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大眼美眉 >

第6章

大眼美眉-第6章

小说: 大眼美眉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为什么要派我去?公司里比我强的设计师多的是。〃

〃那是场要带女伴参加的晚宴,难不成你要我带夏美芳去?〃

这倒是,除了在育达读夜校的总机之外,公司就只有她和美芳是女人,男同事们都说,美芳有一半的恐龙血统,她则有一半的男性血统;为了两万块的赌金,冷杰必须忍痛和他保持距离。〃你可以找如芝陪你。〃

〃他那晚有约会。〃松岗彻睁眼说瞎话。

看他一副没她会死的模样,冷杰有点心动,而且晚宴少不了什么鱼子酱之类的美食,但是,她怕到时候她会露出饿死鬼投胎的原形,贻笑大方。〃你应该认识不少带得出场的美女……〃

松岗彻软硬兼施地说:〃这是公事,我会算你加班费的。〃

〃我先说,如果我出糗,你不能骂我。〃冷杰先安排好下台阶。

〃我什么时候骂过你了?你别骂我就阿弥陀佛了。〃松岗彻率先下车。

〃还有,买衣服的钱要算公费。〃冷杰斤斤计较的补充。

这个女人不但名字男性化,神经男性化,作风男性化,性格男性化,就连乱七八糟的程度都比男人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她的长相却非常女性化,而且还有女性化的小心眼、爱吃醋、爱胡思乱想,反而让他深深着迷。

〃下车吧!〃松岗彻拉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一进到服饰店,冷杰却对装潢产生兴趣。〃这家店设计得真好!〃

松岗彻对她的观察力投以激赏的眼神。〃我果然没看走眼。〃

〃什么意思?〃她一脸狐疑。

〃一般的女人走进店里,都会先被漂亮的衣服吸引住目光。〃

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她不正常吗?冷杰本来想顶嘴的,可是有其他客人在,而且她们的目光还盯着她牛仔裤上的污点看,她只好和颜悦色地说:〃实在是这间店的设计太耀眼了,不知道是哪个大师设计的?〃

松岗彻听了,脸上不禁浮出洋洋得意的笑容。〃这间店的老板娘是我家的旧识,我在大学三年级时,接受她的邀请,利用暑假来设计的。〃

〃吹牛不打草稿!〃冷杰脱口而出。

〃你不信可以去问老板娘。〃松岗彻一个招手,一位穿着和服,雍容华贵的妇人走过来。

〃阿彻,是什么风把你吹来的?〃

〃惠子姊,是思念的风。〃松岗彻甜嘴甜舌的模样,令冷杰大开眼界。

惠子娇笑地说:〃你少来如芝的那一套,害我手臂满是疙瘩。〃

〃惠子姊,她不相信这间店是我设计的。〃松岗彻指着冷杰。

惠子打量着冷杰,虽然看到她牛仔裤上的污点,但她的表情并没有任何令人不舒服的轻蔑,反而是露出甜美的微笑。

〃阿彻没骗你,他在大二时参加日本室内设计师比赛,不仅得到金赏奖,还被喻为天才设计师。〃

冷杰不情不愿地自贬。〃好吧!算我有眼不识泰山。〃

阿彻带女孩子来她店里,意图显而易见。〃有没有看中的衣服?〃

看着挂在架上一排如花海的华服,美得让人目眩神迷,冷杰的脚不由自主地移向衣服前,双手先在自己的衬衫上擦了擦,才小心翼翼地拨开每一件衣服瞧,触感真好,柔软滑细,每一件都让她爱不释手,无法作出决定。

冷杰看到价码条问:〃上面的价钱是不是以日圆计算?〃

〃新台币。〃惠子阅人无数,知道她有如被王子青睐的灰姑娘。

〃啊!每件衣服都要十万块以上!〃冷杰不敢相信似地咋了咋舌。

之前,她想钱想得快疯了,松岗彻则建议她抢银行或做情妇,其实都不对,应该开像这样的服饰店才对;更可怕的是,除她之外,店里还有三位女客!看来台湾钱真的是淹脚目,唉……怎么没淹到她脚下?。

