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激情电子书 > 风流乱情录 >

第43章

风流乱情录-第43章

小说: 风流乱情录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显得很紧张。尽管她会努力装作若无其事,做事时却会错误百出,完全不是她平
日里干练仔细的样子。今天,她又被妈妈这样看穿了,自然有些挂不住,但反应
也算是够快的,继续问妈妈说:“那为什么不帮我也办好手续?”海曼也在看着
妈妈,妈妈却好整以暇的说:“是呀,没有帮你办,因为我想让你想清楚。”看
她的脸越憋越红,妈妈也不再想逗她,就说道:“你知道,如果帮你办手续,就
表示你必须跟他父亲分开,那么以后,小满就是你唯一的男人,这样,他父亲的
财产你不会有任何的直接继承,你明白吗?”海琴点点头,没敢说话。“而且,
我不希望小满的女人对他有任何的不忠,我想,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对吧?”海琴
又点点头。“按照刚才你说的话,这两点,你是可以接受的,但我还是希望你考
虑清楚,不要将来后悔,那样,我可以告诉你,你失去的肯定会更多!”说到最
后,妈妈的表情变得十分严肃,她是认真的。而海琴也明白了她的意思,斟字酌
句的说:“我已经说过了,如果他要我,我肯定不会后悔。至于说钱,其实他父
亲已经跟我提过分手的事情,并说给我一笔钱,我想,这些钱足够我的父母安度
晚年了。所以,你说的两个问题,我都没有问题。”

  虽然没有什么誓言之类的话,可我就是相信海琴没有说谎,用海曼的话说,
她这个人虽然会耍小聪明,但骨子里其实十分单纯,只是被环境逼迫的养成了多
疑的性格。可她只要认准的事情,肯定会做到底,即便是再多的困难也不在乎。
如果不是因为我,她要是真想跟爸爸领结婚证,爸爸也会最终答应。毕竟从爸爸
内心来说,还是希望多要几个孩子的,而她如果用这个做借口,爸爸还真不能拒
绝。

  好在妈妈也相信了她,至少没有说不信,“好了,我今天就给负责办理的人
打电话,明天把你的证件给他们就可以,其实都准备好了,只是差你的证明。”

()
妈妈这才说出实话,我在感叹妈妈的谨慎之余,也说不出的激动。为了我,妈妈
真是太用心了,尽管我认为自己是大人了,可实际上,到今天我才发现,我真的
很稚嫩。再想想父亲,我心里更是一种难以说出来的滋味。他对我虽然不像一般
同学的父亲那样,经常在我身边,可他却是为了我在拼命的赚钱。他想要更多的
孩子,可为了不让我心理有负担,却一直没有再要。在看看我做的这些事情,如
果说,跟妈妈突破了最后的禁忌,还可以说是爸爸已经想跟妈妈离婚,我只是提
前行动的话。那么对于海琴,这纯粹就是我为了掩饰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故意的
给他戴了绿帽子。现在,我竟然还要带着他的女人走,让他们离婚。

  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绝不是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了。如果要停止这
一切,让我终止与她们间的关系,我做不到,她们也肯定不会答应!




             风流乱情录……尘埃落定(中)


  按照母亲的安排,我们应当是先去泰国,在那里的投资规划已经做完,首期
资金也已经打了过去,到了那里就可以办理国籍变更手续了。名义上是去商务考
察,可实际上就是去顺道旅游一下,除了妈妈,我们都没有去过泰国旅游呢。大
家都同意去玩一下,但在选择旅游地点的时候犯了难,为了玩的尽兴,投资地政
府主动提出帮我们安排导游,这样我们只要选好玩的地点就可以,不用找旅行团
了。姨妈和外婆都想去普吉岛,海琴海曼姐妹两个似乎也没有什么异议,反正都
没去过,去哪里都一样了。可妈妈却有了新的主意,她看着泰国各个地方旅游特
色介绍,忽然说:“去金沙岛怎么样?”我耸耸肩说:“我没意见,反正都是没
去过的,妈妈去过那里?”妈妈摇了摇头说:“我也没去过,不过,听说过那里。”
她忽然朝我神秘的一笑,说:“去那里你会有惊喜的!”

