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激情电子书 > 风流乱情录 >

第41章

风流乱情录-第41章

小说: 风流乱情录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确的回应。当然,她们在床上的耐力也得到了加强,最少,不像以前那么不中用
了。我每次去找她们,姐妹两个人一起服侍我的情况下基本上可以让我发泄出欲
火,尽管我发泄的不是很彻底,但也很高兴,因为我在床上的能力也是越来越强
了。中考结束了,爸爸已经给我联系好了学校,我则可以过这个最轻松的假期了。

  “今天你怎么有时间来接我了?”海曼一边开着车一边问我:“你不是说俄
罗斯血统最怕晒了吗?”不像刚见面时候那么羞涩,海曼性格开朗了许多,特别
是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她大学还有一年的课程,学校现在还没有放假,今天闲来
无事我便到学校门口等她。想着以前为了偷懒说过的话,我也不顾她在开车,出
其不意的亲了她一下,把手伸到了她屁股下面,用力一抓,“哦,”她惊呼一声,
“别闹,我在开车呀!”说话时脸上也是浮起一片红霞。“敢跟我揭短?”我装
模作样的说:“看我一会儿饶得了你!”听了我的话,她的脸更红了。可嘴上却
不肯服软的说:“成,今天就是累死我也要榨干了你,待会儿把你妈妈她们都叫
来,一起收拾你!”说完了,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心里更加高兴,才这么短
的时间,她便已经能放开到这种程度,尽管只是在我面前,也是极为难得的事情
了。

  “先去公司那边?”看她开车的方向不是回家的,我有些疑惑的问:“还有
事情?”“姐姐说让我去接她,”她忽然瞟了我一眼,又转过头继续开车说:
“不知道怎么回事,姐姐这两天经常走神,有时候还挺伤心的样子,问她也不说。
不过,你爸爸好像已经很久没回来了,是吧?”“是,上周我们通过电话,”我
其实并不奇怪爸爸的不顾家,“他最近在忙加拿大那边的事情,也是回不来。”
“其实他这么忙也是为了我们,不该怪他,对吧?”海曼随口说着,不过,明显
可以感觉到的是,她跟刚见面的时候不一样了,不再是羞涩的刚刚进入大学的乡
下姑娘,变得开朗活泼,且时尚了许多。“是,不过,连你都不知道她为什么哭
吗?”我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对,便问海曼:“她好像是什么都跟你说的对吧?”



  “这件事情我也觉得奇怪,”海曼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从小她什么事情都
不会瞒我,可最近她总是这样,不过,好像就是昨天吧,我听见她在电话里跟别
人吵架了。”“吵架?她没说跟谁?”我还要追问,可她突然刹车,说:“下车
吧,到家了。”我这才注意,是到家了,不过是到海琴她们的住处。转念一想,
说是我的家也对,我从法律上是判给了爸爸的,而且,这里也有我的女人!

  跟她一起下了车,尽到院子里,发现静悄悄的。“咦……”海曼迟疑的说:
“她不是在家吗?”我眉头有些发紧,在院子里还有楼下转转,确定没有后告诉
了她。她有些着急的跑上楼,我没有想什么,就直接跟了上去,刚跑到卧室门口,
就听见她在里面说话。“你在家呀!唉,你怎么啦?出什么事了?”慌乱的声音
传来,显然海琴也在家,但状态不对。刚进卧室,只见海琴趴在床上,脸侧着向
外,全是泪水。海曼坐在她旁边,不知道该怎么劝,干着急。看见我进来了,她
忙对我说:“你看看,她就是哭,也不说话,急死谁了。”问题是,我能怎么样?
挠挠头,半跪在海琴旁边,“你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别自己一个人哭。”

  听到我说话,海琴竟然不哭了,她翻过身看看我,脸上表情变了好几次,突
然:“哇……骗子,骗子,啊……”这下好了,号啕痛哭起来。居然有这样的事
情,我劝完了反而哭得更要命了。这下我是真着急了,坐在她床边,试图抱过她,
可她用力的挣扎。一边挣扎,一边还是骂着“骗子骗子”之类的话。只有用最后
的必杀技了!我用力把她向怀里一搂,她就怎么也挣扎不动了,看着她梨花带雨
的样子,我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子底下,重重的亲住她的嘴唇,她左躲右闪,
终因被我搂得紧,没有多少躲闪余地,被我彻底压制住。

