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别闹了,姑娘 >

第7章

别闹了,姑娘-第7章

小说: 别闹了,姑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久久,才回过身跟上白尘居的脚步。

第5章

天方露鱼肚白,南宫千令寻到西门家在略阳的一处别庄,幸而派在这里的刘管家是刚从京城被调过来,还认得他,否则哪可能让他们进门。

站在床边看着昏睡的人儿,又冷又倔,真不知道是怎么养大的,才会养出这么一种性情来。

轻柔的将她扶起,为她运功疗伤,在逼出淤积的瘀血之后,才唤来婢女为她换下染血的衣物,之后,接过下人煎好的药回到房里,静待她的清醒。

梅茹君从深沉的昏睡中缓缓清醒,一睁眼,映人眼帘的竟然就是那可恶的男人,明知武功已被封死,她还是反手一挥,赏了他一个耳光。

南宫千令不躲不闪,她如今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姑娘,一巴掌打下不痛不痒,比打蚊子的力道还小,就当是让她心里舒坦些,何妨?

“小心点,泼了药可还要重煎一碗,挺麻烦的。”他笑望着她轻喘的模样,看来她短时间可能很难适应这种弱不禁风的身体吧!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杀了你的!”她咬牙道。

“呵呵,我可不认为现在的你能做到你所说的。”他轻笑,对她所说的话并不在意。

“你要不现在就杀了我,否则将来你一定会后悔的!”她面孔冷凝,纵使没了武功,那逼人的气势依然一如往昔。

“我如果要杀你,那又何必费力救你,这不是很奇怪吗?”南宫千令摇头失笑。

“哼!”梅茹君轻哼。

“别老是用鼻子喷气,要杀我,也得等你偿完债务,恢复武功之后再说,现在先把药喝了。”

“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我不会受你摆布的。”她毫不领情。

“你是不是'鸡'我不知道,不过我确定自己不是黄鼠狼。而且,要你喝药是希望你赶快养好伤好开始还债。”南宫千令在床沿坐下,将药端到她面前。”你是要自己喝,还是要我喂你,先告诉你,我喂姑娘喝药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用我的嘴,了解吗?”他弯腰与她眼对眼,暧昧的对她眨眨眼睛。

她的脑海中很自然的浮现那种景象,一张冷情的俏脸倏地涨红,无语的接过药碗,咕噜咕噜的两三口就将药给吞下肚去。

“真乖。”南宫千令满意的接过空碗,很顺手的拍拍她的头。

她偏头闪过他的手,甚至扬手一拍。

“啧!你的脾气还真大,这么沉不住气,我看要报仇很难了。”

“你不过是一个养尊处优、不知民间疾苦的公子哥儿,哪知道我们这些冤家苦主的痛与恨?!”梅茹君冷嘲。

“我的确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那又如何?犯了哪条律法吗?”南宫千令认真的望着她。”倒是你,刺杀朝廷命官,几条命都不够死!”

“你什么都不懂,少在那边大放厥词!”梅茹君冷寒的目光结上层冰霜。”除非你也一夜之间家破人亡,有着只因为不与贪官同流合污,惨遭灭门的恨!还有亲眼目睹爹亲的头颅被一刀砍下,温热的血喷洒至你全身,甚至有兄长为了救你而被一刀劈成两半……你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懂!”

南宫千令无言的望着她,这才知道她竟有此等凄惨的遭遇,

也难怪她一心一意只为了报仇,可是,人不该只为仇恨而活。

“很可惜,我没有那种清廉英明的父亲。因为我爹在我小的时候,为了一个妓女抛妻弃子离家出走,至今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呢!

“当时的我体弱多病,能不能养活都是未知数,我娘不仅要劳心劳力的抚养我长大,还要应付我爹留下来的烂摊子,偿还庞大的债务,没日没夜抛头露面的与男人做生意争场面,只为多赚进几文钱,好养活我这个随时可能夭折的儿子。

“所以当我长大得知爹的作为时,我没有时间去恨他,或者去把那个女人和不负责任的男人找出来报仇,因为我要尽全力孝顺我娘,扛起家中所有责任,我忙着让自己过得更好,以不负娘的劳苦。”他突然无语,眼神落在远方,像是透过门墙,落在遥远不知名的地方。

