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别闹了,姑娘 >

第10章

别闹了,姑娘-第10章

小说: 别闹了,姑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小的明白,小的明白。”幽暗的室内再加上惺忪的睡眼,店小二根本看不清跟前的人,倒是那声调让他知道眼前的客倌是哪位,不就是那位外表像土匪,却非常大方的大爷。

南宫千令不多话,拉着梅茹君便离开客栈。牵来马匹,他将她抱上马,再翻身一跃,坐在她身后。

“就请你勉为其难的和在下共乘一骑吧,小君儿。”南宫千令在她耳边轻声道。

她不自在的挪动身体,“为什么要像连夜潜逃般在这种时候偷偷摸摸的离开?而且,还恢复了原貌?”

就着月光,他们不再易容,恢复本来面貌。

“我必须早些回到长安,先安顿我娘,才好面对不速之客上门。”不管如何,他都不会让他的娘亲受到任何伤害,就算是陈年往事也不许。

“南宫觉当真是你同父异母的兄弟?”梅茹君想起他之前对她的解释,天下竟有这么巧合的事。

“我看是八九不离十了。”他轻笑。

“这么说……你说你爹的事是事实喽,为什么要说是骗我的?”她满心不解。

“或许我只是……”南宫千令望着前方将现的晨曦,沉默了。

连他自己也摘不清楚当时的心境,也许是她那难得的一笑让他领悟到某种他避之惟恐不及的事;也许是不想因为看见她软化的模样,让自己心湖起的波澜愈来愈无法控制……低头望着她的头顶,当时心慌的感觉再次袭来。

“只是什么?”梅茹君疑惑地问。

“……没什么。”迟疑了一下,最后他选择摇头。在心里自嘲的苦笑,原来他南宫千令竟是个……懦夫?

“我们休息一下吧!用个早膳后再赶路,今天傍晚应该就能抵达。”

“嗯。”梅茹君淡漠的低应。

他低头望了她一眼,眼神微黯,旋即环顾四周找寻适当的休息地点,之后,在一棵大树旁停了下来。

他跳下马,才转身想要帮助她下马,她不待他帮忙,自己便滑下马背。

“小心!”他即时扶住她瘫软的身子,就知道没有武功的她,连续骑了两个多时辰的马一定腿软。

梅茹君抬起头来,两人默默相望,一会儿之后,她推开他的扶持。

“我没事。”她艰难的走到树旁的大石坐下,定定的望着晨曦,这条路,她走对了吗?与他继续纠缠下去,到最后,她会变得如何呢?

她的心非常的不安,因为一直以来,她已隐隐的发现到,这个男人竟能操控她的情绪。

不,她不能再继续任凭他摆布了,她必须远离他,否则她担心自己会……

“小君儿。”南宫千令在她眼前挥着手,她在想什么?

“什么?!”她略微一惊,抬起头看向他。

南宫千令深思的望着她,久久,才拿着干粮在她眼前晃了晃。

“吃一点,吃饱了好赶路。”

她接了过来。

“谢谢。”她没什么胃口,但她会吃,不过不是现在。”我需要一点隐私。”她低着头,突然道。

南宫千令微微一楞,随即领悟。

“你可以到林子里,小心一点,别迷路了。”他叮咛。

“嗯。”她将干粮收进怀里,垂着头往林子深处走去,感觉到身后的视线紧紧的烧灼着她的背。

“别跑太远了。”他蹙眉望着她的背影。

“知道了。”她大声的回应。

走进树林,她不断的思索着。

她必须离开他,否则她担心自己冷硬的心会渐渐软化,若报不了仇,她如何对得起九泉之下的爹娘和哥哥。

至于被封的武功,她相信师父或师祖都有能力为她解开。

现在的问题是,她该如何离开?

她可以趁现在快跑,但是绝对跑不过他,纵使长年辛苦习武,让她的身体比一般闺阁千金好上许多,经过这几日突失武功的不适应期之后,她也渐渐习惯这副软弱无力的身躯了,但是要从他手中逃离依然是很困难的事,尤其她又几乎和他形影不离

也许她可以……

思索了一会儿,她似乎已经有了腹案,转身回到休息处。

“我们该上路了。”南宫千令已经收拾好,看见她回来,微笑地道。

“嗯。”她直接来到马旁,待他帮她上马后,她突然低呼一声。”啊!”

“怎么了?”

