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激情电子书 > 风流乱情录 >

第42章

风流乱情录-第42章

小说: 风流乱情录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也着急!可左想右想的,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忽然,我脑子里闪过一个问题,
“我跟你们做过这么多次,你们怎么都没有怀孕?”被我问得一愣,海琴和海曼
看了我半天,还是海琴先反应过来:“我们一直有措施呀!”原来,从夏威夷回
来后,海琴知道海曼已经离不开我了,怕她怀孕就做了很多准备,比如说告诉她
怎么算危险期,还有,女用液体避孕剂,当然,也有最重要的紧急避孕药。

  “那你妈妈她们呢?她们怎么也没有怀孕?你妈妈可是说过,你能跟连续做
好几次,把她弄得都下不了地的!”海琴忽然反问我:“她们怕孩子有问题,避
孕了?”“是避孕了,不过,不是怕孩子有问题,是妈妈觉得我们没法结婚,就
上了避孕环,可以随时拿掉。”我怕她多想,“不过妈妈现在正在给我办理移民,
等考完试就差不多了,到时候就会去把避孕环去掉。”“是呀,她们到时候就可
以生孩子了!”海琴失神的说:“我呢?我到底算什么?呜……”想着自己实在
是凄苦,她抱膝坐在床上哭了起来,海曼蹲在床前,想要安慰她,可又不知道该
说些什么,张了几次嘴,又闭上了。看看我,她似乎是想到了,自己的身份也是
这么尴尬,比姐姐强不了多少,也可能是受姐姐感染,觉得姐姐确实不容易,眼
泪也开始流淌下来,最后也跟着哭得昏天黑地的了。

  我也想哭!这是我的真实感受,不是为别的,就是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
劝她们,安抚她们了。

  “你说话呀!喂!”突然,海琴抬起头,瞪着我,眼泪还在往外流,却顾不
上擦,问我:“你是我们的男人吗?你说话呀?”“我是你们男人,可我……说
什么呀?”我脑子里一片混乱,是呀,我该说什么?我劝过她们但哪个听我的了?
可显然,这不是讲理的时候,海琴竟然憋红了脸,抓住我的肩膀,使劲摇晃说:

()好看的txt电子书
“你说什么?你问谁呢?你是男人你不说该怎么办还问我呀?啊?”“你别急,
我这不正在想办法吗?”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精神病院的医生在出诊时候都带
着电警棍了,原来人精神失常的时候力气这么大!

  好说歹说的,终于逃脱了她的魔爪,我揉了揉肩膀,看她的眼神又有些不善
的意思,情急之下,说:“给妈妈打个电话吧!不是说好要叫她们一起过来的吗?”
听我说完,她显然是会错了意又要发怒,我忙解释道:“她的办法比较多,让她
也来帮帮忙吧!”终于,海琴点头了,她想了想说,“你去打电话吧,我去洗一
下。”说完,也不理我是不是去打电话,对海曼说:“你也洗洗吧,别让人家看
笑话。”海曼也擦干眼泪,跟着她走了。她们也是在较劲的!其实从夏威夷的时
候我就感觉到了,不管是出于利益还是别的什么方面考虑,海琴海曼姐妹两个一
直在跟妈妈,还有外婆,姨妈母女三人在攀比。其实这也好理解,妈妈她们都与
我有血缘上的关系,更加亲密,而虽然她和海曼都把第一次给了我,但终究觉得
跟我的关系不如妈妈她们亲近。所以,她们或者说海琴一直想在别的方面压过妈
妈她们一些,而海曼就是唯唯诺诺,全是跟着姐姐走。

  说来好笑,海琴的第一次其实就是爸爸的,可当时并没有流红。据海琴说,
当时爸爸没有说什么,可她却从心里觉得爸爸对她态度变冷了。为了证明自己的
清白,也为了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她特地去医院检查,原来,是她的Chu女膜生得
十分靠里,通常男人的鸡芭根本不能捅到。看到证明,爸爸表面上说她多心了云
云,可从实际行动上说,对她还是恢复了以前的样子,甚至比以前更加好了。而
我自己的鸡芭比正常人的尺寸大出许多,所以,才会有在游艇上强Jian她的时候,
见到她落红。不管怎么说,她的Chu女膜是我捅破的,我就要对她负责。妈妈曾经
说过,海琴心计很深,而且海曼跟她吵架时候也提到了她为了勾引爸爸所作的那
些事情。可有一点必须承认,自从夏威夷回来,她几乎没有跟爸爸同房过,爸爸
本来回家的机会就少,偶尔回来,她不是借机灌醉爸爸就是联系一堆爸爸的好友,
让他们聚会,总之,尽一切可能避免。

  只是被我弄过几次,肉欲上满足过她,就能让她跟我彻底一心?妈妈不相信,
我其实也不信,不过,我觉得,可能就是像海曼说的那样,海琴以前心理受过的

()
伤害太多,可能是被我解开了心里面的那个纠结吧!

