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大眼美眉 >

第12章

大眼美眉-第12章

小说: 大眼美眉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出去前想先借一下洗手间,麻烦你到门外等一下。〃

〃真的是很麻烦。〃松岗彻有防备地拿起钥匙圈,心里明白,她主动上门,绝不是来献身的,而是来整他的;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从门里传来上栓的声音,他拍打着门大吼大叫。〃你干么把门反锁?〃

冷杰在门后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你上当了,这叫鸠占鹊巢。〃

松岗彻双手握成拳头状。〃你要我今晚睡哪?〃

〃你看门下。〃从门底下跑出一张信用卡。

〃你再不开门,我就报警。〃他忍无可忍地咬牙切齿。

〃你不敢。〃嘿嘿,只有笨蛋才会被吓出心脏病,冷杰有恃无恐。

士可杀,不可辱。松岗彻信誓且旦地说:〃你越激怒我,我就越做给你看。〃

骗三岁小孩子的话,冷杰毫不放在心上,反而变本加厉地说:〃你既然要外出,那就麻烦你去找锁匠来,到时我就把你房间还给你。〃

他对她好,她却反而把他当猴子耍?松岗彻的忍耐到达极限,几乎快气爆炸了,决心要让她知道玩火自焚的下场。

〃我要你今晚睡看守所,被一群女犯人包围。〃

冷杰耳朵贴着门,听见门外传来走路声,接着是电梯开门的声音;她以为他只是在吓唬她,其实他人是走到电梯门口,也按了开门键,不过她相信他并没走进电梯里,而是躲在门边伺机而动。

但,一听到包打听的钱小姐说话声音,冷杰的心像住了只报时鸟的钟,喊着:完了!完了!

钱小姐是长舌妇,肯定会害她成为整栋大楼未婚女性的公敌,这次是真的完蛋了……

钱小姐关心地问:〃松岗先生,发生什么事了?〃

松岗彻毫不考虑地说:〃有个小偷躲在我家,还把门拴上。〃

〃我马上回家替你报警。〃钱小姐热心过度,为的就是博君一笑。

松岗彻吃了秤砣,铁了心地说:〃有劳你了。〃

〃等一下!〃门马上打开,冷杰探出头。〃别去报警。〃

〃冷小姐,怎么会是你?〃一股强烈的敌意使钱小姐眼含杀气。

〃我跟松岗先生玩躲猫猫。〃冷杰尽可能地以平常心面对钱小姐。

〃躲猫猫是这样玩的吗?〃钱小姐冷哼了一声。

〃这是日本玩法。〃冷杰急中生智。

钱小姐以暧昧和充满妒意的口吻说:〃你们两个感情好像不错嘛?〃

〃好邻居而已。〃冷杰绞着手,她的脸红到耳根了。

〃没事了,谢谢你。〃松岗彻道谢之后,推着冷杰进屋。

砰地一声,门关上了,钱小姐轻手轻脚走到门边,换她耳朵贴|Qī|shu|ωang|在门上。

冷杰烦躁地在狭小的空间里踱来踱去。她的名声毁了,她的性命危险了,她需要一件刀枪不入的金蚕宝衣,不然她可能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完了!钱小姐一定会四处张扬。〃

〃是你自找的。〃松岗彻把摊在床上的报纸又拿起来看。

〃我今天才发现,你一点幽默感也没有。〃冷杰把责任推到他头上。

〃你也是,我说报警其实是开玩笑的。〃松岗彻悠闲地幸灾乐祸。

冷杰发愁地喃喃。〃但钱小姐可是认真的。〃

〃不这么做,你会开门吗?〃松岗彻根本一个字也看不下去。

〃会──〃她不情愿地拉长尾音。〃我只是想让你蚊子咬三分钟。〃

〃懒得跟你辩了,我要去洗澡。〃他把报纸摺好,插在床边的书报架里,然后将身上的运动服从头上褪去;虽然里面还穿了内衣,但冷杰赶紧低下头,彷佛地上有一百万可以捡。

〃有客人在,你难道不能去浴室里脱衣服?〃

〃你又不是没看过我的身体,更何况你还摸过我身上的重要部位!〃

其实松岗彻已经洗过澡了,但她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荷尔蒙在他体内不断地激增,欲望在他运动裤里蠢蠢欲动,他很想攫住她的肩膀,亲吻她的脸颊,抚摸她身上每一寸肌肤,可是他的理智不允许他这么做。

