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大眼美眉 >

第5章

大眼美眉-第5章

小说: 大眼美眉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四处看看,她发现李如芝十分酷爱白色。不过,她记得没错的话,李如芝要求色调必须是白色以外的颜色,而且要配合法式家具;这么一来,这里的家具不就全部不要了?真可惜,有钱人就是这么浪费。

更可惜的是,她很想要这些完好如新的家具,却找不到地方放。

冷杰一边参观,一边用素描簿记下原来的设计。其实这里设计得非常棒,让人有置身天堂的感觉,前一个设计师若是知道自己的设计被淘汰,半夜肯定会咬着枕头哭;她没把握能设计得比现在好看,但她会尽力而为。

来到最后一个房间,是间客房,虽然跟其他地方差不多,也是以白色为主,但床单床罩都是深蓝色,像大海,让人忍不住想投入大海的怀抱……

砰地一声,冷杰扑到床上,只躺了半秒钟就进入梦乡。

※※※

〃睡美人,该起床了。〃一声叫唤彷佛从远方传来。

〃人家还要睡。〃冷杰如梦呓般低语,睡姿呈现难看的大字型。

〃天黑了。〃松岗彻站在床尾拉她的脚。

冷杰吓醒,正襟危坐地看着面前正松开领带的松岗彻。〃总经理大人!〃

〃你也太不像话了!〃松岗彻打开白色衣柜,把领带挂在架子上。

〃你是怎么进来的?〃冷杰张开大嘴,毫不淑女地打呵欠。

看着她没气质的动作,松岗彻心湖起了一阵涟漪。对生活在上流社会的他而言,一直以来,所接触的都是娇生惯养的名嫒,四周充满了造作的味道,她的率真反而让他感到新鲜。〃用钥匙打开门,走进来的。〃

冷杰点了点头,心里暗骂自己笨,他是如芝的男朋友,拥有钥匙不足为奇;但一想到他们同居,她的心立刻像被人打了一拳。〃现在几点了?〃

〃七点。〃松岗彻把名牌衬衫拉到西装裤外,然后一一解开扣子。

〃你在干什么?〃冷杰看傻了眼,大眼睛睁得圆圆的,眼珠彷佛快掉了出来。

褪去榇衫,松岗彻把皮带从西装裤上一抽。〃换轻便的衣服。〃

〃在我面前?〃她的两颊像枫叶被秋风一点一滴地染红。

〃你有九个哥哥,男人的身体应该早就看习惯了。〃

〃拜托,你又不是我哥哥,而且长大之后他们也不会在我面前脱裤子。〃

〃你把眼睛闭起来,不要看不就行了。〃咻的一声,是拉链拉下去的声音。

冷杰十分用力地闭上眼,深怕自己会偷看。〃这间是你的房间!?〃

〃暂时的,找到适合我的房子就搬。〃松岗彻直言不讳。

〃那如芝不是会伤心?〃冷杰恨自己有高兴的感觉。

〃他巴不得拿扫把把我扫出去。〃他把褪下的衣服整齐地挂好。

〃你们不是感情很好吗?〃冷杰心中高兴的感觉扩及脸上。

〃他嫌我妨碍他。〃松岗彻已经换上休闲服了。

〃好了没?〃冷杰有些不耐烦。

〃还没有……〃他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

〃你想干什么?〃她发现他的声音逼近,猛地张开大眼。

〃吻吻看台湾处女的感觉。〃松岗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俯低了头。

这怎么可能?他不是男同志吗?冷杰惊讶地张大嘴,接着,脑袋一片空白。

四片唇轻轻交缠,很温柔,淡淡的触感,让冷杰感到眼眶一阵湿热,她很快地合上眼,任由他的舌尖挑逗吸吮。他的手绕到她背脊上,将她的胸部紧紧抵着他的胸膛,这是梦吧!?但她清楚地知道──不是。