梅茹君的胸口仿佛被人狠狠的揍了一拳,前一刻她还在指责他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下一刻却得知他其实并不是不知疾苦的纨绔子弟,那剧烈的转折,让她一下子适应不来。

“不过还好啦!我的遭遇很普通,不像你那么凄惨,所以……你说的没错,我是不懂。只是我忍不住要猜想,你现在的样子,就是你的亲人希望见到的吗?他们不惜牺牲自己让你逃出生天,如果你再执意往死里钻,他们会不会因此而死不瞑目?”那落在远方的眼神缓缓的收回,重新落在她的脸上。

“你懂什么?!那狗官用什么手段残害我的家人你可知道?他害得我家破人亡,我要他偿命!”她冷酷的说,暗地为自己的心因他的一番话产生动摇而恼怒。

“他们临终前要你报仇了吗?我想没有,是吧!你要报仇不是为你的亲人,而是为你自己,你不甘心自己美满的家庭因此遭破坏,不甘心自己因此失去家人的温暖,不甘心被迫长大,提早尝到生离死别的痛,所以你要报仇。”

“你胡说!你……你……”梅茹君眼眶渐渐发热,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好可恨,好恶劣!他凭什么……到底凭什么说出那种话?!

“别哭……”南宫千令惊愕的望着她滴落的泪,从初见至今,她一直都是那么强硬,表现得既冰冷又倔强,他完全没料到她竟会流泪!”好好好,我胡说八道,我乱说一通,你别哭了。”

她也没料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个男人面前流泪,她绝对不是

因为被说中隐藏在心底深处不为人知的借口,她是太生气了,气他的自以为是、气他的出言无状……她只是太激动,才会流下泪来。

“报仇是我此生惟一的目的,等我恢复武功,我希望你离我愈远愈好!”抹掉眼泪,她不想在这男人面前示弱。

“这种事……到时再说了。”他轻笑,她难道不知道,以一个侍女的工资,就算一辈子也赚不了六万两银子。

※※※

他向来对礼教不甚注重,因此,为防止她找机会脱逃,也为了让自己能够好好的睡觉,南宫千令在卧房里另外加了一张床,两人住在同一个厢房里。对于她激烈的反对到对他视而不见,他皆耸肩毫不在意的面对。

“南宫公子,不好了!”住了几日后,今日一大清早,刘管家匆匆的来到他们暂住的厢房外,压低声音焦急的喊。

南宫千令立即披衣起身,开门让他进来。

“刘管家,怎么了?”

“南宫公子,大街上贴满了您和那位姑娘的画像,官府正全面通缉你们两个啊!”

南宫千令一叹,这种情势他并不意外,倒是林国栋到今日才有这种行动,反而出乎他意料之外。

“我知道了,吩咐下去,嘴巴紧一点,千万别透露了我们的行踪,否则怕连西门家都被连累,知道吗?”

“是,小的明白。”刘管家立即道。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不不,这是小的应该做的,如果少爷在,也一定会吩咐小的这样做,南宫公子,您有什么吩咐尽管交代,小的一定会办好。”

“那日托你购买的东西,都齐全了吗?”

“尚未齐全,还差两样,那人要小的转告公子,两日后才有公子要的东西。”

南宫千令了解的点头,他要的东西可不寻常,能在几日内给他,已经算不错了。

“我知道了,等东西齐了,我们就离开。”

“南宫公子,不需要小的联络少爷他们吗?小的听说你们是一起出游的,怎么会只有您一人来此呢?”

“这……说来话长,暂时不需要联络他们了,我还应付得来。”目前的情势还在他的掌握之中,毋需劳烦西门他们。

“是。”刘管家恭敬的应道,退了下去。

南宫千令思索了一会儿,才阖上房门。

“你都听到了吧!咱们俩可大大的出名了。”笑望着坐在床沿的梅茹君,他端来脸盆,放在椅子上,等着让她洗脸。

梅茹君为他的举动再次蹙了蛾眉,这几日他总是这样,为她做尽各种侍女该做的事,他的举动算什么?到底谁才是侍女?

“这都是拜你所赐,若不是你三番两次的坏事,我早已取了那狗官的性命!”眉眼除了一片冷寒,并无其他。

“更有可能的情形是:你曝尸荒野,无人收尸。”那个林国栋绝非泛泛之辈,她太轻敌了。

“在那之前,我会拉着狗官陪葬!”

