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别闹了,姑娘 >

第5章

别闹了,姑娘-第5章

小说: 别闹了,姑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无耻!”她用力甩开他。

“呵呵……哈哈哈!”南宫千令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不顾她的挣扎,从背后将她揽在胸前,下巴靠在她的肩上,对着她的耳朵低语,“你实在不适合这种卖笑的生活,小君。”

感觉到怀中的身子一僵,下一瞬间,她挣脱开来,凌厉的一掌也随后袭来,直取他的罩门,企图一掌取下他的性命。

南宫千令机灵的向后飞掠,退出掌风范围,啧啧出声的摇着头。

“啧啧!我不是说过姑娘家杀气太重,会把男人吓跑的吗?”

“你该死!”伪装成段芙蓉的梅茹君冷声道,一把撕下人皮面具,恢复成自己的容貌。紧接着,没让他有多余的喘息空间,她拔身而起,凌厉的攻势没有任何迟疑。

南宫千令一一化去她的攻势,心惊于她高深的武功,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何以武功能练至这般境界?

“就算在下该死,姑娘也该让在下知道为何该死,让在下当个明白鬼,不是吗?”他只守不攻,尚有余力与其周旋。

“因为你坏了我的事!”梅茹君冷酷的说,敛起掌风,静静的站定望着他。

“在下坏了姑娘的事?看来姑娘对在下的误会颇深。”南宫千令微笑,一姑娘原本希望是谁进这道门?难道是之前姑娘在楼下特别卖力诱惑的那位大爷?听说那人是刺史,姑娘这软剑该不会就是用来伺候大人的吧?啧!刺杀朝廷命官,罪不轻

哪!”方才那男人拂袖而去时,他就想起他的身分了。真不简单哪!芙蓉姑娘的魅力如此大呢?竟连刺史大人都亲自出现。

梅茹君眼中一片肃寒,她就知道这男人非除不可。

毫无预警的,她再次出掌,动作快速的朝他击去。

“哇!”他惊叫一声,身体向后仰下,避开她的毒掌,眼看她的攻势又凌厉的袭来,一声低呼,他旋身窜起,跃离掌风的范围,接着便绕着桌子和她追逐。”唉!有话好说,何必动武呢?”

“没有什么好说的,你必须死!”梅茹君冷酷的宣告。

“等等,等等,好像有人往这儿来了。”南宫千令突然道,立即弄熄烛火,人也瞬间来到她身边,点住她的穴道。

梅茹君简直难以置信,他竟能在这么短时间轻而易举的制住她,可见武功修为远远凌驾于她,那么方才为何……该死!她被耍弄了!

“解开我的穴道!”她低声的命令。

“嘘!真的有人来了,只要你答应我不要再对我动刀动剑,我就解开你的穴道。”他在她耳边低语,热气吹拂着她珠圆玉润的耳垂,不知是有意或无意,温热的唇也时有时无的碰触她。

她全身掠过一阵轻颤,只能无语的瞠大眼睛,眼中的一片凛寒。

“大人,咱们春风楼的规矩定得很清楚,价高者得,更何况如今那位大爷已经进入芙蓉阁,肯定开始办事了,大人,您就不要为难嬷嬷我了。”秦嬷嬷焦急的声音传来,伴随着慌乱的脚步声,前前后后似乎有好几个人。

“哼!规矩算什么,你自己考虑,看是要坚守规矩,还是要我家大人下令把春风楼给拆了?”

“哎呀!大人,千万不可啊!”秦嬷嬷尖声呼道。

“那就把那个男人给轰出去,我家大人要和芙蓉姑娘谈心!”

“可是……如果大人要和芙蓉姑娘共度春宵,为什么那时不多加点,也不至于……”秦嬷嬷为难的抱怨。

“闭嘴!再多一句,就割了你的舌头!”看来来人是恼羞成怒了。

“啊啊!是,我闭嘴就是了。”秦嬷嬷恐惧的闭上嘴。

“去叫门,把那男人赶走!”

“这……”

“要我们封了春风楼吗?”

