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大眼美眉 >

第7章

大眼美眉-第7章

小说: 大眼美眉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小心翼翼地拿着设计图,冷杰迫不及待地用高跟鞋踢了踢总经理室的门,在得到请进的回应之后入内;她将设计图摊在桌上,像个想得到糖吃的小孩,嘴角泛着稚气的笑容。

〃总经理大人,请你过目和不吝指教。〃

松岗彻连看都不看。〃我又不是业主,你拿给我看干么?〃

〃不看拉倒!〃她没好气地撇撇嘴,完全不明白松岗彻的苦心。

〃如果你对自己没信心,你就无法成为优秀的设计师。〃松岗彻指出。

冷杰听不进去,一时无法控制情绪地落泪。〃不打扰你了。〃

〃老天!你哭什么?〃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冷杰哽咽地说:〃你骂我,我当然要哭。〃

〃我哪有骂你?〃松岗彻无动于衷。

〃刚才,还有现在。〃她近乎无理取闹地耍大小姐脾气。

他公事公办地说:〃公是公,私是私,你要分清楚现在身处哪里。〃

〃我是笨蛋,这样总行了吧。〃冷杰习惯用袖子揩泪。

松岗彻拿她没办法似地猛摇头。〃你大姨妈来了是不是?〃

〃人家辛辛苦苦画好了设计图……〃她抽噎地连话都说不完整。

松岗彻起身走向她,双手搭在她肩上,把她推向沙发,语调恢复私底下相处时的温柔。〃我了解,你辛苦了。现在你乖乖坐在沙发上,等眼泪停了再出去,我趁这个时间,好好欣赏你的大作。〃

冷杰要胁地:〃你如果敢说不好,我会哭得更凶。〃

他揶揄地道:〃那我不用看了,也不用做总经理了。〃

〃求求你看,但不要把我的设计批评得一文不值。〃冷杰双手合十恳求。

松岗彻一眼就看出她的缺点。〃以浪漫为设计重点是很好,但空洞了点。〃

听到他前后不一的评语,冷杰的心如洗三温暖,屁股上像被针扎,她连忙扑到桌前,看着设计图。她越看越觉得无懈可击,根本找不到一丝缺点;她怀疑他是因为失恋在即,拿她当出气筒,真是个公报私仇的小人。

一抬起脸,原本想讥嘲他的,但看他目光严厉,三字经哽在喉咙里,她露出困惑的表情,却以撒娇的声音问:〃你觉得要加什么?〃

〃你自己想。〃松岗彻不是卖关子,而是训练她负责的工作态度。

〃小气鬼!〃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滴上微红的眼眶里。

一份设计图,如果只是设计师自己闭门造车,就算画得再好也无济于事。简单的说,好的设计是由设计师的创意和业主的想法,两者结合为一才进得出火花;而松岗彻一看图就知道,这里面完全没有如芝的风格。

〃这段时间里,你有跟业主通电话吗?〃

〃没有,有什么不对吗?〃

果然不出他所料。〃你没跟业主沟通,如何了解他要的是什么?〃

冷杰实在不愿意被他看扁,强词夺理。〃靠心电感应。〃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松岗彻拉长了脸。

〃是,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如芝,电话几号?〃

〃连这都不知道,你需要好好反省。〃松岗彻在纸上写下电话号码。

又被训的冷杰,气得牙痒痒的,却只能看着纸条,拿起桌上的话筒,按下数字;铃声响了三下后,变成答录机的声音,冷杰挂上电话,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如芝不在家,我现在该怎么办?〃

〃要不要我教你怎么吃饭?〃松岗彻反问。

〃我妈教过了,用不着你费心。〃她又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他投降地叹了一口气。〃你不会在答录机上留言,跟他约时间吗?〃

冷杰重新拿起话筒,按下数字,在听到哔的一声之后,开始留言。〃如芝,我是冷杰,我被总经理大人骂得好惨,明天我去你家跟你诉苦……〃

突然松岗彻打岔地说:〃改成星期一。〃

冷杰照着他的意思修改,然后挂上电话。〃为什……〃

〃明天有晚宴,你白天至少该去美容院洗个头和化个妆吧!?〃

〃没钱。〃冷杰直截了当,但眼巴巴地看着他。

〃你比抢匪还厉害。〃松岗彻掏出一千块。

她不满意地低呼。〃才一千块哦!〃

〃我知道行情用不着一千块。〃

〃我还要做脸,让皮肤看起来掐得出水。〃

松岗彻才不平白无故做冤大头。〃今晚早点睡觉就可以了。〃

冷杰突然想到什么似地说:〃对了,我没有像样的鞋子搭配和服。〃

〃你再想想看,你还缺什么?〃他用嘲弄的语气,唇角还有一抹冷笑。

她乘机揩油地说:〃手表、皮包和耳环。〃

〃去找跟你有心电感应的朋友借。〃松岗彻面无表情。

没有日行一善精神的家伙,明明钱多得花不完,却不肯分一点给她花,若是他死后不下地狱,这世上就没天理可言!冷杰心里恶毒地想着,不自觉地从眼里流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怒光,一时口无遮拦地说:〃你对我这么不好,还想要占我的便宜,门儿都没有。〃

