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别闹了,姑娘 >

第6章

别闹了,姑娘-第6章

小说: 别闹了,姑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彼嬉馇浊械哪Q慈盟男脑俅紊鹁洹

她早该杀了他的,否则这接二连三的机会就不会因此失去!

银光闪动,她剑势迫人的直逼南宫千令,他飞身闪过,却大意的让她陡转的剑招划破衣袖,在手臂上留下一道血痕。

笑意虽然尚留在脸上,却已经从他的眼底消失,他知道,她是当真想杀了他。

“在下万万没想到原来姑娘竟是个滥杀无辜之人,此等草菅人命的行径,与那林国栋可真似!”他故意指说。

他的话让梅茹君狠狠的一震。

怎么?原来……她竟变得与那狗官相同了?

打了个冷颤,她陡地收势,恐惧的退了好几步,她怕的,是自己此刻心中的领悟。

再次望了他一眼,她跃身而去,飞走于屋顶上,没入夜色中。

南宫千令讶然的呆立在原地,那是他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除了冰冷之外的表情,她为什么会露出那种神情?而为什么那种神情,竟然会让他心生不忍?!

她和林国栋到底有什么牵扯?为什么她要如此大费周章的接近他?

还有……

她到底把真正的芙蓉姑娘藏到哪里去了?

※※※

梅茹君可以说是逃回来的!

当她一脸灰败的出现时,上官凌面露震惊的来到她面前。

“出了什么事?”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她这种复杂的表情,那似沉痛,似恐惧,似无助,似慌乱……几乎结合所有负面的情绪,同时出现在她一向冰冷的面容上,如此的引人心痛。

梅茹君茫然的抬起眼睫毛,眼神布满痛苦与不安。

“师父……”她喃喃低喊,却不再有下文。

“小君,到底发生什么事?你怎么会……”他不安的审视着她。

“我……”她望着他,发现自己竟说不出话来,表情缓缓的恢复成平日的冷凝。”我失败了。”最后,她只说出这句话。

上官凌知道,她向来不曾在他面前敞开过心房,纵使他是她的师父,她的心依然紧锁。那么,到底是谁能让她露出那种神情?

他可以肯定绝对不是因为行动失败,可是他不会追究,他向来不会去深究……

“回去吧!”他再次劝道。想起他们临出拨前,师父对他说过,如果这次他劝不回小君,那小君就永远回不去了。他担心她会因此而丧命,深切的希望师父话中之意不是如此。

“不!”梅茹君美眸转冷,再次盈满疏离。

“小君!”上官凌无奈的喊。”此次行动已告失败,机会已失,你又何必留在此处?”

“那狗官尚留在略阳,我还是有机会!”辗转之间,她心里又有打算。

“我不许,小君,之前师父答允你复仇,是因为温柔乡中男人难免失了戒心,如今你竟然想往险处求,这无非是自寻死路!”他抓住她的肩,严肃的紧盯着她。

“就算死,我也会拉那狗官当垫背!”她早已有同归于尽的准备。

上官凌痛心的退了一步,当真让师父给说中了吗?

突然,梅茹君转身又往外走,他连忙拉住她,“你上哪儿去?”

“那狗官应该还留在县衙里,毕竟县令被杀,他身为刺史,寻花问柳之余也要花点心思处理这桩命案。”

“我想不管我说什么也阻止不了你,是不?”上官凌语气沉重。

她冷锐的眸子显出些许抱歉。

“对不住,师父。”

“也罢,不过小君,你要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师父和师祖都在那儿,你随时可以回去,知道吗?”

“师父要回去了?”

“嗯,再留下也无济于事。”他轻拍她的头。”记住师父的话,那个家的门,永远为你敞开。”

家?梅茹君淡漠的点点头,不予置评。

※※※

所谓打铁趁热,丑时初,梅茹君一身夜行衣,面罩黑纱巾,出现在县衙后的官邸。

这里的守卫比起之前森严数倍,看来那狗官当真在此。

轻悄的飞走在屋脊之上,如果她料想的没错,那狗官应该是暂居在西厢,因为西厢的豪华程度在整个官邸中|奇+_+书*_*网|仅次于东厢,而东厢,正是前任县令陈尸之处,那狗官断不可能暂居在那儿。

事实证明,她的猜测是对的,但是……

极细微的吸气泄漏了无心的讶异,也或许是故意引起她的注意,而他成功了。

梅茹君猛地抬头,一道身影落在她前方五尺远,戏谑的声音紧接着传来。

“啧,看来阁下与我真是有志一同,同时选上这个地方赏月。”南宫千令低沉的嗓音已经刻意的压低,并没有忘记身在何处。

梅茹君的错愕是如此的明显,为什么又是这个男人?!偏偏,她竟杀不了他,拿他莫可奈何!