唯有洗个冷水澡,他才能克制住要她的冲动。

冷杰跟他一样难受,炽热的欲火涌上她的小腹,如果她不走出去,那么她可能会走进浴室,不要脸地跟他共洗鸳鸯澡。〃我去楼下买吃的。〃

〃我建议你,顺便找锁匠。〃松岗彻走到衣柜前,拿出四角内裤。

〃你是不是不欢迎我借住一晚?〃冷杰以俏皮的嘻笑掩饰失望的心情。

松岗彻吓唬道:〃如果你想跟我同床共枕,我就不介意。〃

〃门都没有。〃冷杰一拉开门,看到钱小姐来不及跑走的身影。

松岗彻松了一口气地说:〃我还怕你对我毛手毛脚。〃

冷杰愤愤地把门掼上,钱小姐随即迎面而来。

钱小姐不屑地撇嘴唇:〃看不出来你是黑矸仔装酱油。〃

〃我跟松岗先生没什么,你别往歪处想。〃冷杰往电梯走去。

〃少来了,你跟松岗先生一定是旧识,对不对?〃钱小姐紧随在后。

冷杰厌烦地警告道:〃你别一直跟在我屁股后,万一我放屁,你可别怨我。〃

钱小姐连忙退后几步。〃你跟松岗先生进展到几垒了?〃

冷杰没好气地说:〃还在本垒,满意吗?〃

〃你说谎!〃钱小姐一口咬定。

〃电梯来了,我要去找锁匠,我的门风关上,所以我才回不去。〃

冷杰走进电梯里,钱小姐呆立在原地喃喃自语。〃今晚的风哪有这么大!?〃

※※※

老天!他是不是对她已经不感兴趣了?

为什么泪流不止?为什么心如刀割?为什么那么痛苦?

他终于打退堂鼓了,但胜利的滋味一点也不甜美,只留下苦涩的失望;她明白在自己内心深处,渴望他拥抱她、渴望他占有她……

冷杰悲伤地想着,她明明爱他,却又嫌弃他的性向,她为什么这么矛盾?为什么不能敞开心胸,接纳他的一切?

从模糊不清的视线中,冷杰怀疑自己看到白衣天使朝她而来。

不!她不是天使!天使手中拿着魔法棒,她则是捧着一个捐献箱。

穿着天使装的女孩关切地问:〃小姐,你怎么了?〃

〃我很痛苦……〃冷杰手着脸,泪水却从指缝间渗出来。

〃说出来心情就会变好点。〃女孩坐到她旁边,安慰地拍拍她。

冷杰抬起爬满泪水的苍白脸庞。〃我们又不认识……〃

〃我叫朱安琪,很高兴认识你。〃朱安琪的笑容非常甜美。

冷杰感觉到心里的冰冷,她如阳光般的笑容融化。〃我叫冷杰。〃

〃你的名字真好听,有冰清玉洁的感觉。〃朱安琪赞美道。

〃是英雄豪杰的杰。〃冷杰喟叹地纠正。

〃那也不错,表示你有侠义心肠,是很好的心肠哦!〃

〃原来爸爸是希望我成为好心的女孩……〃一语道破梦中人的迷惘。

朱安琪嘴甜得像掺了蜂蜜。〃令尊是个睿智的人,一定也是个好爸爸。〃

一抹微笑浮上嘴角,冷杰习惯性地以袖子抹去泪水,眼睛一亮,这才看清安琪是个菱角嘴美眉,再加上一身洁白的长袍,活像天使下凡。

冷杰恍然大悟地说:〃安琪是天使的意思,对不对?〃

朱安琪拍手鼓掌。〃你好聪明。〃

〃安琪,你爱过人吗?〃冷杰想向她吐露心声。

〃我爱很多人,但最爱的是上帝。〃朱安琪抬眼看天,喊了声阿门。

〃我问的是谈恋爱的爱。〃冷杰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对牛弹琴?

〃曾经爱过,不过是暗恋。〃朱安琪眼底有羞愧之色。

冷杰也是眼露羞愧。〃我应该也是暗恋,对方是我无法接受的男人。〃

〃我是喜欢上无法接受我的神父,你呢?〃说完又加了一声阿门。

〃双性恋。〃冷杰直截了当地回答。

〃上帝!〃朱安琪急忙在胸前画十字架。

冷杰沉重地叹了一口气。〃所以我很苦恼。〃

〃迷途羔羊是要上帝的。〃还是不忘加阿门。

朱安琪突然把背在身后的袋子拉到前面,掏出一本书递给冷杰。

冷杰接过书,原本以为是情书大全,仔细一看。〃圣经!〃

朱安琪诚恳地说:〃请代我送给他。〃

〃看圣经就能改变他的性向?〃冷杰半信半疑。

〃没错,你要信上帝的力量。〃朱安琪赞美地喊哈里路亚。

〃但愿如此。〃冷杰还记得电视上有神父性侵害儿童的新闻,上帝怎么没管?

