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

第12章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第12章

小说: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呵呵呵,原来你撒落的不只是尿呢!”“原、原谅我!”“无须要道歉哦。是因为被打肛门而令你湿了,即是你想要更多吧?”“啊!怎么这样”“好,要继续惩罚了。今次你要清楚地说出向什么地方赐鞭哦!”“这样”“说啊!”“请、请向白帆里的屁眼赐鞭吧?”“是为了什么想要鞭呢?”“啊啊、白帆里是个屁眼被鞭打,肉洞便会更加湿的纯正被虐狂奴隶”“嘻嘻,你还真是变态呢!好,如你所愿!”辟啪!
  “啊呀!”越过了向摩美呈跪拜姿势的白帆里背部,九尾狐的尾在她双臀间的肛门上炸开,这种痛楚远超越了其他地方被鞭打时的痛,令白帆里发出淒厉的叫声,两手也在狂抓住地上的绒毡。
  辟啪!
  “咿呀!屁眼烧着了!”辟啪!
  “呀呀!要死了!”对肛门的连续三鞭,令白帆里呼吸也像几乎停止。
  一次痛未完另一次痛便立刻加乘上去,令白帆里有如身受地狱之苦。
  “怎样?受到足够惩罚了吗?”“啊啊、已罚到差不多死了!请饶了我吧!”“嘻嘻嘻,本来还想加多十鞭的,但为了留给主人享用,今次便到此为止吧。”摩美残忍地笑着说。
  “很、很感谢。”“但是,调教还只是刚刚开始哦。因为你是失禁的牝犬,所以我非要好好的调教一下你的下面不可!”“”【标记3】白帆里用牙咬着下脣,本来以为可以由惩罚中得到解放,却原来苦痛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她一边承受着刚才的痛楚的余韵,一边等待着女调教师接下来的命令。
  第二节
  “现在我便先教教你大便的方法吧。”摩美向着白帆里严正地说。
  “在那之后便要由主人处学小便的方法喔。”“!”摩美的说话令白帆里感到眼前一黑。
  她知道摩美的意思是现在先施以浣肠,而一会后则在狩野面前放尿。
  而白帆里对于浣肠也已经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牝奴隶的肛门并不只是排泄器官而已,对支配者来说还是除阴道外的另一种性器。
  所以在这三日间,白帆里必须以浣肠来把肛门清洁好。
  但是,在调教的过程中由摩美来为她浣肠,比由她自己来做还增加多一重的屈辱感。
  而很快,房间中便为这淫靡的行为而做好了准备。
  在地上放着一只珐琅制的便盆,而在其上也放上了一张浣肠用的椅子。
  这张与其说是椅子还不如说是椅子的原型更适合,由钢管构成的这件物件,无论是坐位还是椅背部分都是由钢管所组合而成。
  “好,跨上去吧!”在摩美的指示下白帆里跨上了椅子上。
  椅子的脚非常高,由地上至坐位处约有八十公分高。
  白帆里要坐上去也用了一番功夫。
  “啊、很可怕”在坐下椅上的同时,白帆里发出了恐惧的声音。
  椅子虽然很高,但深度却很浅,所以无论如何事屁股后方都会突出座位之外。
  而再加上椅子的座位部分是微微向后倾斜的,所以令她不可能坐成前倾的姿势。
  而由于座位其实只是由钢管搭出来,所以本来应在座位上的性器和肛门此刻都暴露在下面,白帆里感到了后面二人集中在自己下体的视线而颤抖不已。
  而由于椅子重心很高,重量也轻,所以坐上去还有一种微微不稳的感觉。
  到此白帆里明白到这是一张能带给其羞耻和屈辱感,再加上不安的恐惧感的奴隶调教用的椅子。
  “好了,便让我看看你的仪态是否够好吧!”摩美从后面以充满优越感的视线眺望白帆里那露出私隐部位的身后,而她的手中仍执着九尾狐之鞭,看来在浣肠途中也不会放过对奴隶的督促和惩戒。
  “绫子!”“是。”在摩美指示下,女侍绫子在白帆里身后拿着一支连着细长的幼管的橡胶制气泵,而把管嘴部分插入了白帆里的肛门中,然后手拿球形把手部位在掌中用力一挤。
  殊“啊!”白帆里的粉臀微微痉挛着,发出了惊惶的声音。
  大量的空气被泵入了肛门之内,令肛门和直肠的狭道膨胀起来。
  殊伏殊“呀呀不要!”两次、三次的泵入后,白帆里的声音也越迫切提高。
  不知道要泵入多少空气的不安,和下腹部臌胀的压迫感,令她的精神已不能保持冷静。
  但是,真正的苦痛却是在泵完了之后才开始。
  “最初是空气浣肠的调教。”在绫子把管子由白帆里的肛门拔出来时,摩美挖苦地说明着调教的内容。
  “由现在起五秒之内把直肠内所有的空气放出来。但是,不可以发出难听的声音,否则便会受到鞭的惩罚!”“怎么这样”白帆里恐惧地说。
  她必须在二人的眼前放屁不可,当她放屁的一瞬,其菊蕾一开一合的卑猥样子也必然避不过二人的眼睛吧!