在她背后的手,不知什么时候钻进花格子衬衫里,他的手心比她想像得柔软,可想而知,他从没吃过苦;随着抚摸,她的身体强烈地想要他,可是她的理智却告诉她,这是不对的。

她抓住仅剩的一丝理智,用尽全力推开毫无防备的他。

〃恶心!〃冷杰用袖子狠狠地抹了抹唇,表示十分厌恶。

〃你刚才明明是很陶醉的样子。〃松岗彻不以为然地嘲笑道。

〃你乱讲!我才没有!〃冷杰手一伸,拿起羽毛枕头朝他攻击。

松岗彻轻而易举地夺走枕头。〃没想到你嘴里的味道还顶乾净的。〃

〃谁像你有口臭!〃吃口香糖的好处,就是在这种时刻发挥作用。

〃你乱讲!我才没有!〃他故意学她的口气撒娇。

〃你真不是普通的恶心,居然学女人说话的调调。〃

〃跟如芝在一起久了,不知不觉染上恶习。〃

〃我要去医院了。〃她想下床,但被他强硬的身体突如其来地压住。

〃不急,我还没玩够。〃松岗彻眼里明显地可以看见两团火簇。

冷杰急声大叫。〃你别闹了,我妈在医院等我去换班。〃

〃我已经去过医院,而且我还请了看护照顾小伟,要伯母早点回家休息。〃

冷杰不知该露出什么表情才对,他对她和她的家人太好了,她应该报答他,就算以身相许也不为过;但如果她真的把第一次给一个男同志,那会带给她什么?即使侥幸没得爱滋病j可是她永远也甭想得到他……

只不过一个吻,她的身心就已经快把持不住,她怎么能跟他嘿咻!?

虽然激情不断地在她体内窜升,但她提醒自己,再下去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一股凉风轻拂过她的胸,冷杰吓一跳,花格子衬衫的扣子什么时候解开的?还有肉色便宜胸罩什么时候被被除去的?更糟的是,他的双手什么时候握住她的胸部?她又羞又惊地大叫。〃住手!快住手!〃

〃来不及了!〃松岗彻控制不住,也不想控制。

冷杰十指嵌进他的肩头,仍推不动他。〃我要告你强暴。〃

〃是你主动躺在我床上,引诱我犯罪。〃松岗彻玩得不亦乐乎。

〃不要……〃她嘴巴说不要,但背脊却挺高,令双峰高耸伟大起来。

〃阿彻,你在房里吗?〃李如芝看到玄关处的意大利皮鞋,对着屋内大喊。

〃在,不过你别进来打扰我。〃松岗彻正在兴头上,以命令的语气回答。

看到染尘的高跟鞋,李如芝嘴角勾起一抹贼笑。〃冷杰也在吗?〃

〃如芝!你快进来救我!〃既然纸包不住火,冷杰就认了。

〃我该听谁的才好?〃李如芝来到门外,耳朵贴着门板偷听。

〃当然是我!〃松岗彻和冷杰异口同声地大喊。

李如芝倏地推开门。〃身为女人,自然是要帮女人。〃

〃你明明就是男儿身!〃松岗彻坐直身子,懊恼自己没锁门。

〃我是来迟了?还是来早了?〃李如芝看他穿着衣服,以为错过了好戏。

〃你最好现在滚出去。〃松岗彻的男性象徵挺得几乎快戳破运动裤。

李如芝暧昧地眨了眨眼。〃我去做饭,你们可要快一点。〃

〃我该告辞了。〃整理好衣服的冷杰随即冲到李如芝旁边。

李如芝挽着她的手,从冷杰的态度,他看出她并不想跟阿彻嘿咻,他感到有些惊讶;他跟阿彻是从幼稚园到现在的好朋友,阿彻一直深受女孩子的喜欢,他真不敢信阿彻也会有踢到铁板的一天,他对冷杰拒绝的理由,产生莫大的兴趣。

〃不准走,我昨天买了好多菜,你要留下来帮我吃光光。〃

〃那我怎么办?〃松岗彻饱受胀大的折磨。

〃还不快去洗冷水澡!〃李如芝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

冷杰被李如芝拉进厨房,他的手劲大得足以力拔山河,不愧是男儿身。

看着他围上有花边的围裙,不论是洗菜还是炒菜,动作虽然乾净俐落,但仍能保持优雅的女性气质,拿锅铲时小指还会微翘;跟他比起来,连打蛋都会把蛋壳打进碗里的冷杰反而更像男人。

都怪老爸,书读的少,才会把她的名字取得这么男性化!

原以为他拉她来厨房,会不高兴地问起刚才的事,但他却一边哼着歌,一边炒菜,一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的模样。

他越是轻松,冷杰就越内疚,眼里不由得浮出泪水。这时,正在切洋葱的李如芝刚好看到,心想她反正只会越帮越忙,于是乾脆让她去客厅等算了。〃你还是去看电视好了。〃

〃如芝,对不起。〃冷杰的上半身呈九十度的弯曲,深深一鞠躬。

〃没关系,只要把床单送去乾洗就行了。〃李如芝将洋葱切得细如柳叶。

〃你不生气!〃冷杰抬起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炒洋葱。

〃早就习以为常了。〃李如芝用木勺翻动洋葱。

〃他曾经带女人回来……〃冷杰吓一跳,松岗彻竟然是双性恋!?