  看她这样的表情,我什么疑问都没有了,或者说都吞回肚子里,她肯定是又

()
想到了什么新“花招”,我就等着享受香艳的刺激吧。

  司机开车送我们到了机场,繁琐的程序过后,终于上了飞机。一路无话,顺
利的到达了泰国。听母亲说,她让海琴以父亲的名义,也一起在这里投资的,由
于项目很大,所以,当地政府都很重视。听说我们来泰国,便派了专车接我们,
直到把我们送到当地最好的酒店,在大堂里见到几个政府要员后,那个司机和跟
班才离开。我们行李虽然不多,但也够这二位辛苦的,可看他们的样子居然还很
高兴,看来泰国人民的“觉悟也很高”呀!

  帮我们安排好了房间,那些官员告诉我们,晚上有个欢迎晚宴,正式的奠基
仪式要两天后举行,这两天我们要是想去哪里玩,他们可以给我们安排对当地比
较熟路的,最好的导游。妈妈不客气的跟他们说了我们的打算,可当妈妈提出去
金沙岛时,他们都是有些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这几个官员祖上都是中国人,后来
迁居到了泰国生了根,虽然他们国语讲得口音比较怪,有点像南方的粤语或闽南
话口音说普通话,但又有些不像,可我还是能听懂的。当妈妈说我是她丈夫时候,
他们的眼神里面又是艳羡又是惊奇,可也不能得罪财神爷不是?反正最后是说定,
第二天一早派车来接我们。

  也许怕我们住的不方便,泰方给我们安排的住处是一个总统套间,一个豪华
套间。里面装饰都不错,算得上奢华,只不过,豪华套间是没有上下楼的。当然,
我们都住进了总统套,妈妈告诉接待人员说,没必要这么浪费资源,既然一套就
能够都住下了,就不必再浪费另一套房间了。按照我们的协议,接待费用是算在
对方账上的,虽然相对于我们的投资额来说,这些费用根本不算钱,可母亲的朴
实干练作风还是赢得了他们的尊重。不过,他们要是知道,母亲这么安排是为了
方便我们Zuo爱,恐怕就不是那副崇敬的表情了吧?

  现在刚刚下午,在母亲表示要先休息后,接待人员忙告辞,并说酒店服务台
有中文服务员,又留下他们的联系电话后离开了。

  “亲爱的,你累吗?”妈妈忽然问我?我正要说不累,可看到妈妈的眼神里

()好看的txt电子书
面闪烁着狡黠的光芒,心里就明白了,她有想法了!“当然不累,需要我给你们
证明一下吗?”看到姨妈已经将房门反锁上,外婆妈妈连海琴和海曼都开始脱下
尽管很少,却还是累赘的衣服。接着她们又来七手八脚的帮我脱掉T恤和短裤,
最后将内裤也脱下,扔到了一边。看到五个或丰满或苗条,或成熟或妩媚的女人
站在我面前,本来已经高高挺起的鸡芭激动得一跳一跳的,跃跃欲试的想要大展
身手一番!

  “亲爱的,不知道该从谁下手吧?”妈妈看到我踌躇的样子,出主意道:
“不如像那天我们看的那个片子那样试试?”“那天?”我想了想,终于想起前
一阵子,跟妈妈,姨妈,还有外婆一起看的一个国外的A片。内容大致是,一个
男人和几个女人一起搞,和今天的情况有些相似。看我没有反对,妈妈和姨妈使
了个眼色,两人一下子抓住有些不好意思的海琴,按倒在地毯上,面对她们的突
然发难,海琴自然是奋力挣扎,可一来她远没有母亲和姨妈高大有力,二来在对
方是两个人的情况下她自己却没有帮手,海曼不仅没有帮自己姐姐脱困,反而兴
致勃勃的看起了热闹。

  在母亲和姨妈一人控制海琴一只手一条腿后,我大马金刀的来到海琴两腿之
间,笑着说:“今天先拿你开荤吧!”“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不要了!”尽
管还在努力挣扎,可她又怎么能逃脱母亲和姨妈的手掌心?将她屁股抄起,向我
的鸡芭抵近,我用力向怀里一拉,同时,将鸡芭往前猛送,“嗞……”一声轻响,
一下就送进去一半。“哦……太涨了,你的东西又变大了!”海琴忘情的叫了一
声,我知道她喜欢,只是不习惯被妈妈和姨妈按住,便用力一坐腰,全部鸡芭都
送了进去。“啊……”海琴彻底开气吐声,“刺穿了……”如果让人听到怕是还
以为谋杀呢!可既然已经开始,也就顾不了她的反应,我开始大开大合的反复抽
送起来,而在母亲和姨妈的帮助下,只要很小的力量就可以让动作幅度达到最大
效果,“啪……啪……”虽然频率不是很快,可我还是每次都将鸡芭彻底顶入海
琴荫道最深处,偶尔碾开花芯,将Gui头直接死硬的送进子宫,将海琴弄得浪叫连
连。

