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别闹了,姑娘 >

第11章

别闹了,姑娘-第11章

小说: 别闹了,姑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柳大叔,别太激动,气坏了身子多划不来。”南宫千令在溪里抓了几条鱼,也猎了一只野雉回来,开始着手生火。

“南宫公子,多谢你照顾小君,我代她的爹娘向你说声谢谢。”柳锦南起身,对南宫千令拱手说。

南宫千令扬眉,眼底闪过一抹深沉的光芒,一闪而敛,微微一笑道:“柳大叔毋需如此客气,出门在外,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梅茹君轻轻一哼,略微不满的斜睨了他一眼。互相帮助?他还真敢说!

“怎么?小君儿有意见吗?”南宫千令察觉她的不满,轻笑问。

“没有。”

“看你的模样不像没有。”他摇头叹笑。”不过没关系,你说没有就没有。”

柳锦南来到火边,伸手帮忙,不小心洒了些许南宫千令放置在一旁的水到火堆里,差点弄熄了一根木柴,扬起一阵白烟。

“抱歉。”他连忙道歉。

“无妨,一点水罢了。”南宫千令望了他一眼。

柳锦南看着他们,突然欣慰地笑着说:“看你们两个如此登对,南宫公子的人品、家世又是如此良好,我想大哥和大嫂应该能含笑九泉了。”

话一出口,南宫千令和梅茹君同时望向他。

“怎……怎么了?”柳锦南疑惑的问。

两人对望一眼,眼底有某些讯息在传递,最后,梅茹君垂下眼,眼底有抹黯然,以及突生的冰寒。

“柳叔,你怎么知道他姓南宫?又怎么知道他的家世良好?”抬起眼,梅茹君冷冷的盯着他。

“这……是你刚刚……”

“我刚刚什么也没说!”她打断他。

“我……我是……因为我跟在你们身后,所以多多少少听见一些你们的对话……”柳锦南还想解释。

“又错了。相处至今,小君儿还未曾用我的姓或名唤过我。”方才他第一次听到他称他南宫公子时,就察觉不对劲了。

“我……”柳锦南词穷了,紧接着他跃身向后,相隔两丈远与他们对峙。”看来我太过大意了,既然被你们识破,我也毋需再与你们周旋。”

“你确实是柳锦南吧?”南宫千令拉住梅茹君,不让她冲动行事。

“没错。”柳锦南毫不犹豫地承认。

“你不可能是柳叔!”梅茹君不愿相信的喊。

“很抱歉,小君,我的确是。”柳锦南耸肩,笑容隐带奸佞。

“你有什么目的?”南宫千令环住她的肩膀,感觉到她因激动、愤怒而颤抖。

“很简单,斩、草、除、根。”

“斩草除根?”南宫千令沉吟,蓦地想起自己曾在哪里看过他。”和林国栋在一起喝茶的人就是你!”

梅茹君惊愕的望向柳锦南,看见他自得的笑容,痛苦的闭上眼,不愿相信这么残酷的事实,当时她为什么没有注意到?

“你以为知道事实之后,我还会放过你吗?”她痛恨的说。

“你又以为,我会毫无准备的洗净脖子等你来砍吗?”柳锦南深沉的笑。

南宫千令蹙眉,瞧他一副无所畏惧、胸有成竹的模样,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非常的不好!

“这件惨案里,你扮演什么角色?”南宫千令质问。拍拍她的肩,给予无声的安慰。

“我?呵呵……该怎么定位我的角色呢?明知道梅仲尹不可能同流合污,却故意将略阳富庶的景象告知刺史大人,官场贪污风气盛行,得知有油水可捞,林国栋怎么可能错失,怪只怪梅仲尹不懂识时务的要领,想要举发顶头上司却又愚蠢至极的先警告他,也难怪遭到灭门之祸了。”

“你怎么可以?!爹将你当作亲兄弟般对待,你怎么可以这么背叛他?!”梅茹君怒喊,眼底充满怨恨的瞪着眼前这个她叫了十多年叔叔的人。

“亲兄弟?得了吧!一点特权都不给我,算什么亲兄弟般的对待。我不过是在乡里间收取一些利益,他就办我,甚至警告我不可再犯,否则将会加重刑罚。他让我在乡里间丢脸,每个人暗地里都在嘲笑我,他给我的侮辱,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哼!如果认个县令大哥得不到任何好处,反而被更加严厉的看管,那我干么还要认这个大哥?!”

