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大眼美眉 >

第4章

大眼美眉-第4章

小说: 大眼美眉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冷妈妈满脸胀红地回过神来,拉了拉女儿的手臂。〃这位先生是?〃

〃总经理大人,也是借钱给我的人。〃冷杰不得不佩服他老少咸宜的魅力。

〃谢谢!谢谢!〃冷妈妈感激得眼花朵朵,拚命地鞠躬。

〃不客气,助人为快乐之本。〃松岗彻把一叠钞票交给冷杰。

〃这儿没你的事了,你可以去约会了。〃冷杰像赶苍蝇似的挥手。

冷妈妈狠瞪了女儿一眼。〃你这孩子,怎么可以赶总经理大人走?〃

〃伯母,我的确还有事,我先告辞了。〃松岗彻打算鞠躬告退。

〃小杰,还不快送总经理大人!〃冷妈妈命令道。

〃我要去看小伟。〃冷杰扭过身,作势要走进手术房。

〃他人在手术房里开刀,谁都进不去。〃冷妈妈急忙拉住她。

松岗彻站在原地不动,冷妈妈是长辈,他应该听长辈的话,等冷杰送他。他以饶富兴味的眼神打量她们母女,冷妈妈妈出乎意料地比冷杰高半个头,身材保养得很好,多一分太肥,减一分则太瘦,但她的脸却非常苍老。

这也难怪,生了九个不肖子,天底下没有一个做母亲的会开朗得起来。

但,她的眼睛好大,除了眼角布满皱之外,那对大眼睛完全遗传给了冷杰。

冷杰闹别扭地甩开妈妈的手,不听话地说:〃那我陪你一起……〃

〃你真不懂事!〃冷妈妈不让她讲完,长手钻到她身后。

〃哇咧!妈,你干么拧我的大腿?〃冷杰失声大叫。

〃谁教你不听话!〃冷妈妈端起老娘的架子。

冷杰没好气地顶嘴。〃他又不是三岁小孩,没人陪他会走失。〃

这个笨女儿,说话没口德,在总经理大人面前自暴其短,真把她给气死了。连瞎子都闻得出来,眼前站了一位白马王子,做妈的,当然要替女儿牵红线。〃让总经理大人见笑了,其实小杰是刀子嘴豆腐心。〃

〃我了解。〃松岗彻丰L貌地说。〃明天我再来探望伯母和小伟。〃

〃不好意思劳烦总经理大人。〃冷妈妈心中有股丈母娘见女婿的喜悦。

身为女儿,冷杰一眼就看出妈妈在打什么算盘,但她又不能直说他是同性恋;再说妈妈本来就是寡妇,另加生了九个不肖子,早该习惯没指望的感觉,所以她不客气地泼冷水。〃我妈的意思是,你别脱裤子放屁。〃

〃乱讲!〃冷妈妈的长手又一伸,冷杰吓得像青蛙似的往前一跳。

〃不跟你吵了,我送总经理大人出去就是了。〃冷杰高举双手投降。

冷杰跟在松岗彻的屁股后,两人一前一后走进电梯里,冷杰还没站稳,突然被不知从哪儿冒出的一家人,有老有小,连推带挤地猛撞了一下。

她本能地想伸手抓住什么东西支撑身体,哪知一个慌乱,一只手竟抓到松岗彻左胸的小突起……

她羞愧地赶紧松开手,想将手垂下来,哪知背后又被一顶,上半身竟然贴紧着松岗彻的身体!?更糟的是,她的手居然摸到他的重要部位!她立刻像是摸到病菌般地飞快松开手,脸已经热得快可以煮蛋了。