  “妈妈,你们准备好了吗?”拨通妈妈的手机,“快点来吧,我很着急!”
确实着急,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妈妈那边声音依旧是憨懒诱人:“哦,好
了宝贝儿,你就那么急吗?她们两个都不能应付你一下?哈哈哈哈……”妈妈以
为我着急是因为海琴姐妹两个招架不住我,我的欲火得不到宣泄造成的,“不是
妈妈,我真的……”我正要解释,她打断我的话说:“好了,我们正要出发呢,
估计二十分钟左右就能到了。”说完不理我再解释什么,就挂了电话,随便吧!
我心里想:反正来了就都知道了。

  也许是快到下班高峰了,说是二十分钟到,实际上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以后,
妈妈才赶到,外婆和姨妈自然也一起来了。看着美艳风骚性感成熟的三个至亲女
人,我难以压制心里的激动,迎上去搂住她们,一人亲了一下,又拍了拍她们的
大屁股,说:“总算来了,我急死了。”“怎么?我们的男人热情如火,海琴她
们承受不了你的热情?”姨妈的汉语水平进步得很快,我忙解释说:“不是,海
琴老家来信,催她领结婚证好要孩子。可爸爸不肯跟她去领,总是推脱,她老家
的父母估计是要来这边了,不知道该怎么应付,看她哭的那样,我也想不出什么
办法来,只能找你们来帮忙了。”一边进屋,我一边将海琴的事情跟妈妈她们说
了,而进到屋里时,发现海琴她们姐妹两个已经洗完澡,穿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
了。

  虽然洗完了,但还是能看出她们,特别是海琴,眼睛红红肿肿的,绝对是哭
过。

  “哦,莉娜,娜佳,伊莲娜,你们都来了。”海琴面子上的功夫还是不错的,
跟没事人一样的同妈妈她们打着招呼:“刚刚洗澡呢,没有迎接你们,不好意思。”
“好了,亲爱的,”妈妈笑着说:“不要客气,我想我们之间的关系,不用这么
客套对吗?”接着,她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小满把你的事情跟我说了,我现在
有个疑问,需要你回答。不然,有很多问题会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帮你。”海琴也
不再客气,都坐下以后,说:“你说吧,什么问题?”妈妈没有急着说话,而是

()好看的txt电子书
看看她,又看了看我,仔细想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我想问你的是,你对小满
到底是什么态度?或者说,你对你和小满以后有什么想法吗?”海琴眼睛一转,
刚要说话,妈妈却又说道:“你要想好,这对于你们,还有小满,也包括我们以
后都很重要,我希望你不要隐藏什么,你知道,也许我们相处的日子会很长的。”

  显然,海琴被妈妈锐利的目光震慑住了!虽然已经认识了不短的时间,相互
都比较熟识了,而且,海琴也有意无意的说过自己觉得妈妈是个很聪明的女人等
等的话,但我也能明白,她这么说,无非是要我告诉妈妈,让妈妈知道她也不是
胸大无脑的(确实,跟妈妈她们比起来胸真的不大。)傻女人!可今天妈妈一句
话就戳中了她的心房,让她无形中感到一种压力,眼神也不再那么活络。想了想,
海琴终于冷静而认真的说:“我从夏威夷回来后,就决定要跟着他了。”沉默了
一会儿,她接着说道:“只要他要我,我就跟着他,即便是不能给我名分。”