  想尝尝她舌头的味道,可她把嘴闭得紧紧的,不让我得逞,我费了半天力气
才挤开她的牙关,用舌头一卷,将她的香舌卷了出来,这下总算是得偿所愿了。
感觉到她不怎么挣扎了,我的手开始下探,伸到她的睡衣里,里面竟然是真空的!
幸好我早有准备,只是轻轻一拽,我就将自己已经等候多时,激动得上蹿下跳的
鸡芭从裤子里面掏了出来,海琴也发现了我的企图,死活挣扎着。“讨厌,你欺
负人,你们都欺负人!呜呜……跟你爸一样,呜呜……”她的骂声已经不是那么
大,简直像是在小声嘀咕一样。“你说什么!?”我冷着脸,瞪着她问:“你刚

()好看的txt电子书
才说我跟谁一样?”“我……”她明显有些害怕,“我说跟你爸……”“我告诉
过你吧?在床上不许想别的男人!”说着,我暴怒的分开她抱在胸前的双臂,将
她睡衣扯下去,接着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将已经被解除一切防御的她逼到了床
里。

  “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她抓住我的手哀求我说:“我下次不
敢了。”“还想着下次?”我借题发挥,“看我今天饶得了你!”“不是,不是,
我说错了,啊……”她看实在说不动窝,吓得一下去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匪
夷所思的从我与床头间不大的空隙钻了出去,跑下床想逃。我哪里肯放过她?几
步就在楼梯口追上了她,“啪!!”一声脆响,“呀……”她也娇呼了一声,我
给了她圆翘的屁股一巴掌。“还敢跑?”把她按在了楼梯扶手上,掰开她的双腿,
稍稍调整了一下鸡芭的位置,用力向上一送,“啊……”随着海琴的惨呼,我的
鸡芭强行破关而入,直捣入了进去。

  “你胆子越来越大了,看我不教训好你的!”我自己都感觉自己眼睛要冒火
了!“嘿……”随着我一声低吼,对海琴的惩罚开始了!她哀求着:“别,小满,
我错了,你别,饶了我吧……”同时,虽然不大但却是圆润紧实的屁股不停的摇
晃,只可惜那纤细的小蛮腰被我牢牢的控制住了,怎么能逃的了?”求饶?晚了,
先让我出出气再说!”不理的她的哀号,我全力以赴的抽送着涨得快要爆开的鸡
巴,冲杀突击,将海琴的肉|穴轰击得不停的颤抖收缩,想要将我的鸡芭勒紧,阻
缓我的进攻速度,但根本不可能做到。我的鸡芭已经膨胀到最大,别说她,就是
妈妈,外婆她们那样沟宽壑深的欧洲女人都受不了我的全力冲击,更何况她这样
娇小的身体了。

  不过,由于荫道的缩紧,我的鸡芭感受到的压力更大,刺激也更大了,很快
就感觉到难以控制,我的力道越来越大,“劈劈啪啪”小腹与海琴屁股的碰撞声
音越来越大,她的惨叫声也逐渐含含糊糊,由高亢变得低沉,最后呻吟了起来。

  “嗯……轻点……呀……”她的屁股还是在摆动,可已经不像是挣扎,而是
在配合我的抽送,迎合我的行动了。



  “小骚货,还敢不听话吗?”我笑着问:“不听话我就操死你!”

  “不敢了,”海琴被我撞得身体一下一下的弹起,她努力的扶着栏杆扶手说:
“你,操死我吧,呀……省得总被你们欺负,呜……”说着竟然又有些要哭的意
思。我刚要劝解,忽然,她荫道一阵剧烈的收缩,淫液量也猛然增大,“啊…
…啊……我……呀……我来了……”她不顾死活的朝后猛的将屁股一阵乱顶,我
当机立断,开足马力,迎着她的攻势将大鸡芭操入她的荫道里,几十下猛烈的对
撞后,她身体忽然一僵,接着就软了下来,连站都站不起来了。抱着她的身体,
将她慢慢放下,我并没有把鸡芭抽出来。海琴刚刚的高潮很强烈,荫道的收缩将
我的鸡芭勒得紧紧的,颤抖的花芯研磨着我的Gui头,我差点也射出来。

  伏在她身上,看她喘过气来了,我才问道:“你为什么哭?你在跟谁吵架?
为什么跟我也不说?”“我……”她还没有说话,眼泪先掉了下来,“我跟你爸
爸在吵架,他,他说话不算话,呜……”说着如同山洪暴发,真是嚎啕大哭了。
虽然有点手足无措,可到底是知道了她为什么哭,我将双手从她身下抄过去,稍
稍一用力就把她整个人抱了起来,直接回到了屋里床上,她哭了好一会儿,才平
静了一些跟我说起事情的缘由。