“哎呀!阁下……好面熟啊!”南宫千令状似讶异的低呼,其实早在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知道是她,或者该说,他料到她一定会出现。

面熟?!她自鼻子哼了一声,蒙着面的她如何让他感觉面熟?

“阁下该不会是……”他一点也不介意唱独脚戏,继续一副思考的表情,像是正在拚命想着她是谁般。

她不自觉的屏住呼吸,不相信他会认出她,她不相信……

“采花大盗飞蝴蝶?”南宫千令猜。

梅茹君松了口气,她就说他不可能会认出来的。可她没注意到,他脸上隐隐笑意以及眼底捉弄的神情。

“嗯……应该不是,这个地方既无女眷也无美人,飞蝴蝶不可能到这里,而且,这里可是县衙,纵使没了县令,还有个刺史大人在此,他应该不会自投罗网才对。”南宫千令又迳自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梅茹君神情凛然地瞪着他,看来今夜是不可能取那狗官的性命了。而且再让他搅和下去,怕不引起下头守卫的注意,她还是趁着能脱身的时候尽早脱身。

一有了决定,她立即回身,离开县衙。

“欸,怎么说走就走,也不打声招呼?”南宫千令一愣,随即从后头跟上。

“喂!要走至少也打声招呼嘛!毕竟咱们曾有过共患难的情谊,你说是吗?小君姑娘。”

恍如平地一声雷,梅茹君气息一乱,竟从半空跌落在地。

“你!”他知道是她!

“咦?你没事吧?”他连忙掠下,才伸手想将她扶起,却被她一手拍开。

梅茹君自己起身,稳下紊乱的气息,退了开来。

“你怎么知道是我?”早料到这个男人难缠,但她没想到竟是准缠到此等程度。

“我该不知道吗?”他笑着反问。她淡淡的扯了下嘴角,领悟到他根本是个专门扮猪吃老虎的家伙,是敌是友,虽然尚不知,但她一点也不想与之纠缠太过。

“无所谓,我只希望,下次若再'巧合'的与公子狭路相逢,希望公子当作没看见我,告辞。”她漠然的说,随即一抱拳,快速离去。

“等等!”南宫千令跟上,让她不耐的停下脚步,与之对峙。

“公子有事?”

南宫千令耸肩微笑。

“一点小事罢了,不会耽误小君姑娘太多时间。”“请说。”

南宫千令跟底闪过一抹笑意。

“不知小君姑娘何时赔偿在下的六万两银子?”

赔偿?梅茹君一愣,错愕的望着他。之后,她迟疑的开口问:“我何需赔偿?”

“在下花了六万两银子买下今夜的芙蓉姑娘,可因为小君姑娘,让在下折了银两又赔了美人,难道你不该赔偿吗?”

“芙蓉姑娘安全无恙的在芙蓉阁里,你可以立刻去行使你的权利,那与我无关了吧?”

“错了,芙蓉姑娘因为受到惊吓,需要安神静养,若真要算,你欠的可不只我这六万两,还有芙蓉姑娘的精神补偿,以及春风楼这几日因芙蓉姑娘休息而短少的收入。”之前他在芙蓉阁里的床下,找到几乎失了魂的段芙蓉,不说他本就没有心思与之温存,就算有,看到她可怜的模样,也不可能了。

南宫千令说得合情合理,让梅茹君无话反驳。可是六万两银子……她到哪儿生六万两银子出来?

看他一副笑意盈然的模样,她知道他是故意的!

她双眼冰寒的迎视存心找碴的他,她欠他六万两,难道他就没欠她吗?今日三番两次坏了她的事,他欠她的可多了,她根本毋需愧疚!他要她赔偿,她还要找他算帐呢!

“要算帐是吗?”她微微扯动眼皮,抽出腰间的软剑微微甩出,闪动银光的剑身立即变得硬直。”你可能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我欠你的,银两便可解决,至于你欠我的,就得用命来偿还了。”哼!草菅人命又如何?为了报仇,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更何况他本就该死!

“如果小君姑娘不介意,可不可以为在下解惑,我何时欠了你什么需要用命偿还的?”