〃惠子姊你眼光好,挑几件适合她的和服给她试穿。〃松岗彻另有主张。

惠子观察入微地说:〃小姐皮肤白皙,穿水蓝和淡粉色的都好看。〃

惠子一个招手,来了一个年轻的女店员,领着冷杰到试衣间;然后惠子挽着松岗彻奇QīsuU。сom书的手臂,到店后铺着榻榻米的休息室坐下。

小茶几的旁边放了个炉子,惠子一边沏日式抹茶,一边问:〃你女朋友?〃

松岗彻尽量不带一丝感情地说:〃属下。〃

〃少来了,你一定在打歪主意。〃惠子露出犀利的目光。

〃我是喜欢她没错,但她对我没那种感觉。〃松岗彻苦笑道。

〃女人嘛,哪个不喜欢吊男人的胃口!〃惠子一脸了解的表情。

松岗彻叹了一口气。〃我被她吊得快得胃病了!〃

〃不过,她好像不太爱乾净。〃惠子终于忍俊不禁地笑了。

〃率性是她的特色。〃松岗彻丝毫不以为意。

〃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惠子摇摇头。

过了一会儿,冷杰穿着淡蓝色,裙角点掇风铃草的和服,亭亭玉立地走了进来;她也知道自己美呆了,脸上有些娇羞的红晕,跟刚才邋遏的判若两人。

同一个时间,松岗彻看傻了眼,而惠子这才明白阿彻眼光独到……

第四章

冷妈妈看着站在窗前伫立良久的冷杰问:〃你在想什么?〃

〃想设计图。〃冷杰没有回过身,脑里想的全是松岗彻的俊脸。

〃骗肖!明明是想男人!〃知女莫若母,冷妈妈毫不留情地戳破谎言。

冷杰脸色丕变。她爱顶嘴其来有自,全是拜她妈所赐;人家母女是没事嗑瓜子,她们是没事嗑牙齿,比赛谁的舌头比较麻辣。

照冷妈妈的说法,这样才不会一被外人欺侮,就讲不出话,放不出屁,哭得满脸麻花。

毕竟,社会是现实的,瞧不起穷人的比瞧不起日进斗金的妓女多。

灵机一动,冷杰想到反击的武器!她转过身来,眼皮一眨也不眨,深怕错过妈妈脸部表情的变化。〃你才是,主治大夫一来,你就抛媚眼。〃

冷妈妈倏地满脸通红,一时之间讲不出话来,也放不出屁。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守寡守了八年,从没对死去的老公以外的男人动过心,即使有几个三姑六婆的邻居想替她穿针引线,她连人都没见到,就一口回绝,难道这次她真的会晚节不保?

躺在病床上的小伟,平常一天说不到两句话,突然开口附和姑姑的见解,而且一说就是一个星期份。〃我也觉得奶奶的第二春来了,奶奶你要好好把握,我问过主治大夫,他老婆去世三年了。〃

〃小孩子,有耳没嘴,大人说话别插嘴。〃冷妈妈脸转向孙子开炮。

〃奶奶!你脸红了!〃小伟兴奋得像发新大陆的哥伦布。

〃被你气的。〃冷妈妈羞得想挖地洞。

小伟一脸的委屈。〃明明是姑姑起的头。〃

〃我就是气你被你姑姑带坏。〃冷妈妈赶紧把矛头转向冷杰。

〃怎么都没看到小仙?〃冷杰适时地转移话题。

冷妈妈无可奈何地叹息。〃她每天忙着跟网友聊天。〃

〃这样不好,报纸上每天都有少女被网友骗身的社会新闻。〃

〃我知道,但我一劝她,她就嫌我唠叨。〃冷妈妈一脸忧心忡忡。

小仙比小伟小一岁,才十四岁,因为家庭的缘故,过分早熟;不管是爸妈离婚,或是爸爸跑掉,妈妈再婚,甚至妈妈给她吃闭门羹,她都没掉一滴眼泪,一直压抑的结果,迟早会爆掉。

冷杰自知她不能像不负责任的大哥大嫂,对小仙漠不关心,只是她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冷杰叹口气说:〃等我工作告一段落,我会回去开导小仙。〃

这个家,自从冷爸爸去世后,一直都是乌云密布,冷妈妈期望快快有好事出现,于是眼巴巴地看着冷杰。〃我什么时候可以当主婚人?〃

〃啊?〃冷杰一脸的茫然。〃谁要结婚?〃

〃当然是你,傻女儿。〃

〃我跟谁结婚?〃

〃当然是总经理大人。〃

没错,松岗彻是对她有意思,但只针对她的处女身以及打赌的事。冷杰也不否认自己喜欢他,甚至想以生米煮成熟饭,逼他娶她;可是她考虑很久,还是觉得不能接受他是双性恋的事实。

冷杰坚定地说:〃就算太阳从西边出来,我也不会嫁他。〃

冷妈妈气得猛跺脚。〃你眼睛被蛤仔肉糊到是不是?〃

〃他是双性恋,我无法接受。〃

〃胡说!〃冷妈妈起身想掴她一巴掌。

冷杰洞悉地飞快闪身。〃我还见过他男朋友。〃

小伟急声大喊。〃奶奶,姑姑没骗你,他戴耳环。〃

〃戴耳环能代表什么?你别不懂装懂。〃冷妈妈的手僵在半空中。

小伟一知半解又自以为是地说:〃这是举世公认,代表他喜欢男人。〃

其实,要看是戴哪只耳朵才能判断他是不是男同志。

戴右耳,是玻璃圈共通的戴法;戴左耳,像松岗彻,只是追求时髦而已。

冷妈妈信以为真,不由得悲从中来。天底下哪个做母亲的,都免不了有嫌贫爱富的心态,希望女儿将来吃香喝辣,希望女儿带金龟婿回娘家;更何况总经理大人对女儿这么好,而且还爱屋及乌,请看护照顾小伟,让她回家休息,原来只是空欢喜一场。