〃我也会带男人回来嘿咻。〃李如芝把锅盖盖上,拿水果刀削马铃薯。

〃他不生气!?〃情人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看来完全不适用于他们。

〃我们虽然同居,但井水不犯河水。〃马铃薯皮削得又薄又没断。

冷杰下结论地说:〃你们两个好奇怪!〃

〃你也是。〃李如芝把削好的马铃薯切成大小一样的块状。

刚才是意外,如果是在头脑清楚的情况下,冷杰绝不会跟双性恋者上床。但刚才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吻,她就差点理智全失,她知道,就算她能把持住身体,却越来越难控制自己不爱上他。

她违心地强调。〃我很正常,除了乱七八糟之外。〃

〃对了,你打算怎么布置我的家?〃李如芝转移话题。

冷杰百思不解地问:〃现在的布置就很棒,为什么要改变?〃

李如芝一脸陶醉。〃因为我新交了一个法国男友。〃

〃那松岗彻怎么办?〃难过啃蚀冷杰的心。

李如芝喜新厌旧地说:〃房子装潢好,他就得滚出去。〃

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这是人之常情,冷杰却很不以为然。但要不要挽回李如芝的心,是松岗彻的事,她装出事不关己的样子,语调平稳地说:〃也对,他留下来会触景伤情,还是叫他滚出去好。〃

〃我有一个想不通的疑问,你为什么不跟他嘿咻?〃

〃我要等到洞房花烛夜才嘿咻。〃冷杰努力保持目光坚定。

李如芝唯恐天下不乱地怂恿道:〃他的技术超棒,值得你破例一试。〃

冷杰挑高眉蜂,不屑地说:〃没兴趣。〃

〃说谎的人会变小木偶。〃冲完冷水的松岗彻适时出现。

〃你高估了自己。〃在他紧迫盯人的直视下,冷杰感到胃部一阵翻搅。

〃这句话,等于是向我下挑战书。〃一抹挑□的冷笑爬上松岗彻的唇角。

李如芝把炉火关小,因为他闻到一股浓浓的火药味,深怕天雷勾动地火,把厨房炸成碎片。他看看阿彻,又看看冷杰,有个有趣的发现;阿彻的姿态很轻松,冷杰却显得神经紧绷,光比气势冷杰就输阿彻一大截。

而且,冷杰越是拒阿彻于千里之外,阿彻就越想接近冷杰。

看不出冷杰顶聪明的,居然会使用欲擒故纵的手段,把阿彻耍得团团转。

像这个时候,就该有好管闲事的媒人出来,凑合他们两个,这个伟大的使命,李如芝自然当仁不让。他打破沉寂地问:〃你们两个要开战吗?〃

〃没错。〃两个人再一次很有默契地异口同声。

〃我们来打赌嘿咻,赌注是一人一万块,以一个月为限,如何?〃李如芝看他们都意气用事地点头,为了公平起见,提出附带条件。〃此外,有两个规则,一不能霸王硬上弓,二不能以开除做要胁,如果你们都没异议,就这么定。〃

冷杰先声夺人地说:〃我赌我赢。〃

〃当然是我赢定了。〃松岗彻自信满满。

〃我也赌阿彻赢。〃旁观者清,李如芝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太好了,我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赚到两万块。〃冷杰打肿脸硬充胖子。

其实,她已经看出自己中了圈套,她原本以为会懊恼不已,没想到竟完全没有任何不悦的心情,反而是暗爽在心中……

※※※

老天爷!吃晚饭时听高亢的法国歌剧,冷杰的耳膜几乎快被震破了。

这还是小事,李如芝要她和松岗彻先开动,他去补个妆;他们两个大眼相瞪,基于礼貌,当然要等主人来才能动筷。

等到菜都凉了,李如芝才穿着蓬蓬裙,头上戴着金色毛毛虫似的假发,脸上贴了一颗美人痣,手上拿着丝制的扇子,彷佛在演法国宫廷电影般出现;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法国人不用筷子吃米饭。

李如芝不愧是公关高手,让这场晚宴在笑声不断的气氛下结束。

饭后,冷杰主动要求洗碗,她不知道这是身为在场唯一女性的天职,还是有意表现贤慧给松岗彻看,总之,她洗碗就像洗澡,只洗盘面和碗里,也不擦乾,就交差了事,而且,就连擦桌的抹布掉到地上也不管。

她表现了女人的天职,换松岗彻表现男人的义务,送她回家。

但,车子却在途中改变方向,停在一间玻璃门雕着樱花图样的高级服饰店前。

松岗彻拔出车钥匙,语带轻松,表情却十分严肃地说:〃下星期六,有一场事关公司业务的晚宴,你需要一套好一点的衣服去参加。〃

〃我不行,我没见过大场面,会丢公司的脸。〃冷杰慌乱地直摇手。

他不容拒绝地命令。〃你只要站在我旁边,面带微笑就行了。〃

〃为什么要派我去?公司里比我强的设计师多的是。〃

〃那是场要带女伴参加的晚宴,难不成你要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