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别闹了,姑娘 >

第4章

别闹了,姑娘-第4章

小说: 别闹了,姑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会养其他两只,除非他们懂得改变。

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善心给任何人了。

“让开!别让我说第三次。”今日没戴纱帽出门是最大的失算,多年来专注在报仇上,对自己的外貌她根本毫不在意,完全没料到自己竟是美得足以让男人起邪念?

“唉唷!姑娘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对啊!就让我们兄弟俩尽尽地主之谊,好表示我们的欢迎啊!”

两人很有默契的靠近她,互相使了个眼色,话方落,魔掌也伸了过来。

梅茹君没有任何动作,或者该说她的动作快得让他们没看清楚,只见两兄弟伸出去的手在一眨眼间便消失了,错愕之余,竟察觉不到痛,只能瞪大眼睛看着喷洒而出的血柱,惨叫声才窜出喉咙,却来不及破口而出,便被点了哑穴。

“滚!”梅茹君冷漠的声音再次扬起,这回,两个男人慌慌张张、恐惧万分的捡回自己的断掌,死命的飞奔离去。

才转身打算离去,被人注视的感觉让她的眼光寻向昏暗的街角,对上了一双黯黑的瞳眸。

是他!

梅茹君冷不防的心一震,又是他!为什么自己三番两次遇见他,而且不是坏了她的事就是撞见她做的事。

“啧!姑娘的手法真是俐落,让在下开了眼界呢!”南宫千令悠闲的步上前,没事似的态度,仿佛他方才见到的,不是那种血腥的事,而是寻常的寒暄问好。

她阴冷的美眸直直的与他对视,依然是那双带笑的眼,依然是那种仿佛天下太平、牲畜无害的表情,照理说,这种人她向来不会放在眼里,可是不知怎地,她的心却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警戒。

由几次的接触来看,她可以肯定的,眼前这个男人绝对是个难缠的对手。

有了这层认知,她眼中的杀气骤起。

“姑娘家杀气如此之重,会把男人吓跑的。”南宫千令不以为意地道。

心下一凛,她正视了他。

“本来还想来个英雄救美,没想到英雄竟无用武之地,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南宫千令兀自嘀咕着。

梅茹君不说话,转身准备离去。

“姑娘要往阎罗殿吗?若不嫌弃,在下可以为姑娘引路。”

“不劳了。”她冷漠的道。这男人是不是有问题,竟要为她引路?难不成他当阎罗殿是啥名胜古迹吗?

“这世上甚少人得知阎罗殿的所在,在下并不介意,姑娘毋需客气。”他似乎听不懂她婉拒的说。

她冷冷的一笑。”世人何须知道阎罗殿的所在,等到命丧之时,自有鬼差引路。”

他一愣,旋即恍悟,原来她所说的阎罗殿并非他所以为的那个阎罗殿,难怪当他说要为她引路时,她会用那种怪异的眼光看他。

“哈哈哈!”南宫千令一时失笑,真是好个天大的误会哪!

梅茹君戒慎的瞪着他,决定不再与他多作纠缠,转身飞纵而去。

“欸……”望着那飞身而去的背影,这么一个绝色美女,何以如此冷冰冰毫无人气?而且,那双冰冷的美眸似曾相识……

啊!昨儿个晚上在芙蓉阁屋顶上的小君?!

若非那美眸中的冷锐气势太过强烈,他绝不会发现的。真是所谓无巧不成书,可见他和小君是很有缘的,不是吗?

呵呵,真是合他的口味啊!若不好好的玩个尽兴,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吗?

看看天色,已经快到申时了,她该是往芙蓉阁去吧,那他还在等什么呢?

南宫千令悠哉的往春风楼行去,春风楼啊

他相信这几天他绝对不会觉得无聊了,没想到他这次脱队而行,竟遇上这等有趣的事,等东方他们找来,他定要好好的说与他们知道。

※※※

立在隐密的高处,南宫千令观望着芙蓉阁的动静,申时已过,那位小君应该快出现了吧!

突然,他看见段芙蓉,讶异的蹙眉,他竟没注意到她是从哪个方向出现的,而且,她此时应该正在阁里梳妆打扮,好为待会儿的重头戏作准备啊!怎会……

看她推门而入,南宫千令心里总觉得有点怪异,却说不上来是为什么,接下来,芙蓉阁里外不再有任何动静,直到秦嬷艘摇摇摆摆的上楼来。

他看看天色,知道今晚的重头戏即将登场了。

没多久,秦嬷嬷便领着段芙蓉步出芙蓉阁下楼去,他看着她,心里升起一股怪异感。

看来那个小君可能改变主意,他还是跟上去,参观下这等盛会吧!