“是是,我立刻去。”

南宫千令偏头望了一眼恍若雕像的梅茹君,缓缓的一笑。

“看来你希望来的人真的来了。”

“放开我!”梅茹君咬牙,眼底闪过一抹狠戾的光芒。

原本以为失去了刺杀狗官的机会,没想到那狗官却自动上门送死,这一定是天意,注定那狗官的末日已至。

只不过……她必须先搞定身边这个男人。

“你还没答应我,我、不、放。”他在她耳边一字一字地说,嘴角露出一抹捉弄的笑容。

“我答应你,你快放开我!”听见脚步声已经接近,她不得已只好先妥协。

“你发誓。”

“我发誓。”我发誓等我得到自由,一定要将你千刀万剐、碎尸万段!梅茹君恨恨的在心中起誓。

“发誓从今以后不再对南宫千令动武,否则你的愿望将永远无法达成,跟着说。”南宫千令继续说。

她带狠的冰眸一瞬不瞬的迎视着他,眼中明白的表示恨不得立刻杀了他。

“我发誓从今以后不再对南宫千令动武,否则将永远无法达成心愿。”

“说得一点诚意也没有,咬牙切齿的,无法使人信服哪!”他故意摇头叹道。

“你到底想怎样?”

“算了,我想你可能只是欠缺练习,这次就先这样吧!”南宫千令耸耸肩,一副不甚满意,但可以勉强接受的模样,抬手解开她的穴道。

“滚!”她低声下令。

“叫我滚?你没搞错吧?我可是高价买得今夜待在芙蓉阁里的权利,你不能叫我滚。”

“那些银两我还你,你现在立刻离开,别再坏我的事了。”如果不是那些人已经非常接近了,她会不惜一切放手一搏,非杀了他不可!

“我不要银两。”

“那你要什么?”

“我要行使我的权利。”

“你明知道我不是芙蓉姑娘……”

“那又如何?反正今夜我决定待在这里。”他一脸皮样。

“你不要得寸进尺……”

“叩叩“两声犹豫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话,旋即,她竟被他给压在床上,眼前一花,两边的帘幕也被他放下。

“做什么?放开我!”梅茹君带点慌乱的眼瞪着在黑暗中发光的两点星芒。

“嘘,你不希望被刺史大人听见什么吧?”南宫千令箝制住她的手,以身体压下她的身体,再用修长的腿定住她挣扎的双腿,终于让她动弹不得。

“我要杀了你,我一定会……”

“别忘了你发过的誓喔!”他在她耳边提醒。

梅茹君一顿,无言的瞪着他,可恶!

“哦……芙蓉啊!我是嬷嬷,有点急事,你可不可以开个门?南宫公子,请勿见怪,发生了一点事,请公子……”

“滚下去,废话那么多!”有人不耐烦的遣退了叫门的秦嬷嬷,一脚将门踢开,六名高头大马的护卫一拥而入,随即分开站在两旁。

林国栋缓缓的步进芙蓉阁,阴沉的双眸直勾勾的望向纱帘垂放的床铺,隐隐约约看得出来交叠的两具身躯。

“为什么有那么多不识相的人来坏本大爷的好事?不知道本大爷在忙吗?”南宫千令佯装不悦的怒喊。

“大胆!刺史大人在此,还不快滚出来!”

南宫千令一扯嘴角,这个林国栋是中了段芙蓉的毒不成,未免太心急了点吧!通常做这种事都是下面的狗腿出面,等打理好一切之后再出面享受成果,不是吗?

故意低头在她颊边偷了一个香之后,他才又扬声道。”刺史大人?怎么?大爷我花钱享受也犯法了吗?”

“放肆!”

林国栋一扬手,制止护卫再继续恶言相向,使了一个眼色,护卫意会,点了点头。

“这位公子,我家大人愿以礼相待,不计较你方才在楼下的无理举止,还望你出面谈谈。”

“本大爷方才在楼下的举止哪里无理?竟标本来就是价高者得,而非位高者得,我想刺史大人搞错什么了吧!”真是可笑极了。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位爷应该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吧!这对你可下好,所谓民不与官门,太固执是没有什么好处的。”

“让我出去!”梅茹君低语。

“不。”南宫千令拒绝她,旋即扬声大笑。”哈哈哈!原来这就是刺史大人所谓的以礼相待啊?怎么我再怎么听,都是威胁呢?”

“就算是威胁,你也该受,立刻离开,否则后果怕你承担不起!”狗仗人势久了,耐性也不足。

“是吗?我倒很想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南宫千令皮皮的说,不管身下人儿无声的抗讥咬他。

“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识时务者的下场通常只有死路一条!”

“呵呵!我有点疑惑,如果大人能为在下解惑,那在下就识相的离去,如何?”

“说。”看在美人的份上,林国栋终于开口。

“以现下的情势看来,大人对芙蓉姑娘似乎非常的执着,一副誓在必得,甚至冒着官逼民反的险前来威胁我,那么之前在楼下,为什么大人不继续加价?反而现在才劳师动众的到这儿做出这种与匪类无异的行止?在下真是万分疑惑,还望大人不吝解答。”

林国栋狭长的双眼一眯,恼羞成怒的大喊,“大胆刁民,竟敢出言无状!来人,将他押下!”