“这样又有什么意义呢,赔上性命报仇,真的是最好的方法吗?”

“不管如何都与你无关吧!”

“报仇的方法有很多,你杀了他除了赔上自己之外,又能得到什么好处?你的亲人能复生吗?不行,对吧!而我相信,林国栋所做的坏事绝对不只你家这桩。现在,我们只要搜集他的罪证,让他伏首认罪,这种报仇才有意义,懂吗?”

“你以为凭林国栋如此阴险狡诈、诡计多端的人,会留着那种毁了自己的证据,等着你去找出来吗?你太天真了!”

“你错了,就因为林国栋是个阴险之人,因此,为了控制那些人,一定会有那些人的把柄,而那些把柄,其实也是他的罪证。你放心,一定会有的!”

“就算真的有,你以为搜集罪证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吗?”

“我当然知道不容易,所以我们得从长计议。在这之前,我们必须换个地方,躲在这里迟早会被发现,我不想连累其他人,我想,你应该不会有异议才对。”

“我能有其他意见吗?”既然他都已经决定好了,何必多此一问。

“当然可以,可是我亦有最终的决定权。”

这不是废话吗?

“要去哪里?”既知无用,就毋需再白费力气。

“长安。”

“长安?为什么是长安?”

“原因有三:第一,长安我熟;第二,林国栋的势力并未伸展至长安;第三,我有个朋友可以帮助我们早日搜集到林国栋的罪证,而他就居住在长安。”虽然现在他人根本不在长安。南宫千令在心里补充,也许他还是该捎个信给东方……算了,就等他们回京再说,反正不过是看个比武招亲,应该不会拖很久才对。

虽然不甘心,但她知道他说的没错。

“你打算怎么到长安?没忘记外头大街小巷都是悬赏抓我们的布告吧?”

南宫千令胸有成竹的一笑。

“我当然有办法,放心好了。”

不知怎地,他的笑容让她升起警戒。

“如果你不介意,请告诉我你的办法是什么?”

“咱们可以易容。”

易容?

梅茹君冷漠的望着他,易容术是这几年来除了练功之外,她惟一努力学习的。

“你要易容?”

南宫千令摇头。”不,是你要易容,为我们两个易容。”他不会易容,如果他能预料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被官府通缉的对象,他一定会跟东方学一两招易容术的。

“我为什么要!”

“除非你想一出这儿就被逮进牢里,更甚者当场横死,你可要知道,官府的通缉令是死活不拘,而且,你现在可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喔!”

梅茹君冷眼一睇。”这不都拜阁下所赐?”

“我承认。”南宫千令不在意她的冷眼,反正已经渐渐习惯了。”所以,为了掩人耳目,你不能否认这是惟一的办法吧?”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任何工具,我如何易容?”

“放心好了,我早已经吩咐刘管家去准备,现在就只剩最重要的两张人皮面具,这两天就能买齐。”那种精致人皮面具取得非常不易,要有特别门路,可不是随便哪个地方就能买到的。

“好吧!”梅茹君冷淡的答允。

“很好,咱们就这么决定,等到东西一买齐,咱们就走。”

※※※

一个长相平凡,身材高大粗壮的中年男子,再加上一名外貌平实,无法给人一点遐想的侍女,这是南宫千令两人此时的扮相,这类人在大街上随手一抓就是一大串。

梅茹君一向冷寒无表情的脸上,有着易容时他特意要求的上扬嘴角,因为他说没有一个仆从胆敢冷着脸给主子看。

“我敢说你一定是故意的!”南宫千令抱怨地嘀咕着。

现在天气正热,她竟然将他伪装成一个大胖子,全身上下包裹上一层“人工肥肉“,再覆上表皮,然后穿上她特制的胖胖衣,让他整个人变成一个又高又壮又肥的大汉。再加上她在他的脸黏上大量的胡子,不仅梳洗、说话、用膳都极不方便,更折磨人的是痒哪!

“主子您在说话吗?”梅茹君故意问,声音隐含着丝丝幸灾乐祸的味道。

南宫千令微讶的望向她,随即放松地笑了。

“罢了,如果这样能让你的心情好些,有何不可呢?”

她一愣,好心情尽敛,只余人皮面具上的假笑。

如此明显的转变,让南宫千令瞬间垮了肩。

“嘿,别这样嘛!看在我委屈认命的份上,你的好心情就多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