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大眼美眉 >

第11章

大眼美眉-第11章

小说: 大眼美眉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做你老婆很辛苦。〃松岗彻好羡慕老工头夜夜春宵,不像他孤枕难眠。

〃其实她是续弦,小我二十岁,从大陆娶来的。〃

〃老牛吃嫩草,难怪你眼睛这么明亮!〃

〃倒是你,年纪轻轻的,眼神黯淡,是不是很久没做了?〃

被说中的松岗彻哑口无言。这时,冷杰气急败坏地跑出来,见到总经理大人,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反而抓着老工头的手臂,急声催促。〃大叔,你快去管管你的工人,他们趁你不在偷懒。〃

〃有这种事?〃这些工人跟着老工头多年,下了工,大家就成了朋友;不是他护短,也不是对她有成见,但他相信他们绝不会偷懒,而是罢工。要这些老粗听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人指挥,连老工头都受不了。

〃当然有,不信你去看。〃冷杰像拖车的驴子般拖老工头进屋。

〃发生什么事了?〃老工头看到手下们个个脸色铁青。

木工以小眼瞪着冷杰。〃都是她鸡蛋里挑骨头。〃

〃我只是叫你把木屑清乾净而巳。〃冷杰用大眼还以颜色。

木工的小眼瞪不过大眼,瞪得眼球好酸,只好一边卷衣袖一边大声咆哮,以雄壮威武的气势取胜。〃我只有两只手,哪有办法一边刨木一边扫地?〃

老工头求助地看着被冷杰当成隐形人的松岗彻,边说边叹气。〃松岗兄,麻烦你管管你的属下。〃

〃冷杰,你跟我出去。〃松岗彻发出命令。

〃我没错,我为什么要离开?〃冷杰高傲地抬起下巴。

〃如果你不怕围殴,你就留下来。〃松岗彻义无反顾地走出去。

冷杰马上变成跟屁虫,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保持乾净,有什么不对?〃

〃这句话从你口中说出来,很不可思议。〃松岗彻停住脚,等电梯上来。

〃如芝是我的恩人,我怎么能让蟑螂跑进他房里随地大小便?〃

〃惹恼了工人,随地大小便的会是工人。〃一个好设计师,不是只会画图就行了,还要有交际的手腕。松岗彻用心良苦地说:〃我是叫你来监工,不是叫你干涉他们;而且要他们为你卖力,最重要的是要跟他们做朋友。〃

冷杰毫不领情。〃不管了,我要回公司了。〃

进了电梯,松岗彻立刻换上亲切的表情说:〃我请你吃午饭。〃

〃我要去凯悦吃大餐。〃有贪大便宜的机会,冷杰绝不会放过。

〃没想到你那么怀念凯悦……〃他以充满魅力的眼神,揶揄她。

〃你少想歪了,我是怀念凯悦的价目表。〃她赶紧别过脸,率先走出电梯。

〃你真狠心,巴不得我破产。〃换松岗彻做跟屁虫。

〃老天!〃冷杰突然呆立在大楼的门口处。

松岗彻自以为幽默地说:〃在你头上。〃

冷杰手指微颤地指着马路对面。〃美芳怎么会跟屠经理走在一块儿?〃

〃现在是午休时间,同事一起去吃饭没什么大不了,我们不也是如此。〃

〃你不懂,你什么都不懂。〃冷杰突然加快脚步。

松岗彻在她身后大叫。〃你走错方向了,车子停在那边。〃

〃我不吃了,我要去找美芳和屠经理。〃冷杰一心只想拯救美芳。

※※※

〃美芳!〃冷杰走进餐厅,如僵尸般站在桌旁。

〃冷……冷杰!〃夏美芳心虚地抬起头,屠经理只顾着看菜单。

〃你干么跟他在一起?〃冷杰一怒之下,拿起桌上的汤匙敲屠经理的头。

屠经理捂手着头,目露凶光地瞪着冷杰。〃打人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

〃你不要脸,你知不知道?〃冷杰恨不得全餐厅的人都听到似地大声嚷嚷。

〃只是在路上碰巧遇到,所以一起吃饭。〃夏美芳故作轻松状。

冷杰发现,她应该拿汤匙敲美芳的头才对,但她不忍心。美芳因为是恐龙妹,就算在马路上摔个四脚朝天,也不会有男人过去拉她一把,怕把自己的手拉断,可是美芳也不能如此作贱自己。〃他是有妇之夫,你清醒点。〃

美双手合十地哀求。〃拜托你,别在公共场合大呼小叫。〃

冷杰理直气壮地说:〃我是为你好,跟这种下三滥搅和不会有好下场的。〃

〃冷杰,你说谁是下三滥?〃屠经理拍着桌子,一副要打女人的小狗样。

〃除了你之外,我不认识有比你更烂的下三滥。〃

〃有总经理做靠山,你走路都有风了。〃

〃我还下雨呢!〃冷杰才不会中他的计被激怒。

美芳无情地说:〃别吵了,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我不能眼睁睁地看你受骗,却见死不救。〃冷杰苦口婆心说道。

