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别闹了,姑娘 >

第9章

别闹了,姑娘-第9章

小说: 别闹了,姑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祖孙两人咬牙切齿的看着媳妇儿被轻簿,却不敢作声,小妇人则苍白着脸色,恐惧的颤抖,终于,当那双淫手来到小妇人的腿间时,小妇人终于忍不住哭叫着挣扎。

“大胆!竟然敢拒绝搜查,难道真要我将你们押人大牢吗?”官兵恐吓。

小妇人咬着唇,无助的望向丈夫,年轻男子再也忍不下去,就在那官兵再次伸出淫手时跳了出来,将妻子护在身后。

“你们欺人太甚!假公济私,光明正大的轻薄良家妇女,你们简直无耻!”

“大胆刁民,兄弟们,将他们抓起来押回衙门!”那官兵恼羞成怒,立即大喊。

“如何?还要继续看下去吗?”南宫千令在一团混乱中问道。他是可以出手相救,但是他要她开口。

“自助人助,既然她的丈夫都不畏强权的挺身而出,那么……动手吧!'主人'。”梅茹君轻声道。如果那男子不为妻子挺身而出,那么她就不会理会他们。

南宫千令微微一笑,拿起腰间的银袋,将里头的银子全部倒了出来,接着,便一锭一锭的,朝着那些官兵四周不着痕迹的弹射而出,没多久,一声惊呼响起。

“呀!有银子!”

随着这声惊呼,一场混乱立即上演,所有等待出城的百姓一拥而上,就是希望能捡到从天而降的银子,几名官兵先是错愕的被人群包围在中央,后来就开始一边驱赶百姓,一边抢银子,再也无暇安分守门。

“对他们三个来说,你成了名副其卖的'贵'人了。”梅茹君冷冷的嘲讽。

南宫千令轻轻一笑,驾着马车来到那三名祖孙旁。

“还不快上来。”他对他们喊。

三人微微一楞,随即意会,匆匆爬上马车,五人一行安然出城了。

※※※

“多谢这位大爷相助,在下南宫觉,这是外祖父,这是内人。”年轻男子掀开与前座相隔的帘子探出头来,漾着讨好的笑容道。

南宫千令扬眉,真巧,他也姓南宫。

“老汉是个粗人,姓千,这女娃儿是俺买来服侍俺的,瞧她这长相,就安全多了,绝对不会被那些狗娘养的调戏,给俺制造麻烦。”南宫千令大着嗓门,佯装出一副乡野莽夫暴发户的粗鄙样。

“咳!”梅茹君轻咳一声,掩饰住因他夸张的表演而显得错愕的微笑,顺道暗中扯了扯他的袖子,要他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哦,不知千大爷要往何处去?”南宫觉连忙改变话题,他希望他们是同路,那么就可以要求同行,坐这舒适的马车,比起走路好太多了。

“俺随便去,俺正在游山玩水咧!”南宫千令说完,又一副嗳昧模样的在南宫觉的耳旁问。”你们咧?小哥和小娘子上哪儿去啊?嘿嘿!带着一个老头,夜里很不方便吧!”

南宫觉听懂了他的暗示,瞬间红了脸。

“我们是准备上长安城去。”

“长安城啊“南宫千令睨了默默无语的梅茹君一眼。

“俺听说长安城热闹得紧,这么着,俺也往长安城去,就顺道送送你们。”

“真是太感谢千大爷,谢谢。”南宫觉感激的拱手。

梅茹君盯着尘土飞扬的道路,装作不知道南宫千令在看她。

她大概可以猜得到他的用意,无非就是想让她多与他人接触,看能不能多点“人性“,只不过,她必须让他失望了。

※※※

赶了一天的路,傍晚时分,他们找了一家客栈过夜。

“明天再赶一天的路,我们就能进入长安城了。”与那家人各自回房之后,南宫千令对梅茹君道。

“嗯。”她冷漠的低应,为他倒了一杯水,尽责的扮演一个仆人的角色,今天一整天,她都被这么使唤着。

接过杯子,他顺手拉她坐下,再将杯子递到她面前。

“这里没有外人,我们不用作戏。你喝吧!整天下来,你几乎不吃不喝,肯定又饿又渴,我已经要小二准备晚膳,等会儿就会送上来了。”

“如果你当真这么关心我,那么就解开我的穴道让我恢复武功。”梅茹君冷冷的望着他。

“我当然关心你,不过这是两回事。”南宫千令笑道。

她愤怒的挥开桌上的杯子,累积一天的怨气让她义愤填膺,双眼充满恨意的瞪着他。

“凭什么?你到底凭什么主宰我?”

