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大眼美眉 >

第2章

大眼美眉-第2章

小说: 大眼美眉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过,她被这么一吓,泡泡破掉,黏在鼻上,双手吃力地撕去差点害她窒息而死的口香糖。

夏美芳向来不喜欢来人,赶紧假装办公。

〃凤姊你差点害死我。〃冷杰不知脸上还有残余的口香糖。

〃我告诉你多少次,上班时要规矩点。〃王凤英故意不提醒她。

〃下不为例。〃这句话,冷杰至少说过一百遍以上,但她从来做不到。

〃要不是有我罩着你,你恐怕早就回家当米虫了。〃王凤英习惯以恩人自居。

〃凤姊,你今天真水。〃冷杰猛然发现王凤英穿低胸晚礼服来上班。

王凤英故意弯下身。〃我听说,新老板帅得让女人见了会流鼻血。〃呼之欲出的胸部,映入冷杰的眼廉,只要看一眼,就算是柳下惠也会投降。

她真怀疑会流鼻血的人是谁?凤姊向来靠美色得到工作,不知道新老板会不会成为她的床上客?全公司的同事都拭目以待。

冷杰的兴趣只有钱。〃太好了,这样我可以赚点医药费。〃

〃冷杰,我劝你,快把桌子整理一下。〃王凤英看不惯地蹙眉。

〃来不及了,新老板来了。〃夏美芳小声地提醒她们。

只见向来有屠夫之称的屠经理,陪着一名男子走进总经理室。

〃妈呀!〃冷杰惊喘一声,视线一直停留在总经理办公室的门板上。

〃你干么叫妈?〃王凤英回过头来看她。

〃就是他把咖啡泼到我裤子上。〃冷杰将椅子往后一推,指着物证。

〃他真帅,我得赶快再扑点蜜粉,让自己更美。〃王凤英早已心猿意马。

冷杰泼冷水地说:〃就算你用完全部的蜜粉,他也看不上你的。〃

〃为什么?〃王凤英不悦地眯着眼,鱼尾纹少说有十条。

冷杰慎重其事地说:〃你们没看到他戴耳环吗?〃

〃少见多怪,满街都是戴耳环的男人。〃王凤英嘲笑道。

〃其实他的女朋友,今天早上跟我做了朋友,叫李如芝。〃

〃没关系,我有信心横刀夺爱。〃王凤英扭着臀部回到座位上。

信心?冷杰不禁叹了一口气,她相信王凤英这回肯定踢到铁板,以后走路扭着的将不是臀部,而是脚。

但她并没有幸灾乐祸的感觉,事实上,她才是该有危机意识的人;她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责怪老天无眼,让冤家路窄……

※※※

松岗彻,其实不是新老板,而是新老板的儿子。

接下这间有如烫手山芋的烂建筑公司,完全是他爸爸给他的考验;毕竟,他将来要管理父亲遍及世界的事业,这次的考验对他意义重大。

以他的能力,化腐朽为神奇并不是难事;首先,他计划裁掉不必要的冗员,节省人事费用,然后再积极开发市场。

虽然他在台湾可以说是毫无人脉,但有了李如芝这位长袖善舞的朋友,他一点也不担忧没有人脉来源。

在台湾,鲜少有人知道李如芝是男性,但他所开的公关公司,不仅跟媒体之间的互动非常良好,qi书+奇书…齐书还负责好几家大企业的公关业务,加上他跟政界也颇有交情,有了他的协助,松岗彻可以说是如虎添翼。

一进公司,他的作风不同于别人,他不先跟属下打招呼,而是要屠经理依职位的高低,直接请属下进总经理室与他面谈。

从对谈中,他就能判断出谁该留下,谁该走人;虽然是凭直觉决定生死,但他的直觉向来准确。

两个小时过去,几家欢乐几家愁,有人是笑着走出总经理室,有人则是红了眼眶。还没被叫到的人,莫不提心吊胆,坐立难安,唯有王凤英信心满满,一会儿照镜子,一会儿调高胸部,彷佛是要去跟心爱的男人约会。

