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大眼美眉 >

第8章

大眼美眉-第8章

小说: 大眼美眉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呸──〃冷杰呸了一大口水,接着被扶到床上。

男人真命苦,爱上冷杰的男人更苦命!这时松岗彻才恍然大悟,毫不矫情的冷杰早已深深掳获他的心,所以他才会容忍她乱七八糟的习性,甚至像个佣人般替她脱去鞋袜,盖上被子,带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告辞。〃我走了!〃

〃爸,你别走!〃她弹了起来,双手紧环着松岗彻的脖子。

〃小傻蛋,你认错人了。〃松岗彻扳开快勒死他的一双纤细柔荑。

冷杰抱怨地问:〃爸,你为什么替我取这么难听的名字?〃

〃你不喜欢,去改名字不就得了。〃

〃我又想吐了……〃冷杰两颊鼓胀了起来。

〃你还真麻烦!〃话才一说完,代志就大条了。

※※※

〃好点了没?〃松岗彻看着脸色发白的冷杰。

〃谢谢,舒服多了。〃冷杰坐在床边,用他拿来的湿毛巾擦脸。

〃清醒了吗?〃从她变得清澈多了的大眼中,松岗彻看到自己关心的表情。

〃嗯,不过四肢还是无力。〃冷杰想把毛巾放回浴室,却站不起来。

松岗彻从她手中拿走毛巾,到洗脸台洗了一下,拧乾后一甩,然后挂回空荡荡的架上;这女人居然只用一条毛巾,从头擦到脚,真不卫生。

来到床边,皱眉看着被单上五颜六色的秽物,开始为她发愁。〃床被你吐脏了,你今晚怎么睡?〃

冷杰无所谓地说:〃睡地上啦!〃

〃老了会得风湿病!〃松岗彻大表不赞成。

她有恃无恐地说:〃我骨头很硬,不会有事的。〃

〃要不要去如芝那儿睡?〃松岗彻掏出手机,准备通知如芝。

〃我不想太麻烦他。〃冷杰不想做电灯泡,妨碍他们所剩不多的嘿咻。

他想了一下说:〃那去饭店好了。〃

〃凯悦?〃她一直很向往睡豪华大饭店的床。

〃我知道,我出钱,你就去。〃松岗彻又得当凯子了。

冷杰咧嘴一笑。〃你越来越了解我。〃

〃起来吧!〃松岗彻好人做到底。

冷杰双手吃力地撑在床上,试了好几次都站不起来。〃我爬不起来。〃

大好机会又来了,松岗彻不由得唇弧上扬,露出经佻的表情。〃我抱你。〃

就在冷杰还来不及反对之下,整个人被抱了起来,倚偎在他怀里,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的胸膛有多结实。

她抬起脸,想叫他放她下来,但却被他含情的眼眸深深吸引住,看到他的唇突然向她逼近,她连忙别过脸。〃我口臭。〃

〃你果然是清醒的。〃松岗彻温柔地一笑。

她喘不过气地说:〃腰带好紧,帮我放松一点。〃

松岗彻只好放她下来。〃你吐了那么多,居然肚子还是鼓的。〃

〃对不起,麻烦扶我去厕所,我要拉肚子。〃冷杰的胃忽然一阵绞痛。

松岗彻怀疑地说:〃上吐下泻,你该不会是食物中毒!?〃

〃太好了,我要找医生开证明,向建设公司勒索。〃

〃不准,我已经跟对方谈妥一笔大生意。〃

〃万一我要住院,医药费谁付?〃

〃我。〃松岗彻扶她到浴室,便出来把门关上,替她把床单拉掉。

冷杰好不容易撩开裙子,坐在马桶上,却没马上哗啦啦,反而不好意思的要求。〃你能不能到屋外一下?我不想让你听到泄洪的声音。〃

〃好。〃他才拉开大门,又被叫住。

〃慢点!卫生纸没了!〃冷杰可不会放过任何削凯子的机会。

〃是,姑奶奶,我去便利商店买。〃松岗彻哭笑不得道。

一下楼,停在不远处的车子不在原位,松岗彻冲了过去,地上也没有留下电话号码,这表示不是因交通违规被拖吊,而是被偷车贼偷走他心爱的车子!老天,他是招谁惹谁?怎么会这么倒楣?