撇开心头的怪异感,南宫千令纵身离开隐身处,再从楼下大门进入热闹滚滚的春风楼。

纵使竟标人人有机会,但是秦嬷嬷眼睛还是雪亮的,最前头几个特别保留的舒适座位,就是为“贵客“所保留,其中一个,当然是留给他。

“唉唷!这不是南宫公子吗?您可现身啦!咱们芙蓉姑娘可是心焦地望眼欲穿哪!”秦嬷嬷眼尖的看见他,立刻上前招呼,顺便在他耳边说着“甜言蜜语“。

“有点事耽搁了,不过还请嬷嬷转告芙蓉姑娘,让她别为在下挂心,在下可是会心疼的。”南宫千令漾着迷人的微笑潇洒的落坐。

“呵呵呵,嬷嬷我这就去,免得公子心疼,不过咱们芙蓉知道你的用心,可是会非常高兴的。”

“呵呵……”南宫千令但笑不语。

“咱们芙蓉姑娘就在纱帐里,等时辰一到,就请南宫公子尽兴些。”秦嬷嬷指了指设置在前方台子上的纱帐。”嬷嬷我就下去了。”她满意的笑着,便扭腰摆臀的去招呼下一位贵客。

是啊!尽兴些,尽量多抛点银子她们才会高兴。

没多久,他旁边座位的贵客也到了,放眼望去,春风楼特别保留的十个位子已经坐满,看见周旋在其中的秦嬷嬷笑得阖不拢嘴,南宫千令带点轻嘲地扯了扯嘴角。

一阵锣响,嘈杂的声响缓缓的静了下来,秦嬷嬷缓步走上台子。

“各位大爷,又到了诸位朝思暮想,盼了一年的竞标大会,咱们芙蓉姑娘今儿个可是非常慎重其事的妆点自己,就为了让各位大爷银两花得值得,花得高兴,嬷嬷我也不多说废话,免得各位大爷太心急,竞标大会开始喽!”秦嬷嬷说完,纱帐一掀,美艳不可方物的段芙蓉柳腰款摆的踏出来,立于台前设置的琴桌,柔柔的对众人送出一朵笑靥,优雅的坐下,纤柔的双手一滑,美丽的乐音响起。

“底标五千两,开始竞标!”秦嬷嬷对着如痴如醉的大爷们喊。

“六千两!”马上就有人加价。

南宫千令默默的看着宛如疯狂般的男人们竞相叫价,心中其实觉得有点可笑,他是不是也像这些男人一样呢?

外表看来大概一样吧!至于心境……

“一万七千两!”这声叫价出自于他旁边的座位,循声望去,发现坐着的男人并未开口,只是紧盯着台上抚琴的段芙蓉,出声的是他身后的人。由他们的姿态来看,应当是那男人的护卫,而那男人……似曾相识。

南宫千令转移视线,心思却依然停在身旁的男人身上,他见过他,而且是在重要的场合,他的身分还不低……

“两万两!”另一个嬷嬷的贵客续续加价,竞标已经到最后的尾声,大部分的人都已经放弃,毕竟这标金可算是天价了。

现今只剩下这位叫价两万两的贵客和隔壁的男人……以及他南宫千令。

他发现隔壁男人脸上显出不悦的神态,眼神转为阴狠。看来过高的标金让他非常不悦,尤其他一副誓在必得的模样,让南宫千令露出一抹微笑。

“两万一千两。”身后的护卫在男人的示意下继续加价。

“两万一千五百两。”那名贵客犹豫了一下,才又加了五百两,看来也没什么希望了。

“两万两千两。”隔壁的护卫再加上五百两。

“两万两千五百两。”

“两万三千两。”

南宫千令忍不住打个呵欠,看到男人的脸色愈来愈阴沉,另一名贵客则作着濒死挣扎,难不成他要看着他们五百两五百两的叫到半夜吗?

望向台上的段芙蓉,他不自觉的拧起俊朗眉峰,这段芙蓉正对着他隔壁的男人微笑,传送着柔媚的秋波,那双跟总是有意无意的扫过他,他意外看见那其中隐隐有着警戒……

“两万四千两。”