好不容易出了电梯,冷杰觉得有解释的必要,她不想被他当成色女。

〃我……刚才不是故意的……〃冷杰支支吾吾,说得支离破碎。

松岗彻笑着说:〃我知道,你是被撞的,不过还挺舒服的。〃

〃你该去看精神科医生。〃冷杰真想赏他一巴掌。

〃是看泌尿科才对,看看有没有被撞坏!〃松岗彻一脸担忧的表情。

冷杰落井下石地说:〃反正你不会有后代,坏了也没关系。〃

〃我为什么不会有后代?你会算命?〃松岗彻惊骇道。

〃差不多。〃同性恋若是能生出小孩,上帝肯定会疯掉。

松岗彻不信邪地问:〃你怎么算出来的?〃

〃从你的性趣看出来的。〃冷杰怀疑他装傻,不过他演白疑演得满像的。

性和兴是同音异字,松岗彻虽然精通六国语言,但一时之间听不出弦外之音,他半信半疑地喃喃。〃我的兴趣是打球和玩滑翔翼,没听说这两项运动会影响生殖能力……〃

冷杰不耐烦地嚷叫。〃你走快一点好不好?〃

〃我口有点渴,想喝可乐,你要不要也来一罐?〃

〃你请客,当然好。〃冷杰最喜欢占人便宜,不占的是白疑。

〃你几乎是照你妈的模予刻出来的。〃松岗彻从贩卖机中取出两罐可乐。

〃我比她矮。〃母鸡下蛋下多了,蛋就会越下越不健康,这是冷杰的心声。

他把一罐可乐递给冷杰。〃我是指长相。〃

〃你何不明说我有张苦命脸?〃冷杰最怕遗传到她妈的人生。

松岗彻恭维地说:〃我的意思是,你跟你妈长得一样美。〃

〃红颜薄命。〃她边喝可乐边往停车场走去。

〃怎么没看见伯父和你大哥?〃松岗彻跟在她背后。

〃我爸死了,我哥跑了。〃她不胜唏嘘地叹了一口沉重的闷气。

〃以后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别客气,尽管跟我说。〃松岗彻诚心意地说。

冷杰停下脚步,她一直期望有个男人能对她说这句话,在她的幻想中,这话说的男人应该是她的爱人,想不到现实生活中,却是从男同志口中说出来,实在讽刺。但管他的,她不会放弃大好机会。〃我要钱,很多很多钱。〃

他立刻送她一个良心的建议。〃那你该去抢银行。〃

〃真没诚意。〃冷杰只想抢他的提款卡,但先决条件是要知道他皮夹在哪儿。

〃对了,还有另一个办法。〃松岗彻皮笑肉不笑地说:〃卖身。〃

〃我才不做妓女。〃冷杰怕遇到变态客人。

松岗彻想了一下,又说:〃做情妇如何?〃

〃这倒可以考虑,但是我找不到条件符合的情夫。〃

〃你有什么条件?〃来到车前,松岗彻手扶着车头喝可乐。

〃英俊多金,身强体壮,还要有个不会捉奸、告我妨害风叱的老婆。〃

其实,最好是没有老婆的,因为她这个人不仅爱占人便宜,还有很强的占有欲,她无法跟另一个女人分享男人。冷杰幽幽地看着他,她所说的条件,根本是从他量身打造而来,只可惜她也无法跟另一个男人分享同一个男人……

松岗彻直言不讳。〃我虽然有这种朋友,但他们都住日本。〃

〃你可不可以施舍我一张机票钱和一个月生活费,让我去日本勾引他们。〃

〃破坏别人家庭,会遭天打雷劈的。〃他分明是有捉弄她。

〃白搭!〃空欢喜一场的冷杰,朝他的车报复地踢一脚。

松岗彻猫哭耗子地问:〃你的脚痛不痛?〃

〃不痛。〃冷杰转身就走,进到医院,才抱着脚叫妈。

第三章

一如往常,冷杰脸上挂着微笑走进办公室,但心情却已不复以往。

不仅是因为她昨晚守在病床旁边,根本就没有回家睡觉的缘故,更因为自己满脑子盘旋着松岗彻的身影,赶也赶不走,令她相当痛苦。

好几次,她想去精神科看看有没有值班医生,检查一下自己是不是得了神经病?不然她为什么会喜欢gay?

该怎么办?她双手枕在脑后,背瘫靠着椅背,双脚抬到垃圾堆的桌上,看到肮脏的高跟鞋,还有牛仔裤拉链处的污渍,虽然路人都对她投以异样的眼光,但她毫不在意,她习惯任何轻蔑的眼神。

不过,她却突然放下脚,用屁股把椅子滑进桌下,深怕让松岗彻看到。

陆陆续续走进办公室的同事,向她道声早,她都置之不理,因为她现在心情恶劣到极点,谁敢招惹她,她就给谁看白眼球。

正当她拿起垃圾堆中的杯子,看见里面剩下昨天没喝完的隔夜茶,才刚喝了一口,肩头被人从后面猛地拍了一下,差点呛死她;她回过头恶狠qi书+奇书…齐书狠地看是哪个凸肚短命的想害死她,只见夏美芳笑吟吟地说:〃昨天,有人看到你坐进总经理的车里。〃

〃是哪个多嘴的人看到的?〃冷杰目露杀气地逼问。

夏美芳面有难色地咬唇。〃我不能出卖他。〃

〃那你就不必多问。〃冷杰冷哼了一声。

〃冷杰,你早上吃炸药是不是?〃夏美芳畏惧地看着她。

〃吃空气。〃冷杰的肚里像藏了百只青蛙的合唱团,突然一起唱歌。

〃我这儿还有一份三明治,给你吃。〃夏美芳把手中的三明治恭敬地奉上。

〃谢了。〃看在三明治的分上,冷杰的态度一百八十度的改变。〃你别介意,我空肚子时比较容易发脾气。〃

〃吓死我了!〃夏美芳改成关心的口吻。〃你心情不好是不是跟小伟有关?〃

冷杰避重就轻地说:〃都是我妈没问清楚,医药费还欠一万块。〃

〃我有,我借你。〃夏美芳突然变成了活菩萨。

〃你昨天不是说你手头紧……〃冷杰百思不解地看着她。

〃昨晚是标会日,我心想手上没钱也不好,所以就把会标下来了。〃

冷杰的心一窒,昨天她把美芳当见死不救的混蛋,原来是自己心眼太小,她想跟她说声对不起,但这三个字却梗在喉咙里,结果脱口而出的竟是丑话。〃我先说,钱借给我,是不会生利息子的。〃