“你真是太可恶了!只因为爹不让你鱼肉乡民,你就用计取我全家的性命。柳锦南,今日不杀你,我誓不为人!”梅茹君推开南宫千令,抽出腰间的软剑,咻咻鸣响,银光闪闪……

“呕……”才一运劲至软剑上,她突感气闷,下一瞬间,便哎出一口鲜血,跪倒在地。

“小君儿?!”南宫千令惊愕的扶住她。

“哈哈哈……要杀我?再等一百年吧!”柳锦南哈哈狂笑。”你们已经中毒了。”他好心的告知他们。

“怎么会?”南宫千令蹙眉,尝试运功,同样感到气血一窒,连忙停止运气。

“那阵烟啊!”柳锦南得意的提醒他。

“可恶!”南宫千令低咒。

“放了他,这是我和你之间的恩怨,与他无关。”梅茹君冷冷的说。

南宫千令微讶低头凝睇着她,嘴角不自觉露出了一抹笑。

“放了他?他对我可还有其他用处,我怎么可能放了他!没想到你如此天真,你们两个,谁都不能留。”柳锦南走向他们,“不过,我可以让你们多活一阵子。”

梅茹君瞪着他,眼底有一抹决绝与坚定。

“我不会让你伤他一根寒毛的!”手中的软剑一抖,她硬是压住翻涌的气血,孤注一掷,决心在一招内取柳锦南性命,只要他无恙,即使与柳锦南同归于尽,功力尽散,她也无惧。

“不可以……”南宫千令才想阻止,慢了一步,只见她飞身而起,剑势凌厉直取他的罩门。

“哼!困兽之斗!”柳锦南嗤之以鼻,连退了数步,拉开与其之间的距离。

“噗!”梅茹君不敌体内的毒性,在剑尖刺人柳锦南的胸前,一口血水喷吐而出。可她不顾一切,在硬将软剑送进柳锦南的体内时,人也软倒下来。

整个过程在眨眼间结束,但看在南宫千令的眼中,一颗心受到了无比的震撼,他动容了。

“小君儿!”他跑上前将她扶起。

“呕!”梅茹君在他怀中又呕出一口血水,她想说话却力不从心,一开口,血便不停的由口中涌出。”他……还没……”

“别说话,别说了。”南宫千令急急的阻止,该死的是,他竟无法帮她。

“你该让她说的!”柳锦南的声音从他们背后传来。南宫千令一惊,回过头去,就见他缓缓的站起,衣上染着些许鲜血,但没什么大碍。

“我说了,她只是做困兽之斗,那种程度,怎能伤我的性命。”柳锦南邪佞的笑着。”如果你想她多活一些时刻,就乖乖的跟我走,否则我现在立即送她归西!”

“不……我……宁愿死……”梅茹君断断续续,痛苦的咬牙道。

“嘘,别说话,相信我,好吗?”南宫千令在她耳边低喃,安抚她的情绪。

她疲累的抬眼望着他。

“相信我。”他抬手轻抚她苍白的脸色,给她一个温柔的笑容。

凝望着他良久,她缓缓的闭上眼,靠在他的胸前。

他抚着她的发,抬起头来面对柳锦南。

“走吧!”第8章

长安城南宫府。

当门房将门打开,询问来客身分之后,立即变了脸色。

对身旁的人耳语几句,自己领着客人到偏厅,另一人则动作迅速的往主厅跑,找管家去。

“夫人,夫人!”福管家迈着老迈的步伐匆匆来到帐房。

“什么事让你跑得这么急?是不是少爷回来了?”南宫夫人吩咐帐房几句之后,才起身走出帐房。

福管家恭敬的跟在身后。

“夫人,不是少爷回来了,而是不速之客上门了。”福管家苦着一张脸。

“不速之客?难道是'利先商行'那些人上门来?他们还是按捺不住了,是吧!”南宫夫人蹙了下眉头,忧心的叹道。

“不是啊!夫人,是……是……”管家为难的开不了口。

“不是'利先商行'的人?”她疑惑地望着他。”那到底是谁上门了?你倒是说啊!”

“夫人,是……是老爷在外头生的儿子找上门了!”福管家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说出口。

南宫夫人震惊的退了三步,瞠着眼,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夫人?”福管家担忧的轻唤。

“你说……上门的,是那老不死的儿子?”南宫夫人抚着略感疼痛的胸口,颤声的问。

“夫人别气啊!当心自个儿的身体。”福管家连忙劝道。

“是不是?!”南宫夫人大吼。

“是!”

