  但是,一想到姐姐她便犹豫了起来,如果自己不听话难保姐姐不会受到残酷的对待。
  而且,她自己也是全裸而失去了肉体的自由。
  “那么,你便应该已经大致明白这间大屋的招待是怎么回事了吧。”“不可以!谁要依从你们的吩咐!”美帆被捉住的两腕用力挣扎着,顽强地对典子说。
  但是,被两个女待制服而无法挣脱的美帆,很快便要为自己的说话而付出代价。
  “果然只靠说话是不可以呢。”典子拿起手上的皮鞭对美帆低声说完,便向身旁两个女侍下命令。
  “啊,不要!想干什么!”两个女侍把全裸的美帆强拉到一边的墙壁前,在那里美帆面向墙壁而立,两手的手枷被系上装在墙上约达胸部高度的一对金环上。
  而另一个女侍按了一下一个按钮,在墙上近腰位置,随着马达声自动水平地伸出一块长方形的板,下边还有两根支柱支挣着地面。
  因为板的伸出而令美帆不得不把腰向后移,离开墙壁约五、六十公分。
  这样美帆便因为两手仍被扣在墙上而成了向前鞠躬的姿势,而粉臀则向后突出。
  在明亮的灯光下,不单是少女的臀丘,而甚至谷间的秘地也无保留地暴露出来。
  虽然她拚命夹紧两脚,但会阴以至阴毛覆盖的耻丘也仍可看得到。
  (呀呀,会被打屁股吧?美帆直觉地这样想,因为她也自觉在这样的姿势下她的臀部便向着后面的人无防备地耸起,甚至令人产生像是自己耸起屁股来引诱人来打的错觉。
  “哗啊,好可爱的屁股呢!”典子眺望着美帆的幼滑而有曲线美的粉臀。
  “奶子已是充分的发育,但屁股却仍好像未熟的女孩,不过这种不平衡的感觉却令你更有魅力呢!”“”“啊,稍为赞你一下便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看来始终仍是要向你施少许令你老实点的咒语呢!”啪滋!
  “呜咕!”扁平的鞭击落在幼嫩雪白的臀丘上,肌肤上涌起了一阵痛楚,令美帆本能地想叫起痛来,可是她不肯屈服的性格令她歇力压下声音,所以只听到她一声轻微的低吟。
  啪滋!
  “呜喔!”“嘻嘻,果然便如我所想,美帆小姐是个上等货色呢!”典子一边挥着鞭一边以愉快的声音说。
  啪滋!
  “呜咕!”“美帆小姐,知道为什么自己是上等货色吗?”“”啪啪!
  “啊咿!唔唔”“对我的问题不肯老实回答即是对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就如你所愿的,更大力地鞭打你吧!”在腰际用力打了一鞭后,典子以威胁的语气说着,似乎她的嗜虐一面也开始发挥出来了。
  “而为什么你是上等货呢,看你那倔强的表情,和拚命把悲叫声压下的喘息便知道了,明白吗?”“不、不明白!”美帆不情愿地回答,这对她来说是一种屈辱,但是刚才的鞭打始终还是发挥了作用,令她在不自觉间顽强的心中稍为萌生了一点怯意。
  “那样的表情和压下痛叫声的行为,证明你有很强的自尊心,对不对?”“”啪滋!
  “唔咕!”“看,便如所说,这种忍耐着苦痛的姿态实在令人忍不住心中那要令你屈服的欲望呢!”“”“最扫兴的便是那些一开始便哭得像杀猪般的贱人,那些无感性的人无论怎样调教都是无用的,因为根本分不清她们是在喜悦地叫还是普通的哭叫。至于你”啪哒!
  “啊咿唔!”“看,很快便响起淫叫声了,好像你姐姐一样呢!”“说谎!咕呀!”美帆立刻拚命抗议着,但立刻又再禁不住发出悲鸣声,那是因为刚被皮鞭左右的打击在两边的大腿上。
  “嘻嘻,是真还是假我们不用再讨论了,还有别的事要做,我典子身为美帆小姐的照顾人,对小姐你的”拥有物“也有责任要做一下品质检定呢!”“?”“那么,首先检查那一件拥有物好呢?”“拥有物?那是”“当然,即是你肉体上的拥有物吧!”典子以愉快的声音向满脸惶惑的美帆说。
  “好,首先把脚打开至支柱的阔度吧!”“不!绝对不要!”美帆立刻狼狈地大叫。
  如前所述从墙上伸出来顶向她腹部的木板下有两根支柱,而典子的命令即是要她杷双脚打开至分别到达两边支柱的脚。
  但如果如所吩咐的做,她的性器肯定更加在对方面前纤亳毕现,而一直夹紧双腿而隐藏着的肛门也同样要暴露出来,当然美帆是绝不能接受。
  少女双腿颤抖着下,由大腿至膝盖更加努力地合上。
  “如果这样呢?”啪滋!
  “喔咕!不、讨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