第五章

衰尾的一晚,到警察局备案之后,天空开始打雷下雨。

在离警察局不远处,偏偏有两辆计程车发生擦撞,各自叫来一堆计程车助阵。

整条马路被两边人马堵住,原本松岗彻冒着雨问其中一辆计程车司机,要不要载客,却差点被围殴。于是他只好步行到车阵外招计程车,还把西装外套脱了,给冷杰当雨伞,自己则是淋成落汤鸡。

到了凯悦,冷杰坚持要松岗彻洗了热水澡才能回家。

冷杰把他换下来的湿衣服,交给客房服务的人拿去乾洗,不久就睡着了。

不久后,浴室的门突然出现一条细缝,接着是全开,松岗彻下半身裹着浴巾走了出来。他拿起床头柜旁的电话,正要请服务人员送他的衣服过来,却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冷杰惊醒地看着他。〃你感冒了?〃

松岗彻颤着唇说:〃我得赶快回家睡觉。〃

〃不行,你就在这儿睡。〃她一手按在通话键上。

〃那你要睡哪?〃松岗彻不抱太大的希望,以为她会坚持要他睡椅子。

冷杰将身子挪到床的另一边。〃床这么大,足够我们两个睡。〃

〃你打赌会输哦!〃他一头倒下,才发现自己很虚弱。

〃你敢乱来,我就报警。〃冷杰从牙缝里迸出警告。

〃我现在只想睡觉。〃他眼皮沉重地合上。

她用手摸摸他额头。〃你发烧了!〃

〃嗯……〃松岗彻口齿不清。

冷杰关心地问:〃要不要喝杯热茶祛寒?〃

〃不要。〃他侧过身子。〃麻烦你把灯关上,我要睡了。〃

〃关灯会让我没有安全感。〃冷杰其实是怕他摸黑偷袭。

〃哦……〃松岗彻虽然了解她的心思,但没力气反击。

安静了一会儿,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响起,冷杰越想越不放心;之前他细心照顾她,她当然不能对生病的他置之不理。

她坐起身,看着他小麦色的背脊;他一定酷爱游泳,肤色才会这么健康,害她好想抱他……

还有,他的身材真好,从宽阔的肩膀到腰身变得越来越窄,这种倒三角形的身材,是国际男模特儿的标准条件;看着他紧而小的臀部裹在浴巾里,她竟冲动地想拉掉浴巾,一窥究竟……

老天!她是怎么了?怎么满脑子想乘虚而入?

冷杰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要不要我去买斯斯给你?〃

〃拜托你快点睡,别再讲话了。〃松岗彻近乎生气地求饶。

〃人家是好意,担心你会得肺炎死掉。〃她恼羞成怒地指责。

他可怜兮兮地叹了一口气。〃我很好,求求你快睡行不行?〃

〃怎么只有一条被子?〃冷杰这才想到他没盖被子。

〃柜子里还有。〃松岗彻觉得再这样下去,他不是病死,而是会被她烦死。

冷杰下床来到衣柜前,一手拿被子,一手拿枕头,替他盖上被子,然后抱着枕头,站在床尾,衡量了一下,找出中线位置,把枕头放上去,想到一个一石二鸟的好办法,又可赚钱又可保住清白。〃谁越过这个枕头,谁就罚一千块。〃

〃好。〃他迷迷糊糊地应了声。

冷杰蹲在床边看着他的俊脸。〃你睡着了吗?〃

〃干么?〃松岗彻不情愿地抬起眼睫,眼里爬满红色的血丝。

〃我睡不着,我可不可以看电视?〃冷杰徵询他的意见。

〃只准看无声的。〃松岗彻真的、真的很想伸手掐死她。

〃那我去洗澡。〃她又改变主意。

〃请便。〃他再次合上眼。

冷杰不放心地叮咛。〃你不能偷看哦!〃

〃你不会把门锁起来啊!〃松岗彻火气冲到喉咙。

〃我怕你会破门而入。〃她站起身,嘴巴吹着轻快的口哨。

真是恩将仇报!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她,她却不让他睡觉!而且从浴室传来哗啦啦的声音,显然她是把冷热两个水龙头一起扭开;再加上她那鸡猫子似的歌喉,唱着什么小雨来得正是时候……

松岗彻试着把脸埋进枕头里,但完全无效,他气得大吼。〃你能不能把嘴巴闭起来?安安静静去做你想做的事。〃

砰地一声巨响,冷杰把浴室的门重重地掼上,以示抗议。

五分钟之后,松岗彻正要见到周公,突如其来的强烈地震吓醒。

又是冷杰搞的鬼!不知什么原因,她像无尾熊般,背在床上磨来蹭去!

他双眼惺忪地瞪着她。〃你别动来动去行不行?〃

〃我的背好痒,你帮我抓抓好不好?〃冷杰满眼全是期待。

〃你再不让我睡,我就掐死你。〃松岗彻一个伸手,冷杰却笑得嘴都合不拢。

〃你的手超过枕头了,欠我一千块。〃

〃唉……〃松岗彻背过身子,眼角流下一滴眼泪。他真是倒了八辈子的楣……

※※※

雨停了,太阳也出来了。

刺眼的阳光照在松岗彻疲惫不堪的脸上。

但,让他醒过来的原因,不是阳光,而是又麻又痛的手臂。

一睁开眼,就看到冷杰把他的手臂当枕头,睡容显得十分满足。

不是他小气,实在是他不想得肌腱炎;他的手太重要了,要拿碗筷,要拿书笔,还要一手掌握她的胸部……虽然他很轻地抽回手,但她还是醒来了,大眼睛因为作了个好梦而显得精神奕奕。〃你感冒好点没?〃