“他竟然敢找上门?”南宫夫人难以置信的低喃。”知道目的是什么吗?”

“不知道。”

她沉吟着,脑袋已经渐渐冷静下来,似乎思索着什么。

“人在哪里?”

“在偏厅候着。”

“带我过去……不,把他们带到小花厅去,我等会儿就过去。”南宫夫人决定。

“是,夫人。”福管家匆匆退下。

“竟然找上门?!那老不死的竟敢要他儿子找上门!”南宫夫人一咬牙,好一会儿,她敛下怒容,端出多年来养成的威严气势,尊贵优雅的走向小花厅。”就让我来会会你,看看你的目的是什么!”

还尚未走进花厅,就听见里头传来争执。

“请你们搞清楚,我可是这个家的半个主人,你们凭什么让我在这种地方等?”

“这是夫人的命令。”福管家冷淡的说。所有的仆人对这不速之客傲慢的态度都非常不悦,尤其一些年长、深知南宫家过去的仆役,更是戴上冷漠的面具面对。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一定会将你赶出府,你等着好了!”

“是谁要赶走我的管家啊?”南宫夫人雍容华贵的走进花厅,颇具威严的眼光一扫,视线落在南宫觉脸上。

南宫觉神情一凛,立即带笑上前。

“这位一定是大娘,觉儿见过大娘。”

“不敢,老身与公子素不相识,更何况老身的夫婿并未为我迎进任何姊妹,又何来'大娘'这个称谓?公子还是同其他人一样,唤我一声'南宫夫人'吧!”南宫夫人睥睨着他,视线扫过在他身后的秦和广和许烟儿。

“哦,这两位是我的外祖父以及内人。”南宫觉察觉她的视线所落之处立即道,心里颇不是滋味。

他可是这个家的半个主人,她不过是一名妇人,将来还得看他的脸色过日子,凭什么拿那种高高在上的眼光看他?不过没关系,他可以忍,等到掌握大权之后,定要让这老太婆好看!

“嗯。”南宫夫人轻应,旋身坐上主位。”方才进来前,听到有人要赶走我的管家,怎么回事?”

“下人不懂礼数,我只是教训教训他罢了。”南宫觉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教训?呵呵……这位公子,我家下人劳烦你教训,老身还真是过意不去。不过如果公子不介意,老身认为,这家务事就留给老身自己处理即可,公于是客人,不敢劳烦。”

南宫觉脸色不豫。”夫人,我并不算是客人,我是南宫家的子孙,爹临终前吩咐我,将他的遗骨带回来安葬,落叶归根。”

临终……那人已经……死了?

南宫夫人内心一震,握紧双拳,压下内心的激动。

“你爹是谁?关老身什么事?”

“我爹是南宫安修,难道你想否认我的存在吗?”

“真巧,我的丈夫也叫南宫安修,不过他在二十几年前就已经死了。”

“哼!我知道了,你是故意的,你怕我认祖归宗之后,和你的儿子争夺南宫家的财产,是也不是?”看南宫家的规模,若能掌权,会是怎么一番的光景啊!

“争夺财产?呵呵呵,这位公子,我不以为你有权利争夺南宫家的财产。”

“我为什么没有权利?!我是爹的儿子,本就有权利继承他遗留下来的财产。”

“我想你还没搞清楚,南宫安修抛妻弃子离家二十余载,当初他留下来的,除了债务之外,别无其他。”她那可怜的无缘女儿,就是因此被抓去抵债,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啊!

南宫觉一惊。”这只是你的片面之词,你意图侵吞所有的财产才会编出这种谎言!”

“哼!我根本毋需编织任何谎言,我甚至不必理会你,来人,送客!”和这种人讲道理,根本是多费唇舌,白费工夫。

“我不会善罢甘休的!”南宫觉被强硬的送出门,他一旁的秦和广和许烟儿默默无语的跟在身后离去。

“真是……找我麻烦!”南宫夫人不胜其烦似的低叹,垂着头,突然流下两行泪。

“夫人?”福管家忧心地唤。

“我没事,只是……消息来得太突然,我一时……没事,没事,他早该死的。我早当他死了,我只是想到我那女儿……”她摆着手,要他不用在意。”少爷还没消息吗?”

“是啊!三位公子都回来过了,就是不见少爷的人影,我也问过三位公子,东方公子说少爷在出了长安城之后就与他们分道扬镳,本来约好在四川碰面的,可是时间过了,少爷没有出现。”

“这孩子……难道是出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