〃怎么你跟我一样命苦!〃

冷杰佯装不在乎地说:〃有其母必有其女。〃

〃反正姑姑名字男性化,做人也男性化,姑姑你乾脆当自己是男人不就好了。〃

小伟才放完厥词,耳朵便被冷杰拧了一圈。〃你皮痒!〃

※※※

冷杰买不起关于室内设计的书,只好跑到图书馆搜集资料。

突然,她的肩膀被人从背后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居然是挂着微笑的王凤英。

两人静悄悄地走到图书馆外,坐在阶梯上。冷杰是第一次在办公室以外的地方见到王凤英,她没想到她居然脂粉未施、穿牛仔裤,但跟过去的浓妆艳抹相比,还要更漂亮,不愧是有办公室之花头衔的美人胚子。

〃你怎么会来图书馆!?〃冷杰脸上藏不住讶异的表情。

〃跟你一样,来找室内设计的资料。〃王凤英一派轻松自在。

〃凤姊,你找到工作了吗?〃冷杰觉得自己好差劲,很少关心别人。

〃没去找,我想先充实自己比较重要。〃王凤英已经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冷杰眼中不觉流露出替她高兴的笑意。〃凤姊你变了!变得更漂亮了!〃

〃是变聪明,我终于知道没有三两三,是不能上梁山的。〃

〃没错。〃冷杰非常赞同地用力点了一下头。

〃我听说你受到重用。〃王凤英语带恭贺。

冷杰谦虚地说:〃还好啦,做不好一样会被开除。〃

〃有总经理做靠山,谁敢动你一根头发?〃王凤英消息灵通。

〃你听谁说的?〃冷杰本来想解释两人没关系,但她不想越描越黑。

〃美芳,我昨天在百货公司碰到她。〃王凤英据实以告。

〃她乱说的,谣言止于智者。〃冷杰希望打住话题。

看她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王凤英更加确定消息无误。不过,她被开除这件事,着实令她愤愤不平,她很想知道是谁在背后嚼舌根,直到昨天那只黑手逐渐浮现在她脑里。〃昨天我不仅碰到美芳,还在同一个楼层碰到屠经理。〃

冷杰没听出她话中有话。〃那你昨天应该去买乐透,搞不好会中头奖!〃

〃问题是,你难道不觉得太过巧合了?〃

〃凤姊,你暗示什么?〃

〃我是担心美芳步我的后尘,跟有妇之夫是很少会有好结果的。〃

夏美芳哈男人哈得口水常挂在嘴边,全办公室的人都知道,她在网上以小甜甜的代号,谈虚拟恋爱,这么说来,她的确有可能病急乱投医。

冷杰感到一阵不寒而栗的颤意。〃你越说,我心里越起毛球。〃

王凤英抿了一下唇,只有她最清楚屠经理根本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曾经仗着掌管人事资料,打电话骚扰她,她威胁告状,他才不敢再造次。都怪她自己让他以为她人尽可夫,于是她以肯定的语气警告冷杰。〃我怀疑抓耙子是屠经理。〃

〃我会小心的。〃除了屠经理,冷杰也不做第二人想。

〃你也要提防美芳,免得被穿小鞋。〃

※※※

一连四天,松岗彻都没有来骚扰冷杰。

冷杰也无暇多想,除了上厕所和吃便当之外,其他时间皆埋头苦干;每天几乎都是忙到晚上十点,才弯着僵硬的脖子,以机器人的走路方式走回家。

法国人天性罗曼蒂克,为了营造出这种气氛,她特别重视灯光效果。此外,客厅的地板改成帝王石,卧室改铺热情的暗红色地毯,并把原本放电视的地方,设计成装饰用的壁炉。

电视则改放客房,客房当然就成了休憩的视听房;厨房改为开放式空间,并在餐厅加上隐藏式酒柜;浴室里除了有按摩浴缸之外,另外还从天花板垂落耐热耐湿的植物盆栽……

她连小细节都没有放过,像是门把、电源开关、水龙头……

经过不断的修改,设计图的雏形逐渐完成,她的脸上终于露出喜悦的光彩。

小心翼翼地拿着设计图,冷杰迫不及待地用高跟鞋踢了踢总经理室的门,在得到请进的回应之后入内;她将设计图摊在桌上,像个想得到糖吃的小孩,嘴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