〃我们是好朋友,用不着算那么精。〃

〃很好,没白交你这个朋友。〃冷杰十分满意。

〃今天晚上你有没有空?〃夏美芳重提一起吃晚饭的事。

〃我要去医院。〃冷杰想到松岗彻也要去,不自觉地脸红了起来。

〃你脸怎么这么红?〃夏美芳的警觉性像猫一样灵敏。

〃吃太快了。〃冷杰掩饰不安地拿起隔夜茶轻啜。

夏美芳伸了伸腰。〃该开始工作了。〃

冷杰发现她腰际上的大号游泳圈似乎变小了。〃你最近好像瘦了一点!〃

她充满骄傲和娇羞地说:〃我现在跳韵律舞减肥。〃

〃难不成你……正在谈恋爱!〃冷杰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

夏美芳喜不自胜地点了点头。〃你总算看出来了!〃

冷杰迫不及待地说:〃什么时候带来让我瞧瞧?〃

〃他很害羞,连我家人都不肯见。〃夏美芳有口难言似地摇头。

冷杰自觉不该追问下去,反正母恐龙的对象一定是公恐龙,美芳的男朋友少说有一百公斤的吨位;而且想看恐龙,去租侏罗纪公园的录影带不就能看到了,只不过直到现在还没有同事乐捐录影机给她。

再说,她自己也有一大堆烦恼,根本无暇管别人的烦恼,她把吃完三明治的塑胶袋,捏了一捏,往垃圾桶投去。

她的运动细胞极烂,投了一个篮外空心,她还没来得及起身,夏美芳就先一步帮她把塑胶袋扔进垃圾桶内。

这时,屠经理拿着马克杯走过来。〃夏美芳,去泡杯咖啡给我。〃

冷杰打抱不平地说:〃你自己不会去!?美芳又不是菲佣。〃

〃又不是叫你,你鬼叫什么!〃屠经理冷眼瞪她。

〃你敢叫我,我就请你吃蟑螂脚。〃冷杰不甘示弱。

夏美芳接过马克杯。〃举手之劳而已,要不要也泡一杯给你?〃

冷杰有点气美芳拆她的台,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她隐约感觉到事情不太对劲,屠经理跟美芳之间好像怪怪的……但她很快地否决了这种想法,众所周知,屠经理有老婆,美芳应该不会笨到自食恶果。

〃我喝咖啡会头痛。〃冷杰有点心烦地摇了摇手。

〃那我帮你泡茶,喝隔夜茶会伤胃。〃夏美芳拿着她的茶杯走开。

〃你要是有美芳一半乖巧,就不会没人追。〃屠经理得了便宜还卖乖。

这句话像枝毒箭射进冷杰的心中。〃是哪个烂嘴巴的告诉你我没男朋友的?〃

〃我的眼睛和大脑。像你这种乱七八糟的女人,真该拖出去枪毙。〃

松岗彻刚好走进办公室,就被屠经理大吼大叫的声音吸引过来。要不是刚接管公司,还需要借重屠经理的长才,他巴不得立刻叫他滚蛋。〃屠经理,你怎么可以对下属说这种话!?〃

〃是开玩笑,我和冷杰向来如此。〃

〃是吗?〃松岗彻和屠经理同时看着冷杰。

无视屠经理求饶的眼神,冷杰毫不客气地说:〃当然不是。〃

〃冷杰你……〃屠经理紧咬着牙,鼻孔朝天,鼻毛气得跳出来。

〃说实话才不会被天打雷劈。〃冷杰眨着无辜的大眼睛。

〃屠经理,我希望以后不会再听到类似的毒话。〃松岗彻语带警告。

屠经理吓得满头大汗。〃是,总经理,不会有下次。〃

〃冷杰,屠经理若再犯,你尽管告诉我。〃松岗彻一味地偏袒。

〃遵命,总经理大人。〃冷杰双手合拱地领命。

松岗彻从西装裤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和一张便条纸。〃这是业主家的钥匙和地址,你下午抽个空,过去看看。〃

※※※

来到李如芝的新家,冷杰还以为自己走错地方。

不过如果是走错,她就不可能打得开门,所以她怀疑自己来到天堂。

白色毛海地毯,白色皮沙发,白色液晶体大电视,白色桌子和矮柜,白色烟灰缸,白色纱廉,白色古董电话,天花板上还有朵朵白云。

若不是白色墙壁上挂了一幅黑白的沙龙照,是李如芝美丽的脸部特写,她真的会以为自己来到天堂。

四处看看,她发现李如芝十分酷爱白色。不过,她记得没错的话,李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