〃你现在给我占便宜,我就买给你。〃她的话正中松岗彻的下怀。

〃哼!我才不卖身!〃冷杰捧着设计图,像只被迫着打的老鼠溜了出去。

难道他对她有那种意思?不可能,冷杰摇了摇头,她只想做他的办公室朋友,一点也不想成为共处一室、共躺一张床、共枕一个枕头、共用一条被子、共同棵裎相对的那种室友……

※※※

夕阳从窗外射进房里,橙黄的光线中,很明显地看到浮动的灰尘。

冷杰的房间比上个星期更乱,连脏衣都懒得放在洗衣篮里,而是随地乱扔。

和服比她想像得麻烦,整整奋战了一个小时,好不容易才战胜。这时,门铃响起,是松岗彻照约定的时间准时来接她。

冷杰细碎地移动步伐,一打开门,松岗彻像见到鬼似的瞳孔放大。〃你家遭小偷了吗?〃

〃我每天加班,累得没时间整理。〃冷杰强调辛苦,希望能加薪。

〃哇!灰尘这么厚,起码有一年没打扫了吧!?〃松岗彻手指划过电视机上。

〃又不是你住,你穷嚷嚷什么?〃冷杰给他看白眼球。

松岗彻担忧地说:〃这样迟早会生病。〃

〃乌鸦嘴。〃她的身体早就被锻练成百毒不侵。

〃好歹你是个女人,家务事该做做。〃他咋舌地打量四周。

〃这不是我家,是租的,而且我还是女孩。〃冷杰又抓到小辫子。

松岗彻粲然一笑,黑色深邃的眼眸里有两簇火焰跳动。此刻冷杰向上拢起的乌发,发尾的地方有少许细细的发丝垂落在白皙的颈部,比起那天用橡皮筋随便一扎,此刻的模样更令人心神荡漾。〃你是在暗示我,你想变女人吗?〃

四目交缠,眼波流转,冷杰彷佛被他催眠了,她没有办法移转开视线,更没有办法阻止愈来愈快的心跳。

看着他朝她逼近,冷杰感到他温暖的呼吸轻拂过她的脸颊,一种难以压抑下去的害怕,使她全身不寒而栗地颤抖起来,如果她再不回神,后果将不堪设想。

她猛地背过身,颤着嘴唇说:〃你会不会系腰带?〃

〃你的手真短!〃松岗彻有点失望,但他有预感快了。

束紧的腰使她上身向前一倾。〃你想把我勒死,谋财害命啊!?〃

〃不绑紧一点,裙子的下摆会松开,大腿就会让人看到。〃松岗彻言之凿凿。

〃你很有经验嘛!〃冷杰心想一定有很多日本女人请他代劳过。

〃我以前常帮我妹妹绑腰带。〃他自若地回答。

冷杰不由得冷哼一声。〃还有其他日本女人吧!?〃

〃你在吃醋吗?〃松岗彻闻到一股酸味。

〃白疑,醋是用喝的。〃她回过身,拿起放在床上的皮包。

松岗彻呆站在原地。〃我感觉到胜利离我越来越近。〃

突然,冷杰在经过他面前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手指朝他眉心偷袭地一弹,让他变成印度人。

报仇的感觉真好,冷杰笑嘻嘻地说:〃别再作白日梦了,再不出门就没得吃了。〃

松岗彻视这举动为〃打是情〃,心情好极了。他绕到不能走快的冷杰前面,绅士地拉开门,望着她看似淑女的背影,不忘耳提面命地警告。〃你要记住,千万别狼吞虎咽,把公司的形象毁了。〃

计划被识破,冷杰显得有些无精打彩。〃是,总经理大人。〃。

〃对了,我有没有告诉你,你现在美若天仙?〃松岗彻一脸认真。

〃灌迷汤对我起不了作用。〃她不屑地噘噘嘴,心里却乐得半死。

※※※

〃我要飞上青天,上青天……〃冷杰边甩钥匙圈边鸡猫子似地鬼叫鬼唱。

〃吵死了!〃松岗彻忍不住地大吼一声,心情恶劣到极点。

被他这么一吼,冷杰突然头痛欲裂。〃我的头快要爆炸了!〃

〃叫你少喝点,你不听,活该。〃松岗彻毫不同情。

〃那么多人找我讲话,害我口渴得半死。〃

冷杰自己也没想到,晚宴中独领风骚的人会是她这位灰姑娘。

晚宴是由一间国内知名的建设公司举办,其中不乏长袖善舞的女明星,但也许是那些男士见惯了熟面孔,又加上穿着和服的她像极了日本洋娃娃,让人耳目一新,争先恐后地想知道她是谁。