〃他没骗我,他说过会给我交代。〃美芳含情脉脉地看着屠经理。

〃我还塑胶袋呢!〃冷杰做出呕吐状,她确实需要塑胶袋。

美芳把心一横,下逐客令。〃冷杰,你不要做电灯泡好不好?〃

冷杰的脸一下予刷白。〃你会后悔的。〃

但,屠经理的脸色忽然比她更白。〃你坐下。〃

〃我干么要听你的命令?〃冷杰嗤之以鼻地撇撇嘴。

〃我老婆来了。〃屠经理怕得连声音都在颤抖,押着冷杰坐下。

〃最好,你就趁这个机会跟你老婆摊牌。〃冷杰乐不可支。

〃还不到时候。〃屠经理正襟危坐。

夏美芳按捺不住地问:〃那什么时候是时候?〃

屠经理巧言地说:〃我老婆很凶,我怕她会对你不利。〃

很快地,生了一张刻薄脸的女人来到桌边,又尖又长、涂着豆蔻色的指甲抓着桌板,一副随时准备掀桌的模样;不友善的眼神从屠经理的脸上移向坐他对面的美芳,最后停在冷杰脸上。〃哪个是狐狸精?〃

冷杰手上的汤匙敲着桌面。〃你瞪着我干么?〃

女人气急败坏地怒骂道:〃不要脸的狐狸精,竟敢勾引我老公?〃

〃你眼睛有毛病,我会看上这种货色才有鬼。〃冷杰嗤之以鼻。

〃那就是这个肥婆了?〃女人目光一移,难以置信地看着无法动弹的美芳。

〃老婆,她们都是我同事,普通同事而已。〃屠经理面不改色地一笑。

女人突然身子一低,鼻子凑近美芳,嗅了嗅她的颈项,然后抡起拳头一阵捶打。

美芳自知理亏,嘴角微微颤动,眼里噙着泪,求救地看着视若无睹的屠经理。

〃就是你!贱人!〃

〃你怎么可以乱打人?〃冷杰赶紧抓住她。

〃我没打错,我老公的内裤有她身上的香水味。〃

〃该打的人是你老公,骗美芳说他会跟你这个凶婆娘离婚。〃

屠经理连忙否认。〃老婆大人,我从没说过这种话,你别听她胡说。〃

〃你有……〃美芳从颤抖的唇中吐出气若游丝的声音。

女人甩开冷杰的箝制。〃你跟我回家去!〃

屠经理双手抱拳地求饶。〃我下午还要上班。〃

〃你敢违抗我的命令!?〃女人手一伸,拧着屠经理的耳朵。

屠经理痛苦地站起身。〃老婆大人饶命,这里是公共场所,给我留点面子。〃

〃我会帮你向公司说明原委,顺便帮你请病假。〃冷杰幸灾乐祸地挥手。

〃你敢再纠缠我老公,我就让你去坐牢。〃女人对美芳下最后通牒。

〃我建议你把你老公那根剪掉,以后就天下太平了。〃报仇的感觉虽然很棒,但看到美芳哭成泪人儿,冷杰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第七章

第二天,夏美芳递出辞呈,不想再看到屠经理的嘴脸,不管冷杰怎么劝她,都无法改变她的心意,但她却坚持要请冷杰吃晚餐。

这顿晚餐之约是之前就说好的,原本是为了庆祝两人没被开除,可是此刻却成了令人悲伤的最后晚餐。

两人来到晶华的柏丽厅享用吃到饱的欧式自助餐,美芳不但没有悲伤的感觉,而且心情极好,嘴巴没停过;直到喝咖啡时,她告诉冷杰,她决定去韩国整型,然后以美人的面目回台湾,重新出发。

这倒是不错的想法,于是冷杰一扫阴霾,在祝福声中和夏美芳说再见。

冷杰倒到住处,屋里一如往常的乱七八糟,唯一的改变是,她现在的生活作息有点进步,先洗澡再睡觉。若要问她原因,答案直指对门的邻居;万一他闯进来,把她压到床上,她又无力反抗时,她希望自己的身上没有异味……

