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大眼美眉 >

第3章

大眼美眉-第3章

小说: 大眼美眉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去哪里吃?〃冷杰想当面向李如芝道谢。

〃她家。〃李如芝手艺好到能当圆山饭店的大厨。

〃地址给我。〃冷杰从垃圾堆中,轻而易举地找出纸和笔。

〃我开车载你过去。〃看到这种情形,松岗彻决定随便她乱下去。

冷杰不领情地说:〃我自己搭公车去就行了,不好意思麻烦总经理大人。〃

〃我也是客人之一。〃松岗彻直言不讳。

〃我会不会打扰到你们?〃冷杰不习惯当电灯泡。

〃你说什么?〃他一时没会过意。

冷杰看到隔壁桌的美芳朝他们看。〃没什么,你当我没说。〃看在他是总经理大人的分上,她留点口德,不把他和如芝的关系说出来,过去的不愉快就此一笔勾消。

她很乐意跟他成为室友,办公室朋友,但愿他们关系仅止于此……

※※※

〃总经理好像对你有意思!〃夏美芳以椅子的滑轮,溜到冷杰座椅旁。

〃没这回事,我只是刚好认识他的朋友。〃冷杰又开始嚼口香糖。

〃你怎么这么爱嚼口香糖?〃夏美芳不以为然地蹙眉。

〃保持口齿清新。〃其实是冷杰心地善良,以帮助残障人士为乐。

〃万一让屠经理见到,你会倒大楣的。〃夏美芳四处张望。

冷杰老神在在地说:〃他不敢对我怎样。〃

〃我原本还担心你会被开除。〃夏美芳松了一口气。

〃总经理大人有眼光,发现我是一块璞玉。〃冷杰往自己脸上贴金。

〃总经理是这么说的吗?〃夏美芳的眼底闪过一抹稍纵即逝的不安。

一股说不出来的怪异涌上冷杰心头。美芳平常话不多,因为她的嘴巴是用来吃的,但她最近却很聒噪,尤其是对她的私事特别感兴趣……冷杰摇了摇头,她不该质疑好友,更不该对她有所隐瞒。〃其实是总经理大人的女朋友逼他不准开除我。〃

〃晚上我们一起去庆祝。〃夏美芳显得十分兴奋。

〃很抱歉,我跟别人约好了,改天再说。〃

〃是男的吗?〃夏美芳压不住好奇心。

〃没错。〃李如芝是男的没错。

夏美芳追间。〃男朋友?〃

〃你今天好像特别喜欢问东问西。〃冷杰露出提高警觉的神情。

〃我只是有点难过,你比我先有人追。〃一抹悲伤的微笑爬qi书+奇书…齐书上夏美芳的唇角。

〃普通朋友罢了。〃冷杰摇了摇头,奇怪的感觉在心里逐渐扩大散开。

〃真的吗?〃夏美芳脸上写满不相信,令冷杰相当不悦。

这时,垃圾堆中响起电话铃声,冷杰拨开十数张没被采用的设计图(因为每一张都是她呕心沥血之作,她舍不得扔。)接电话。

她趁着接电话的同时,希望夏美芳能知趣地自动闪开,但显然她并没有寓去的打算……

〃冷杰。〃冷杰习惯一拿起话筒就报上名字。

〃小杰,我是妈妈。〃从电话彼端传来焦急的声音。

〃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冷杰压低声音,家丑不外扬。

〃小伟突然肚子痛,我现在人在医院。〃冷妈妈显得有些六神无主。

〃检查出结果了吗?〃小伟是冷杰的侄子,不太爱说话,有自闭症的倾向。

自从大哥失踪之后,冷杰心疼妈妈六十几岁还要照顾两个小孙儿,曾经带着他们去找大嫂;没想到大嫂以有新家庭为由,拒不见面,从此小伟的脸上就失去笑容,至于侄女小仙则是天天上网,对着电脑哈哈大笑。

〃是急性盲肠炎,医生说越快开刀越好。〃冷妈妈据实以告。

〃那就快安排他住院动手术。〃冷杰进一步地问:〃有什么困难吗?〃

〃你是知道的,我身上没有多少钱。〃冷妈妈语带惭愧。

〃要多少钱?〃冷杰一听到没钱,就头皮发麻、四肢无力,感觉自己似乎也需要住院。

〃一万块跑不掉。〃

〃你先让他进手术房,我去借钱。〃

冷妈妈哽咽地说:〃小杰,谢谢你,麻烦你了。〃

〃妈,你别跟我客气。〃冷杰可以想像得到妈妈一定是哭了。

〃生了九个儿子,却没一个比得上你贴心。〃冷妈妈越想越生气。

这倒是真的,大哥跑了,二哥和三哥成了美国人,四哥在大陆当大老板,他们三个都以远水救不了近火为由,对妈妈的处境不闻不问。

五哥是小学老师,六哥是公务员,他们两个以房屋贷款沉重为由,无力帮助妈妈。

七哥在德国攻读博士学位,八哥是画家,九哥是半工半读的大学助教,这三个以收入不稳来搪塞。

想到九个不负责任的哥哥,冷杰也不由得鼻酸起来,但她还是打起精神,以轻快的语调安慰妈妈。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有人家里连一个孝顺的孩子也没有。妈你别难过了,下班后我会尽快赶去医院。〃