“是!”六名护卫立即拔出配刀。

“看来咱们要先做另外一种运动了。”第4章

“看来咱们要先做另外一种运动了。”

南宫千令在她耳边咕嘀,下一瞬间便抱着她拔身而起,避过砍过来的刀剑。

“哎呀!真是好险哪大人,这床上可还有个芙蓉姑娘,刀剑无眼,你就不怕伤了美人吗?”南宫千令惊呼道,语毕,掌风一送吹开纱廉,交缠的身影窜出,紧接着破窗而去,立在月光照射的庭院中。

六名护卫也追了出来,团团将他们围住。

“看来这等阵仗正合你意,是不?”南宫千令依然一副不正经的模样。

“你不是芙蓉姑娘!”借着月光,林国栋终于看清佳人有着不同的面貌。

梅茹君冷冷一笑,“没错,我不是段芙蓉。”

“你是谁?为何藏身在段芙蓉房里!”林国栋狡诈的心已经理出头绪。

“我是拘提你命的鬼差!”她冷哼,飞身而起,在半空中快速的抽出系于腰间的软剑,微微一抖,将内力注入软剑中,霎时软剑便已坚挺直立,银光闪闪,锐气慑人,快速的朝林国栋杀去。

“啧!真是莽撞的姑娘。”南宫千令摇头,身手俐落的为她挡去几名护卫的刀剑。”住手!”他挡住她的攻势,不愿她犯下大错。

“来人,抓住他们!”林国栋大喊,身型稳健的退了几大步。

“让开!”梅茹君剑势一转,朝南宫千令挑去。

南宫千令闪开,同时大群护卫由外头蜂拥而至,双方展开混战。

梅茹君毫无顾忌的直往林国栋的方向杀去,南宫千令一边要应付护卫,一边又要注意梅茹君的动向。

“不要铸下大错!”南宫千令再次挡下她的剑,将她带出他好不容易杀出的血路。

“不要妨碍我。”她的声音冷然如霜,扬剑毫不留情的劈开他的手。

“来人,快杀了他们!”林国栋大声的下令。

“纳命来,狗官!”梅茹君势如破竹般,刺伤了两名护卫之后,剑尖已经朝林国栋的心窝刺去。千钧一发之际,南宫千令飞身隔开她的剑。

“你可恶!”梅茹君眼中恨意狂烧,剑势凌厉的向他袭去。

南宫千令挡下她几招致命的袭击,“他是朝廷命官,就算罪大恶极,也该由朝廷处置!你毋需弄脏自己的手!”朝她喊话的当口,他又击退了几名杀过来的护卫。

“朝廷根本是个屁!”梅茹君怨恨地喊。几招不要命的攻击,致使南宫千令在防卫自己又不愿伤她的情势下退了开来,她趁势又朝林国栋杀去。

只是此时林国栋四周已经布满了护卫护驾,要接近他更是难上加难。

虽然心知机会已然失去,但她不甘心,明明已经如此接近

今日狗官不除,让他有了警戒,他日要除更是难上加难,所以,就算要死,她也要和狗官同归于尽!

有了这层觉悟,她的剑势更加的猛烈,当她发现林国栋身边的护卫全往南宫千令攻去,他是独自一人时,马上把握住这难得的时机,完全没有防护自己,所有的心思全部集中在最后的杀招。

南宫千令察觉不对劲,立即窜向前去挡住她的攻势,抬手一点,揽住她僵硬的身躯离开现场。

他没忽略掉林国栋阴险的神情,那个男人并不是简单的人物!怕那防卫的破绽,只是引她入幽冥的诡计,否则以他的阴险狡诈,周围怎会没有半个护卫防身。

“别追了!”林国栋望着快速消失的身影,奸险的眼中闪过一道深沉的光芒,那张脸似曾相识……

※※※

穴道一被解开,梅茹君便毫不留情的袭向南宫千令。

“喂!我才刚救你脱离险境,你怎能如此恩将仇报?”南宫千令大喊,闪过她的攻势,飞跃上屋檐。

梅茹君神情凛然,不发一语的拔身而起,和他一同立在屋檐上,两人相隔大约十丈远,冰冷与温润对上。

早在看见他出现在春风楼时,她就有预感他会坏事,当发现他没有跟着喊价竞标时,她不禁松了口气,直到发现他那有别于其他男人的痴迷仰慕目光,那是深究的眼神,纵使他一副随意亲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