“我的护身符……好像掉了。”她轻触胸口,急着想要下马。”不行,那是我娘留给我的,我必须去找回来。”

“掉在哪儿?”

“我怎么会知道掉在哪儿?如果知道早就捡起来了。”

南宫千令对她焦躁的语气显得有点讶异,不过他当她是因为掉了娘亲的遗物而焦急,不以为意。

“我的意思是一个大概的地点,最后一次看到你的护身符是什么时候?”

“我想可能是掉在林子里吧,刚刚我进林子里的时候还掏出来握着……那是我的习惯,在不安的时候,我习惯握着它……”梅茹君垂下头,似乎非常哀伤。

南宫千令若有所思的望着她,一会儿才道。”我去帮你找吧!你在这儿等我。”

“谢谢……”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树林后,她立即“驾“地一声,策马奔离。这是惟一的机会,她必须成功。

突然,一声长啸响起,奔驰中的马儿停了下来,不顾她的鞭策,竟转头往回跑,南宫千令站在原处等着。

“你……”梅茹君气馁又愤怒的瞪着他。

“想知道我为什么没受骗吗?”他来到马旁,从她手中接过缰绳,跃上马背重新拿回主控权。

她漠然无语,僵着身子,全身怖满拒绝的气息。

“以你的性情,不可能让我知道你内心的软弱,我知道那是你为求逼真的表演,但是过于刻意的解释。却成为你的败笔。”

“如果是真的呢?”她突然问,偏过头来定定的望入他的眼。

“如果是真的呢?难道你完全没有一丝怀疑,怀疑自己的判断是错误的?”

“如果是真的,那我会很高兴,不过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

“回头!”梅茹君大喊,扯住缰绳强硬的要马匹回头。

“小心点,你不想跌下马吧?”

“回头!”她再次喊道。

南宫千令望着她好一会儿,才让马匹回头,来到他们方才休息的地方。

她不发一语的跃下马匹,跑进树林里。

“等等!”他连忙跟在后头!把扯住她的手臂。”你要去哪里?”

她眼中带泪,瞪着他良久,才抬起另一只手遥指向前方。

他循着方向望过去,一开始并没有看见什么,直到她挣脱他的箝制,走到一棵树下,这才看见挂在树枝上的一条红绳,末端绑着一个护身符。

错愕的望向她,他张嘴想说什么,却只能哑口无言的看着她拿下护身符,冷然的经过他回到马旁。'

“我一直知道你想离开,可是却没料到竟是如此迫切,让你不惜以你娘的遗物做饵,舍弃也无妨!”他看着自己上马的她,站在一旁没有跟进的意思。

她没有辩解,只是冷冷的望着前方。

“我让你离开。”

她讶异的望向他。

“我恢复你的武功,让你离开。”南宫千令补充道,将她扶下马背,解了她的穴道。

感觉到封住的内力渐渐恢复,她尽是不解的望着他。”为什么?”

“何必问为什么?你想离开,我让你离开,如你所愿,不好吗?”他淡淡一笑,从马背上拿下自己的东西。”马匹让给你。”

他走了!

梅茹君凝睇着远去的背影,她终于自由了,连武功都恢复,这会儿她终于可以前去和那狗官一决生死,她应该迫不及待的离去,可为什么无法动弹?为什么她的心好像失落了什么?

“你想让我欠你更多吗?”在意识到前,她已经脱口而出。

他缓缓的转过身来,看见她策马走近,微讶地扬眉。”怎么了?”

“我尚欠你六万两银子,现在你又要让我多欠你一匹马吗?我不喜欢欠债,所以我会继续留下来,直到偿清为止。”梅茹君冷硬的说,撇开脸不愿看见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

南宫千令微微一笑,知道这是她最大的让步了,所以他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翻身上马背。

“你知道以一个侍女的工资,要偿还六万两银子需要多久的时间吗?”

梅茹君没有回答。

“一辈子也还不完,小君儿,一辈子。”

※※※

她变了。

她知道自己变了,因为如果她还是往常的自己,那么从他说欠他一辈子也还不完时,她一定会很后悔没有和他分道扬镰,可是她竟然只是冷冷的轻哼一声,心里却一点也不在意?

“……小君儿?”南宫千令低声唤了几次依然得不到回应,她到底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小君儿?”他戳了戳她的头再轻唤一声。

“你做什……”

“嘘!”他立即示意她噤声。

她闭上嘴巴,开始留意四周,他发现什么?