他无言的望着她良久,不发一语的低身捡拾起地上杯子的碎片。

他知道她的委屈,对于其他三个人理所当然的使唤她,他心里虽然也很不高兴,却选择不置一词,希望借此让她学会忍耐。

他相信若今天她武功仍在,那三个人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他必须让她知道,单靠武力并无法解决所有事,纵使她有武功,但是人外有人,没有人敢保证自己永远是那个人外之人。

“你说啊!你凭什么认为自己有权利主宰我的一切?”梅茹君见他不说话,冲到他身旁一把扯住他。

手中的杯子碎片因她的力道,划破了他的指尖,红艳的鲜血冒出来时,两人都怔楞住,愕然的望着那红色的液体滴落在地上。

南宫千令首先回过神来,将手指伸进口中舔去血迹,不在意的对她一笑,继续收拾。

“不要捡了!”梅茹君低喊。

“不打紧,只是几块碎片罢了。”

看着他血一滴一滴的滴下,梅茹君难以抑制心里倏地升起的烦躁感,他到底想干么?纵使伤口小,不至于流血致死,但是他放任不管到底是什么意思?要她愧疚吗?

而可恶的是,她心里竟然真的感到愧疚。

“我说不要捡了!”她蓦地大喊。

南宫千令一顿,缓缓的抬起头来,若有所思的望着她。

她不自在的移开视线。

“算了,你爱捡就捡,看能不能割断自己的手指头!”懊恼的说完,她冷漠的转身背对着他。

望着她的背影,良久,他露出一抹莞尔的笑容。

这倔姑娘其实还挺善良的,不是吗?不过,他的想法可不能让她知道。

“好,我不捡,就让小二哥收拾好了。”他走到她身后。”这样好了,我们干脆下楼用膳,免得待会儿谁不小心割断了手指头可就不好,是不?”拉着她的手,在她半推半就之下,两人下楼用膳。

“对了,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咱们都这么'亲密'了,你该告诉我你姓啥名啥了吧?”在店小二送上他们的晚膳之后,南宫千今望着以生涩的动作服侍他用膳的梅茹君,突然问。

她一顿,抬眼冷冷的看他一眼,淡漠地道。”彼此彼此。”

“咦?你也不知道我的姓名吗?”他讶异的问。

她没有回应他,该添的该舀的都弄好了之后,她坐下来开始用膳。

“主人都还没动筷,你怎么可以开动呢?”他故意刁难她。

她放下碗筷,冷淡的看了他一眼,倏地起身,坐到另一张桌子去。

“欸,你干什么?”

“大爷是主,小婢是仆,怎能同桌而食?”冰寒的语调不带一丝人气。

他顿时颇有拿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闭了闭眼,才起身将她拉回来。

“好吧!是我不对,我不该故意挑衅。”他压她坐下。”告诉我你的名字。”

“……梅茹君。”犹豫了一会儿,她才道。

“想不想知道我的名字?”南宫千令倾身向前。

她无所谓的瞥了他一眼。”爱说不说,与我无关。”

“真是不解风情哪!小君儿。好吧!我只好自作多情一点喽!我姓南宫,名千令,南宫千令正是在下。”

南宫?她是曾听春风楼的秦嬷嬷称他为南宫公子,真巧,和那南宫觉同宗。

漠然无语的继续用膳,这种巧合让她不安。

“你知道吗,我觉得那南宫觉的五官竟和我有点相似,不知情的人可能会以为我和他是兄弟,当然,我指的并不是我现在这副德行。”

她抬睫望他一眼,心思陡转。

“你曾说过你爹为了一名青楼女子抛妻弃子,如果今天你碰到你爹和那个女人,你会怎样?”

南宫千令面带深思的望着她,微微一笑。

“老实说,就算我爹站在我面前,我也认不得他,不过如果侥幸认得,我会说。'啊!好久不见,原来你是和这个女人跑的,太没眼光了,比不上我娘的万分之一。”

讶异的望着他,她忍不住轻笑出声,一点都不相信他会这样说。

“啊!终于看见你的笑容了,还是笑容比较适合你。”虽然他知道这话一说出口,她难得一见的笑容就会像泡沫般立即消失,但是他仍然不改初衷。

看着她沉郁的脸因笑容而一变,像是阳光突破云层洒落而下,让他心旌动摇。倏地,他眼神闪过一丝慌乱,随即隐匿,只有唇角的笑略显僵硬。

果然,梅茹君闻言笑容一敛,又是一脸漠然。

“看到你的笑容就值得了,不枉费我编出这么一个故事。”他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你骗我?!”梅茹君难以置信的瞪大眼。

南宫千令状似讶异的低下头与她对视。

“难不成你真的当真啦?你不是说我是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而我也承认了呀!”见她脸色难看,他哈哈一笑。”不会吧?你真的当真了!”