  “可是,这样会有一个问题,”妈妈声音并不冷,但表情却是很严肃的说:
“你现在的麻烦就是他父亲不能给你名分,或者说是合法的,正式的名分,那么
如果你跟了小满,他也不能给你名分,你的麻烦依然不会解决的。”海琴抬起头
看了看妈妈,而妈妈的眼睛也直直的看着她,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海琴软了下
来说:“我父母只是希望我早点有个孩子,他们……他们知道小满,在他们看来,
如果我不能生个儿子,那么将来我很难从小满爸爸这里得到什么财产,因为他会
留给自己的儿子。”怕妈妈不信似的,她又补充两句说:“他们知道你们离婚时
候,小满爸爸给你留了不少钱,并且让你继续照顾小满。而小满爸爸又经常不在
家,所以才会这么逼我,不然,我早就跟他离婚了!”说着,她又想到了自己受
的委屈,眼泪虽然没有流出,但却是充满了眼眶之差一点了。

  “我能理解你的委屈!”妈妈肯定的说:“不过,如果你真的跟小满在一起,
那么也就是失去了集成他父亲财产的机会,这一点你清楚吗?”海琴点点头,说:
“我知道,可我真的不在乎。”她也不掩饰的说:“他父亲就他一个儿子,那么
这些将来都是他的,我的就是我男人的,所以,我不会计较这些。”“那问题就
很简单了,你可以跟他父亲提出离婚,然后告诉老家的父母,这样就都解决了。”
妈妈简直是故意逗海琴。海琴心里已经很乱,看妈妈这样说,她有些气急败坏的

()好看的txt电子书
说:“你……我离婚了,他能要我吗?我怎么跟老家的父母说?说我离婚了,跟
了前夫的儿子?而且,而且……还是见不得光的二奶?”

  “哦,你不要激动,听我说。”看到她的冲动的样子,妈妈竟然很高兴,说:
“我的意思是,你跟他父亲离婚,然后我们办好移民手续后,到国外去。等身份
解决了以后,可以回来也可以不回来,总之,有了新的身份,我想,你们跟他的
婚姻该不会有任何麻烦了。”也觉得这样可行,海琴想了想,正要说话,妈妈继
续说道:“到时候你可以告诉你父母,你有了新的男人,那么他们也不会有什么
太激动的反应,毕竟已经成了既成事实。而且,他们也没有理由去宣传这件事,
那么只要不经常回去,就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终于想通了,海琴点点头,忽然
又想起点什么,问道:“那么移民到哪个国家?移进来移出去的这么麻烦,能成
吗?”我其实也有这样的疑问,毕竟国籍这东西是比较麻烦的,至少在我国是这
样。

  妈妈自信的点了点头,虽然她一般都是很自信的样子,可这个时候的她无疑
更加充满了母亲所具有的尊严感。

  “移民泰国,”她说出了答案,可显然这个答案是出乎我,还有海琴她们预
料的。当然,看样子,外婆和姨妈已经知道,但我想,她们刚知道的时候也该吃
惊的。“首先是移民泰国,那里投资移民相对容易的多,另外,那里虽然也是一
夫一妻制,但民间对于一夫多妻并不抵触。而且,从她们的法律上说,不是第一
妻子生的孩子也会随父姓,并有继承权。也就是说……”妈妈没有说完,海琴就
急着问道:“就是说,到了那里就可以被认可是合法夫妻了?”显然妈妈理解她
的焦急心情,没有在意她的无礼打断,笑着点点头,说:“是的,他的,包括我
们的手续准备的都差不多了,包括海曼的。”说着,妈妈饱含深意的眼神看了看
海琴,“但你的我没有敢办理,因为……”“我?我的也办理了?我怎么不知道?”
海曼不明所以的问:“为什么不把姐姐的也顺便办了?”妈妈说过,她其实很喜
欢海曼的单纯,笑了笑说道:“上次小满去找你拿材料,帮你办暂住证对吗?”
海曼点点头,我确实去她那里拿过身份证户口本一类的证明,“其实暂住证根本
用不了那么麻烦,是让人帮你去办理签证了。”看海琴还要说话,妈妈似乎看穿

()好看的txt电子书
了她想说什么,就抢先说道:“我以公司的名义向泰国那里投资了几个项目,还
帮助他们联系了几个国内的企业去采购原材料,所以,很多事情就没有按照规定
办理,这个方法在对很多国家都很有效。”

  海琴点点头,忽然脸上一红,我都猜出来了,她是觉得妈妈竟然看出了她自
己的多疑,提前抢了她的话。其实仔细想想,在面对母亲的时候,海琴确实经常
显得很紧张。尽管她会努力装作若无其事,做事时却会错误百出,完全不是她平
日里干练仔细的样子。今天,她又被妈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