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大眼美眉 >

第13章

大眼美眉-第13章

小说: 大眼美眉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冷杰故意打喷嚏,希望能唤醒他怜香惜玉的良知。〃哈啾!〃

松岗彻幸灾乐祸地说:〃你看吧!上帝生气了。〃

〃我好像快昏……〃冷杰使出苦肉计,整个人往地上一摔。

〃好棒!屁股开花了!〃松岗彻居然拍手叫好。

冷杰发出河东狮吼的怨声。〃你还不快过来扶我上床!〃

〃叫得那么大声,可见你体力不错。〃松岗彻更加确定她是装病。

〃你……〃冷杰气得火冒三丈,眼冒火星。

〃快睡觉,明天还要早起上班。〃松岗彻倒头就睡。

第八章

一个月的期限到了,冷杰专程跑到李如芝的办公室收赌金。

嘿嘿,连她也没想到,她居然赢了两万块,实践她答应妈妈的诺言。

意念突然一转,想起自从小仙逃家那晚之后,松岗彻就主动跟她保持距离,难道他是刻意让她?有这可能哦!

她错怪他了,原来他是个好人,怕她变成长鼻小木偶;想到这,她反而觉得对不起如芝……

平白损失一万块,对如芝而言,是九牛一毛,但他前男友对她这么好,这才是大打击;她想,她绝对不能在如芝面前,承认松岗彻放水的事实。

如芝的秘书见过她好多次,知道她是老板的朋友,挥挥手就让她进去。打开门,她目瞪口呆地看着松岗彻的脸贴在如芝裸露的胸上……

天啊!他们居然明目张胆地在办公室嘿咻!?冷杰惊魂未定,急急关上门,颤抖着唇道歉。

〃对……对不起!我……我忘了先敲门。〃这个坏习惯以后一定要改。

〃没关系,快进来吧!〃如芝的声音听起来很有精神。

为了两万块,钱歹赚,冷杰还是硬着头皮开门走进去。

〃打扰你们了。〃

〃你干么那么客气?〃如芝慢条斯理地把义乳戴上去。

冷杰如梗在喉地问:〃你们刚才在干什么?〃

松岗彻神色自若地说:〃如芝说他心脏有杂音,叫我听听看。〃

骗人!冷杰心中大声呐喊,但神色不变地问:〃结果呢?〃

松岗彻一脸担忧。〃该去看医生了。〃

〃我就知道我快死了……〃如芝眼底泛着莹莹泪光。

松岗彻挖苦地说:〃疑神疑鬼,我是叫你去看心理医生。〃

〃讨厌!我没心脏病,都会被你吓出心脏病。〃如芝一阵抡打。

〃拜托你,别用男人的力气打我。〃松岗彻痛得差点想还击过去。

〃冷杰,你找我有事吗?〃如芝的唇角扯出微笑。

冷杰见腆地说:〃一个月的期限到了。〃

如芝同情地看着冷杰。〃不好意思,还让你亲自送钱来。〃

〃我是来收钱的。〃冷杰心虚地低头,不敢直视如芝的眼神。

〃什么?我有没有听错?〃如芝脸色不变,难以置信地瞪着松岗彻。

松岗彻从皮夹里掏出十张千元钞,工整地摆在桌上。〃这是我的一万块。〃

和阿彻认识二十年,两人从小赌到大,比谁的情人多,但如芝从来没赢过他;毕竟同性比异性难追,而且阿彻把马子的数量,从幼稚园到大学都是全校第一,只要是他看中的美眉,没有一个能够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如芝近乎捉狂地大叫。〃不可能!你一向是不认输的。〃

松岗彻发出泄气的叹息。〃事实摆在眼前。〃

如芝斩钉截铁地说:〃一定是你们两个串通好想骗我的钱。〃

〃我没想到,她比我想像得还难搞。〃松岗彻一副甘拜下风的模样。

〃我要看到医院证明才算数。〃如芝刁难的要求。

松岗彻见色忘友地说:〃愿赌服输。〃

〃你为什么故意要让她赢?〃如芝气不过。

〃我没有。〃松岗彻眼里的正直,完全看不出来是装的。

如芝把矛头转向冷杰。〃这段期间,阿彻有没有去勾引你?〃

〃嗯……〃冷杰说不出口,是她三番两次去勾引他。

〃说不出话,就表示阿彻放水。〃如芝一口咬定。

两万块已是到手的肥鸭,冷杰怎么能眼睁睁地看它飞走!她必须找个好藉口,让如芝心服口服……

有了,她半真半假地说:〃公司最近接了不少的大案子,总经理大人日理万机,夜以继日的加班,所以这一个月天天累得只想睡觉。〃

如芝冷哼了一声,他又不是没见过阿彻一边开夜车读书,一边身下照样嘿咻。那么威猛的男人,才不可能在一个月之间变成软脚虾。〃他搬到你对门去住,照理说,应该是去进攻,不是撤退才对。〃