挂断电话,猛地发现夏美芳已回到自己的位子,佯装忙碌。

〃美芳,借我一万块,我侄子开刀住院。〃冷杰硬着头皮向她求助。

〃我的薪水不是吃掉就是跟会,我手上没有闲钱。〃夏美芳一脸的歉意。

〃没关系,我去跟别人借。〃冷杰绝不多费唇舌求第二次。

※※※

在下班时间到以前,冷杰都是处在发呆状态。

上帝!冷杰抬起头看着天花板,好希望天上能掉下钞票!

看着夏美芳偷偷摸摸的,像只特大号的老鼠般,从她眼角余光溜出办公室,她的眼泪差点流下来,但她强烈的自尊不允许她这么做。

她原以为她和美芳是手帕交,现在才知道两人的友情薄如卫生纸,真教她难过得想去碧潭……不是自杀,是去散心。

突地,松岗彻经过她面前,对她眨眼示意,她这才想起今晚有约。意念一转,或许她可以向他或李如芝借钱;于是她等他走出办公室才动身,为的是不让人误会她和总经理大人关系匪浅。

进入地下停车场,远远就看到他站在一辆黑头宾士车旁边,朝她挥手。冷杰加快脚步朝他而去,他马上很有绅士风度地替她拉开车门,等冷杰一坐进去,他便关上车门。

待他也坐进驾驶座,冷杰吸了一口气,直截了当地问:〃总经理大人,能不能借我一万块?〃

〃做什么用?〃松岗彻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伸向她。

〃你想干什么?〃冷杰吓得赶紧双手环胸,全身神经紧绷。

〃帮你系安全带,不然你以为我要吃你豆腐吗?〃松岗彻揶揄地一笑。

冷杰原本苍白的脸立刻被飞来的红晕包围。〃我侄子要开盲肠,缺手术费。〃

〃他在哪间医院?〃松岗彻修长的手指放在排档杆上。

〃啊!我忘了问我妈!〃冷杰一手拍打着额头。

〃你妈住哪里?〃松岗彻被她毫不矫揉造作的率直深深吸引住。

〃基隆。〃冷杰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不知道他问这做什么?

〃那可能是基隆那边的医院,我请如芝查查看;你侄子叫什么名字?〃

〃冷径伟,麻烦你顺便帮我向如芝小姐说声对不起,我今晚不能去赴约。〃

松岗彻拿起手机,拨通电话之后,把事情完完整整地陈述一遍,然后挂断手机,等如芝的回音。车里的冷气才刚打开,空气中彷佛弥漫着一股令人窒息的热气,让两人都不好意思看着对方。

明着不好意思,暗的却无所谓,冷杰面对着车窗,从反影偷看他。

唉……冷杰在心里低喟了一声。他又帅又多金,却偏偏是个同性恋,让她连倒追的机会都没有。就算她有王凤英的企图心,想改变他的性向,可是她不忍心伤害李如芝,李如芝不是她的朋友,还算得上是救命恩人……

不一会儿,手机的铃声响起,松岗彻不得不敬佩如芝的办事效率。

〃查到了,是??医院,我开车送你过去。〃松岗彻挂上手机后发动车子。

〃我自己坐计程车去就行了。〃冷杰觉得跟他独处好痛苦。

〃我坚持。〃松岗彻快速地将车子驶出地下停车场。

她不信任地问:〃你知道基隆怎么走吗?〃

〃车上有卫星导航。〃松岗彻指着前方的萤幕。

有钱真好,冷杰拜金地希望自己将来能嫁有钱人,就算他是黑人也没关系,只要他能孝顺她妈就成交;反正关了灯,她自己也会变成黑人,这么想就行了。

车子上了高速公路,冷杰想跟他谢谢,可是道谢不足以表达她对他的感激,她想到更好的报答方法。〃我以后会更卖力工作。〃

〃应该的,这是你做属下的本份。〃松岗彻并没被感动。

〃就算做到吐血,我也不会请假就医。〃冷杰加重语气强调。

〃那怎么行?我可不希望公司少一名大将。〃松岗彻发出心疼的声音。

〃我好想哭哦!〃从来没有人重视过她,冷杰不由得悲从中来,眼里泛泪。

〃盲肠炎是小手术,不会死的。〃他一手伸到她的发上,轻轻地拍了拍。

一种无法形容的温柔,从他的手中,透过她的乌发,传进她的心坎里。冷杰浑身一颤,把脸转向车窗,从反影中看到自己含情脉脉的眼眸;她对意乱情迷的心情感到痛苦,幽幽地叹口气。〃我想哭是因为我终于遇到一个好男人。〃