〃你好像对上帝没信心?〃朱安琪脸色凝重起来。

冷杰赶紧撇清。〃我是对他没信心。〃

〃你放心,只要有颗虔诚的心,瞎子也能重见光明。〃

不论是上帝或是佛祖,这种传说都很多;冷杰很怕她讲个不停,自己又没穿外套,入夜风寒露重,如果再不结束话题,搞不好她真的要跟上帝相见。她连忙把话题转往结束的方向。〃这本圣经要多少钱?〃

〃圣经是无价的。〃朱安琪略带不高兴地纠正。

〃对不起,我说错话了。〃冷杰俏皮地吐了吐舌。

朱安琪把捐献箱移到她面前。〃不过,你可以献一点心意。〃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当然也不会有白送的书,更何况是无价之宝;冷杰从口袋捏出仅有的一千块,心里依依不舍,讨价还价地问:〃我身上只有一张千元钞,我能不能只捐九百块?〃

〃很抱歉,我身上只有十五块,坐公车用。〃

〃好吧,我全捐了。〃冷杰以颤抖的手将钱投入捐献箱。

〃这样才对。〃朱安琪满意地拍拍她的头,再喊了一声阿门。

〃开门!我回来了!〃冷杰一手拿圣经,一手用力敲门。

松岗彻打开门,身上穿着亚曼尼睡衣。〃你为什么没找锁匠来?〃

冷杰越过他进了屋子,蜷缩在沙发上,命令地说:〃我好冷,去倒杯热茶给我暖身。〃

松岗彻比她还冷酷无情地说:〃你本来就姓冷,要喝热茶,自己去弄。〃

冷杰的牙齿不由自主地上下打颤,但她的心颤得更厉害;她无法忍受他对她漠不关心的样子,这对她来说是比死还难受的酷刑,心中顿时燃起一把无名火。〃你没看到我双腿发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松岗彻看出她不是装的,于是很快地倒了杯热茶给她,但他的手指尽可能地不去碰触她;天知道他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能够阻止自己伸手搂紧她。〃你出去那么久,到底做了什么事?〃

〃这个,有人托我送给你。〃

松岗彻看到她怀中躺了一本圣经。〃我不信教。〃

〃圣经可以让你改邪归正。〃冷杰清亮的大眼睛里充满希望。

〃用不着,我做人本来就很正派。〃松岗彻却转过身,打开电视看新闻。

〃圣经就像仙丹,可以治好任何疑难杂症。〃冷杰怕直说会伤到他的自尊心。

松岗彻背对着她。〃你自己留下来用,你比我更需要。〃

冷杰喝了口热茶暖暖身。〃我哪有需要?〃

〃改掉你乱七八糟的坏习惯。〃松岗彻不讳言地指出。

差劲!冷杰心里忿忿不平,她说话那么婉转,他却毫不留情地攻击她的弱点;但看在爸爸在天之灵的分上,她决定做个宽宏大量的好女孩。〃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是别人要我送给你的,我若有需要,我自己会去买一本来读。〃

〃谁这么无聊托你送我圣经?〃松岗彻问。

〃天使。〃安琪就是天使的意思。

〃我还上帝呢!〃松岗彻认定她说谎忘了打草稿。

〃是真的,她是个有菱角嘴的天使。〃冷杰厌恶他轻蔑的声音。

松岗彻关掉电视,躺到床上。〃你不是去便利店,怎么两手空空回来?〃

〃我把钱捐给天使了。〃冷杰对自己行善一事深感骄傲。

〃我先睡了。〃松岗彻盖上被子,不理她了。

冷杰发出孤苦无依的哀嚎声。〃我快生病了,床应该给我睡才对。〃

〃那你应该去医院睡病床。〃』松岗彻无动于衷,冷言冷语以对。

这家伙怎么了?是不是吃了毒药,所以心肝才变成黑色?

如果这是一场明知不可能赢的战争,冷杰也无意投降,她要奋战到最后一刻,让他了解她可是个意志力惊人的女孩!喝口茶润润喉,冷杰先做发音准备,然后威胁地说:〃你不把床让给我,我就唱歌唱一晚。〃

松岗彻一动也不动地撂下狠话。〃我可以把你赶出去。〃

〃喂!我的头烧得像火炉!〃冷杰是气得脑充血,寒意全消。

〃冰箱里有冰块。〃松岗彻合上眼,她吵得头都快昏了。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奶功〃。〃你帮我做个冰敷袋好不好?〃

〃我不会离开我的床的。〃松岗彻不会笨到一个晚上连中两次诡计。

冷杰退而求其次。〃那扔一条被子给我总行吧?〃

〃我只有一条毛毯,你何不抱着圣经睡?〃松岗彻反咬她一口。

〃可恶!〃冷杰也不看手上捉到什么东西,就当铅球似地往床上扔过去。

闷哼了一声,松岗彻坐起身子,一手捂着脑袋,一手拿着圣经,像个严肃的神父,当她是邪魔般警告道:〃乱丢圣经,下雨天你最好别出门。〃

糟了!她冒渎上帝!冷杰赶紧祷告。上帝明鉴,她不是拿圣经乱打人,而是用圣经打跑附在他身上的恶魔,但好像驱魔失败,她必须更努力。

冷杰故意打喷嚏,希望能唤醒他怜香惜玉的良知。〃哈啾!〃

松岗彻幸灾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