“耍弄我让你觉得很好玩吗?你太恶劣了!”她冷冷的瞪着他,像是再也受不了和他面对面般,转身奔回楼上。

在上楼时,她撞上正好下楼来的南宫觉。微一抬眼,看见那与南宫千令略微相似的五官,便不发一语的奔上楼去。

“真是一点礼数也不懂!”南宫觉嘀咕着下楼。

南宫千令不正经的表情一敛,深沉而若有所思的望着她的背影,垂下眼,心里似有所了悟。

“千大爷,您的侍女怎么了?”南宫觉发现他,连忙走过来。

“女娃儿吃坏了肚子,急着上茅房,来来来,小伙子一起坐,俺请客!”南宫千令豪迈的大笑。

“谢谢千大爷,不过在下是下来张罗晚膳,外祖父与内人正在房里等着我……”

“叫小二送上去就行了,咱们两个好好的喝一杯!”

“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谢过千大爷。”

“哈哈哈!俺喜欢!”南宫千令笑着,带有深意的眼望着南宫觉,也许他该探探他们上长安的目的是什么。”对啦,小哥,你们爷儿媳妇三人上长安做什么?投亲吗?”他闲聊似的开口。

南宫觉微微一叹。”算是,也算不是,在下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怎么?事情很复杂吗?”

“唉!其实在下是替爹亲完成临终遗愿,将其遗骨带回祖坟安葬,只是……”南宫觉摇了摇头,个中恩怨纠缠,实在难以启齿。

南宫千令心下一突,不会吧?世上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整个长安城又不只他们一家姓南宫……

“在下正担心,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爹亲的祖厝呢,毕竟事隔多年,也许人事已井,唉!”南宫觉又是忧心的一叹。

“送你爹的遗骨回乡,干什么将老的弱的全带出来?这样一路上挺麻烦的,怎庋不让他们待在家中就好?”南宫千令提出疑问。

“这……惭愧,在下身无恒产,无能妥善安置家人,只能同行,而且在下打算定居于长安,如果有幸能找到爹亲的老家,便有安身立命之地,毕竟在下也算南宫家一份子,本就有权分得爹亲半数遗产。”

南宫千令微蹙了下眉。”俺老子人面广,也许能帮小哥你的忙,说说看你老子叫啥名啥,我好命人去找找。”

“真的?千老爷愿助在下寻人,在下感激不尽!”南宫觉欢喜地抱拳。”爹亲南宫安修,在长安城有一元配,生有一子名为南宫千令。”

南宫千令嘴角嘲弄的一扯,看来老天真的挺爱捉弄他们这些凡夫俗子的。

呵!这南宫觉打算分南宫家一半的财产?可以,他可以给他他爹当年留下来的一半财产。

“俺找人帮忙找找,有名有姓,你不用担心找下到。”南宫觉根本不必担心找不到人,只要他一踏人长安城,随便抓个人来问,都能问到南宫家的方向,不知道到时会不会吓死他们,或者是引发他们更贪婪的心?

“谢过千大爷。”

“甭客气了。”南宫千令用力的拍拍他的肩,差点害他岔了气。”小哥慢用,俺得上楼看看我那侍女是不是跌进粪坑了!”他心里已经另有打算,而且要立即执行。

南宫千令匆匆的走上楼,没注意到客栈的一角,有名男子正深沉的望着他的背影,他早已将他们,包括先前南宫千令和梅茹君的谈话全都听进耳里。

“看来我很幸运,不用到长安城就逮到你们了。”那男子低声呢喃,付帐后起身离开客栈。

第7章

子时刚过,南宫千令便拉着梅茹君的手,摇醒睡眼惺忪的店小二。

“小二哥,俺要结西院天字号房和南院天字号房的帐。”南宫千令拿出一锭银子放在店小二的手上。”记得,天亮的时候转告南院天字号房的客倌,说我把马车留给他们,俺千大爷有事先走了,知道吗?”

“小的明白,小的明白。”幽暗的室内再加上惺忪的睡眼,店小二根本看不清跟前的人,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