她笑而不答,让他们猜,有人猜她是未来影坛的明日之星,有人猜她是从日本来的千金小姐,还有人猜她是从天上来的仙女……

被男土们团团围住的冷杰,让松岗彻连介入的机会都没有。说实话,她是达到他原先的要求,做个称职的花瓶,但只要一听到她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他就气得肺快炸了。

跟那么多男士调情,冷杰舌头都乾了,只要她一说口渴,十几个高脚玻璃杯就会立刻捧到她面前;她根本不知道喝下的是鸡尾酒,直到她开始感到头晕目眩,已经来不及了。最后,她几乎是在半扶抱下,被松岗彻押进车里。

松岗彻咬牙切齿地说:〃全场就看你像蝴蝶似的,满场飞舞。〃

冷杰身子一斜,脸倒在松岗彻的手臂上,笑着说:〃你嫉妒我受欢迎。〃

〃你别妨碍我开车。〃幸好松岗彻的手臂肌肉强而有力,车子才没因此而打滑。

4c咦!你怎么有两个头?〃冷杰眼花撩乱。

松岗彻没好气地说:〃你喝醉了。〃

〃怪物!打怪物!〃冷杰发起酒疯来,打得松岗彻满头包。

松岗彻赶紧把车停到路边,抓住她的手。〃你别闹了行不行?〃

〃不好了!我想尿尿!〃他突然哇哇大叫起来。

〃就快到你家了,你忍着点。〃松岗彻用力踩着油门。

〃不行,我膀胱快爆炸了。〃冷杰时而语无伦次,时而说话正常。

〃这儿有个公园……〃车头一转,松岗彻把车子停在公园旁。

〃我是淑女,不是狗,你怎么能叫我随地大小便?〃

〃店家都打烊了,你将就一下。〃

松岗彻像屁股着火似的,连忙把她拉下车,冷杰一个脚步不稳,趴在地上,发出惊天动动的呕吐声。她已经醉得搞不清楚吐和尿的不同,再回到车里,整个人蜷成蚕宝宝,缩在椅子上叫苦连天。〃妈呀!我的胃好难受哦!〃

〃记住这次的教训,以后别喝酒。〃松岗彻心疼地看了她一眼。

〃我再喝就罚我变成小狗。〃她闭上眼睛,眉宇之间痛苦地扭曲。

过了一会儿,车子停妥,松岗彻边拔钥匙边说:〃到了,我扶你进屋里。〃

〃男女授受不亲。〃冷杰推开车门,脚一软,摔成狗吃屎的糗样。

〃看吧!又是一次不听话的报应。〃松岗彻这次索性袖手旁观。

〃你别再说风凉话了,还不快扶我起来。〃

〃皮包给我。〃到了门外,松岗彻接过皮包。好好的一个名牌皮包,里面却乱七八槽奇QīsuU。сom书,有原子笔、笔记本、绿油精、零钱、一堆男士们毛遂自荐的名片,甚至还有卫生纸包的鸡腿,但就是没有钥匙圈。〃钥匙怎么不见了?〃

〃开门!快开门!〃冷杰发疯般地敲打铁门。

〃安静点,别吵到邻居。〃松岗彻被她搞得也快疯了。

她像迷路的小孩坐在地上喃喃。〃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他回想地说:〃我想起来了,你刚才在车上玩钥匙。〃

〃妈……我想睡觉……〃冷杰的眼皮沉重地抬不起来。

〃你别乱跑,我回车上拿钥匙。〃松岗彻转身离去。

很快地,松岗彻拿着钥匙圈回来,打开了门,把睡着的冷杰拉起来;冷杰突地张开眼,眼神显得迷迷蒙蒙。〃爸!怎么是你?〃

〃乖孩子。〃松岗彻拍拍她的头,吃豆腐地应了一声。

〃爸,我好想你……〃冷杰一看到床,身体像被地心引力吸过去般倾斜。

〃先别睡,先把牙刷一刷。〃他一手扶着她,一手挤牙膏。

〃我是不是死了?怎么一点力气也没有?〃冷杰连牙刷都拿不动。

松岗彻挽起袖子,当起保母来。〃来,张嘴。〃

〃啊──〃冷杰立刻张大嘴,牙刷在她嘴里刷来刷去。

〃把牙齿合起来。〃松岗彻还来不及拔出牙刷。〃不是叫你咬牙刷。〃

〃咦──〃冷杰松开嘴,然后把牙齿闭合,这次是刷牙面。

他按部就班地命令道:〃喝水,漱口,把水吐掉。〃

〃呸──〃冷杰呸了一大口水,接着被扶到床上。

男人真命苦,爱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