标金来到两万四千两,南宫千令的眼光停留在段芙蓉脸上,发现当另外那名贵客叫价时,她的眼底竟然闪过一丝不豫的冷凝。

怪异的感觉再次弥漫他的心中,不对劲,真的不太对劲!这种现象很明显的显示出,她私心属意他隔壁这个阴沉的男人。

可是不是他太过自大,他相信绝对不会有哪个花娘会舍他而就隔壁这位“老“爷,尤其昨日她甚至主动投怀送抱……

既然不可能,那就是……

唇角突然露出一抹夹带兴味的笑,看来差不多是他喊价的时候了。

他缓缓的抬起手,看见段芙蓉的视线立即转过来,虽然表情依然妩媚动人,可是跟隐然升起一股冷意,冷冷的盯着他。

南宫千令的笑容扩大,故意似的对她眨了眨眼睛,终于出声。

“四万两!”他一下子加了一万六千两,震惊了所有人。

南宫千令对着段芙蓉瞬间冷凝的面容微微颔首,然后偏头望向隔壁桌的男人,正好对上那双阴沉的眼,同样的,他也朝他微微一颔首,看见他愤怒的撇开头,他在心底呵呵地笑了。看来他惹恼了这位大爷呢!

“四万一千两!”男人示意护卫加价,并且送来一个警告的眼光。

南宫千令不在意的一笑,视线再次落向台上的段芙蓉,竟同样收到一抹警告的眼色,让他忍不住失笑,看来他成了不受欢迎的人了。

“四万一千两,还有没有大爷加价的?”秦姥姥在台上喊着。”四万一千两一次!还有没有要加价的大爷啊?”

南宫千令双手交叉顶在下颚,认真的审视着台上的段芙蓉,试图理出心里那种怪异感因何而起。

“四万一千两两次!各位大爷还有没有要加价的?”秦嬷嬷继续喊。

所有人全都屏息以待,这一年一度的大事即将落幕。

啊!是她!

南宫千令恍然大悟,有,真是太有趣了!

好吧!他南宫千令天生反骨,既然人家巴不得他滚得愈远愈好,他就偏偏要破坏他们的好事,怎样?有罪吗?判他下地狱吧!

“四万一千两三……”

“五万两!”他在最后一刻出声,瞬间引发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在场的人兴奋的大叫。台上的段芙蓉则突然停止抚琴冷冷的瞪向他,而隔壁男人身后的护卫似乎打算冲上来,给他这个不识时务的人一顿教训,只是让那男人抬手制止了。

南宫千令挑衅似的对着段芙蓉一笑,明知道隔壁的男人目光正阴狠的注视着他,他却看也不看他一眼,他等着他加价,或者是秦嬷嬷叫停。

“五万两,五万两!大爷您还加不加价?”秦嬷嬷的声音已经兴奋的拔尖。

“加不加?加不加?五万两一次。大爷,考虑看看,加不加价?咱们芙蓉姑娘等着伺候大爷喔!五万两两次。”

男人示意身后的护卫低头,在耳边交代了几句。

“五万一千两。”护卫终于加价。

“五万一千两!加到五万一千两了!”秦娃嬷兴奋的大叫。

“六万两。”没有让众人多等,南宫千令立刻道。

话语方落,隔壁的男人已经猛地起身,狠狠的瞪向他。

南宫千令悠闲地对他露出一抹笑容,再次颔首。

“六万两!”秦姥姥尖叫。”这位大爷,六万两,您加不加价?!”

男人一瞬不瞬的瞪着南宫千令,像是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紧接着便愤怒的拂袖而去,两名护卫则紧紧的跟在后面。

“呀!看来今晚的得标者就是南宫公子了!”秦嬷嬷眉开眼笑的说,没去在意恼怒离去的人。

“各位承让了,今夜诸位在这儿的开销,在下请客。”南宫千令扬声豪迈的说。

众人欢呼,一片喜气。

“芙蓉,快过来,陪南宫公子上楼去。”秦姥娃拉过段芙蓉来到南宫千令身边,将她的手交到他的手中。”南宫公子,今晚咱们芙蓉就是你的了,你可要好好的疼惜她喔!”

“这是当然。”

“这下真的是名副其实的春宵一刻值千金,南宫公子还是快快上楼去吧!”众人喧嚷着。

“那么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各位尽兴的喝,别客气。”南宫千令牵着一发不语的段芙蓉,在众人的鼓噪下走上芙蓉阁。

才离开众人的视线,手中的柔荑便想挣脱,他紧握住,轻松的一扯将她给搂进怀中。

“放开我!”清脆的声音满含警告。

南宫千令轻笑,将她带进芙蓉阁里,关上房门,顺便落了栓。

“放开?芙蓉姑娘该不会忘了,今夜在下可要与姑娘芙蓉帐里度春宵哪!”

“无耻!”她用力甩开他。

“呵呵……哈哈哈!”南宫千令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不顾她的挣扎,从背后将她揽在胸前,下巴靠在她的肩上,对着她的耳朵低语,“你实在不适合这种卖笑的生活,小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