但,出乎意外地,王凤英走进总经理室不到五分钟就夺门而出。

冷杰看她眼里闪着如星的泪光,关心地问:〃你怎么了?〃

王凤英深吸一口气说:〃我被开除了。〃

〃为什么?〃冷杰大吃一惊。

〃他说他不要花瓶。〃王凤英的眼神从悲伤转为愤怒。

冷杰神经大条地说:〃他怎么知道你连图都不会画,只会……〃

虽然她是实话实说,王凤英也明白她没有恶意,但在这个时候说中她的要害,无异是落井下石,教王凤英情何以堪,顿时萌生反击的念头。

〃你别太得意,光凭这张乱七八糟的桌子,你也会被开除。〃

冷杰急声解释。〃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我只是讶异办公室里有抓耙子。〃

王凤英的目光四处张望。〃说得对,谁的嘴那么贱……〃

这时,屠经理走过来。〃冷杰,轮到你了。〃

冷杰大牌地说:〃我待会儿再去。〃

〃随便你。〃屠经理乐见她去领失业救济金。

王凤英不安地说:〃你赶快去,免得他以迟到为藉口开除你。〃

〃不要紧。〃其实冷杰是有意迟到,让他苦苦等候。

〃我若是找到工作,一定会关照你。〃王凤英感动得眼花闪烁。

〃凤姊你人真好,只可惜那个抓耙子不了解你。〃冷杰有些不好意思。

冷杰送王凤英到电梯外,两人依依不舍地拥抱,但王凤英抱她抱得太紧,当下把她的胸部压小一个罩杯,但她还是笑脸相迎。

结束十八相送之后,她又跑去上厕所,忘了洗手,便直接往总经理室走去。

光线有些暗,镶在天花板上的日光灯没开,但檀香木的办公桌上有一盏橙黄色的桌灯开着,桌灯的头扭向冷杰,整个气氛像在审问犯人,让人很不舒服。

两人对看半晌,眼神交会之间,彷佛冒出开战的火花,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

〃你的手是怎么了?〃松岗彻眼神犀利得令人不寒而栗。

〃很乾净啊。〃冷杰吓一跳,以为他知道她上完厕所没洗手。

〃你进来前不会先敲门吗?〃他冷声质问。

〃是你叫我进来的,你明知我会进来,我干么要多此一举地敲门?〃冷杰松了一口气,原来他并没她想像得那么厉害,是她自己穷紧张,还害细胞平白无故死了上万个,不知道能不能向他要收惊费?不过看他脸色那么坏,她只好作罢,把这笔帐记在脑海里。

〃我是总经理,你好大胆子,居然敢跟我顶嘴?〃

〃你以为你是皇帝?要不要叫人把我拖出去斩首示众?〃

〃你还想不想要这份工作?〃松岗彻对她不敬的态度大表不满。

〃当然想,不过我是不会拍马屁,也不会苦苦哀求。〃冷杰想到什么说什么。

〃你真有骨气。〃松岗彻冷哼一声,但这句话其实是赞赏多于贬低。

在麦当劳的那一幕又浮现他脑海,当时他就因为她这一对如孩童般纯真的大眼睛,留下深刻的印象。

虽然她的穿着邋遢,但他把她想成是灰姑娘,原本还对她有一点心动,想做个拯救灰姑娘的白马王子……

可是,这点心动却因为她尖酸刻薄的说话方式而幻灭。

看他陷入沈思,冷杰有些不耐烦。〃总经理大人,你能不能痛快一点,到底是要我走?还是要我留下?〃

〃你说,你有什么优点?〃

〃吃苦耐劳,克勤克俭,任劳任怨……〃

〃我又不是要菲佣。〃松岗彻打断她如数家珍的吹牛。

不让女人把话说完,这家伙肯定有大男人主义。〃我很会画图。〃

〃有没有去现场的实务经验?〃松岗彻指的是亲自督导工人按图施工。

〃没有,没人派我去。〃都怪旧老板,有重男轻女的思想。

他提议地问:〃你想不想独当一面?〃

〃求之不得。〃冷杰迫不及待地点头。

松岗彻扔了一个文件夹在桌上。〃这个case,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完成。〃

冷杰当场愣住。按理说,他应该是一脚把她踢到太平洋才对,为什么他不但没这么做,还一副要重用她的模样?他是吃错药了,还是另有阴谋诡计?

她怀疑文件夹上有涂一层毒液,小心翼翼地问:〃你为什么不开除我?〃

〃你为什么不打开文件夹看看业主是谁?〃

冷杰照他的话做。〃李如芝!〃

这就是松岗彻无法开除她的原因之一,如芝想起她给的电话号码跟他要接管的公司电话号码一模一样,马上对他威胁加利诱,逼他不能开除她。

另一个原因是他对她产生了兴趣。男性化的名字、乱七八糟的习惯……她就像不加冰不加水的威士忌,又纯又烈,很想让人喝一口,看看会不会喝醉?