〃反正是我赢了,二万块快交出来。〃

〃唉,真是交友不慎。〃如芝不情愿地掏出一万块。

冷杰怕他反悔似的,快速地把钱一把抓起来。〃阿里阿多。〃

正当冷杰担心数目不对,在数钞票之际,松岗彻突然冷不防地咳了一声。

如芝咬牙切齿地诅咒。〃咳死你最好!见色忘友的混蛋!〃

松岗彻恍若未闻,他的眼里只有大眼美眉;若不是有电灯泡在,他肯定会情不自禁地紧搂她。

忍耐了一个月,对他来说,是他人生最大的折磨。他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我现在正式宣布,我要得到你。〃

冷杰傻呼呼地说:〃打赌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我不是为了打赌。〃松岗彻充满魅力地微微一笑。

〃那是为什么?〃冷杰屏息以待,心里却是小鹿乱撞。

〃傻瓜,当然是为了爱。〃如芝管不住舌头,多嘴地为他们牵红线。

璀璨的星空下,有个像天使的女孩,站在马路边。

她手里捧着捐献箱,始终保持笑容的菱角嘴,让路人纷纷慷慨解囊。

一阵狂奔声,吸引了她的注意力;目光转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菱角嘴拉出一条美丽的弧线。

朱安琪挥手向上气不接下气的冷杰打招呼。〃嗨,冷杰,好巧,我们又见面了。〃

冷杰手抚着胸口说:〃我是专程来找你的。〃

〃你一定是来感谢上帝的。〃朱安琪对着天空道阿门。

冷杰拉着她,到路椅上坐下。〃很抱歉,我又有了新烦恼。〃

〃你说,上帝会给我指示。〃朱安琪双手合十,虔诚地为她和上帝做桥梁。

〃他好像爱我耶!〃冷杰苦恼了两天,到现在仍无法相信这是事实。

〃那很好,是上帝帮你请丘比特射他一箭。〃朱安琪深信不疑。

〃不是他亲口说的,是他好朋友说的。〃冷杰语带失望。

朱安琪坚定地说:〃既然是好朋友,那就不会错。〃

冷杰摇了摇头,她不是否认安琪,也不是不相信如芝,而是她不知道松岗彻爱她哪一点!她不是大美人,个性也不温柔,还有乱七八槽的习性……

她想了很久,想到一个狗屁不通的歪理。〃他可能是因为我的名字男性化才喜欢我。〃

朱安琪愣了一下,虽然没听懂她的话,她觉得她大错特错,而且无知。〃没有人会因为名字而产生爱,爱是由丘比特掌管,只要一男一女背上插着相同的箭,那么他们就会结为夫妻。〃

〃他曾经喜欢有女性化名字的男人。〃冷杰坚持己见。

〃你想太多了,爱是信任,不可以有猜疑。〃朱安琪耐心地辅导。

冷杰未雨绸缪地问:〃就算是,万一他以后又喜欢男人,我该怎么办?〃

朱安琪话锋一转。〃他有读圣经吗?〃

〃没有,圣经现在在我家。〃冷杰咬着指甲。

朱安琪目光逼人地看着她。〃你有读圣经吗?〃

冷杰惭愧地低下头,心虚地说:〃我工作忙,没时间读。〃

〃那你怎么有时间来找我?〃朱安琪很不满意她不认错的态度。

〃你跟上帝比较接近,你帮我向求情。〃冷杰拉着她的手臂撒娇。

〃好吧,我跟上帝沟通看看。〃朱安琪合上眼。

这时一辆银色宾士车突然停在路边,先从车门下|Qī|shu|ωang|看到一双穿着高跟鞋的修长玉腿,再来是一件及膝的貂皮大衣,当人从车里完全走出来之后,冷杰这才看出是钱多得不像话的如芝。