  而且,摩美所说的条件实在是过于苛求。
  “好了,别多废话快点开始吧。一二三”呠、呠呠“啊啊讨厌”终于,白帆里不得不屁门一松,把里面的气体排放出来,但结果却响起了除了用“卑下”之外再没有其他形容词更适合形容的放屁声。
  白帆里慌忙把屁眼合上,令放屁暂时中止,但摩美毫不理会地继续数着。
  “四五!好,到此为止,不可再排出了!”“啊啊”白帆里发出了绝望的呻吟。
  结果她既制造了卑下的放屁声,而且更无法在时限内把空气全部放出来。
  “好像完全没有做到我所说的东西呢!”摩美以严厉的声音向椅上的牝奴隶说道。
  “对、对不起”“不守命令的牝犬该受什么惩罚?”“请、请赐鞭”“没错,那么再说一次,为什么要赐鞭?”摩美执拗地追问下去。
  “白帆里以卑劣的声音放屁了对失仪的牝犬,请调教师大人用鞭严厉的惩罚”“好吧!”辟唰!
  “啊鮠!”九尾狐挥了起来,在双臀上由右至左划过了一鞭。
  白帆里在向后倾斜的椅子上,向后突出的粉臀令摩美更容易施予鞭责。
  辟唰!
  “啊咿呀!”今次这一鞭则是由左至右,令白帆里再响起悲鸣。
  但她自己也感到讶异,在悲鸣声中也混合了倒错的悦虐所萌生的媚叫声。
  “好,今次别要再犯了!”摩美指示绫子重新再来一次,向白帆里的肛门再泵入空气。
  “啊啊、饶了我”之前的空气仍有三分一未有排出,现在再泵入和第一次同等份量的空气,令白帆里的腹部比上次更胀,肚内的压迫感令她既苦痛又惊惶。
  “好,像个淑女的,有仪态地放出来吧!”催促着她放屁的奴隶调教师的说话,在威吓中也令她感到讽刺的意味。
  呠呠呠“啊,又发出这种声音了!”白帆里听着自己放屁的声音,全身被绝望和恐惧所支配。
  虽然想尽量放轻排气的速度,但肛门内部胀满的气体的压力,令她的肛门括约肌已一放难收。
  呠、呠呠“这条卑劣的牝犬!”听到放屁的声音,摩美好像早已预备好地,立刻痛骂此悲哀的性奴。
  “不只是失禁而已,竟然还呠呠声的放起屁来!”“请原谅我!啊啊请原谅”“叫你做个淑女,你却竟然反其道而行了!”“不、不是!想依着吩咐做的,但是,无论怎样都不能令声音不发出来”白帆里转头向后拚命地解释着。
  但是,那对摩美来说却反而是火上加油。
  “住口!”啪啪!
  “咿!”“忘记了作为奴隶的本分了?怎可以说做不来?
  好,把屁股抬高!呀讨厌!这只淫犬,又在滴着浪水了!”注视着会阴的摩美严厉地指责着。
  “啊啊对不起!请惩罚请惩罚不雅的牝犬吧!”“如你所愿,好!”啪啪!
  “啊呀!”啪啪!
  “啊鮠!肉洞呀!”白帆里在残忍的鞭雨下,卑屈地悲鸣着。
  今次为了在椅子后方突出臀部,令两腿顶端的部位都成了鞭的目标。
  在股下的部分九尾狐之鞭先由左往右,接着再由右向左交叉飞舞,鞭尾擦击了性器上的嫩肉。
  这个部位对鞭的敏感自然无须说明。
  鞭更继续反覆的挥打下去。
  啪啪!
  “呀呀!”啪啪!