松岗彻摸摸额头,烧已经全退了。〃全好了。〃

〃我来打电话叫早餐。〃她一个翻身,背对着他拿起价目表。

〃你没穿衣服?〃松岗彻还以为自己眼花,揉了揉眼,确定没看错。

〃那件和服那么贵,当睡衣穿会遭天谴的!〃冷杰说完后拿起电话拨0。

〃你至少该穿内衣……〃松岗彻眼睛突地一亮。

他想通了,她刻意不穿内衣是因为她想开了;他的身体迅速地发热发烫,比昨晚至少要再高了两度以上。

他舔舐着乾涩的嘴唇说:〃我懂了,你想勾引我。〃

〃鬼扯!〃冷杰瞪他一眼,然后对着话筒点餐。

〃你的背真美!〃松岗彻十分十分轻柔地移动身躯。

冷杰挂上电话。〃非礼勿视,日本没有这句话吗?〃

〃我想起来了,你昨晚要我替你抓痒。〃他双手扣住她的肩膀。

〃放手!已经不痒了!〃冷杰妄想抵抗,但他以强壮的身体压住她的后背。

〃我乐于服务。〃松岗彻沿着背脊中线爱抚下去。

〃住手!〃她全身僵硬,无法动弹。

松岗彻本来想放弃,毕竟强人所难不是他的风格,但他看到她颈部的动脉急速地跳动,再加上他的手钻进被子里,发现她内裤也没穿,理智立刻被如浪涛般席卷而来的欲望淹没。

他的声音变得沙哑而愉悦。〃爱说谎的小木偶。〃

〃你才是不守信用的大色狼。〃冷杰被压得说话上气不接下气。

突然,冷杰的身体翻了过来,但依然被他压制住。

原本她是想反抗的,但她怕一抬手,所做的事将会是抚摸他;更糟的是,她的身体希望他继续下去,当他的手握住双峰,她竟然发出软绵绵的吟哦。〃嗯……〃

他饥渴的舌尖进入她不设防的嘴里,缠绕吸吮,使她体内热火迸射。

在这一刻,她已经顾不了他有爱男人的癖好,她完完全全地被欲望击倒。

她变得大胆主动起来,吻着他的胸膛。第一次尝到男人阳刚的味道,令她浑身飘飘然,而且他好像很喜欢她这么做;听到他发出混浊的喘气声,她为自己拥有使他兴奋的能力感到狂喜。

对他肆无忌惮的手,她不但无意制止,甚至不经意地敞开大腿,让他畅行无阻地进入花源地,而且想被他占有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她觉得自己快被这股甜蜜的折磨给逼疯了,开始呻吟要求他解救她。

松岗彻声音嗄哑地问:〃喜欢吗?〃

〃我没有一万块。〃冷杰从昏乱的脑中想到钱。

〃我替你出。〃松岗彻亲吻她每一寸肌肤。

〃我会后悔……一定会……〃一股热流从桃花源窜向四肢百骸。

〃你喜欢,你骗不了我,更骗不了你自己。〃松岗彻做好准备地抵身。

〃求你……〃她想说温柔点,但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

他对不停的敲门声置若罔闻。〃我会很温柔的。〃

〃求你快应门。〃冷杰改变刚才未说完的话。

松岗彻不耐烦地问:〃什么事?〃

〃送早餐。〃服务生回答。

〃放在外面就好了。〃松岗彻没时间起身。

〃请尽快出来拿,如果别人拿走,请勿见怪。〃服务生提醒道。

〃我马上来拿。〃在这不到一分钟的对谈中,冷杰迅速回复理智。

松岗彻知道她是那种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女人,而他是不会让煮熟的鸭子飞走的。

他感到非常生气,要不是那个该死的服务生,他现在已经进入她身体里,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紧抓住她的肩膀。〃你别想逃!〃

〃我们说好不能霸王硬上弓。〃冷杰两腿紧紧地交缠在一起。

〃你去警察局告我好了。〃松岗彻手指深陷她的大腿,想要分开它们。

〃你弄痛我了!〃冷杰痛得五脏六腑缩成一团。

他毫不同情地粗声说:〃你自找的。〃

〃住手!求你快住手!〃他的粗暴令她伤心欲绝。

松岗彻一点也不温柔地探入桃花源地。〃我看你要装到什么时候?〃

〃我没装,我真的一点也不想要。〃冷杰强迫自己像具没有反应的尸体。

〃你的身体可不这么认为。〃松岗彻知道她的体内像块湿地。

〃它不听使唤……〃冷杰摇头,但腰却自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