〃你在这儿干什么?〃

〃安静,安琪在跟上帝说话。〃冷杰食指比在唇中。

〃我还跟玉皇大帝说话呢!〃如芝嗤之以鼻地朝着安琪冷瞄一眼。

朱安琪睁开眼。〃我感觉有股邪恶的力量在干扰我,让我见不到上帝。〃

〃冷杰别理她,陪我去吃消夜。〃如芝挽着冷杰的手腕。

〃放开她,原来是你这个恶魔在搞鬼!〃朱安琪突然大声喝止。

〃我看你才像装神弄鬼的骗子。〃如芝反唇相稽。

朱安琪捉住冷杰另一只手。〃你不能跟他走,他身上有股邪气。〃

冷杰被两股力量拉来拉去。〃别这样,我的手快你们拉断了,两位朋友。〃

两人同时放开手,朱安琪从口袋里取出十字架指着如芝,义正词严地说:〃你不能跟他做朋友,他是男女装的同性恋,是撒旦的化身。〃

如芝吓白了脸,冷杰代他问:〃你怎么知道他是男人?〃

〃上帝告诉我的,要我用十字架打出他原形。〃朱安琪手一挥。

如芝轻而易举地夺过十字架,冷声嘲讽道:〃你不是没见到吗?〃

〃我是听到上帝天籁般的声音。〃朱安琪大叫。〃魔鬼快把十字架给我。〃

〃你看!我还挂着十字架项链呢!〃如芝敞开貂皮大衣,果然有条十字架项链。

朱安琪无法认同地说:〃上帝是不允许同性恋者挂十字架的。〃

〃还给你。〃如芝懒得跟她解释,他的十字架是装饰品。

〃你喜欢的人该不会就是他!?〃朱安琪接过十字架。

〃我谁也没喜欢……〃冷杰还来不及否认,如芝快速地打断她的谎话。

〃她喜欢的是我朋友,阿彻。〃

〃有你这种朋友,难怪他会变成双性恋者!〃朱安琪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如芝杏眼圆睁。〃是哪个白疑说阿彻是双性恋者?〃

〃她。〃朱安琪手指指着恨不得钻地洞的冷杰。

冷杰穿着和服,在门外走来走去。

特别打扮,当然是有特别目的──今晚她想从毛毛虫变成蝴蝶。

原来是误会一场,松岗彻是个标准的异性恋,和如芝之间是纯友情而已。

只要一看到电梯指示灯往上,冷杰就会立正站在电梯门口,准备迎接辛苦的总经理大人;等到将近十一点,松岗彻终于从台中出差回来。

他低着头想公事,走出电梯时,一个不留神,把冷杰像打保龄球似地撞倒在地。松岗彻边拉她起来,边以充满妒意的口吻问:〃你要去约会啊?〃

〃不是,我有话跟你说。〃她两颊泛着红晕,一副羞涩小女人的模样。

松岗彻不解风情地说:〃说话而已,有必要穿这么正式吗?〃

〃衣服摆着不穿会发霉。〃冷杰保持甜美的笑容。

〃你的腰带没绑紧。〃他眉头皱了起来。

〃太紧会不舒服。〃腰带根本只是挂在腰上而已。

〃问题是,你的大腿若隐若现。〃松岗彻别过脸打开门。

她紧跟在他身后进屋。〃很性感不是吗?〃

〃我不是兔子。〃松岗彻累死了,没力气跟她玩欲擒故纵的游戏。

〃哇!你的床好柔软!〃冷杰一个箭步,往床上飞扑过去。

他拉松领带,目光突然呆滞。〃你干么一进门就躺在我床上?〃

和服是一种开前襟的裙子,靠着腰带紧系,完全看不出那条缝。但冷杰故让腰带松垮垮的,完全发挥不了作用,双腿一撑,自然把和服内的白色衬裙往左右拨开,染红的脸蛋和白皙的大腿,形成一幅诱人的美女图。

〃我这样迷不迷人?〃冷杰顺便把领襟往下拉,露出纤细的肩头。

〃你不怕我恶狠扑羊?〃松岗彻吞咽口水,紧握拳头的指甲插进肉里。

〃你敢吗?〃她肩头一扭,勾引的意味更浓。

〃我不想坐牢。〃松岗彻提心吊胆,深怕陷入整人的圈套里。

这时,房里的电话铃声响起。他晚上跟大客户谈生意,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能知道这个电话号码的人不多,都是在他心目中份量比较重的家人或朋友,所以他赶紧拿起话筒。

原来是如芝打来打小报告的,听完之后,松岗彻有如大梦初醒。

挂上电话后,他没好气地惊呼。〃老天!你怎么会认为我是双性恋者!〃

〃误会一场。〃冷杰不想费唇舌解释,耽误春宵。

〃原来你是因为这个误会,所以才会拒我于千里之外。〃

〃我们的距离哪有超过一千公里!〃

松岗彻质问道:〃你有没有告诉别人?〃

冷杰很不得已地点了点头。〃有,好几个人。〃

〃我今天累坏了,改天再打你屁股。〃松岗彻回复之前的动作,把领带拉掉。

她主动走到他面前,屁股翘得高高地对着他。〃现在就可以打。〃

这女人改变未免太快了!?可惜,他现在全身上下存一丝丝的力气,这个力气是要把西装脱掉,换成睡衣,然后去刷牙洗脸,上床睡觉。

松岗彻转过身,背对着诱人的臀部,继续做他的事。〃我没力气。〃

〃要不要我帮你马杀鸡一下?〃冷杰手搭在他的肩上揉捏。

〃我只想早点上床睡觉。〃松岗彻打了个大呵欠,显得非常疲惫。

冷杰无视他的疲惫,坚持今晚未达目的,不择手段。〃你生我的气是不是?〃

〃你到处破坏我的名声,我当然会不高兴。〃

〃我愿意无条件弥补你的损失。〃

松岗彻又打了一个大呵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