“你心里有数!”几次对阵下来,她知道和他多说废话是没用的。”看剑!”她一出招便倾尽全力,想要尽快将他解决,或许今夜还有机会找那狗官讨回多年前的血债!

“啧!”南宫千令连忙闪躲,看来她根本不把自己的誓言当作一回事,明明发誓不对他南宫千令动武的。”在下真是搞不懂,为什么姑娘你每次说不到三句话就使剑动武的呢?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得杀气腾腾的不可?”

“废话少说!我劝你最好用心,别小看我了!”她对于他轻率的态度非常不满,他是瞧不起她吗?僵凝的神情一瞬间更显冰寒,如果连这么一个不正经的男人她都解决不了,她如何对付阴险狡诈、诡计多端的林国栋?

眨眼间两人已过上百招,对她毫不留情的攻势,南宫千令有些应接不暇,只得认真面对,无暇再说些捉弄她的话语。

看来,要制住这个动不动就要取他性命的姑娘,可不能再用寻常的方式了。

南宫千令自然微扬的双唇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眼中闪动着兴味,他决定不再与她玩耍,闪过她凌厉的剑招,在两人错身而过再次面对时,高大的身躯疾冲向前,以极快的速度蕴含着无与伦比的巨大力量,霎时四周飞砂走石,宛如强风过境。

梅茹君一震,退避过他猛烈的攻击,闪过第一招之后,反以迅雷般之势旋动银光,招招猛烈的朝他刺去,攻多守少,如同她过去般。她一向不在乎自己是否会因此受伤,她所求的只有对方倒下。

胜败,总是在一瞬间。当她感觉到持剑的右手一麻,尚来不及理解何故,便见他身形急速的来到她面前,下一瞬间,周身数大穴已遭点击,她动弹不得。

“呼!你真是难缠呢!”南宫千令呼出一口长气,神情已然恢复成平日轻松惬意的模样。

梅茹君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只能以一双冰眸冷漠傲然的瞪着他。

“你说,接下来我要拿你怎么办呢?”他抚着下巴,绕着她走了一圈之后,站定在她面前,弯下腰与她面对面。

被点了哑穴的她当然不能说话表示意见,可她眼底不曾露出一丝惊惶,以她一贯的冷然看着他,完全不在乎他将会如何对她。

他心中为此对她甚是折服,因此,他更无法眼睁睁的看她去送死,至少,在他兴趣未消之前不行。

“这样好了,你就当我的侍女来抵偿那六万两银子吧!”他突然决定,专注的审视着她的表情。

没有反应,依然是一片冰寒。

有意思,真有意思!

“为了避免你动不动就杀过来,我决定暂时封住你的武功,直到你把债偿清。”

冷眸射出两道冰箭,她冷冷的瞪着他,他竟然要封了她的武功?他敢!

他的确敢!

手起手落,他解了她的穴道的同时,也同时封住她所有的武功。

“你太可恨了!”梅茹君奋力的将软弱无力的软剑甩向他,在他颊上留下一道血痕,而她也因此付出了代价。

由于武功被封,她的举动引发体内气血逆流,在南宫千令不在意的抬手抹去脸颊上的血痕时,她也呕出一口鲜血,接着便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啧!”他眼明手快的一伸手,拦腰扶住她瘫软的身子。”真是个倔强的姑娘。”眼底不自觉的溢满柔情,脸上露出一抹怜宠的笑。

“往后……就请多多指教了。”他低喃,抱起昏迷的她,消失在阒黑的夜色中。

在他们身后,从暗处走出两名男子,目送他们离去。

“师父,就这么让小君跟着他吗?我们尚不知那男人是敌是友……”上官凌忧心的望着他们消失的方向。

白尘居仰望星空,俊逸尔雅、不沾世俗污秽的面容一如六年前般,没有丝毫改变。

“就这么了,那男人不会伤害小君的。”

“可是……”

“傻徒儿,你们师徒的缘分已尽,这是天意。”白尘居望向那方消失处,接着转身往反方向行去。”天意注定,你们师徒在今夜分道扬镐。”

上官凌望着师父的背影,再回头望一眼梅茹君消失的方向,

久久,才回过身跟上白尘居的脚步。

第5章

天方露鱼肚白,南宫千令寻到西门家在略阳的一处别庄,幸而派在这里的刘管家是刚从京城被调过来,还认得他,否则哪可能让他们进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