〃是他指名要你为他设计新家的。〃

〃有朋友的感觉真好。〃冷杰拿着文件夹起身。

松岗彻忍不住地说:〃麻烦你,出去时去厕所一趟。〃

〃我刚上过一号。〃冷杰说话向来很少修饰。

〃你如厕之后洗手不照镜子吗?〃松岗彻怀疑她没洗手。

冷杰努力保持镇静。〃我急着赶来见总经理大人,没空照镜子。〃

〃你的脸需要照镜子。〃松岗彻觉得她脸上黏的脏东西有碍观瞻。

冷杰没有自知之明地问:〃我的脸怎么了?〃

〃我哪知道你脸上黏了什么脏东西!〃松岗彻没好气地撇撇嘴。

〃口香糖。〃冷杰恍然大悟,同时也认清一件事,那就是王凤英并没她想像的善良;那女人居然没告诉她脸上残余口香糖,分明是想陷害她失业!幸亏她福大命大,没被奸人所害。

第二章

〃你怎么还没走?〃屠经理从脏乱的桌前经过,旋即停住脚。

冷杰从垃圾堆中抬起脸,看了眼壁钟:〃下班时间又还没到。〃

屠经理催魂地说:〃到不到都跟你无关,反正这个月的薪水会照常发给你。〃

〃总经理大人交给我一件案子,我得看完才下班。〃冷杰还打算加班。

〃你没被开除!?〃屠经理一副跌破眼镜的惊讶表情。

〃托你的福。〃她低下头,身体瘫在椅子里,继续看案子。

〃你用了什么方法让总经理收留你?〃屠经理不得到满意的答案不肯罢休。

冷杰不情愿地又抬起头。屠经理这个人,虽然方头大嘴,但是却小眼小鼻,他的个性就像他不搭调的长相,别扭极了。

他负责人事和采买,掌管经理级以下的同仁考绩,而且还连续三年都请她吃〃大饼〃,由此可见,他非常讨厌她。

归咎起原因,就是他们两个人的习性南辕北辙,屠经理永远都是西装笔挺,大家甚至猜测他连内裤都熨烫过;冷杰最喜欢看他生气的样子,因为他生气时鼻孔会往上翘,像极了猪头。

灵机一动,冷杰唱起黄梅调。〃总经理大人一见我就笑,再见我就更高兴,你要我滚蛋,总经理大人就会跟你把命拼。〃

屠经理果然如她所料,露出两个黝黑的鼻孔。〃我去问总经理。〃

她按捺不住地问道:〃我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让你恨不得我失业?〃

〃你在抽屉里养蟑螂,而我最讨厌蟑螂。〃分明是一见蟑螂就尖叫。

冷杰理直气壮地说:〃谁教你给我烂桌子!〃一只桌脚比其他三只短两寸。

〃烂不代表脏,我的桌子还不是三脚高一脚低。〃屠经理向来主张废物利用。

冷杰也有节俭的美德,但屠经理比她更小气,连喷效都舍不得买。〃蟑螂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买喷效来喷死它们,不就得了?〃

〃问题是,它们随时都会远道来找你。〃买喷效根本解决不了事情。

〃脚长在它们身上,不关我的事。〃冷杰无可奈何地耸肩。

〃它们明明是受到你的吸引而来。〃屠经理气得肺快炸了。

〃也许我上辈子是蟑螂。〃冷杰有感而发。

〃强词夺理。〃屠经理没看到松岗彻走出总经理室,发飙地吼叫。

松岗彻皱着眉头指责道:〃你们两个在办公时间吵架!?〃

〃是屠经理找我麻烦。〃冷杰一副受尽委屈的小媳妇模样。

〃总经理,你看看她的桌面有多乱!〃屠经理赶紧转移焦点。

〃我看到了,叫她整理乾净不就行了。〃松岗彻轻描淡写似地指示。

〃不行,这叫乱中有序,你们是不会了解的。〃冷杰习惯在这样的环境中才会有灵感。

屠经理以为这是个好机会,一个乱七八糟又不听上级命令的女职员,留她不得,乘机建言。〃总经理你听听,她这么难以管教,实在不该留下她。〃

松岗彻有苦难言。〃屠经理,你是不是质疑我的决定?〃

〃属下不敢。〃屠经理吓得浑身发抖。

〃去忙你的事。〃松岗彻有话要跟冷杰说。

〃属下告退。〃屠经理深深一鞠躬,临走前还瞪了冷杰一眼。

〃哇咧!是谁在放屁?〃冷杰咽不下这口气,决心报复。

松岗彻嗅了嗅鼻。〃我没闻到臭味。〃

〃哦,原来是马屁精的味道!〃冷杰趁屠经理没走远,大声地宣告天下。

屠经理猛地转过脸,碍于总经理在场,敢怒而不敢言,只见他两个鼻孔变成山洞,冷杰则是故意凸起一只中指着鼻子。

松岗彻不想卷入这场无谓的战争,咳了一声,把冷杰的注意力拉回来。〃如芝刚打电话来,要请你吃晚饭。〃

〃去哪里吃?〃冷杰想当面向李如芝道谢。

〃她家。〃李如芝手艺好到能当圆山饭店的大厨。

〃地址给我。〃冷杰从垃圾堆中,轻而易举地找出纸和笔。

〃我开车载你过去。〃看到这种情形,松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