  原来,爸爸竟然一直没有跟她办正式结婚手续,也就是说,没有领结婚证。
当初,爸爸跟她在她们的老家办了婚宴,说是把全村的人都请了来。而当地县里
乡里的领导听说她嫁了一个不亚于财神爷的人,竟然也都过来道贺,当然,热情
的邀请爸爸去投资建设是少不了的了。可她们一直没有领结婚证,本来在她们老
家那边,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很多人就是这样过了一辈子。可不知道她老家的父
母从哪里知道了消息,说是城市里面,夫妻两个必须有结婚证才能要孩子,不然
不给孩子上户口。而她跟爸爸没有领结婚证的事情不知道谁给提了醒,她老爹又
打电话又托人带信的,催她们赶紧领结婚证。而爸爸本来就很少在家,偶尔回来
跟她说不了几句话就又走了,她提了几次结婚证的事情,爸爸总是敷衍。前几天,
她终于和爸爸在电话里吵起来了,爸爸最后甚至说出了让她走人的话来。刚才,
我们进来前,她又跟爸爸在谈领结婚证的事情,爸爸坦白的告诉她,会给她一个

()
交代,但不会跟她领证。她心里越想越觉得自己别骗了,才会哭得那么伤心。海
曼问她,她不敢说,怕海曼跟她老家的父母说了,那边老人会受不了。

  听完她的话,我的欲火也一下子没了,缩水了的鸡芭从湿漉漉的荫道里滑出,
心里却是怪怪的。老实说,爸爸不跟海琴领证是爸爸不对!虽然,从金钱上,他
满足了的海琴,包括她们一家的生活费用,还有海曼上学的学费,都是爸爸承担
的。而且,我想爸爸说的会给海琴一个交代,肯定是从经济上补偿她。可即便是
这样,我还是觉得爸爸不对,海琴说过,她被很多人骗过,特别是刚上大学时候,
很多城市里的男同学,有一些家庭条件好的,看她长得美丽,而且又是单纯的偏
远地区来的,就想占她便宜。不管是由于羞涩,还是由于保守,亦或是防范心理
使然,总之海琴拒绝了他们。当然,被拒绝的男同学也就渐渐跟她疏远,另结新
欢了。

  上学的经历让她对世界有了一定的认识,但当她找工作四处碰壁时,她才真
正认识到了世界的残酷一面。所以,当她去爸爸的一家下属公司面试时,她甚至
都想好了,只要负责招聘的是男人,那么她要不惜一切代价得到工作。偏巧,当
时爸爸正在那里视察工作,看到她面试的经过,觉得可以,就留用了她。后来的
事情自然就是像当初海曼跟她对骂时说的那样,她费尽一切心思去跟爸爸套近乎,
因为她知道像爸爸这样身家的老板,完全可以对她“特殊”照顾,她对自己的相
貌很有信心的。

  只是,世事弄人,虽然她如愿的跟爸爸结婚,却没有领结婚证。我推算,从
时间上说,爸爸当时还没跟妈妈办理离婚手续,所以,也不可能跟她办结婚证的。
可这还不算,爸爸要她做的是隐形老婆,或者说就是二奶,根本不想让她曝光。
后来,爸爸怕对我有影响,借着去夏威夷的机会给我们介绍了她们姐妹两个,可
却便宜了我,她在尝到做女人的真正滋味后,不可避免的对爸爸有了歉疚感。也
就是两个人很少见面,否则,我都担心她让爸爸看出有什么问题来。

  想到她的问题,我也有点不好办,忽然,海曼说话了。


()免费电子书下载
  “办个假的结婚证成吗?”海曼看看我,又说道:“以后跟小满再办个真的,
他们父子两个挺像的,能够糊弄过去吧?”“对呀!”我转头看着海琴,说:
“你以前没想过吗?”海琴无力的说:“想过了,可我父母的意思是催着我们要
孩子,办结婚证只是为了给孩子上户口方便呀。”说着又看了看我,“小满还要
有几年才能结婚呢……”“哦,这倒也是个问题。”海曼也是一脸扫兴,她根本
就没有想到这些,只是灵机一动想到的办法。看着她们又都沉默了下去,我其实
也着急!可左想右想的,也没什么好的办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你可能喜欢的