“有人?”她低声的询问。

“嗯,跟踪我们将近半个时辰了,我为了确认他是不是在跟踪我们,故意绕了一些路,结果他还是跟着我们,你都没发现吗?”南宫千令下巴靠着她的肩膀,在她耳边低语。

“知道是哪路人马吗?”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我还没那么厉害。”他嘀咕。”不过,似乎只有一个人。”

“你怎么打算?”

他轻笑出声,“看我的。”将缰绳交到她手上,瞬间从马背上飞跃而起,纵身往后飞掠而去,几个腾空跨步,他翩然落在一匹马前,霎时马鸣蹄飞,马上一名男子不慎跌落马下。

“阁下跟着我们许久,有何指教?”南宫千令蹙眉望着眼前略感眼熟的男子,上下审视他异常狼狈的模样,这应该不是方才坠马的关系。

“对……对不住,我只是……只是想找个伴同行,我真的不是有什么企图,我只是害怕……”柳锦南惊魂未定地解释。

“为什么?”

“因……因为我不久前才遭到匪徒打劫,所以……所以才想……”柳锦南结结巴巴的,似乎吓得不轻。

匪徒?他并不曾听闻这条官道上有匪徒劫掠的消息啊!

听闻身后的马蹄声,南宫千令转过身,看见梅茹君策马而来。

“怎么回事?”她低问,视线停留在依然跌坐在地上的男人,眉头也是一蹙,似乎在思索什么。

“他说遭人打劫,想找个伴同行。”南宫千令简单的解释。

梅茹君沉吟,直望着柳锦南,紧接着,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她惊愕地低喊,“你是……柳叔?!”

柳锦南猛地抬起头来,似乎非常讶异。”姑娘是……”

梅茹君跳下马,冲到他身边。

“你真的是柳叔!”她不敢相信的叫。”我是小君啊!”

“小君?”柳锦南像是回忆似的低喃,蓦地,不敢置信的瞠大眼,猛地抓住她的双肩。”你是小君?!梅大哥的女儿?那个小君?”

梅茹君激动的点头。

“老天,你没死,喔!谢天谢地,谢天谢地啊“柳锦南老泪纵横。

南宫千令望着这场感人的相见欢,眼底若有所思,望了望四周,才开口提议。

“也到了该用午膳的时间了,我看还是找个地方坐下,你们好好聊聊吧!”

※※※

郊外山林,他们在溪涧边寻了一块较平坦的地方,南宫千令去张罗午膳,将空间留给他们两人。

“来,告诉柳叔,这些年你都到哪儿去了?做了些什么?”柳锦南拉着她的手,坐在大石上。

梅茹君觉得有点不自在,许是多年来冷情冷心之故,因此对于如此和蔼亲切的他,才会感到不自在吧!

“当年逃出来之后,我被人救了,后来我拜那人为师,学了一些武功,打算为爹娘兄长报仇。”她两三句简单的交代这六年来的辛酸苦楚。

“你知道吗?当年我回到梅府,看到的竟然是一片废墟时,我差点疯了,至今只知道盗匪余孽为了报复剿寨之仇,所以闯入府邸杀人,事后还放火烧屋,我一直在废墟里寻找你们的消息,希望你们能逃过一劫,可是……如今知道梅大哥至少还留有你这条血脉,我死也能瞑目了。”柳锦南抹着眼泪,欣慰地叹道。

“盗匪?林国栋就是这样结案的?”梅茹君带怒地问。

“林国栋?你是指……刺史大人?”

“没错,就是那狗官!”

“狗……小君,你怎能……”柳锦南惊愕地低呼。

“他是这样结案的?说是盗匪所为?!”

“没错,怎么?有什么不对吗?难道不是盗匪?”

“当然不是!”她怒红了眼。”是那狗官!”

“你是说……”柳锦南不敢相信的瞠大眼。”老天,不会吧!怎么可能?!”

“事实如此。”梅茹君将当年的事一一述说。”因此,当我活下来的时候,我就发誓,定要找那狗官报仇。”

“我不敢相信,怎么会有这种事?太过分了,简直没有天良!”柳锦南喃喃咒骂着,恍如气急攻心,一口气差点喘不过来。

“柳大叔,别太激动,气坏了身子多划不来。”南宫千令在溪里抓了几条鱼,也猎了一只野雉回来,开始着手生火。

“南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