  “呀鮠!好痛!灼熟了!”然后,又继续再重覆着“空气浣肠、放屁、惩罚的鞭”这三部曲。
  白帆里每次放气时都发出难听的声音,然后在受鞭下发出了悦虐的叫声。
  这样,她便从自己放屁声和鞭的痛楚下,深入骨髓地体会到自己牝奴隶的身份。
  “好了,是时候开始正本戏了。”摩美说着便从桌上拿起一支粗大的浣肠用注射器,在玻璃制的内部注入了二百cc份量的浣肠液。
  她把滴着浣肠液的注射器咀部拿近白帆里眼前,挖苦地问。
  ““可以忍住多少分钟?和我约定吧!”“约、约定?”白帆里看着眼前的注射器,吓得声也震了的说。
  “如果忍不住的话调教便失败了,因为调教失败所以你昨夜才会在主人面前失禁的吧!”“”“最少都要忍住五分钟,可以和我约定吗?”“怎么这样饶了我”白帆里差不多要哭出来地乞求饶恕。
  一向在女侍们帮她浣肠时,她忍不了十秒便会把粪便和液体排泄出来,她想自己怎可能忍得到五分钟?
  “那便这样,为了令你不会失禁便用栓帮你塞住肛门,然后便以牝犬的姿势受步行训练,若果能够行得好看的话便立刻让你排泄吧!”“”“如果不是这样,你可不可以不用栓塞着而忍五分钟?失败的话,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吧便要你吞下自己拉下的东西如何?”“呜!不要!”“那便不如选牝犬步行的训练吧。或许多少有点痛苦,但有栓塞住便不用怕会漏出来了吧!”“但、但是若果步行得不好看”“嘻嘻,那自然是你自己的责任了,步行得不好看的牝犬,当然要把你教到行得好看为止才可以喔。”“”“好了,快点选吧,是忍受五分钟?还是牝犬步行?”“请请训练我的牝犬步行吧!”白帆里颤抖着声回答。
  对比可能要把大便放入口中,选用栓塞着进行犬爬行自然稍为好一点了。
  摩美于是便把注射器的咀管塞入白帆里的肛门,把里面的液体全部注入白帆里的肛门之内。
  然后她把注射器拔出来,再在女侍绫子手上接过一只被称为肛门栓的蘑菇型的橡胶塞子。
  她把肛门栓塞入白帆里的肛门内,再把底部的部分一按,蘑菇型的伞状部分随即膨胀起来,直至完全封住肛门通道为止。
  “喔喔”“好,下来吧!四脚爬地开始步行吧!”在摩美的命令下,白帆里从椅子上下来,开始在地上进行牝犬爬行。
  因为坐得僵硬的肌肉缺乏气力而令她四肢一边走一边震着,而在直肠内的浣肠液则在“咕咕”的翻滚着,令她随即产生了便意。
  “呜咕喔喔!”“行吧!要想像自己是在主人面前般,扭着屁股可爱地爬吧!”啪啪!
  “啊呀!”调教的鞭打在粉嫩的臀丘上,令被虐犬发出悦虐的悲鸣。
  但在叫声中究竟有多少是纯为了鞭的痛而叫呢?
  肛门和直肠内壁在浣肠液刺激下开始蠕动起来,令白帆里感到笔墨难以形容的便意的淒苦。
  “喂,再把屁股摇得出色点啊!这样硬硬的腰你认为可令主人满意吗?”啪啪!
  “咿唔!啊咕!”白帆里暴露的双臀拚命在左右地摇摆,同时也继续爬行。
  围着浣肠用的椅子为中心,刚好绕着室中爬行了一圈。
  “噢,可耻的牝犬呢。把滴着浪水的女人私处也完全让人看见了。把膝夹紧有仪态地去行吧!”残忍的说话令白帆里自觉到自己淫贱的姿态,被爱液湿透的性器正完全暴露了在人前。
  “呜呜喔”但是,白帆里己无余裕去感到害羞,因为猛烈的便意已完全夺去了她的集中力。
  “不是这样!把脚下分成八字,然后由大腿至膝部则夹起来,那样走起来时屁股不是扭得更好看了吗!”“啊咿”白帆里尽量照吩咐去做,但不住增幅的便意令她难以维持固定的姿势。
  “说了不是这样的了!这顽劣的牝犬!”啪啪!
  “咿呀!”九尾狐破空以下,击中了四脚爬行的奴隶女的臀和腰部交接处。
  啪啪!
  “啊鮠!请饶了我!”“在双臀中间看见的东西是什么?”“是肉洞!是正在卑下地流着淫水的,牝犬的肉洞!”摩美挖苦的问题,白帆里不得不卑屈的迎合着。
  “要想像着要把自己献给主人鉴赏般,把屁股作出欢迎、奴隶性的扭摆!”“是!仅遵吩咐啊啊、肚子!”白帆里开始再用力地扭着粉臀,但随即又响起了悲鸣。
  被关在肛门内的浣肠液和粪便凶猛地冲击着周围的肉壁,令她有如身在地狱般痛苦。
  啪滋!
  “咿!啊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