眼看再过五天,打赌就要分出胜负了,她想他应该会很快就采取行动。

才这么想,门铃就响了,冷杰怕他逃似的,飞快地打开大门。

〃干什么?〃她努力维持着不悦的声调,真是个矛盾的女人。

〃垃圾车来了,提醒你去倒垃圾。〃松岗彻手拿着垃圾袋。

〃你等一下,我去拿垃圾给你。〃冷杰有点失望,但没表现在脸上。

〃自己的垃圾,自己倒。〃松岗彻无情地走进刚才就按下开门键的电梯里。

冷杰越想越生气,这家伙忽冷忽热的,搞得她无所适从,真该死!她应该买鞭炮来放,庆祝天下太平才对,可是,她不喜欢他冷落的感觉……

这时她的嘴角浮现一抹邪笑,走到门外,把门关上。

待松岗彻回来,冷杰像只流浪狗般蹲在门口。

〃你怎么蹲在这儿?〃他步伐轻快地走到她旁边。

冷杰阴郁地瞪着他。〃还不是你害的,门被风吹得关起来了。〃

〃可怜!〃松岗彻抛下这句话,便转身走到自己的门外,从口袋掏出钥匙。

〃你就这样不管我,自己回房!?〃她站起身,伸出魔爪抓住他肩膀。

松岗彻哪会不知道她在玩什么把戏?她想先勾引他,然后再一脚踹开他;他可不想在寒流来袭的日子里,洗冷水澡降温。他转过身,将她的手从他肩上移开,爱莫能助地说:〃我很想请你进来,可是又怕你告我非礼。〃

这家伙真可怕!一眼就看穿她的坏主意。但冷杰保持着甜美的笑容。〃你误会了,我只想知道你屋里有没有市内电话簿?能不能借我找找看附近开锁店的电话号码?〃

〃没有。〃有也不能承认,松岗彻一口回绝。〃你去跟别的邻居借。〃

〃你帮我去叫锁匠来,好不好?〃冷杰撒娇地央求道。

松岗彻无动于衷地说:〃我刚搬来,不知道开锁店在哪里。〃

〃你不会四处找找看吗?〃冷杰求人反变命令,脸板成了鱼板。

〃我懒得出门。〃他打了个呵欠,接着转过身,把钥匙插进门孔里。

冷杰万万没想到他的心被狗吃掉了,居然不肯帮她!?她怎么没想到这点?这下好了,钥匙在门里,她现在的处境有如自己拿石头砸自己的脚……不行,她不能认输,赶紧发出假哭。〃难道你忍心看我蚊子吸乾身上所有的血?〃

〃如果真有那么厉害的蚊子,我倒想瞧瞧。〃松岗彻打开门。

〃可恶!〃她豁出去了一脚飞快伸进正要关起来的门里。

他没好气地警告道:〃你的脚再不移开,门夹断不关我的事。〃

〃求你让我进去。〃冷杰双手合十,委曲求全。

〃早说嘛!〃心软是松岗彻最大的弱点。

这是冷杰第一次参观他新居,没有任何设计,只是把家具摆一摆,完全不像天才设计师所住的地方。大概是他工作太忙,大概是他只是暂住,所以他没花心思在房子上面,不过千乾净净、简简单单,比她的那间狗窝更像一间温暖的家。

冷杰毫无拘束感地坐在单人沙发上,她作梦也没想到登堂入室的人是她。

十坪大的空间,只能摆下一张单人床;虽然是自己主动送上门,但她怎好意思明目张胆地生在他床上?少女的矜持对男人来说,可是很厉害的致命吸引力。〃我肚子饿了,有没有好吃的东西?〃

松岗彻坐在床上,边看报纸边说:〃冰箱里只有啤酒。〃

〃有没有花生?或是蚕豆酥!〃这些都是配啤酒必备的点心。

〃在便利店。〃松岗彻专注地看着报纸,当她是只烦人的九官鸟。

一股恼怒的绯红窜上脸颊,冷杰噘着嘴说:〃你一定不肯为我跑腿。〃

〃答对了。〃松岗彻翻到报纸的下一张。

冷杰走到他面前,手伸到报纸上。〃借我一千块。〃

〃你会还吗?〃他抬高眉尾,眼里充满怀疑。

她吃定他地说:〃不会。〃

〃免谈。〃冰冷的声音连北极熊听了都会发抖。

〃一千块对你来说,连牙缝都塞不住。〃她不满地反驳。

〃你看清楚,我的牙缝很小。〃松岗彻嘴一咧,露出如编贝的白牙。

〃从薪水里扣,可以吗?〃冷杰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有踩到狗屎,才会这么倒楣。

〃勉强。〃松岗彻起身走到电视机前,从皮夹里拿出一千块。

老天!她的眼睛八成被蛤仔肉糊到,才会没看到他的皮夹就放在电视机上;早知如此,她就用偷的,这样薪水就不会少一千块!

冷杰气在心里,但游戏还没结束,她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你要不要来点小菜配啤酒?〃

松岗彻不上当地说:〃我不想酒后乱性。〃

〃你越来越讨人厌。〃冷杰怒斥。

〃你有喜欢过我吗?〃松岗彻目光直视着她。

〃没有。〃冷杰的心他看得怦怦跳。

他又把视线拉回报纸上。〃那不就得了。〃

〃我出去前想先借一下洗手间,麻烦你到门外等一下。〃

〃真的是很麻烦。〃松岗彻有防备地拿起钥匙圈,心里明白,她主动上门,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