  当海琴动作越发配合以后,妈妈和姨妈也默契的放开了她的双腿,只是象征

()
性的压着她的手臂,接着,她们转过身子,变成跟我同一个方向,大屁股却齐刷
刷的摆在我面前了。我知道她们的意思,一手一个的玩起她们的大屁股来,真恨
自己少生了几只手。“哦……”姨妈尖叫了一声说:“小满,你的手也越来越厉
害了。”妈妈没有姨妈那么放浪,可从她大屁股左右摇摆,前后挺送的配合我的
手上动作看,她也是很喜欢的,毕竟泥泞的荫道里的爱液不会有假,她们肯定都
动情了。可这样一起对三个女人发动攻势,虽然感觉刺激,却有一样不好的地方,
就是下面操弄海琴时总是有些使不上力气。努力了几次,觉得效果不大后,我灵
机一动,看见旁边看热闹,看得不能自已的外婆,正在跟同样春情涌动的海曼磨
镜子,就叫她们道:“你们过来,帮帮忙!”听我叫她们过来,外婆和海曼忙不
迭的跑过来,“是要做垫腰吧?”外婆的眼色还是很好的,她帮着将海琴抱起来
一些,示意海曼钻到底下。海曼也没有琢磨什么,就爬到了海琴腰下,这样,海
琴的屁股就被垫高了不少,我也不用下腰就可以轻松的将鸡芭送进她的荫道最深
处了。

  外婆看到海琴的双腿捶在地上有些不舒服,就主动骑在她身上,将那双修长
的美腿抬了起来。可她这样一来就把自己的蜜|穴暴露在海琴嘴边上,海琴正被我
操得晕头转向,好容易看见有个可以出气的地方,连想都没想张嘴就朝那肥厚的
阴阜咬了过去!“哦……”外婆猝不及防下好一声长吟,屁股不由自主的下落,
几乎完全压在了海琴身上。海琴得理不饶人,灵巧的舌头立刻对外婆已经泥泞不
堪的荫道发起了猛烈的攻势,一时间风起云涌,将外婆杀得丢盔弃甲的。

  听到外婆的惨叫,母亲和姨妈回过头,看到了这样的景象,表面上没有反应,
可姨妈却将腿朝后伸了伸,将如同白玉雕琢出来一般的脚丫伸到了正在做垫腰的
海曼双股间,趁她不注意一下将大脚趾塞到了海曼的肉|穴里。“哦……”海曼受
不了这突然的打击,扭动着想要逃出去,可妈妈却将高大的身躯向后一挪,完全
挡住了她的去路。海曼不甘心吃亏,突然发狠的抓住妈妈的奶子,用力一捻,
“呀……”妈妈虽然强悍,可脆弱部位受到了袭击,一时间也是受不了的,整个
人一下子软了下来,趴在了地毯上,只有大屁股高高撅着,任凭我随意施为。

  “哦……”“啊……”两声娇呼几乎同时响起,原来,由于姨妈只顾攻击海

()
曼,放松了海琴的手臂,海琴趁机摆脱了出来,一下子抓住了姨妈的奶子,也是
不客气的又搓又捻的,将姨妈杀得尖叫出来。可姨妈终究是个悍将,她虽然遭到
突袭,却立即发动了反击,一只手枕在头下,另一只手就对海琴那已经不设防的
胸部照样杀了回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下好了,全都连在了一起,除了我,都在功敌的时候也遭受着攻击了。

  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景色,我感觉自己也浑身冒火了似的,开动全力的将鸡芭
抽送速度加快到了极致!我要将她们都杀败,不然就显不出我的威严!海琴已经
是完全被架空,根本没办法躲闪,在我全力的冲击下,她的叫声一下比一下高亢,
渐渐地连成一条线,分不出是断是续,辨不明是苦是乐。豆子大的汗珠从她坚实
白皙的屁股上渗透了出来,随着身体的摇晃却一时不能坠落,诱人的闪烁着精光。
“哦……刺穿了。呀……呀……啊……”海琴的叫声已经有些含混不清,荫道里
分泌出的淫液一股多似一股,滑腻腻的浸润着我的鸡芭,让我的动作更加迅捷连
贯。忽然,海琴的荫道猛力的一缩,如同收紧袋口一样,将我的鸡芭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