松岗彻关切地问;〃你以前的男朋友都不好吗?〃

不要这么温柔!冷杰在心中呐喊,但却以平常的语气说:〃我没谈过恋爱。〃其实,她真正想说的是,好男人都名草有主了。

〃你是处女!?〃松岗彻大表意外,那对大眼睛应该能让男人前仆后继地追她。

〃不像吗?〃冷杰回过头来,以怒火熊熊的大眼睛瞪他。

还好松岗彻开车很专心,没看见她凶狠的眼神。〃那你说的坏男人是谁?〃

〃我九个哥哥,他们都不孝顺我妈。〃

〃有你孝顺你妈,你妈应该会觉得很欣慰。〃

〃我对你那么不客气,你还安慰我,我真该去撞壁,以死谢罪。〃

冷杰看着他的侧面,有如希腊人的鼻梁,心中一阵激荡,但她不停地强迫自己想到李如芝;若不这么想,她的手一定会伸到他鼻梁上。她为自己可耻的欲望感到沮丧,尤其是,她竟然后悔跟李如芝交朋友……

〃我没放在心上。〃松岗彻直视着前方,没发现她眼里有痛苦的纠葛。

〃你越这么说,我越想死。〃她受不了地哇哇大叫。

松岗彻不会读心术,当然不知道她为什么痛苦,随口说:〃好吧!其实我恨不得扒你的皮、啃你的骨、吃你的肉、你的血。〃

〃我就知道,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你还真难伺候,照你的要求说,还得被你训一顿。〃

〃跟你开玩笑的,总经理大人。〃冷杰刻意大笑,但眼角挤出一滴泪珠。

他面带严肃,毫不客气地说:〃你的笑声怎么跟牛叫一样难听?〃

〃我哪比得上李如芝!〃冷杰打翻醋坛子地撇撇嘴。

松岗彻弥补地说:〃他的笑声像杀猪,你跟他比宛如天籁之音。〃

在看似愉快,却略带淡淡哀愁的气氛下,他们来到医院的门外。停车场设在医院后方,车子正驶经大门前,还在行进中,冷杰突然一手褪去安全带,一手拉开门把,一副要跳车的模样,嘴巴不忘说:〃谢了!〃

松岗彻捏把冷汗地大叫。〃你别开车门,我得把车先停好。〃

〃我自己进去就行了。〃冷杰赶紧把车门关上,特别声明到此为止。

等松岗彻在停车场停妥车子后,他边拔钥匙边对她说:〃我总要去提款机领钱给你吧!?〃

〃说得对。〃冷杰吐了吐舌,模样超可爱的。

松岗彻的心怦然一跳。〃还有,我也得看看我救的人是谁。〃

难不成他想染指小伟!?难不成这就是他借钱的原因!?但她又不能得罪他,不仅是为了小伟,还有她需要这份工作,才能养活妈妈和两个未成年的侄儿。

冷杰尽量压制怒气地说:〃我先声明,我侄子才十五岁,不准你要求他以身相许。〃

松岗彻以挑逗的口吻回答。〃如果我要你的家人报恩,我会指名你。〃

〃变态!〃冷杰用蚊子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心里却该死的涌上一股甜蜜。

〃你嘟嘟囔囔什么?〃松岗彻和冷杰同时步下车。

〃我看到我妈了。〃冷杰乘机拔腿就跑。

※※※*

其实,冷杰是用千里眼,看到妈妈在手术房的门外。

听到妈妈一开口就问钱带了没,她才开始担心,去领钱的松岗彻会不会找不到地方?或是,他一气之下就开车走了?

她为自己不谙人情世故感到懊恼不已,她应该乖得像只他养的哈巴狗,跟在他的身边寸步不离才对,不是吗?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里有一条界线,如果跨过去,后果不堪设想。

正当她不知该如何回答妈妈之际,电梯门发出〃铃〃的一声,松岗彻随后便走了出来。他双唇不高兴地抿成一条线,紧锁的眉宇之间;仍然迸出一股令人心悸的魅力,冷杰看了几乎无法呼吸,而站在一旁的冷妈妈也看傻了眼。

松岗彻收敛不悦,和颜悦色地朝着冷妈妈点头。〃伯母你好。〃

冷妈妈满脸胀红地回过神来,拉了拉女儿的手臂。〃这位先生是?〃

〃总经理大人,也是借钱给我的人。〃冷杰不得不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